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 爱鱼的人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 爱鱼的人

?殿宇中,张若尘略作沉吟后,好奇问道:“另外三大主宰世界,这次为何也会插手进来?” 昆仑界属于西方宇宙的一员,遭到地狱界入侵,理应由天堂界来主导战场,其他三方宇宙的主宰世界,没办法,也没理由插手才对。 虽说现阶段,盘古界、妖神界和万墟界都有修士,进入昆仑界,但限于天宫的约束,数量都很少,且都还没有派遣出最为顶尖的强者来。 像万墟界,仅仅只是派遣出一支数百人的队伍,以大圣之下第二层次的轩辕裂空为首,远无法影响到大的战局。 “三大主宰世界,其实早就对天堂界在昆仑界的种种作为,感到十分不满,不想让天堂界继续主导昆仑界战场,但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你应该很清楚,天堂界是不会愿意看到昆仑界重新崛起的,由天堂界主导战场,天庭一方几乎是必败无疑,到时候,各大世界都将伤亡惨重,影响何其巨大。”月神略显严肃道。 张若尘暗暗点头,天堂界做了那么多不光彩的事情,当然会害怕昆仑界崛起后,进行清算,故而是比地狱界更加渴望毁掉昆仑界, 为此,天堂界已经在打蟠桃树的主意,想要毁掉这株新的世界灵根,彻底断绝昆仑界复苏的希望。 甚至于,张若尘怀疑,地狱界之所以能够这般容易的集结三千万圣境大军,围攻中央皇城,其中说不得都有天堂界在捣鬼。 昆仑界的战场,完全由天堂界来主导,哪会有取胜的希望? 若非如此,他也无需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制定昆仑界的界规,等于一下子,将诸天万界的修士,全部都得罪。 月神以别样的眼神,看了张若尘一眼,继续道:“你此次制定界规,想要力压万界,弄出的动静太大,连天宫都为之震动,三大主宰世界趁机介入,要共同主导昆仑界战场,扭转大的战局形势。” “这么多年来,与地狱界的争斗,天庭本就处于劣势,如果再有一座万古不灭大世界被毁掉,将对天庭一方的士气,造成严重的打击。” “当然,以本座推测,三大主宰世界的介入,多半也有昆仑界的神,在背后进行推动。” 其实,还有一点,月神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张若尘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引起了各方的正视。 尽管他还只是一尊小小的圣王,可在昆仑界,却已经是所向无敌,真要将他逼急了,天庭一方,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所以,无论如何,各方都不会希望事态进一步扩大,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恐怕三大主宰世界,也是想从昆仑界,得到更大的利益。”张若尘眼睛微眯道。 月神道:“很多事情,本就是利益使然,没人是傻子,但,不管怎样,有三大主宰世界去制衡天堂界,对昆仑界只会有好处。” 闻言,张若尘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有三大主宰世界加入进来,天堂界无论想做什么,都得有所顾虑,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只要能够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昆仑界未必没有重新崛起的可能。 所以,中央皇城这一战,显得至关重要,若是失利,将会对整个昆仑界的战局,造成巨大的打击。 “很快,三大主宰世界的大军,就会进入昆仑界,虽说此次的风波,已经平息下去,但你最好是低调一些,尽量不要再惹出大的麻烦。”月神叮嘱道。 留下这句话,月神的身影消散。 毫无疑问,此次的事情,月神必然是出力不少。 毕竟,张若尘现在是属于广寒界的修士,他惹出任何事情,都会牵连到广寒界。 好在月神足够强大,且极为强势,要不然,张若尘绝不会像现在这般逍遥自在。 张若尘眼中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倒是颇为满意。 三大主宰世界在这个时候派遣大军到来,正好可解中央皇城的燃眉之急,大大提高这一战的胜算。 仅仅过去一天,三大主宰世界就派遣出了一支强圣境大军,且由三界大圣之下最为顶尖的强者,亲自率领。 一进入中央皇城,便是引发了轰动。 妖神界的领袖,天鹏皇子,可谓是极为高调,刚一从空间传动阵中走出,便径直出了皇城,邀战地狱界强者。 一位死族的绝顶强者出面应战,两人激战近两千回合,以天鹏皇子取胜而落幕。 对于天庭界一方而言,这是极为难得的一场胜利,极大的鼓舞了士气,皇城内处处都在呼喊着“天鹏皇子”。 天鹏皇子乃是金翅大鹏一族的不世奇才,血脉、根骨、资质,均属于顶级,以一己之力,压得妖神界各族的妖孽天才,尽皆喘不过气来。 紧随其后,万墟界的万战圣君,亦是出城,与石族的一位强者战了一场,激战三千回合,将皇城北方的一片山岭推平,寸草不生。 这一战,万战圣君虽未取胜,却也没有落败,同样引来不少的欢呼声。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天庭界的强者与地狱界强者交锋,都是输多胜少,能够打成平手,都是屈指可数。 很可惜的是,盘古界的领袖人物,太过低调,并未出手,倒是让各界修士,颇为有些失望。 另一边,在将六名天宫执法者镇压了三天后,张若尘解除禁锢,放他们离去。 他们毕竟是有天宫执法者的身份,而且,天宫此次选择了站在昆仑界的这边,张若尘自然也要退让一步。 若是一直镇压执法者,难免会被天堂界派系攻讦,反而对现在的形势不利。 张若尘并未长时间留在紫微帝宫中,那里毕竟是属于池瑶女皇的地方,若非因为雪无夜的事,他或许根本就不会踏足其中。 拜托九天玄女留意阎无神的消息后,张若尘来到殷元辰在皇城落脚的府邸,一个不算太大的院落,却十分清静雅致,毗邻一个碧蓝如洗的灵湖。 对于殷元辰这个人,张若尘还是很感兴趣。 做为十劫问天君女儿的孙子,应该了解十万年前的很多秘密吧? 张若尘见到他的时候,他正独自一人,在灵湖之畔喂鱼,喂的是一片片雪白的花瓣。每一把花瓣洒出,都像是洒出了一片飞雪。 湖中的鱼,纷纷飞跃而起,雀跃欢腾,抢食花瓣。 听到身后张若尘的脚步声,殷元辰笑道:“看到了吗,它们都是我的朋友,从小我们一起长大,有什么心事我都只对它们说。来昆仑界,我也将它们带了过来。” “我去妖神界的圣元湖,取的圣湖之水。” “我去千蕊界,购买了十万片花瓣,因为我知道它们最爱吃。” 张若尘道:“多么寂寞的人,才会和鱼做朋友。” “是啊,寂寞有些时候,的确很让人难受。可惜像我这样的身份,注定会寂寞。”殷元辰低语道。 按理说,他的祖父和祖母都是神灵,在天堂界,他的身份地位,应该是极为尊贵显赫。 奈何,他体内流淌着十劫问天君的血脉,也就注定他难以真正融入天堂界中,处处都会受到孤立。 感受到殷元辰的落寞,张若尘的心绪,不禁受到丝丝触动,很多时候,他也感觉很孤独,想找个能畅谈心声的人都很难。 殷元辰转过身来,露出一抹微笑,道:“听说你和百花仙子关系非同一般,下次我去千蕊界购买花瓣的时候,你能不能帮我和百花仙子说说,让她给我便宜一些,他们千蕊界的东西,是真不便宜。” “专门去千蕊界高价购买花瓣来喂鱼,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你才做得出来,我倒是很羡慕这些鱼,有一个好主人,什么烦恼都没有。”张若尘道。 有时候想想,相比于做人,还不如做一条鱼自在。 殷元辰再度洒下几把花瓣,道:“张兄,你最近那般忙碌,怎么会有时间来我这里?” “怎么?你不欢迎?”张若尘道。 殷元辰道:“欢迎,当然欢迎,我这里有从千蕊界买来的彼岸花茶,张兄要不要尝尝?” “好啊。”张若尘应道。 当即,殷元辰引领张若尘走向湖边的一座亭子中,继而开始煮茶。 殷元辰是一个很儒雅的人,言行举止,均是透着温文尔雅的气质,很难想象,一位圣王境的绝顶强者,最喜欢做的事情,竟会是煮茶、喂鱼。 茶与道相通,喝着茶的同时,张若尘与殷元辰很自然的便是开始论起道来。 同为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张若尘和殷元辰之间,无疑是有着许多可以交流的东西。 比如,殷元辰也修剑道,张若尘便是能够给予其许多的指点。 而张若尘实力虽强,却很少去听强者讲道,很多东西都没有系统的学习,全靠自己摸索,难免会存在一些疑惑,殷元辰则是能够为他解答。 毕竟,殷元辰出身不凡,祖父和祖母均为神灵,对于圣道的理解,在某些方面,要比张若尘更加深刻。 对张若尘而言,与殷元辰论道交流,正好能够将紧绷的神经,放松一下,若是运气好,说不得能让他找到将空间之道和时间之道,修炼至圆满的契机。 湖面上,张若尘的剑魂舞动以圣气凝聚的长剑,很是随意的演练着各种剑法,从易而难,再化繁为简,将自身对于剑道的感悟,演绎得淋漓尽致。 “张兄在剑道上的天赋,着实是让我很佩服,自行摸索,竟能修炼至圆满境界,比之昆仑界中古时代那位传奇剑神,也是丝毫不差。”殷元辰感叹道。 张若尘道:“我的这点剑道修为,算不得什么,与剑神相比,还相差甚远。” 何谓剑神?并非是修炼剑道的神灵,就能够称为剑神,就像并非圣境的剑修,就能称为剑圣,必须要达到某种条件才行。 要成为剑圣,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将剑七修炼至圆满境界,亦或是达到同等的一些要求。 而要成为剑神,则必须掌握剑道的奥义,难度是超乎想象的大。 正因如此,天地间能够封号剑神的强者,可谓是少之又少。 “张兄不必妄自菲薄,说起来,昆仑界中古时代那位传奇剑神,还与张兄有着一些渊源,其出自两仪宗,被称为明心剑神,修炼的乃是《无字剑谱》,剑道上的成就,极为惊人。” “剑神界号称剑道的圣地,可在那个时代,培养出来的所有天才,却都被明心剑神压得死死的。相同境界,张兄的成就,丝毫不比明心剑神差,甚至犹有过之。”殷元辰十分佩服的道。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他曾化身林岳,进入两仪宗修炼,也算是两仪宗的弟子,如此算起来,倒的确是与明心剑神,有着一些渊源。 说起来,葬月剑神曾给过他一滴神血,说是属于中古时代的一位修炼剑道的神灵,难道就是这位明心剑神? 不得不说,两仪宗的底蕴,还是极其强大的,除了三位祖师外,历史上,还曾诞生过不少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这才能够一直繁荣鼎盛,成为东域的万宗之首。 既有明心剑神这等纵横无匹的强者存在,想来在两仪宗内,必然收藏着剑十之后的心得感悟。 尽管昆仑界有着四大剑道传承,但最强的,无疑还是剑阁,《无字剑谱》那是让诸天万界都眼热的无上剑道秘典。 “殷兄,你对十万年前的旧事,了解多少?”张若尘道。 殷元辰沉思了片刻,道:“十万年前那些事,属于禁忌,鲜少有人敢提及,我也只是听祖母提起过一些。” “那一场神战,惨烈至极,天庭界一方,陨落了半数神灵,包括很多盖世无敌的霸主级人物,比如须弥圣僧、九耀神君等等,以至于过去这么多年,都还没能够完全恢复元气,这也是天庭界与地狱界鲜少再爆发大规模神战的重要原因。” “昆仑界在那一战中,损失惨重,强者几乎陨落殆尽,但,以我想来,昆仑界那么多的绝世人物,应该不至于都陨落,或许还有幸存者,只是不知身在何方。” 顿了顿,殷元辰继续道:“像十劫问天君,盖世无敌,地狱十族的族长,联手对他展开围攻,都被他杀出重围,负伤逃走。后来,反而是被他击杀了地狱界数十尊神灵,杀得满天星辰都在颤抖。” “可惜,到最后,十劫问天君还是被打得神体崩碎,神血染红星空,神座星球都黯淡了下去。谁都不知道,十劫问天君到底遭遇了何等可怕的敌人。” “可祖母对我说,在那场神战过后,她曾在幻灭星海,感知到过十劫问天君的气息,只是很微弱,且很快便消失无踪。但,祖母坚信,十劫问天君应该还活着,只是很可能已经离开这片星空宇宙。” 幻灭星海位于宇宙的边缘,乃是一片极其古怪而危险的星空地带,就算是神灵闯入,都有可能陨落。 一直都有传说,闯过幻灭星海,就能离开这片星空宇宙,去往域外天地。 张若尘眼中闪过道道异彩,除了须弥圣僧,他所听过最多的名字,便是十劫问天君,昔日昆仑界的第一强者,万界共尊,活了十个元会,留下无数传奇故事。 纵观天庭界和地狱界,有多少神灵,是能够渡过十次元会劫难而不死的? 事实上,能够渡过两三次元会劫难,已经是十分难得,属于神灵中的顶尖强者,几乎都掌握了奥义。 神灵所要面对的元会劫难,极其可怕,在不掌握奥义的情况下,绝大多数连一次都无法渡过。 所以,诸天万界的大部分神灵,其实都是还未经历元会劫难的新神,像功德神殿的焱神、黑魔界的黑心魔主、血战神殿的二甲血祖等,都是属于这一类。 黑心魔主为何会那般渴望收集到《天魔石刻》?就是为了借助其参悟出魔道的一种奥义,为渡第一次元会劫难做准备。 “我一直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斩断了接天神木,断了昆仑界所有修士的成神之路?”张若尘道。 殷元辰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斩断接天神木的,乃是一位绝世凶人,就算是提及他的名字,都会被其感知到,最好还是不要谈论的好。” “无妨,我仅仅只是想知道而已。那等存在,我自然不会去冒犯。”张若尘道。 殷元辰略作犹豫,随即道:“此事很隐秘,据我祖母推测,那位绝世凶人,应该是石族的一位巨头,荒天。” “荒天极其可怕,以一己之力,在地狱界的一片混沌地带,开辟出一座庞大的世界来,神力无穷无尽,更掌握了强大的奥义,不知斩杀过天庭界多少神灵。” 对于石族的这位绝世凶人,殷元辰显得极为忌惮,根本就不愿过多的提及,避免被荒天感知到。 “荒天。” 张若尘低语,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 斩断接天神木,断绝昆仑界生灵的希望。 但凡昆仑界修士,只要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应该都会想要亲手将其斩杀,报此不共戴天的大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