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 依旧还没有长大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 依旧还没有长大

看到周禛离开紫微帝宫,各方修士,都不禁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被抓走,不但安然无恙,还能让张若尘客客气气的亲自送出来,着实是极为罕见的事情,难免会让人生出许多的联想。 尤其是那些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想法则是更多。 连天宫执法者都被镇压,周禛凭什么能够安然脱身? 如果说,周禛没有与张若尘达成某种协议,还真是没什么人会相信。 周禛则是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他只想尽快远离紫微帝宫,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说什么也不愿再度面对张若尘。 第五城区,当周禛经过一座天地圣气浓郁的山脉时,突然有着大量的雾气,从山脉中涌现而出,将周禛的身形淹没。 “什么人?” 周禛面露警惕之色,镌刻于衣袍上的诸多阵纹,立刻泛起淡淡的光芒。 迷雾中,两道身影显现了出来,出现在周禛面前。 看到这两人,周禛不由长舒一口气,停止催动衣袍上的阵纹。 出现的是一男一女,男子高达一百八十多米,身形魁梧,全身的肌肉隆起,如铁塔一般,每走一步,整座山脉都在颤动。 而那名女子,则是显得娇小玲珑,容貌极为俊美,背上有着透明的薄翼,手持一根由圣玉炼制而成的法杖,虽无圣力波动,可精神力却是异常的强大。 男子出自巨眼劫人一族,名为----翃。 女子则是出自精灵族,名为颜絮。 二人,在天堂界,都是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 无论是巨眼劫人一族,还是精灵族,在天堂界都属于超级大族,强者无数,有着神灵坐镇,兴盛万古岁月。 翃俯视着周禛,以浑厚的声音,道:“周地师,在下有一事不明,孤心傲死了,天宫执法者也被镇压,张若尘为何单单放过你?” “你什么意思,难道是盼着我被张若尘杀死吗?”周禛沉声质问道。 颜絮道:“以张若尘的行事作风,既然强行抓走你,岂会轻易放过?而且还亲自送你出来,对你那般客气,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闻言,周禛心中不由一动,哪里还听不出来翃和颜絮的意思。 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是反应过来,知道了张若尘的用意,刻意制造一些假象,分明就是想离间他与天堂界派系。 但,周禛也明白,即便他一早便明悟,也改变不了什么,难道他还能与张若尘正面对抗吗? “这一切都是张若尘的阴谋,他是故意让你们生出怀疑。”周禛道。 翃眼皮微微一挑,道:“是吗?张若尘的行事作风,谁不知道?为了对付你,何须如此的大费周章,周禛你究竟向他泄露了多少秘密?” 颜絮的语气,稍微柔和一些,道:“你应该很清楚,破坏了我们天堂界的大计划,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阵灭宫也无法保住你。现在说出来,还不晚,我们可以将计就计,狠狠的算计张若尘一次。” “我没有向张若尘泄露任何秘密,大计划可以照常进行,不会有任何问题,接下来,我就会利用界子圣血,找到蟠桃树的大致方位。”周禛愠怒道。 颜絮的眼神不停变换,最终,只是伸出一只手来,道:“将界子圣血交给我,此物极为重要,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界子圣血由我保管,难道会出什么问题不成?”周禛道。 他哪里会听不出来,翃和颜絮明显都已经不信任他,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 翃向前一步,道:“周禛,难道你已经将界子圣血交给了张若尘?” “当然没有。”周禛道。 翃语气变得冷沉,多了积分肃杀的意味,道:“那你还不快交出来,难道想要本座亲自出手来取不成?” 说话间,翃身上散发出极为强大的气息,将周禛笼罩。 关乎天堂界的大计,不能出任何一丝差错,不管周禛是否泄密,都必须要先将界子圣血拿过来。 与此同时,颜絮背上的薄翼,亦是绽放出蔚蓝色的光芒,引动周围的天地圣气,灌注进入手中的圣玉法杖之中。 周禛的心一沉,没想到,仅仅只是怀疑,翃和颜絮就想要对他出手,天堂界当真是霸道无比。 他虽是阵法地师,可是同时面对翃和颜絮,却占不到便宜。 更何况,如果他真在这个时候,与翃和颜絮动手,就真是完全无法说清,会因此走向天堂界的对立面。 “好,我将界子圣血交给你们。”周禛权衡之后,如此说道。 一翻手,周禛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仅有拇指大,其上镌刻了大量的空间铭纹,乃是一件空间器物。 玉瓶中的界子圣血得来不易,为此,孤心傲丢掉了性命。 幸好,在张若尘出手前,孤心傲已是先将界子圣血交给周禛,要不然,他就真的是白死。 周禛抖手,将玉瓶抛了过去。 颜絮刚想伸手去接,一道圣气突然出现,将玉瓶卷住,竟是想要虎口夺食。 “休想得逞。” 颜絮低喝,当即挥动手中的圣玉法杖。 顿时,圣玉法杖绽放出璀璨的圣光,一股极致的冰寒气息出现,冻结一切。 以颜絮为中心,方圆百里,都立刻结满冰晶。 与此同时,翃探出一只大手来,手中大量圣道规则浮现,释放出极其强大的吸力,径直抓向空间玉瓶。 然而,那道圣气却是极为了得,颜絮施展出的法术,竟是无法将其冻住,翃的大手,亦是抓摄不到。 “周禛,你还不出手?”颜絮低喝道。 周禛回过神来,挥手间,打出十余道阵印,形成一座精妙的阵法,想要将空间玉瓶禁锢。 “砰。” 那道圣气瞬间冲破了阵法的束缚,包裹着空间玉瓶,直接破空而去。 “吼。” 翃发出一声低吼,想要去追。 “不用追了,暗中出手之人的实力极强,并非我们所能对付。”颜絮阻止道。 周禛冷哼道:“如果不是你们非要让我交出界子圣血,又怎会被人夺走?此事,你们俩必须负全责。” 听到这话,颜絮的眼神不由一沉,出现如此情况,着实是她未曾预料到的。 界子圣血乃是计划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如今却被神秘强者夺走,想要找出蟠桃树的大致方位,无疑会变得十分困难。 “周禛,你别大吼大叫,谁能证明那个空间玉瓶中,所装的便一定是界子圣血?本座现在很怀疑,你早已将界子圣血交给张若尘,刚才不过是张若尘在配合你演戏。”翃的目光,紧紧盯着周禛。 周禛怒道:“休要血口喷人,事到如今,你们还想要推卸责任吗?” “哼,你越是激动,越是说明你心中有鬼,非我天堂界的人,果然都靠不住。”翃冷哼道。 眼见两人就要掐起来,颜絮打断道:“不管谁是谁非,先去见米迦勒大天使王。” “米迦勒大天使王已经来到皇城?”周禛面露异色。 颜絮道:“此次的事,非同小可,自然要由米迦勒大天使王,亲自掌控全局。” 没有在此多做停留,三人当即动身,离开这座迷雾笼罩的灵山。 而三人一走,一道身影便是显露出来,手中拿着空间玉瓶,正是一路尾随而来的殷元辰。 同为天堂界修士,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他自是不方便显露真身,只能暗中出手。 看着三人远去,殷元辰没有再继续跟着,而是带着空间玉瓶,立刻折返回紫微帝宫。 刚一回到紫微帝宫,殷元辰便是遇到了张若尘。 “殷兄,如何?“张若尘问道。 殷元辰道:“周禛在第五城区,与巨眼劫人一族的翃,还有精灵族的颜絮,有过接触,翃和颜絮都不信任周禛,因此发生了一些争执。” “我听到他们提及,界子圣血能够锁定蟠桃树的大致方位,关乎着天堂界的某个大计划。可惜,我虽为天堂界修士,却并未能够接触到这些东西。” 顿了顿,殷元辰继续道:“对了,这里面装着被孤心傲夺取走的界子圣血,我顺手抢夺了过来。现在他们三人,已经去见米迦勒大天使王,我也就没有再跟。” 说话间,殷元辰将夺来的空间玉瓶,递给了张若尘。 张若尘伸手接过空间玉瓶,眼中不禁闪过道道异色。他很清楚,殷元辰所说的话,完全是真实的,并无半点虚假和隐瞒。 究其原因,是因为他刚才也跟了上去,亲眼目睹了所发生的一切。 张若尘之所以让殷元辰去跟踪周禛,其实是在进行试探,想看看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事实证明,殷元辰的确是如同传闻那般,有些另类,连天堂界的大事都敢破坏。或许,也正因如此,殷元辰才无法接触到天堂界的很多秘密。 张若尘道:“殷兄似乎有心事?” 殷元辰苦涩的笑着,轻轻摇头,道:“天堂界打蟠桃树的主意,让我心寒,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好好的一场功德战,一致对外多好,为何要时刻提防自己人下暗手?一点都不痛快!” 长叹一声,殷元辰吐出一口浊气。 两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猜得到天堂界的目的。 十劫问天君女儿的孙子,这个身份太敏感,被夹在两个大世界的中间,左右为难,又怎能痛快? 张若尘这个血后的儿子,倒是与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只能决定该去做的事。对的事,还是错的事? 此次的计划失败,天堂界必然会有其他布置。 相比于地狱界圣境大军围城,张若尘反倒觉得,天堂界的威胁更大。 天堂界与昆仑界的恩怨太深,天堂界恐怕会比地狱界,更加希望昆仑界破灭,将曾经的秘密,彻底掩藏起来。 不久之后,邪灵从天乐宫归来,将十剑令交给了张若尘。 张若尘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将之交给了雪无夜,道:“物归原主。” “飞仙剑诀”的确很玄妙,蕴含了《无字剑谱》的剑十,若是在以前,张若尘倒是会想要借来参悟一番。 可如今,他早已是将剑十的五层境界,全部修炼成功,甚至还依靠自身对《无字剑谱》的感悟,结合空间之道,创出了剑十的第六层境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若尘已经算是达到乃至超越了昔日剑帝的高度。 当然,张若尘相信,剑帝在剑道上的成就,绝不仅限于剑十,“飞仙剑诀”或许还有更高深的剑法,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 那种层次的剑法,已经不是圣王所能参悟和修炼。 “多谢张兄。” 雪无夜收起十剑令,向张若尘躬身行礼道谢。 自今以后,整个万香城,无疑都是欠下了张若尘一份巨大的人情。 一些列的事情发生后,皇城变得安静下来。 原本各界修士,对于张若尘制定的界规,都十分的抗拒,没什么人愿意接受。 可孤心傲之死,加上无人能够毁掉圣旨,六名执法者又被镇压住,着实是将很多人,都给震慑住。 在这种风口浪尖的关头,任谁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倒不是说,各界修士选择了妥协,而是在等待剑神界和天宫做出反应,没人相信这场风波,能够轻易的平息下去。 然而,等待了很长时间,天宫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不禁让很多人心生疑惑,难道天宫默许了这一切? 终于,一些隐秘的消息,通过特殊的渠道,流传了出来。 不是剑神界选择忍气吞声,而是有多方势力插手进来,包括另外三大主宰世界在内,差一点爆发神战。 为避免事态扩大,天宫出面调解,各方达成了某种协议,最终将这件事,压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以后真的需要遵守张若尘制定的界规?” 对于这样的结果,大部分修士,都感到很难接受。 可他们没办法,连天宫都默许了界规的存在,他们还能怎么样? 一位圣王制定规则,约束天庭万界修士,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相比于各界修士的压抑,昆仑界本土修士,则是感觉扬眉吐气,毕竟,没谁愿意被压迫。 一座殿宇中。 月神的身影,显现了出来,将天庭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张若尘。 此次,张若尘颁布圣旨,力压万界,震动太大,甚至出乎了月神的意料。虽然作为一位神灵,圣王境的修士,依旧还很弱小。 可是,一位圣王,却能影响这一座功德战场,影响诸天万界的修士,这件事背后的意义,也就非同小可。 “这一次,西天佛界、五行观、天龙界、天初文明……居然都有神,参与进去,看来我总算是拥有了让他们支持的资格。”张若尘道。 很早以前,镇元便对他说过,只要他展现出足够的潜力,道家一脉就会全力支持他。西天佛界显然也是相同的心思。 唯一让张若尘不解的是天初文明。 并没有听说过,天初文明和昆仑界有多深的交际。唯一的交际,恐怕就是张若尘和天初仙子的交情。 但,无论他们是男女之情,还是生死之交,说到底,还仅仅只是两个小辈之间的个人感情。 一个文明根本不可能,因为个人感情,参合到大世界的争斗中来。神与神之间的交情,还差不多。 除非…… “或许是天初文明的老天主,在偿还那十万滴神泉的人情。“张若尘暗暗想道。 那可是十万滴神泉,助天初文明的老天主,治好伤势,得以顺利渡过元会劫难,这人情不是一般的大。 “也可能是洛姬在帮我,她如今得到了洛神的传承,在天初文明的话语权,必然会变得更大,再加上我本身的潜力,或许能够让天初文明,有所正视。”张若尘如此想到。 毕竟,与天堂界派系对抗,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的,任何一方势力,都必须要深思熟虑,考虑得失。 如果张若尘没有成为大圣之下无敌的强者,这次的情况,恐怕会有极大的变化。 月神道:“你区区一个圣王,还差得很远。虽然还不够明朗,但是,根据我的猜测,有昆仑界的神,才背后推动。” “池瑶?”张若尘道。 昆仑界的神,除了她,还有谁? 月神摇了摇头,道:“五行观、西天佛界、天龙界,应该都有昆仑界的神在推动,要不然,他们不可能跳到明面上来和天堂界派系叫板。” “怎么可能?不对,难道……”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西天佛界,有一位昆仑界的帝皇,在那里成神,张若尘是知道的。 五行观、天龙界,难道真的也有昆仑界的神? 在这一刻,张若尘想到八百年前,消失在昆仑界的那几位帝,还有那两位后。难道八百年前,他们都先一步去了天庭,提前做布置? 就像五行观,虽然与昆仑界有很深的渊源,可是,毕竟十万年过去。如果没有昆仑界的神,在五行观修行,五行观怎么可能大力支持? 月神含笑,道:“想不想知道池瑶是怎么评价,你这次的所作所为?” “不说也罢。” 张若尘的神情,变得沉郁。 月神没有想到,只是提到池瑶的名字,张若尘的情绪波动就这么巨大,于是,没有继续卖关子,道:“她说,不是一界之主,制定界规,不过只是胡闹,张若尘依旧还没有长大。” 张若尘道:“看来我做了她该做的事,让她不高兴了!” “在你眼中,神的心胸,那么狭窄?” 月神很想说一句,或许在池瑶看来,你做得还不够,还没有真正的帝皇之心。 如果内心真的已经完全成长起来,恐怕就不会是以东域王的身份,在池瑶居住的紫微宫中颁布圣旨。 而是,灭紫微宫,立圣明殿,先正自己的名,再以界主的身份,颁布圣旨。 以东域王的身份颁布圣旨,就是意气用事,看似在为昆仑界着想,却名不正言不顺,与小孩子胡闹没有区别。 以界主的身份颁布圣旨,才是背负责任,是要承担颁布圣旨之后的责任。 当然,这些话,月神没有说出来,因为她对池瑶并不是特别了解,也不知道池瑶内心的真实想法。 或许正如张若尘所说,做了她该做的事,让她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