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七章 审判之剑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七十七章 审判之剑

紫微宫内,殷元辰静静伫立,俯瞰身在海域世界中的张若尘和阿乐,他的眼中,隐隐浮现出残酷的笑容。 任凭张若尘如何警觉,最终还是着了他的道,被困在他的宝物之中,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上亿的噬魂蛊虫,吞噬得一干二净。 “张若尘呢?难道你让他逃走了?”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唰。” 数百道身影从紫微宫深处,闪掠而出,尽皆出现在殷元辰的身周。 所有人的身上,都散发出极其强大的气息,修为实力均在九步圣王之上,其中部分人,更是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他们均是有着非凡的来历,大多出自天堂界的各大神殿和大家族,还有便是,各个天堂界派系的大世界。 天堂界建立的神殿极多,每一座神殿,都是由神灵所建立,且往往不止一尊神灵坐镇,真正是诸神林立。 张若尘最为熟悉的,乃是由甲天下创建的血战神殿,在天堂界的诸多神殿中,仅仅只能排在十六名,算不得太强。 毋庸置疑,最强的一座神殿,自然是传承恒古之道的光明神殿,像米迦勒大天使王、宙宇等人,其实都是由光明神殿培养出来。 刚才说话的,乃是一名拥有八只血翼的天使族男子,面容冷峻,身体修长,身着血红色的铠甲,身上散发出的煞气,无比浓烈,似刚从尸山血海中走出。 在天使族中,正常情况下,唯有大圣境强者,才会拥有八只翅膀。 但,这名天使族男子,却只拥有圣王境的修为,只是身上隐隐散发出属于大圣境强者的威压。 此人名为天凌,出自血战神殿,曾是一位修为极其高深的不朽境大圣,因为某种原因,不朽圣躯被打碎,跌落下境界。 如今虽然只拥有圣王级的修为,可天凌的实力,却是极其强大,大圣之下,鲜有人能是他的对手。 但凡是落境者,在圣王境,几乎都拥有横扫无敌的实力。 只不过,若无天大的机缘,落境者的结局,往往都很悲凉,终其一生,都无望再重塑不朽圣躯。 血战神殿在对付昆仑界,对付张若尘,这件事情上,可谓是最为积极,却也吃亏最多,猩红天使被杀,新生代领袖被杀,乃是与连神灵都险些殒命,可谓是颜面尽失。 故而,此次血战神殿是下了血本,精锐尽出,想要挽回颜面,免得被其他神殿嘲笑。 殷元辰看了天凌一眼,冷声道:“有我亲自出手,张若尘岂有逃脱的可能?他现在离死已经不远。” 说话间,殷元辰将手套蕴藏的世界,呈现在天凌等人的面前。 作为内应,攻破紫微宫,加之镇压张若尘,这两大功劳,已经足够殷元辰挺直腰杆,让所有人都不敢再轻视于他。 等到此间事了,回到天堂界,殷元辰的身份地位,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他终于能够得到那些本该属于他的荣耀和待遇,无须再去羡慕他人,更加可以有尊严的活下去。 “元辰公子出手,果然是非比寻常,强如张若尘,也同样是手到擒来,此次的行动,元辰公子可说是居功至伟。”一名生得极为貌美的女子,笑着恭维道。 其身着墨绿长裙,腰身纤细,脖颈细长,肌肤白皙如玉,一双眼睛极为灵动,给人一种极强魅惑之感,只要与其对视一眼,仿佛灵魂就会被勾走。 女子名为冰桐,乃是魂界的修士,是魂界大圣之下,真正意义上的领袖,修为实力远胜过如今的大曦王。 宫门外那些侍卫,便是被冰桐施展手段,控制住了圣魂。 她的手段高明无比,如果不是因为张若尘炼化了真理之心,恐怕根本就无法看出什么破绽来。 听到冰桐的话,殷元辰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效果。 殷元辰的目光,扫过天凌、冰桐等人,道:“你们是否已经擒住九天玄女?青虹阁那边的情况如何?” 说起来,天堂界此次的行动,主要是针对蟠桃树,对付张若尘,只能算是其次。 “九天玄女继承了先祖的九耀神泪,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我虽施展秘法,干扰九耀神泪的力量,却还是让她退入了池瑶女皇曾经居住的神殿中,那座神殿有着池瑶女皇的神力守护,镌刻了大量的神纹,一时还难以攻破。” “不过,九天玄女已然受了伤,留下了不少血液,被收集起来,足以用来开启青虹阁内的空间阵法,只要能够攻破青虹阁的防御,锁定蟠桃树所在的空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丰神如玉的耀天公子,从人群中走出,面带微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任谁也想不到,代表天权大世界的耀天公子,竟会和天堂界派系的人走到一起,共同展开对昆仑界的行动。 如果让张若尘听到耀天公子的话,一定会感到很诧异,青虹阁竟然会与蟠桃树有联系,毕竟他曾经是亲身进入过青虹阁中,并未察觉到什么异样之处。 “青虹阁中内外的阵法,皆是由须弥圣僧的大弟子所布置,玄妙无比,想要破解,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名强者皱眉道。 关乎蟠桃树,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防范得极为严密,不会让人轻易得手。 如果没有这些布置,只怕天堂界和地狱界的绝顶强者,早就已经锁定蟠桃树的空间坐标,何须如此的麻烦。 天凌将目光投向殷元辰掌心中的海域世界,道:“当务之急,是尽快将张若尘解决掉,免生枝节。” 张若尘的存在,乃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因素,威胁性极大,一次次破坏天堂界派系的大事。 “放心,噬魂蛊虫很快就能将张若尘啃噬干净。”殷元辰道。 由一位神灵培育出来的蛊虫,自是极其可怕,就算是大圣,也未必能够反抗得了。 更何况,殷元辰后面一直以父亲的神血进行喂养,这些噬魂蛊虫早已是变得更加诡异可怖。 殷元辰知道张若尘的手段了得,在外界释放噬魂蛊虫的话,张若尘或许还有办法逃脱,可被他收入海域世界中,那便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有死路一条。 任凭张若尘的空间手段如何厉害,也休想从其中逃出来。 …… 海域世界中,张若尘和阿乐遭到上亿只噬魂蛊虫的疯狂攻击,封锁住他们的所有退路。 噬魂蛊虫结成了噬魂结界,将张若尘和阿乐笼罩,彼此的力量结合在一起,展现出摧枯拉朽之势。 “嗡。” 所有的噬魂蛊虫一同振翅,释放出诡异而可怕的音波,震动虚空,直接作用在圣魂之上。 同时,噬魂蛊虫分泌出一种恐怖的毒液,弥漫在空气之中,悄无声息的往张若尘和阿乐的体内渗透。 阿乐面无表情,十分平静的出剑。 铁剑划过诡异的轨迹,轻微的震动起来,释放出极其特殊的波动,竟是生生将噬魂蛊虫释放出的音波破去。 阿乐释放出的这种波动,十分可怕,极容易让人着道,不知不觉间,圣魂就会被瓦解。 在阿乐出手时,张若尘亦是出手,以真理奥义催动火神铠甲,升腾起焚天的烈焰,与净灭神火相结合,向着四面八方弥漫而去。 如今他已经拥有万分之四十九的真理奥义,加之真理之心的缘故,无疑是能够催发出火神铠甲的更强威能来。 更何况,张若尘的火行之道,已经修炼至大圆满,产生质变,任何火焰在他的手中,都能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可怕威力。 “嗤嗤。” 在神火的焚烧下,弥漫在空气中的诡异毒液,纷纷被炼化,发出细微的声响。 “轰。” 受到张若尘的催动,神火冲天而起,犹如一座远古火山大爆发。 有着真理之道的加持,神火变得恐怖至极,似可焚天煮海,熔炼万物,使得天地归于虚无。 顿时,噬魂蛊虫所结出的噬魂结界,被强行突破,大批噬魂蛊虫被焚烧成灰,落入海中。 “火行之道大圆满,加上帝焰级别的净灭神火,还有那件火神铠甲,很有古怪。”天凌颇为诧异道。 按照他们所得到的情报,张若尘应该只是将剑道,修炼到了大圆满,其他各种圣道虽然很强,但都还有欠缺。 殷元辰眼神微凝,他亲眼看到张若尘与阎无神一战,本以为已经完全了解了张若尘的手段和实力。 可现在看来,他所掌握的情报,与现实的情况,明显存在很大的误差。 不知怎么的,殷元辰感觉自己现在竟是完全无法看透张若尘,其身上像是笼罩了一层迷雾,谁也不知道,其接下来会施展出怎样可怕的手段来。 “和张若尘在一起的人是谁?好诡异的剑道。”冰桐眼泛异光道。 “此人名为阿乐,被人称为夺命剑客,是死神殿重点培养的对象,这些年,一直与我们天杀组织作对,杀了我们不少人。”阴暗处,一道如幽灵般的身影走了出来。 此人身着黑袍,佩戴着鬼脸面具,气息近乎安全收敛,即便是走到近前,都很难察觉到其存在。 其乃是天杀组织的一位杀手天王,名为赫连无生,在《杀手天王榜》上的排名极高,死在其手中的圣王,不计其数,令人闻风丧胆。 赫连无生的身份很神秘,几乎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凡是他出手刺杀的对象,还从未失手过。 天杀组织对于阿乐,可谓是恨之入骨,一直都想将其除去,也曾派遣出多尊杀手天王出手,可不但没能杀死阿乐,反倒是都死在了阿乐的手中。 如今阿乐在《杀手天王榜》上的排名,已经极为靠前,被天杀组织视为心腹大患。 殷元辰道:“不管他是谁,这次都只能陪着张若尘一起死。” 说话间,殷元辰将一股磅礴的死亡力量,注入海域世界内。 鲜少有人知道,他主修的乃是死亡之道,且不是一般的死亡之道,而是冥古绝灭死力,最是诡异可怖。 在冥古时代,有强者将绝灭死力修炼到极致,释放出来,可以在顷刻间,灭杀一座大世界中所有的生灵。 殷元辰利用自己父亲的神尸练功,汲取死亡气息,已然是将冥古绝灭死力,修炼到了极其惊人的地步。 海域世界内,鲲那裂成两半的尸体,快速融合在一起。 受到冥古绝灭死力的驱使,鲲的身体变得漆黑,身周的海水,则是变得像墨汁一般,粘稠无比。 “吼。” 伴随着鲲的一声怒吼,其张开了血盆大口,释放出恐怖的吞噬之力。 所有的噬魂蛊虫,连带着张若尘和阿乐,都在瞬间,被鲲一口吞入了腹中。 鲲腹有乾坤,庞大至极,不管原来是什么样,如今却是变得死气沉沉,无数死灵从墨汁一般的海水中走出,疯狂的扑向张若尘和阿乐。 “能将冥古绝灭死力修炼到如此程度,元辰,我倒真是小觑了你。”张若尘低语道。 海域世界已经是施加了很强的压制力,如今进入到鲲的体内,那种压制,无疑是变得更强,就连圣气运转,都受到了影响。 阿乐目光冷冽,身上迸发出汹涌澎湃的杀气,隐约有着尸山血海的异象,呈现出来。 杀气与生死之力交融,在阿乐的身后,凝聚出两只诡异的眼睛,一黑一白,宛如宇宙星空中中的黑洞和白洞。 阿乐双手握住铁剑的剑柄,高高举起。 身后的两只眼睛,顿时出现变化,一只眼睛释放出黑色的剑气,一只眼睛释放出白色的剑气。 两股剑气交汇在一起,生死轮转,化作一道恐怖的剑气洪流,席卷八方。 “嘭。” 剑气洪流所过之处,所有的死灵,尽皆爆碎开来,形神俱灭。 本来,死灵是极难被磨灭,可阿乐修炼出的这种生死剑气,却正好是其克星,令其从本质上破灭。 无声无息的,一只噬魂蛊虫,出现在阿乐的脖颈后。 阿乐的一根头发飞起,锋芒一闪,将这只噬魂蛊虫斩成了两半。 与此同时,张若尘亦是遭到了噬魂蛊虫的攻击,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它们无比擅长隐藏,神出鬼没,让人难以防备。 一旦被噬魂蛊虫钻入体内,那将是天大的麻烦,说不得瞬间就会丢掉性命。 “真是够烦人的。”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当即,他调动自身的圣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左腿,激发其中的百万道神之规则,同时调动自身的火焰规则,以及真理规则。 “轰。“ 磅礴之极的火焰神力,从张若尘的左腿释放而出,横扫八方六合,万物皆化作灰烬。 饶是以鲲的腹中乾坤的坚固,也根本承受不住这股火焰神力,顷刻便是陷入崩溃。 海面之上,鲲那庞大的身体,轰然爆碎开来。 方圆万里的海面,直接沉陷了下去,海水生生被蒸发了百丈,且还处于沸腾的状态。 无论是死灵,还是噬魂蛊虫,尽皆飞灰湮灭,什么都没有留下。 整个海域世界,都剧烈震动起来,空间变得极不稳定,显现出一道道狰狞的空间裂缝。 “砰。” 殷元辰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如同被一座太古神山压住,身体弯曲,佩戴手套的那只手,直接被压到了地面,使得坚硬的地板,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 “怎么可能?” 殷元辰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被困在海域世界中,张若尘竟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来,几乎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这一脚,竟是能够踩压一座世界! 在场的一众天堂界派系的强者,脸色亦是发生了变化。 “动用审判之剑,给予张若尘致命一击。” 一名身后有着三对白金羽翼的天使族强者沉声说道。 顿时,他身后的十一名天使族强者,立刻走了出来。 十二名天使族强者,均是出自光明神殿,修炼光明之道,他们的实力虽然及不上米迦勒大天使王和宙宇,却也都是临道境的绝顶强者。 最为重要的是,他们擅长合击之法,掌握十二审判之剑,全力出手,米迦勒大天使王也同样不是对手。 也因此,他们被称为十二审判使者,执掌刑罚。 “哗。” 十二柄绽放着璀璨圣光的圣剑,从十二审判使者的体内飞出,每一柄圣剑的表面,都浮现出数十万道王级铭纹,彼此的力量,竟是能够结合为一体。 十二柄审判之剑,本身乃是一套,组合在一起,便是一件强大的至尊圣器,在极为久远的时代,曾经沾染过神血。 “杀。” 受到十二审判使者的催动,十二柄审判之剑,飞入了海域世界中。 “唰唰。” 刹那之间,圣剑分化,由十二柄,化为一百二十柄,然后分一千二百柄,一万二千柄。 最后,化作十二万柄。 真正是万剑归宗,声势浩大。 张若尘抬起头来,此刻,天边除了殷元辰,还映照出了十二道天神一般的身影,俯瞰着这片天地。 看到那从天而降的圣剑洪流,张若尘眼睛眯成一道缝,手臂掀起,挥了出去。 “轰隆隆。” 顿时,海面震动,有着数以百万计的水滴飞起,在剑意的作用下,凝聚成一柄柄锋芒毕露的圣剑,冲天而起。 修炼到张若尘这般境界,万物皆可化剑。 更何况,他还将水行之道,也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与大圆满的剑道相结合,其威力可说是鬼神莫测。 水滴圣剑,如流星雨一般,冲天飞起。 “嘭嘭。” 天空中的一柄柄圣剑,与水滴圣剑对碰,不断破碎。 下一刻,十二审判之剑的本体,重新显露出来。 受到水滴圣剑的攻击,十二审判之剑表面的光芒,尽皆黯淡下去,王级铭纹收敛。 “哗啦。” 恐怖的剑意,穿透海域世界,冲击进入十二审判使者的体内。 十二审判使者脸色剧变,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大口鲜血喷吐而出。 “怎么会这么强?“ 十二审判使者的心中,均是震惊无比。 他们本以为,有海域世界的压制,联手之下,必然能够镇杀张若尘,可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张若尘的强大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