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成神了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成神了

中央皇城之外,地狱界汇聚的圣境大军,已然是超过四千万,其中接近一成,乃是圣王境强者。 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放在其他功德战场,必然是横扫无敌。 而在昆仑界,这却仅仅只是地狱界投入的一部分力量而已,还有更多大军,在各处世界裂缝背后的战场中,尚未能够进入。 张若尘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径直出了皇城,出现在城外开阔的战场之上。 越是靠近皇城,阵法神纹的影响越强,大地也就越是稳固,极难受到破坏,若非如此,双方顶尖强者的连番交战,皇城周围只怕早已一片破败。 先前以最快速度赶到的数百名强者,此时也都跟在张若尘的身后,出现在城墙之上,想要看看他意欲何为。 张若尘屹立于半空中,一挥手,沉渊古剑和滴血剑便是飞了出去,施展阴阳两仪剑阵,演化出一幅浩瀚无垠的阴阳太极图案,遮天蔽日。 一股玄妙至极的剑意,在此刻极速弥漫开来,无形无质,却又真实的存在,但凡剑修,都能真切的感知到。 “嗡。” 顷刻之间,皇城内外所有修士的剑,都剧烈颤动起来,受到强烈的召唤,不少剑更是完全不受控制,向着天空上的阴阳太极图案飞去。 与此同时,城外的花草、土石等,也出现异变,呈现出锋利的一面,万千剑光冲霄而起。 剑道达到一定的境界,天地万物,皆可为剑。 张若尘眼神冷漠,双手结出剑印,催动阴阳两仪剑阵。 “哗――” 一道数万丈长的可怕剑芒,从阴阳太极图案中迸发而出,通天彻地,斩裂乾坤。 顿时,几乎所有修士都产生出一种错觉,天地变得一片黑暗,剑芒成为唯一的光亮,他们的心神,竟是全都不由自主的受到吸引。 剑芒当空斩下,径直斩向地狱界的大营,所向无匹。 地狱界大营有着阵法地师所布置的玄妙阵法,防御极强,就算是一般的不朽大圣出手,都难以损伤分毫。 可此刻,面对数万丈长的剑芒,这些阵法却是形同虚设,根本就无法抵挡。 “轰。” 剑芒势如破竹,破开阵法,将整个大营从中剖开。 饶是城外的大地坚固无比,此刻亦是生生被斩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宽达十丈,蔓延到千里之外。 沿途很多地方,都有炙热的岩浆喷涌而出,景象十分骇人。 仅此一击,地狱界便是伤亡惨重,不知有多少修士,被剑芒斩得形神俱灭,受伤的则是更多。 而且,这还是在有阵法及有强者出手抵挡的情况下,否则,伤亡必然会成倍增长。 中央皇城,虽说是城,实际上,不能当成城池来看待。 更像是一座小世界。 就像东域圣城是一颗星球,中央皇城比东域圣城更加巨大。 地狱界虽然有四千万圣道大军,可是,要将如此庞大的宛如小世界一般的城池围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他们布置的阵法,不可能处处都强,自然挡不住张若尘的攻击。 “好强横的一剑。” 城墙之上,天庭界的一众强者,无不露出惊色,很多人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以想象,圣王境修士,竟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击手段,大圣之下,有多少人能够抵挡得住? 血天邪君和耀天公子的脸色,均是显得很凝重,无疑都是有些后悔,先前出面质问张若尘,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就凭这一剑,之后还有谁敢再说什么? 地狱界大营中,有阵法地师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布置出强大的阵法,避免再度遭到攻击。 “唰。” 一道道身影,从受损的大营中冲出。 冲出的皆为顶尖强者,其中包括了张若尘所熟悉的骨族三帝和五尊者。 这些强者,尽皆面带怒容,一个个杀意滔天。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虽然他们反应很快,也只是减少了部分损失,而无法完全避免。 “张若尘,你是想找死吗?真以为没人能奈何得了你吗?”一名鬼族的强者,怒喝道。 若是在其他时候,他或许还会很忌惮张若尘,可现在地狱界强者齐聚,张若尘再强,又能如何? 张若尘扫了那名鬼族强者一眼,淡淡道:“不服气?那就来与本王战一场。” 闻言,那名鬼族强者的眼神不由微变,他本身的确是鬼族的顶尖强者,大圣之下,无惧太多人,可要让他与张若尘动手,心中却是不由发怵。 不说张若尘有着击败阎无神的战绩,单单是他刚才施展出来的那一剑,有多少人能够不被镇住? “怎么?没人敢出手吗?地狱界的修士,都是如此胆小吗?”张若尘漠然道。 此话一出,地狱界的一众强者,尽皆怒火滔天,如此轻蔑的话语,任谁也无法忍受。 一道略显矮小的身影,走了出来,身高五尺,全身都被暗金色的铠甲所包裹,头顶有着两根粗壮的骨质犄角,漆黑的火焰,萦绕在体外。 受到漆黑火焰的焚烧,周围的空间,都变得扭曲起来,似要消融。 “地狱破灭焱,是骨幽皇。” 天庭界这边,有强者低语道。 骨幽皇乃是骨族当代,大圣之下的最强者,在地狱十族的诸多强者中,也能够稳稳排进前十。 其不但实力强绝,防御更是惊人,半神级骨身,完全能与至尊圣器硬碰硬,一般的攻击,打在其身上,就像是挠痒痒。 骨幽皇释放出强大的气机,将张若尘锁定,道:“地狱界不可辱,就让本皇来会会你。” 对于自身的实力,骨幽皇显得极为自信,而且他知道善恶无神的事情,更知晓张若尘在洛水击败的,乃是实力较弱的恶身。 阎无神的名气的确很大,号称大圣之下无敌。 可是,没有打过,骨幽皇并不觉得自己就输给他。再说来到昆仑界,骨幽皇的修为又有精进,自认遇到阎无神的善身也能一战。 正因如此,在骨幽皇看来,张若尘也并非是不可战胜。 更何况,眼下如果没人出面,地狱界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那就让本王看看,你能接下几剑?”张若尘平淡道。 说话间,张若尘很是随意的一挥手,阴阳两仪剑阵立刻转动起来,阴阳太极图案收缩,两道凌厉的剑芒,从阴眼和阳眼中释放而出,散发出截然不同的剑意,一生一死,相互交织,轮转不息。 骨幽皇冷哼一声,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竟是打算以强横的骨身,去硬撼这两道剑芒。 对骨幽皇而言,他的半神级骨身,便是最为强大的战器,每一个部位,都可以用来战斗。 随着骨幽皇运转力量,其拳头之上,顿时有着大量半神规则浮现出来,释放出无比强大的力量。 他的前身,曾修炼到半神境界,只差一步,就能真正成神,修炼出的规则,早已是融入了全身的骨骼中,即便陨落很多万年,却是始终不曾消散。 而这,也是半神级骨身,能够强横无比的关键所在。 “砰。” 生死剑芒变幻莫测,时而凌厉,时而阴柔,将空间切割开一条漆黑的大裂缝,结结实实的斩在骨幽皇的拳头之上。 尽管骨幽皇极力抵挡,可还是从半空中,极速坠落而下。 “轰。” 骨幽皇双足着地,如一颗陨石坠落,当即便是让地面崩碎。 “好强的力量,难道张若尘的实力,在最近又有了大的提升?”骨幽皇暗道。 阎无神乃是秘密进入皇城,与张若尘一战,尽管在城内弄出了很大的动静,可地狱界一方,却还并不知晓。 当然,张若尘与阎无神的战斗,也并无什么人看到,所以,几乎没人能够真正估算出张若尘具体的实力来。 骨幽皇空洞的眼眶中,两团火焰跳动,似两只眼睛,冷幽幽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刚才那一击的威力,着实很可怕,竟是生生使得他催发出来的半神规则,都黯淡下去,重新没入了骨骼之中。 不过,他的骨身,并未受到损伤,只是有着一股古怪的剑意,侵入他的体内,想要直接攻击他的圣魂。 好在,他体内蕴藏着守护圣魂的秘宝,这才能够安然无恙。 “吼。” 骨幽皇抬起头来,仰天发出一道长啸声。 磅礴的地狱破灭焱,从他的骨身中,涌现而出,毁灭性的气机弥漫开来,使得周围的大地,进一步崩碎,继而化作粘稠的岩浆。 地狱破灭焱乃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火焰,拥有的力量,堪比恒古之道,存在于地狱的最深处,从古至今,都鲜少有人能够掌握。 如果本身足够强大,释放出地狱破灭焱,足以将一座大世界,焚灭成灰烬。 随着气息的增强,骨幽皇的骨身暴涨,瞬间达到千丈,大量的半神规则,从他的体内浮现出来,引动天地间浩瀚的规则和圣气。 只见骨幽皇一挥手臂,一条修长的白骨鞭出现,长达数千丈,似是以一整条龙脊骨炼制而成,每一节上,都镌刻有数以万记的至尊铭纹。 挥动之下,白骨鞭好似拥有了生命,迸发出一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闪电般抽击向张若尘。 张若尘仍旧显得很平静,双手所结的剑印,不紧不慢的发生改变。 “阴阳轮转,吞纳天地。” 阴阳太极图案徐徐转动,竟是释放出极其强大的吸力来,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 白骨鞭刚抽击过来,便是被阴阳太极图案吸住,轻描淡写的将所有的攻击力,都给卸去。 继而,数道凝练至极的剑罡,从阴阳太极图案中斩出。 “砰。“ 骨幽皇被剑罡击中,庞大的身躯倒飞而出,一连飞出数百里,重重撞在一座巍峨的山岭之上。 顷刻间,那道山岭崩断,尘土飞扬,将骨幽皇那庞大的身躯淹没。 紧接着,阴阳太极图案当空镇压而下,如一座太古神山降临。 骨幽皇坐了起来,极力挣扎,想要破开阴阳太极图案,但却根本无法办到,他的身躯几乎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就连善恶合一后的阎无神,都需要耗费极大力气,才能将阴阳两仪剑阵撕裂开一道口子,骨幽皇的力量,明显还欠缺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地狱界一方的所有强者,心神都不由一沉。 强如骨幽皇,竟然都败得如此快,实在是让他们很难接受。 “奇怪,为何阎无神不出手?”天庭界一方有强者疑惑道。 如果说在皇城内,不方便继续厮杀,可到了城外,阎无神应该没有这些顾虑才对。 以阎无神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霸道强绝的实力,没人相信,他会是怕了张若尘。 可现在,别说是出手,就连阎无神的影子,都不曾看到,就好像,阎无神已然是离开了此地。 唯有张若尘知道,阎无神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因为,他的善恶双身,并未真正融合完成,还存在着致命的破绽。 对上执掌沉渊滴血的张若尘,他取胜的机会,并不大。 所以,阎无神此刻必然是已经去找地方闭关潜修,不将善恶完全融合,他不会再出现。 若是在全盛状态下都败给张若尘,对阎无神的无敌信念,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前两次,他实际上,都不算败。 皇城的另一个方向,罗刹族公主罗□o屹立于天际,目光锁定在张若尘的身上,眼中有着道道异光流转。 上一次,被张若尘擒住,夺走剑柄,还让族内拿出圣道古茶树,进行交换,实在是让她很没面子。 想她罗□o以足智多谋著称,可遇到张若尘,却是一次次吃亏。 “张若尘这家伙,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不过,他这般挑衅地狱界修士,真以为没有人杀得了他?阎无神杀不了,大圣可以。大圣不行,神总可以吧!” “命中之人,命中之人……,或许是,命中的克星吧!” 罗□o幽叹一声,想到此处,便是头疼。 另一边,不死血族的大营中,诸多不死血族的强者,也都在关注着张若尘,包括血宸天君在内。 血宸天君远远的注视着张若尘,眼中闪过几缕精光,低语道:“筱筱,看到没有,那便是十四姑姑和人类生的儿子。” “表弟?” 血凝筱颇有兴趣的,望向远处的张若尘。 她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面容妖冶,身体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归于虚无,看起来非常诡异。 “是表哥,至少八百岁了,你才一百多岁而已。”血辰天宸道。 血凝筱美眸闪闪,笑道:“挺强啊,可是,我不信他能击败阎无神。阎无神那个大块头,来历可不小,一个元会恐怕才出得了一个。” 血宸天君没有发表任何评论,神情平静,半晌后,道:“十四姑姑已经成神。” “什么?成神了?”血凝筱惊诧。 毕竟,她爷爷血绝战神已经是神,更是血天部落的第一战神,以后来居上的威势,击败过血天部族的数位古神。 而现在,血绝家族又诞生一位神,整个部族,估计都得发生巨变。 血宸天君轻轻点头,道:“不久前,她联系过我。” “十四姑姑多久回地狱界?”血凝筱道。 既然成神,肯定是要回去的。 “快了,不过她在昆仑界,还有一些事要办。六叔还被镇压着,走之前,十四姑姑肯定是要去救他出来的。”血宸天君道。 血凝筱道:“六叔还没死?” 血宸天君瞪了她一眼,道:“十四姑姑曾告诉我,六叔如果被镇压这么久都没死,心境、肉身、意志肯定已经达到神的级别,甚至有可能已经超越一般神。他脱困之日,就是成神之时。你敢咒一位神死?” 血绝家族还会诞生一位神? 血凝筱再次惊住,随即叹道:“十四姑姑和六叔一旦回去,血绝家族将要变天啊,当年那些人估计将要遭到清算。你说,爷爷会怎么抉择?” “二神回归,你觉得呢?” 血宸天君又道:“谁也没想到,庶出的六叔和十四姑姑,先后被逼迫来到昆仑界,竟然都成神,现在就连十四姑姑的后代,也如此的妖孽。若是让族内嫡系的那些老家伙知道,估计会哭出来的。” 血凝筱冷哼一声:“庶出子弟上功德战场厮杀,攻星伐界,嫡出子弟却在族中安享其成,只用修炼就行。血绝家族的家规,早就该改一改。” “谁叫每一代最强大的,都是嫡出子弟,他们血脉更纯,更容易修成大圣,自然不用上功德战场。” 血宸天君眼中浮现出一道嗤笑之色,显然是对族内的嫡系成员,十分的不感冒。 究其原因,他的父亲,同样是庶出,只是没有像冥王和血后一般,被逼迫,强行送往昆仑界,为不死血族征战。 说起来,从小到大,他可没少受那些嫡系成员的欺负,若非他足够的优秀,根本就不可能有如今的地位,更加不可能得到血绝战神的重视。 在地狱界,很多强者,是不用上功德战场的。一些天骄人物,天庭诸界就算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都是很正常的事。 他血宸天君,只是血天部族明面上大圣之下的第一强者,天庭界的修士,除了神以外,对地狱界的了解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