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 天宫执法队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 天宫执法队

周禛的心念不断转动,思考着应对之策,现在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有些话他不能说,但这个时候,似乎又不能不说。 以张若尘的聪明睿智,绝非轻易能够糊弄,他想要脱身,恐怕得说出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来。 一番思索后,周禛道:“孤心傲隐约提起过,现存的七位界子,与朝廷的气运相连,能调动汇聚于中央皇城的万千灵脉的力量,对守护中央皇城的意义重大。” “如果有界子身死,中央皇城的防御,或许就会出现破绽。” 闻言,张若尘心中顿时一动,中央皇城的局势如此危急,七位界子却全部都被汇聚起来,或许,真有这方面的原因。 一位神灵耗费心思,去培养七位界子,必然有非比寻常的用意,即便还未真正成长起来,也能够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而天堂界派系的人,却想杀死界子,可谓是居心叵测。 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天堂界还在想着内斗,而非是集中力量,与地狱界对抗,简直可说是丧心病狂。 “你和孤心傲相聚在天乐宫,在图谋什么?”张若尘问了一句。 周禛道:“孤心傲是看重我在阵灭宫的地位,想要与我结交,所以才会在天乐宫设宴,为我接风洗尘。即便是剑神界这样的强界,同样会有求于阵灭宫。” 说到最后,周禛的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股傲色,那是身为阵灭宫传人的优越感。 阵灭宫地位超然,独立于世,即便是主宰世界,也会尽所能的去保持和睦的关系。 张若尘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至于信没信周禛的话,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天宫执法队驾临,张若尘何在?” 就在这时,一道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道声音,虽不像邪灵那般传遍整个皇城,却也是传遍了紫微帝宫所在的第一中心城区,传入数以百万计的圣境修士耳中。 “既然天宫执法队出手,倒要看看张若尘,还能够张狂到几时。” “张狂?面对天宫执法队,他就算是真龙,也得盘着,天宫的威严,谁敢触犯?” “等着看好戏吧,不知道张若尘戴上枷锁时,会是怎样一幅有趣的画面。” …… 一时间,第一中心城区的修士,尽皆被惊动,纷纷将目光投向紫微帝宫。 尽管都知道,张若尘我行无素,但,没多人觉得,他敢与天宫对抗。 周禛眼中闪过一道喜色,以天宫执法队的威慑力,张若尘应该不敢再拿他怎么样。 如果天宫执法队能够将张若尘擒拿,更是再好不过。 张若尘淡淡看了周禛一眼,道:“孤心傲被杀,天宫执法队都没有任何动静。你刚被抓,他们就赶了过来,你的面子,还真大啊。” “你是不是在想,天宫执法队到来,我便会放了你?” 闻言,周禛的心,不由微微一颤,直觉告诉他,事情恐怕没有他所想的那般简单。 紫微帝宫外,六名天宫执法者,骑乘着白玉天马,一字排开,身上均是散发出浓烈的煞气,幻化成一尊尊狰狞凶恶的神魔,单单是气势,便令人生畏,一看就知来者不善。 “张若尘,速速现身。”一名执法者冷喝道。 其话音刚落,帝宫的大门开启,一名姿色颇佳的绿衣宫女,从其中走了出来。 在距离六名天宫执法者三丈的地方,绿衣宫女停下脚步,略显紧张道:“东域王大人有重要的事需要处理,不接见任何人。” 她虽然也是一位圣者,但与六名天宫执法者相比,却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尤其是他们身上还散发出极其强大的圣威,让她感觉压力巨大。 “你太放肆了!我等代表的乃是天宫,张若尘竟然派遣一个小小的宫女出来打发我们,是想侮辱我等吗?张若尘,你眼中还有天宫吗?”一名执法者大声喝问道。 被拒之门外,自其成为天宫执法者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其身上迸发而出。 “砰。” 绿衣宫女修为太弱,根本就承受不住这股力量,整个人直接便是倒飞了出去,口中有着鲜血喷出。 绿衣宫女眼中浮现出惊恐之色,感觉自身整个快要炸开。 她完全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的霸道。 慌乱之时,一股柔和的力量出现,将她包裹住,瞬间稳住身形,那股快要将她碾碎的气息,亦是消弭于无形。 紧接着,一团晶莹的生命之泉,从紫微帝宫中飞出,没入绿衣宫女的身体中。 “真是好大的威风,身为天宫执法者,就能够罔顾本王制定的界规,随意欺压昆仑界本土修士吗?” 一道带着冷意的声音,从紫微帝宫中传出。 刚才说话的执法者,驱使白玉天马,向前数步,朗声道:“张若尘,休要胡搅蛮缠,你无故杀害剑神界领袖,抓走天宫派遣而来的阵法地师,已然触犯天条,立刻释放周禛地师,并束手就擒,随我等前往天宫,接受惩罚。” 别人惧怕张若尘,可他身为天宫执法队的成员,却是丝毫没有将张若尘放在眼中。 “擒拿本王?你们有天宫的天旨吗?”张若尘淡淡的声音传出。 这名执法者冷哼道:“你以为你是神,还是大圣?擒拿你,何须天宫的天旨。” “连天旨都没有,便想擒拿本王,你们是觉得本王可欺吗?”张若尘语气平淡,却有一股无形的威压,从紫微帝宫中散发出来。 另一名执法者道:“张若尘,你难道还想反抗吗?你最好想清楚,那会有怎样的后果。” 任谁都听得出,其语气中,充斥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六名执法者皆是眼泛寒光,随时准备强行闯入紫微帝宫。 他们是为擒拿张若尘而来,就算是池瑶女皇,也不能治他们冒犯之罪。 “一无天旨,二无统领前来,就凭你们六个,也想让本王束手就擒,你们是哪里来的勇气?“ “本王不管你们有着怎样的身份,无故伤害昆仑界本土修士,触犯界规,就必须接受惩罚。”张若尘淡漠的声音响起。 一名执法者冷冷一笑,道:“界规?张若尘,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惩罚我们?你大可试试看。“ 他还真是没有将张若尘的话,放在心上,从来都是他们天宫执法者,惩罚他人,谁能惩罚他们? 甚至于在某些时候,他们所说的话,便等同于天条,无人敢违抗。 只是,其话音还未落,四周的天地圣气,便是剧烈震动起来,瞬间凝聚成一只百丈大手,当空镇压而下。 见状,六名执法者的脸色,均是一变。 没有丝毫迟疑,六名执法者当即出手,施展出强大的圣术,想要抵挡住压下的大手。 与此同时,有着六条锁链,从他们的身上飞出,尽皆绽放出璀璨的圣光,表面浮现出诸多繁奥的秘纹,宛如六条神龙复苏,冲天而起。 锁链乃是天宫以独特的秘法祭炼而成,拥有禁锢各种力量的特性,足以用来束缚顶尖的九步圣王,乃至于不朽大圣。 然而,他们施展出再多的手段来,都根本无用。 随着百丈大手的压下,方圆百丈范围内,空间陷入了绝对的凝固状态。 六名执法者,全都像被施加了定身法,完全动弹不得。 “张若尘,你好大的胆子,尽敢对天宫执法者出手,当真视天条于无物吗?“一名执法者怒喝道。 张若尘没有说话,而是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身的态度。 百丈大手不再停滞不动,而是猛然镇压下来。 “砰。” 顿时,六名执法者及他们的坐骑,尽皆陷入地底,仅有头颅显露在外。 “张若尘,你会后悔的。” 六名执法者恼怒无比,他们还从未如此屈辱过。 百里之外,金鸿和其他天宫执法者,伫立在一座矮山之上,远远的注视着紫微帝宫。 “统领,要不要出手去将他们救下?” 一名执法者问道。 金鸿背着双手,平淡的道:“他们不听本统领的命令,私自去找张若尘的麻烦,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 闻言,其他执法者都不再说什么,避免惹得金鸿不高兴。 就在这时,金鸿感觉到一道目光,从紫微帝宫中投射而来。 金鸿知道,这道目光,定然是属于张若尘,他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本就没有刻意去隐藏。 感受到张若尘的目光后,金鸿露出一抹微笑,并没有被对方那强大的圣威震慑住。可是,他身边的那些执法者,却没有那么轻松,一个个都像是身上多了一座大山,浑身动弹不得。 “天煞郎君,金鸿。” 虽然从未见过,可是,凭借张若尘现在的强大精神力,自然可以凭借各种知识,在脑海中刻画出对方的身份信息。 一缕圣气,一道规则,一个眼神,一根头发,一寸皮肤……都蕴含无穷无尽的知识,可以见一而知万。 精神力,可不只是用来战斗的。 既然,对方没有现身的意思,张若尘也懒得又去招惹一位强敌。 对视了片刻,张若尘收回目光。 “呼。” 一众执法者,均是长舒一口气,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张若尘还真是可怕,难怪那么多位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一同出手,仍旧被他压制住。他们几个居然去招惹张若尘,果然是自找苦吃。” “还是统领英明,以张若尘的行事作风,没有天宫签发的天旨,根本就没办法压服他。” 此时此刻,这些执法者对于金鸿的决定,无疑都是完全信服。 金鸿并未说什么,十分干脆的转身离开。 见状,其他执法者,自然是不敢继续停留,纷纷跟了上去。 至于被镇压的六名执法者,则只能是让他们自求多福。 而眼见六名执法者被镇压,暗中关注的那些修士,无疑是炸开了锅。 “张若尘真的是疯了,连天宫执法者都敢镇压,他就不怕罪上加罪?” “可惜,金鸿统领没有出手,不然,张若尘绝不敢如此猖狂。” “或许即便金鸿统领出手,也依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如今的张若尘,在大圣之下,已经没有敌手。” “看来,只能等天宫的消息,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 很多修士都感到十分的失望,却又无可奈何。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若无天宫的命令,在大圣和神灵都无法进入昆仑界的情况下,还真是无人能够奈何得了张若尘。 而只要张若尘还在,界规便会一直悬在各界修士的头上,对所有人都形成约束。 紫微帝宫中,张若尘显得极为平静,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周禛则是有些心惊肉跳,他虽然不知道帝宫外的具体情况,却听到了那六名执法者的话语。 实在是很难想象,张若尘怎么会如此大胆,连天宫执法者都敢招惹? 如此一来,他想要脱身,是真的千难万难。 张若尘瞥了周禛一眼,沉吟片刻,露出一抹笑意,道:“别紧张,既然周地师这么配合,我张若尘自然会信守承诺,放你离开。” 周禛面露异色,道:“你真的要放我走?” “当然,走,我亲自送你出去。” 说话间,张若尘释放出一股圣气,将周禛包裹住,继而施展出空间挪移。 下一刻,二人出现在紫微帝宫的宫门口。 张若尘面带微笑,轻拍着周禛的肩膀,显得极为友善,感觉就像是刚刚结交的好友一般。 “此次多有得罪,还望不要见怪,今后若有什么事,可尽管来找我。在昆仑界,应该很少有我张若尘办不到的事。”张若尘说道。 此时,被镇压进地底的六名执法者,均是眼泛寒光,目光死死的盯着周禛。 他们都是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自然是知道很多的隐秘。 若非如此,在周禛被张若尘抓走后,他们也不会不顾金鸿的命令,立刻赶来紫微帝宫要人。 可看现在的情况,周禛或许存在着极大的问题,很可能将重要的秘密,泄露给了张若尘。 要不然,为什么孤心傲被杀死,周禛却能够活着走出紫微帝宫?且,张若尘还亲自送他。 周禛这个时候,还有些晕晕乎乎,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既然张若尘放他离开,他又怎会犹豫? 目送周禛离开,张若尘暗中以精神力,向殷元辰传音道:“殷兄,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张兄,请说。”殷元辰回应道。 张若尘传音道:“请殷兄跟在周禛的身后,看看他会与什么人接触。” “既然张兄信得过我,此事便交给我。”殷元辰十分干脆的应道。 当即,殷元辰隐去身形,离开紫微帝宫,悄然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