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 血染紫微宫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 血染紫微宫

池孔乐紧咬一口雪白的贝齿,盯着远处张若尘的身影。 亲眼看到紫微宫的巨变,看到那般多朝廷的强者身死,对池孔乐的内心,造成了无比巨大的冲击。 她不是不害怕,而是不敢显露出来,她是张若尘和池瑶女皇的女儿,大敌当前,岂能显露出怯弱的一面? 九天玄女眼神复杂,心中幽幽一叹,张若尘终归还是来到了元初神殿。 一切都像是注定的一般! …… 张若尘长发飘飞,卓然的站立,以睥睨姿态,直面那一位位浑身散发着圣光的天堂界派系的强者。 眼中杀机毕露。 如果,再来晚一点,池孔乐便会落入芳泽王的手中。 “天堂界作为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就是这样的作风?可还知道主宰世界真正的职责?”张若尘道。 米迦勒大天使王眼睛微眯,以略显低沉的声音,道:“张若尘,你还没有资格,评价天堂界。” “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圣王,就算是一尊神灵,也不敢妄加评论天堂界。”旁边,一位修士傲然的说道。 张若尘目光环顾四方,看着在场的一众天堂界强者,道:“在场一共有近五百位圣王,都是万中无一的英杰,我想,至少有一半,将来都可以达到大圣境界吧!如果全部死在这里,你们背后的大世界,将会断层一个时代。”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刻跪在地上,放弃抵抗。这里的一切,我会向月神禀报,由天宫来处置。够公平吧?” 这,哪是劝降? 是羞辱。 天堂界派系的强者,眼中都浮现出怒色。 让他们下跪? 好狂妄啊! “张若尘,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现在应该下跪求饶的人,是你。不过,即便你求饶也没用,你今天必须要死在这里。”剑神界新任领袖徐天景冷笑。 姹界领袖无心邪君,从神殿内走出,脸上满是邪异的笑容,道:“张若尘,等你死后,本圣君会将你炼制成最完美的邪尸,真是令人期待。” 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亦是眼泛杀机,恨不得立刻亲手将张若尘击杀,这可是大功一件。 “机会已经给过你们,既然你们不愿意下跪,那就别怪我大开杀戒。”张若尘眉毛一掀,身上的杀意,越发浓烈。 “信不信,连我的一角都碰不到,你们便要先死一半?” 说话间,张若尘翻手将日晷取出,当即调动百万道时间规则,全部注入进去。 同时,他运转《九天明帝经》,从七星神苓日叶所化的神阳中,汲取出大量神性精华。 这些神性精华,足以支撑他短暂的,激发出日晷的力量。 “哗啦。” 顷刻之间,日晷散发出难以言喻的道韵,浮现出一层青色的光华,飞出无数光点,化作一条匹练,冲击向天堂界派系的强者。 每一个光点,都是一道时间印记。 一条恢宏的时间长河虚影,凭空显现了出来,与日晷产生共鸣。 青色匹练所过之处,时间变得极为紊乱,时空都因此发生扭曲。 “噬神虫。” 与此同时,张若尘开启乾坤界,大量蓝色的火光,从其中飞了出来,速度奇快,扑向天堂界派系的强者。 每一道蓝色火光,都是一只噬神虫,星星点点,数量极多,有的只有指甲盖大小,有的有拳头大,有的堪比脸盆,乃至磨盘,拥有吞噬一切的能力。 噬神虫,极难驯服。 所以,自张若尘收取接天神木树干以来,几乎不曾动用过。 如今他的修为实力大增,圣王境大圆满,而且接天神木新苗也在快速成长,他终于是能够控制大批噬神虫。 在这种群战中,噬神虫的作用,无疑是能够发挥到最大。 “啊……” “救我,我身上的神纹,被烧穿了!” “我的头发怎么白了?我的手上,长出了皱纹。” ……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一个个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或是年轻美貌,或是英姿俊朗,可是,受到时间印记的攻击,在瞬间苍老了上千岁,生命力枯竭,在绝望中死去。 还有强者,遭到噬神虫的攻击,来不及躲避,整个人就燃烧成了灰烬。 “唰。” 张若尘手持沉渊古剑,笔直的,向前行去。 此时的他,宛如一尊绝世杀神降世,剑出必见血,无情的收割着天堂界派系强者的生命。 “噗嗤。” 一剑出,剑神界新任领袖徐天景,便是身首异处。 徐天景的眼睛瞪得很大,充满了惊恐和不甘之色。 圣王的生命力是很强大,可是,张若尘这一剑,却直接磨灭了他所有的生机,斩灭了圣魂。 “一剑都挡不住,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张若尘没有半刻停歇,身形一闪,出现在姹界领袖无心邪君的面前。 无心邪君大惊,当即将手中的骷髅法杖举起,释放出海量的邪气,召唤出十余具邪尸,抵挡在前。 “噗。” 张若尘眼神淡漠,以剑魂御剑,施展出成千上万道凌厉的剑气,将十余具邪尸斩成碎片,也将所有的邪气磨灭。 “怎么会……” 无心邪君紧紧的注视着张若尘,他的眉心,已然是被沉渊古剑刺穿,留下一个酒杯大小的血窟窿。 极致的剑意,进入其身体中,瞬间将其圣魂湮灭。 在死亡的那一刻,无心邪君心中充满悔意,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主动对圣书才女出手,更加不会出言挑衅张若尘。 或者说,根本不该来昆仑界战场。 张若尘哪里是什么圣王,比很多大圣都可怕。 “吼。” 伴随着一道震天动地的嘶吼声,邪灵载着阿乐,冲上云天,亦是跟着加入战斗。 “噗。” 一颗颗头颅飞起,圣血四溅。 “十五个。” “十六个。” “十七个。” …… 阿乐面无表情,一剑接着一剑刺出,每一剑,都必然会击杀一人。 对于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他没有丝毫的怜悯。 “轮到你了!” 身影一闪,张若尘出现在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近前。 天地间的规则和圣气,疯狂的汇聚而来,凝聚出一道十字剑芒,径直向米迦勒大天使王斩去。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瞳孔紧缩,连忙祭出一面圣盾,抵挡在前,却是不敢与张若尘正面抗衡。 他的实力,其实很强,只比殷元辰弱上一线,大概有着阎无神恶身六成的实力。 如此强大的修为,几乎能够在大圣之下横着走,击杀那种最弱小的不朽大圣,都不用费太大力气。 可是,面对张若尘,米迦勒大天使王,却没有任何底气。 在看张若尘渡真理之海时,他就已经看出了彼此的差距,心中的自信,几乎被击溃。 圣盾绽放出无比绚烂的圣光,表面有着无数光明规则交织,防御力惊人。 “砰。” 圣盾遭受十字剑芒的攻击,表面的圣光变得黯淡。 一股强大的力量,透过圣盾,传递到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身上,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 米迦勒大天使王重重撞击在元初神殿之上,胸口出现一道十字伤口,圣血汩汩而涌。 “噗。” 米迦勒大天使王喷出一大口鲜血,眼中浮现出一道骇然之色。 他知道张若尘很强,却没想到强到了如此地步,圣王境能够拥有这等恐怖的实力,简直是难以想象。 目光一转,张若尘看向元初神殿内,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异光。 神殿中,正有一人,出手镇压着滴血剑。 那人双手张开,释放出数十条奇异的锁链,将滴血剑笼罩,一步步进行缠绕,分明是想要强行收取。 “铮!铮!铮……” 滴血剑不停颤动,却挣脱不开。 张若尘很清楚滴血剑拥有着多强的力量,拥有着阎无神恶身八成以上的实力,尤胜过殷元辰。 加上滴血剑自身的特殊性,即便是阎无神的恶身,也不太可能将其镇压住,更别说是收取。 “又是一位落境者,而且……是从百枷境跌落下去。”张若尘暗道。 相比于被他击杀的不朽境落境者天凌,此人无疑是要强大得多,到底是从百枷境跌落下来,必然还掌握着百枷境的种种手段。 不朽境的大圣和百枷境的大圣,有着天壤之别,不可同等而语。 此人身上,像是有着一层迷雾笼罩,即便是张若尘的真理之眼,都有些难以看透。 张若尘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滴血剑被人收取,当即双手抓住剑柄,挥动沉渊古剑,斩出一道绝世锋芒。 “咔。” 禁锢住滴血剑的所有锁链,都在顷刻间被斩断。 趁此机会,滴血剑瞬间挣脱而出,化作一道血光,飞到张若尘的身边。 “张若尘,你找死。” 那位百枷境落境者,眼中满是怒色,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杀机。 如果不是因为张若尘出手破坏,他也要不了多久,就能收取滴血剑。 收取池瑶女皇这位神灵的战剑,足以让他名扬万界。还可以拿到神灵那里,换取让他能够重新恢复到大圣境界的绝世圣丹。 “嗡。” 就在这时,天穹之上,云层散开,两座恢宏的圣殿,显现出来。 这两座圣殿,皆是高大无比,如两颗星辰,悬于天空,各自镇压一个方位。 一股强大的时间力量,和一股强大的空间力量,分别从两座圣殿中释放出来,将下方的绿洲笼罩。 顿时,日晷的力量受到压制,所有的光点都消失无踪,归于平静。 而噬神虫,亦是被空间力量禁锢,像是陷入了泥泞的沼泽中,无法动弹。 张若尘抬起头来,看向两座圣殿,依稀能够看到,两座圣殿内,皆有着数十尊强者盘坐,释放出无数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将圣殿所蕴含的强大力量,催发出来,镇压天地。 “时间神殿和空间神殿,终于也真正插手进来,看来天堂界派系是早就想好了针对我的手段。”张若尘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尽管他与空间神殿,有着一些恩怨,可在这之前,空间神殿并未派遣出太过厉害的强者来对付他。 至于时间神殿,他更是从未有过接触,更别说是结怨。 不过,张若尘心中明白,两大神殿之所以会针对他,与须弥圣僧和他时空掌控者的身份,肯定是有关系的。 中古时代,须弥圣僧太过耀眼,在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上,走得极远,两大神殿都无人可及,可以说是让两大神殿丢尽颜面。 须弥圣僧陨落后,两大神殿一直在找寻他的圆寂之地,想要获得他所留下的传承。 可惜,一无所获。 如今是转而将主意,打到了张若尘的身上。 对于《时空秘典》,两大神殿是志在必得。 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天池这片空间,已经被彻底禁锢,时间亦是被隔绝,也就意味着,身在这片空间中,他将无法施展时间手段和空间手段。 张若尘带着滴血剑,暂时退回到了邪灵的头上,将噬神虫和日晷都收了起来。 很显然,两座圣殿是天堂界派系早就准备好,用来对付他的底牌。 可是,他们肯定没想到,张若尘突然发难,以至于让两座圣殿中的强者,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加之催动圣殿也需要时间。 就在这短短的间隙,有着近百位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丢掉了性命,其中不乏顶尖的九步圣王,包括无心邪君、徐天景等领袖人物在内,可谓是伤亡惨重。 圣血,染红了紫微宫。 空气中,血腥味极浓。 因为圣王鲜血,蕴含的能量巨大,那些圣血落地,化为了火焰,在熊熊燃烧。 剩下的天堂界派系修士,脸色均是阴沉无比。 这样的结果,是他们完全不曾预料到的。 那位百枷境的落境者,走出了元初神殿,充满杀意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张若尘。 米迦勒大天使王拖着伤体,走上前来,眼神冰寒。 “唰。” 大批强者冲上云霄,并未受到阻碍,径直进入到天池绿洲之中。 短暂的耽搁,殷元辰等人,终是追赶了上来,封锁住所有的退路。 如此一来,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形成了对张若尘、阿乐、滴血剑的前后夹击之势。 神殿内,朝廷的强者,已是看得目瞪口呆,很多人都感到十分激动,宛如在深渊中,看到了一缕阳光。 当然,也有不少人,眉头紧锁。 即便张若尘现在大开杀戒,杀戮了天堂界派系诸多强者,也无法让他们乐观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天堂界派系的手段,绝不仅限于此。 尤其是如今时间神殿和空间神殿的强者出手,封禁时间和空间,张若尘的实力,将因此大打折扣,还如何继续与天堂界派系斗? “尘爷威武,杀光天堂界派系这帮败类,一个都别放过。”□紫笸眉ざ□的大叫起来。 大叫的同时,□紫笸谜趴□巨大的龙口,将芳泽王的两半身体,都给吞入了腹中。 一位接近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血肉中蕴含海量的精气,可说是大补,自然不能浪费。 同时,□紫笸靡步□芳泽王的那块圣碑收了过来,以精神力,强行镇压,收取战利品,那叫一个积极,倒是一点都没有和张若尘客气。 如此压抑的环境,也只有它,才如此的没心没肺,仿佛根本没发现情况变得有多凶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