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章 再战商子?? - 万古神帝

第二千章 再战商子??

“要同时对付三个商子□睿□还真是麻烦。”张若尘微微皱起眉头。 三个商子□罹□是强大无比,哪怕是他,想要以一敌三,仍旧是很困难,稍有不慎,便可能吃大亏。 “张若尘,你是在做无谓的挣扎,这里不是在须弥道场,你无外力可以借用,你也不要指望会有人来救你,今夜,你注定要葬身于此。” 三个商子□钔□时开口,一言而定张若尘的生死。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禁一动,听商子□罨爸械囊馑迹□那些有可能出手帮助他的顶尖强者,应该都已经被牵制住。 当初他在真理天域遭遇商子□罘□击,是镇元、慈航仙子还有真理神殿的神传弟子出面相救。 而这一次,即便那些人仍然想插手进来,恐怕都已经没有办法。 天堂界派系能量巨大,仅仅只是想要牵制住那些与张若尘交好的顶尖强者,想来并非是难事儿。 “轰。” 很是突兀的,一道璀璨圣光出现,击穿一名九步圣王的身躯。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尽皆转头看向东南方向。 一道绝美的身影,缓缓从天边走来,身上散发出一粒粒光雨,头顶上有着九片天空,每一片天空,都交织着大量圣道规则,神圣无比。 看到这道身影,任谁都会不由自主被吸引,其身躯犹如仙玉铸炼而成,晶莹剔透,散发出令人着迷的幽香,配合那完美的身材,和精致到极点的容貌,足以令无数男子为其疯狂。 “她是谁?” 一时间,很多修士都不禁十分好奇这位绝世神女的身份来历。 “九天玄女。” 商子□钛壑猩凉□一道异光,瞬间将来人认出。 须弥道场一战,他曾见过九天玄女,且对九天玄女的印象颇深。 事实上,当初若非九天玄女阻挡,须弥道场一战,昆仑界修士恐怕根本就等不到张若尘前来搭救。 张若尘亦是将目光投向九天玄女,从九天玄女身上散发出的霸道气质,他可以作出判断,现在主导九天玄女的意识,应该是属于沧澜武圣。 也即是说,九天玄女会赶来孔雀山庄,很大程度是因为沧澜武圣。 张若尘心中很清楚,以他和沧澜武圣的那点交情,还不足以让沧澜武圣冒险前来。 究其原因,只能是沧澜武圣想为其兄长万兆亿报仇。 毕竟当初须弥道场一战,天堂界派系的刽子手,有不少都在这里。 当然,张若尘也相信,圣书才女和青墨定然是想要帮他。 没有圣书才女去主导这件事情,九天玄女不可能合为一体,赶来孔雀山庄。 “又来一个送死的。”天堂界派系一名生得极为丑陋的九步圣王冷笑道。 此人看上去极为矮胖,身上有着许多脓疱,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癞蛤蟆。 而事实上,其本体确实是一只癞蛤蟆。 当然,其并非是普通的癞蛤蟆,而是一只恶魔蟾蜍,本身乃是太古遗种,血脉极其强大。 恶魔蟾蜍目露凶光,身形闪动,将九天玄女挡下。 只见其一张口,便是有着浓烈的恶魔毒雾喷出,淹没向九天玄女。 一道圣光从九天玄女体内冲出,化作儒祖圣书。 数百个文字从儒祖圣书内飞出,形成神圣的光罩,将九天玄女严密守护起来。 与此同时,九天玄女体内涌现出炙热的火焰,眼神凌厉如剑,宛如一位女战神。 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释放而出,与恶魔毒雾碰撞在一起。 “呲呲。” 刺耳的声音响起,恶魔毒雾与净灭神火相互消耗,谁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挡我者死。” 沧澜武圣的声音传出,显得杀气腾腾。 “哗啦。” 属于青墨的银色菜刀飞出,划破空间,锋利之极。 “嗯?” 恶魔蟾蜍脸色微变,连祭出一件瓶状的祖器。 瓶身呈漆黑之色,表面勾勒着一些金色的秘纹,此刻漆黑光芒大盛,瓶口释放出可怕的吸力,竟是想要将银色菜刀给收掉。 “铛。” 银色菜刀迸发出可怕的刀芒,劈砍在黑色魔瓶之上。 顿时,魔瓶被劈得倒飞出去,表面浮现的金色秘纹,变得有些暗淡。 银色菜刀乃是昔日食神所留下的神遗古器,最是锋利,几乎能够劈开任何东西。 “有点本事,但想和本座斗,还差得太远。” 恶魔蟾蜍冷笑道。 只见其源源不断将自身的魔气,注入黑色魔瓶之中。 顿时,魔瓶变得十分巨大,超过十丈高,表面的金色秘纹,清晰浮现,疯狂向外喷吐浓稠的毒雾。 恶魔蟾蜍最擅长的便是用毒,其毒性极为可怕,就算是不朽大圣,若是一不小心中招,也会很麻烦。 九天玄女以儒祖圣书进行防御,没有半点顾虑,连续不断的发动攻击。 一时间,二人激烈厮杀在了一起,难分胜负。 在九天玄女赶到后不久,又有一人赶到,此人张若尘最是熟悉不过,正是璇玑剑圣的大弟子――青霄。 青霄本是与九天玄女一同从皇城赶来,只是速度慢了一些。 作为兵部天王,青霄得到了朝廷的大力培育,修炼天赋虽不及张若尘,但如今还是修炼到了九步圣王境界。 “师弟,大师兄前来助你。”青霄发出一声长啸。 人未至,青霄已是打出一道可怕的拳印。 拳印化作千军万马,杀气冲霄,似要横扫整个战场。 青霄施展出来的,正是朝廷兵部最强的军机天王拳,专为杀伐而创。 军机天王拳一共有十招,威力一招强过一招,也不知道青霄如今修成了几招。 紧随青霄之后,还有另一人也施展出军机天王拳,气息并不比青霄弱多少。 对于这个人,张若尘同样很熟悉,亦是属于朝廷兵部重点培养的对象,正是那个曾欠下张若尘多个人情的步千帆。 步千帆继承了帝一的无心魔体,拥有不死之身,修炼天赋极高,如今同样是达到九步圣王境界。 很明显,步千帆是来还昔日所欠下的人情。 只是九天玄女、青霄和步千帆,均是被天堂界派系的强者阻挡在外,连主战圈都无法进入。 “张若尘,没想到竟会有如此多人前来帮你,但我想说,他们都很愚蠢,在这种时候站出来,根本就是找死。”商子□钍□分冷酷的说道。 张若尘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商子□睿□平静道:“商子□睿□以你的自私自利,如果身陷这般处境,相信绝不会有任何人前来帮你,所有人都只会想将你杀之而后快,所以,你真的很可怜。” “是吗?可惜,永远都不会有那样的一天,除掉你,昆仑界和广寒界,都将断绝希望。”商子□畹馈□ 赤子剑震动,各种繁奥的纹络浮现出来,喷薄出一片赤红色的天火,以及淡淡的神力 天火与神力相结合,顿时化为数以万计的婴儿虚影。 这些婴儿虚影均是发出凄厉的啼哭声,面露狰狞之色,向着张若尘扑了过去。 张若尘微微皱起眉头,圣魂隐隐受到啼哭声的影响,不禁让他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好邪门的一把剑。” 张若尘暗暗想道。 当即,张若尘结拳印,一条磅礴的天河浮现在他的身周,宛如真龙盘踞。 “洛水化剑。” 天河快速流淌,瞬间化作一柄巨剑,斩向扑过来的婴儿虚影。 “嘭。” 天河所化的巨剑破碎开来,重新化作滚滚天河。 而那数以万计的婴儿虚影,亦是纷纷破碎消散,凄厉的啼哭声,戛然而止。 只是不待张若尘喘口气,手持万炼塔的商子□钜丫□出手,可怕的寒气源源不断从其体内涌现而出。 那些寒气化为一条条狰狞的冰龙,张牙舞爪的向张若尘扑去。 张若尘反应极快,当即调动左腿中蕴含的神之规则,施展出神踏九天。 十万道赤红色规则浮现,炙热的力量释放,使得张若尘的左腿变得犹如烧红的铁柱一般。 “嘭。” 连续几脚踏出,所有冰龙尽皆破碎开来,化为漫天冰晶,温度随之骤降。 张若尘仅仅只是动用了焱神腿的部分力量,而非是全力施展。 全力施展,威力固然强大,但施展后,他体内的圣气,却是会被消耗一空,变得十分虚弱。 这一招对付一般人可以,但想用来对付商子□睿□明显行不通。 “原来你的左腿中,竟是融入了师尊的神腿,也罢,等杀了你,便能为师尊取回神腿。”商子□畹□漠道。 他早就听大曦王说过,张若尘的左腿有古怪,能够动用属于焱神的力量。 如今亲眼看到张若尘动用左腿,商子□钅睦锘够岵幻靼渍庖磺惺窃趺椿厥隆□ 张若尘随意摆动左腿,道:“焱神的神腿还不错,我用得很习惯,可惜月神没有将焱神另一条腿也斩下,要不然拥有两条神腿,用起来应该会更灵活。” “张若尘,你敢亵渎神灵,这是死罪。”商子□钛壑杏肯殖鲆坏揽膳碌纳被□。 执掌五彩功德神碑的商子□钌砘□流光,爆发出惊人的极速,将五彩功德神碑当成一方神印,狠狠向张若尘砸去。 张若尘双手奇快无比结印,不动明王圣相显现而出,凝实无比,充满了威严。 不动明王圣相执掌八龙伞,将八龙伞当成一柄利剑,闪电般刺向砸来的五彩功德神碑。 与此同时,张若尘将藏山魔镜祭出,轰击向一旁闪掠而来的执掌万炼塔的商子□睢□ 而张若尘本身,则是挥动沉渊古剑,迎向手持赤子剑正面袭来的商子□睢□ “剑十。” 沉渊古剑震动,斩出一道月牙状剑芒,无视空间阻隔,后发而先至。 “灭灵。” 商子□畹秃龋□催发出赤子剑蕴含的更强神力。 这股神力邪异无比,充满了毁灭性,似要湮灭世间一切有灵性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