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真实目的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真实目的

张若尘眼神沉冷,以美色换生路,他是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会发生在昆仑界,实在是很可悲。 但以昆仑界如今的形势,也的确会让一些人感到绝望,也难怪他们,想提前准备好退路。 可即便能够加入那些强界,本身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日子恐怕也同样不会好过,需要对人卑躬屈膝,活得没有尊严,如同奴隶一般。 “你有办法救雪无夜吗?”九天玄女以希冀的目光,看向张若尘。 每一位界子,都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若是就这般白白死去,无疑是太过可惜,且对于昆仑界,会是极大的打击。 一名极为妩媚动人的剑侍,不断对张若尘磕头,哭泣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公子,若尘大人,求你一定要救救公子,就算要我的命,我也心甘情愿。” 张若尘打量了这名剑侍一眼,其的确是生得极美,媚骨天成,也难怪会被那孤心傲给看上。 “你们都先出去。”张若尘道。 闻言,所有人都没有迟疑,当即便是快速退出修炼室。雪无夜命悬一线,片刻都耽搁不得。 封闭修炼室,张若尘深深看了一眼躺在玉床上的雪无夜,随即,一翻手,取出一样东西来,有拳头大,呈碧绿之色,散发出无比浓郁的生命气息。 此物正是接天神木蕴育出来的神木之心,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功效,一个元会才能蕴育出一颗,珍贵无比,就算是神灵,都会渴望得到。 在北域仙机山,收取接天神木的树干,张若尘也仅仅只得到七颗神木之心,其中两颗给了百花仙子和木灵希,还剩下了五颗。 “须弥圣僧曾指点雪无夜练剑一个月,还传下时间烙印和空间烙印,必有深意,无论如何,都得保住雪无夜的性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二人,也算是师兄弟。雪无夜,希望你不要浪费我一颗神木之心,若是将来不能成为绝顶强者,我会亲手替师尊收回你的时间烙印和空间烙印。”张若尘心中暗道。 得到《时空秘典》和乾坤神木图,张若尘自然是须弥圣僧的弟子,只是没有雪无夜那么好的运气见过他本人。 张若尘不再犹豫,翻手将神木之心,按入雪无夜的体内。 无需他再继续做什么,神木之心自行散发出磅礴的生命力量,融入雪无夜的血肉筋骨之中,开始修复雪无夜那濒临破碎的伤体。 不得不说,这是雪无夜的一大机缘,融合神木之心后,不但能保住性命,还能得到天大的好处,对他今后的修炼,会产生无比深远的影响。 受到生命力量的滋养,雪无夜身上的裂痕,纷纷快速愈合,就连破碎的三脉,也在重新塑造。 张若尘开启眉心的天眼,仔细的观察着雪无夜的情况,这对他而言,无疑是剖析神木之心奥秘的大好机会。 时间不算太长,雪无夜肉身所受的创伤,便是完全修复,体质大幅增强,一跃而拥有了圆满体质。 圣魂的修复,相对要麻烦一些,但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以雪无夜如今的修为,自然是无法直接將神木之心完全炼化,大部分精华,都会存储在其体内,在今后慢慢的释放出来。 三个时辰后,雪无夜的伤势痊愈,悠然醒转过来。 “多谢张兄的救命之恩。”雪无夜起身,极为认真的向张若尘道谢。 他很清楚自身伤得何其重,现在却能够安然无恙,身边又只有张若尘,一切是再明显不过。 张若尘道:“我让你融合了一颗神木之心,希望你能够好生利用。” 闻言,雪无夜的心不由一震,他知道神木之心是何等的珍贵,难怪连他受那般重的伤,都能够治好。 且他现在明显能够感觉到,自身体质和圣魂的变强,就连修为都有所提升,体内增加了大量生命规则。 “须弥圣僧曾言,我会有一个大劫,渡不过,身死道消,渡过,则能得到超乎想象的好处,如今果然是应验。”雪无夜感叹了一句。 听到这话,张若尘不禁眼泛异光,没想到须弥圣僧竟是早已预料到今日之事。 不过,未来是多变的,所以即便是须弥圣僧,也无法肯定,雪无夜是否能够渡过大劫。 张若尘目光注视雪无夜,道:“以你的心性,怎么会那般轻易,就被孤心傲所激怒?” 张若尘虽与雪无夜接触不多,却也知道,雪无夜不是一个冲动之人,即便是为了剑侍,也不可能傻乎乎去送死。 尤其雪无夜身为万香城的城主,更是昆仑界的界子,肩负重任,更加不应该冲动行事。 “我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孤心傲的对手,所以,我一开始根本没打算与他动手,准备带着剑侍离开,可他说,想单纯与我切磋剑法,不比拼修为。作为剑修,我又岂能退却?” “只是,我没想到,孤心傲竟会那般卑鄙,堂堂剑神界的领袖,却食言而肥,仅仅交手数十招,他便动用强大的实力,将我打成重伤,夺走我的十剑令。”雪无夜沉声道。 即便他的修养再好,遭遇这种憋屈的事情,心中仍旧是充满了愤怒。 如果孤心傲真的以纯粹的剑法,将他击败,他无话可说,但,以这种卑劣的手段,将他重伤,他却是绝不认同。 闻言,张若尘心中顿时明了,孤心傲果然是有预谋,看上剑侍,仅仅只是一个幌子,对付雪无夜,才是真正的目的。 且,万香城的“飞仙剑诀”,明显也是孤心傲想要得到的。 雪无夜突然极为严肃道:“张兄,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能否答应。” “何事?”张若尘问道。 雪无夜道:“我想请张兄出手,夺回十剑令,万香城的‘飞仙剑诀‘,绝不能就这般被剑神界所得。” “孤心傲既已抢走十剑令,就必然会参悟,即便夺回,恐怕也为时已晚。”张若尘道。 雪无夜摇头,道:“我所佩戴的十剑令,乃是万香城城主身份的象征,其上被设下了重重封禁,绝不会轻易被破解。” 顿了顿,雪无夜继续道:“剑神界的修士,进入昆仑界后,便一直想方设法的收集着各种剑道典籍,乃至于想打剑阁的主意。剑神界虽号称剑道圣地,可对于《无字剑谱》,却是无比渴求。” “‘飞仙剑诀’源于《无字剑谱》,蕴含剑一到剑十的奥秘,剑神界觊觎已久,或许,这才是孤心傲亲自出手的原因所在。” 张若尘心中一动,“飞仙剑诀”乃是昆仑界最为强大的剑诀之一,即便是以剑神界的底蕴,同层次的典籍中,应该都找不出几部能够相媲美,更别说超越。 事实上,觊觎昆仑界各种强大传承的大世界,并不在少数,比如像黑魔界一类的魔道大世界,便是想要掠夺《天魔石刻》。 昆仑界的六大奇书,早已名传万界,不知道是多少大世界的目标。 而一旦失去各种强大的传承,昆仑界或许就将彻底衰落下去,再也没有崛起的希望。 …… 很多读者都在说,在大圣之下,拖得太久了,其实小鱼也没办法,主要是以前挖的一些坑,必须要在现在这个阶段,将他们都填上,肯定要耽误一段时间。 不过,昆仑界的剧情,也只剩中央皇城这最后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