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五章 张若尘对墨?}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三十五章 张若尘对墨?}

“哗啦。” 卓古抢先出手,紫金魔枪闪电般刺出,划破空间,发出刺耳的音爆声。 见状,罗辰并未闪避,手持幽月刀,主动迎了上去。 “铛。” 刀尖对上枪尖,碰撞出耀眼的光芒。 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出现,将卓古和罗辰尽皆震退。二人没有就此停手,立刻便是重新冲杀上前,挥动手中的刀枪,展开激烈的厮杀。 因为二人的速度均是极快,以至于很多人都只能看到他们留下的残影,无法清晰捕捉到二人激战的画面。 很显然,罗辰和卓古的战斗模式,与先前的三场赌战有所不同,倾向于运用兵器,酣畅淋漓的厮杀。 眼看罗辰竟是与卓古斗得旗鼓相当,墨□}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孔雀山庄一战所收集到的关于罗辰的情况,似乎并不是太过准确。 短短一个半月时间,罗辰的实力明显有了极大提升,对于幽月刀的掌控,也远胜之前。 本以为卓古这一战会赢的颇为轻松,现在看来,或许将会是一场苦战。 而张若尘此刻则是露出了笑容,道:“看来之前闭关,四师兄已经完全将幽月刀炼化,并从其中参悟出刀道的玄妙,此刀果然是很配四师兄。” “那可是君王战器啊,任谁得到,实力都能大幅提升,我也得想办法去弄一件。”金禹十分羡慕道。 张若尘道:“其实我身上倒是还有一套君王战器级别的弓箭,只不过这套弓箭有些特殊,处于自我封印状态,其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其实还不及我之前送给三师兄你的那一套。” 说话间,张若尘将青天弓和白日箭取了出来。 伴随着自身实力的提升,张若尘已是很久不曾动用过这套弓箭。 金禹伸手接过青天弓和白日箭,不由仔细查看起来。 片刻后,金禹又将两者将还给张若尘,摇头道:“这套弓箭确实有古怪,其上的封印,非同小可,看来我与其并无什么缘分,还是小师弟你继续收着吧!” 闻言,张若尘不由将青天弓和白日箭收了起来,等以后再想办法去破解其隐藏的秘密。 战场之上,罗辰仍旧是在于卓古激战连连,双方均是打出了真火,你来我往,针锋相对。 “砰。” 卓古轮动紫金魔枪,枪身狠狠抽打在罗辰的胸口。 而罗辰则是顺势将幽月刀斩下,斩在卓古的脖颈处。 他是故意露出破绽,为的便是能够制造机会,一刀斩下卓古的头颅。 “噗。” 罗辰倒飞而出,口中有些鲜血喷出。 尽管有着流光功德铠甲保护,可紫金魔枪携带的力量太过恐怖,仍旧是让罗辰受了一些伤。 圣明城加上孔雀山庄,张若尘斩杀了多尊天堂界派系的顶尖强者,也因此收获了多件流光功德铠甲。 张若尘本身已经拥有火神铠甲,加上功德神殿赐予的一件流光功德铠甲,多出来的几件,对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 而且那几人都已经进入天庭界圣王功德榜前万名,超过五百年,即便身死,功德神殿也不会将流光功德铠甲收回去。 所以,张若尘将得来的流光功德铠甲,尽皆分给了身边的人,木灵希、孔兰攸、罗辰等人,均是有份。 “嗯?” 罗辰眼神微变。 刚才那一刀,他明明是准确斩在卓古的脖颈上,可卓古的头颅却并未被斩落,仅仅只有一条浅浅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刚才那一刀不错,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肉身堪比太古遗种,且镌刻了神纹,或许还真就被你得逞。”卓古语气森然道。 竟是差点被人斩落头颅,卓古已然是彻底被激怒。 同时,卓古也是更加正视罗辰这个对手,因为其真的拥有着能够威胁到他的强大实力。 罗辰的眉头皱起,若非他所用的是君王战器,说不得刚才一刀战下去,恐怕连卓古的防御,都无法破开,此人的肉身,当真是强得一塌糊涂。 而且,卓古的攻击极为霸道,宛如一头人形暴龙,难以抵挡。 也难怪,其会成为黑魔界大圣之下的第二强者。 “再来。” 卓古暴喝一声,紫金魔枪横扫而出。 见状,罗辰并未退缩,立刻便是迎了上去。 面对此等强敌,若是弱了气势,恐怕就只能被压着打,再无翻盘的可能。 二人的战斗极为激烈,可造成的破坏却并不大,足见二人对于力量的掌控,都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在攻击过程中,几乎不浪费丝毫的力量。 当然,若是有人闯入二人的战圈之中,单单是战斗余波,都足以灭杀一般的九步圣王。 以他们的力量层次,换做在与外星空厮杀,星辰都会被打爆。 “铛。“ 连番激战后,卓古一枪挑掉罗辰手中的幽月刀,彻底占据上风。 卓古眼中浮现出狰狞之色,将自身魔气源源不断注入紫金魔枪之中。 与此同时,在其身后,浮现出惊人的异象,一尊巍峨的天魔虚影,手持一杆神枪,将苍穹刺破。 顷刻间,异象与卓古本身相重合,卓古好似化作了那无敌的天魔。 “死。“ 卓古冷喝,霸道至极的一枪刺出。 紫金魔枪表面浮现出二十几万道王级铭纹,展露出绝世锋芒,将空间都生生划破。 “砰。” 枪尖狠狠刺在罗辰的胸口上,一股恐怖的劲力,透过流光功德铠甲,传递到罗辰身上。 “噗。” 罗辰当即喷出一大口鲜血,其中夹杂着大量脏腑碎屑。 然而,遭受如此重创,罗辰的眼中却反而浮现出一抹别样的笑意。 看到这抹笑意,卓古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安之感。 就在罗辰倒飞出去的瞬间,在卓古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直径十丈大小的雷霆漩涡,释放出可怕的吞噬之力。 不待卓古有所反应,雷霆漩涡便是直接□2渌□身边的天魔石刻吞噬进去。 “不好。” 卓古脸色剧变,当即便想破开雷霆漩涡,将天魔石刻夺回。 只是他的速度慢了一些,雷霆漩涡瞬间消失,让他一枪刺空。 与此同时,罗辰眼中绽放出耀眼的雷光,将一块黑色的石碑喷出。 眼见天魔石刻落入罗辰的手中,卓古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反手便是一枪刺出。 “嗷。” 一道凌厉的枪芒飞出,化作一条狰狞的黑龙,发出阵阵咆哮,张牙舞爪的扑向罗辰。罗辰已然身受重伤,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办法避开卓古的攻击,也无力去抵挡。 “哗啦。” 就在黑龙即将扑到罗辰近前之时,一道长达数丈的空间裂缝突然出现,瞬间将黑龙吞噬。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罗辰的身边,目光冰冷,正是张若尘。 “卓古,你是不知道赌战的规则吗?”张若尘笑道。 看到张若尘出面,卓古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沉哼了一声。 卓古握紧紫金魔枪,心中恼怒不已,他大意了,没想到罗辰竟然有着如此手段,趁他不备,将天魔石刻夺走。 只能说罗辰心思缜密,也对自身够狠,不惜以重伤为代价,制造夺取天魔石刻的时机。 按照事先说好的赌战规则,谁能夺取对方的天魔石刻,便算取胜,而根本无须去打生打死。 或许,从一开始,罗辰便已经想好,要用这种办法来夺取天魔石刻。 正当卓古恼怒之时,墨□}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以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卓古的心不禁一颤,连忙道:“墨□}师兄,我……” “输便是输,我不想听任何的理由,这里已经没你什么事。”墨□}冷漠道。 卓古恶狠狠瞪了罗辰一眼,旋即快速退回到黑魔界阵营。 这一战,他是真的很憋屈,不是输在实力上,而是败给了罗辰的算计。 占据上风,卓古便忍不住想要重创乃至击杀罗辰,却没想到,会因此给罗辰提供机会。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卓古此刻心情极差,所以一众黑魔界强者,尽皆没有说话,免得自讨没趣。 “小师弟,四师兄总算没给你丢脸。” 罗辰捂着胸口,将两块天魔石刻,一并交予张若尘。 张若尘当即取出一小瓶生命之泉,递予罗辰,道:“四师兄,辛苦了,你先去疗伤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便是。” 罗辰没有说什么,接过装有生命之泉的玉瓶,快速闪掠回己方阵营。 空旷的战场上,只剩下张若尘与墨□}相对峙。 “张若尘,想不到你身边有如此多能人,倒是十分出乎我的意料。”墨□}淡淡道。 张若尘轻笑道:“很惊讶是吗?那是因为你太过小觑昆仑界,倒也正常,黑魔界从昆仑界得到皮毛的传承,便膨胀了起来,觉得可以将昆仑界踩在脚下。” “说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你有本事,便从我手中夺走这两块天魔石刻。”墨□}道。 说话间,墨□}一连取出两块天魔石刻,其中一幅,正是墨□}最开始取出来的天魔贪狼图,另一幅则是天魔阴阳图,其上镌刻着一尊无上天魔,以双手划分阴阳,颠倒乾坤。 看到张若尘与墨□}对上,周围观战之人无不露出惊色。 “怎么回事?张若尘竟然要与墨□}交手。” “墨□}可是大圣之下第二层次的绝顶强者,不是苍龙、焱霸等人所能相比,张若尘到底在想什么?” “道域境修为,竟然要挑战绝顶的临道境强者,张若尘未免太过疯狂了些,孔雀山庄一战才过去一个半月,他的实力又能提升多少?” “张若尘不是冲动之人,他既然敢应战,就必定有把握,看着吧,答案应该很快就会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