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百四十四章 帝皇神尺 - 万古神帝

第二百一百四十四章 帝皇神尺

?似是知道张若尘心中所想,殷元辰叹息道:“祖母她早已成神,也曾参与十万年前那场旷古神战,却无力改变昆仑界走向衰落的现实,她很想回到故土,但,天堂界的掌权者不允许。” “故土难回,加上昆仑界与天堂界之间的恩怨纠葛,这些年来,祖母心中充满了矛盾,一直过得很苦。” 殷元辰眼中浮现出丝丝黯然之色,一只拳头不自觉的紧了紧,似是对自己祖母的遭遇,感同身受。 “你似乎对你祖母的事情,了解得格外清楚。”张若尘平淡说道。 殷元辰道:“不瞒张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便被地狱界的强者杀死,我是由祖母一手带大,祖母很疼爱我,什么都给我最好的,甚至以《通天录》这门绝顶功法所蕴含的秘法,一次次帮我洗髓伐体。” 说到这些事情,殷元辰不免有些伤感,同时也有一股恨意,恨地狱界害死他的母亲。 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位疼爱他的祖母,他的童年,或许将会是一片灰暗,也就很难有今时今日的成就。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异光,脑中快速搜索着关于《通天录》的信息。 昆仑界底蕴深厚,修炼功法多不胜数,王级功法都有一大堆,更有名传万界的六大奇书。 按理说,十劫问天君的女儿,所修炼的功法,应该与十劫问天君相同,即便不同,但也必然是极其不凡。 思考了许久,张若尘也没找到,任何关于《通天录》的信息,在如今的昆仑界中,似乎并无这门功法的传承。 事实上,对于十劫问天君所修炼的功法,他同样是一无所知。 心意一动,张若尘将一道精神力,探入乾坤界,向接天神木询问道:“前辈,你知道《通天录》吗?” 接天神木正在吸收昔日树干的精气,本身已然是变得极为高大,枝繁叶茂,生命气息浓郁到化不开的地步,也因此在树下形成了一条生命之泉河流。 “《通天录》乃是十劫问天君所修炼的功法,源自域外,极其神秘,修炼难度极大,即便是十劫问天君,也并未真正修炼到巅峰极致。而昆仑界三大神殿之一,通天神殿,便是十劫问天君一手建立,也因《通天录》而得名。”等待了片刻,接天神木回答道。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他着实是没有想到,像十劫问天君那等绝世强者,修炼的功法,竟然并不是六大奇书,而是源自域外的一种神秘功法。 能让十劫问天君成为绝世强者,足以说明《通天录》很不简单,恐怕不会比昆仑界的《六大奇书》差。 但,很奇怪的是,在天庭编撰的《太乙神功榜》中,竟也并未包含《通天录》。 如果不是《通天录》的品级不够,那便是其太过神秘,知晓的人甚少。 “前辈,你是否能够感应《通天录》的力量?”张若尘再度问道。 接天神木道:“可以。” 不由得,张若尘立刻将乾坤界开启一道缝隙,让接天神木能够对外界进行感知。 “此人身上的确有《通天录》所独有的力量气息,应该曾被这种力量熬炼过体质。”接天神木道。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暗道:“难道这个殷元辰的祖母,真的是十劫问天君的女儿?” 按照接天神木所说,《通天录》乃是十劫问天君所掌握的修炼功法,在昆仑界都不曾流传,天堂界应该是不太可能拥有。 故而,殷元辰所说的话,应该有一定的可信度。 也就是说,殷元辰真的很有可能是十劫问天君的后人,这种身份,丝毫都不比那耀天公子差,甚至更胜。 心中快速闪过很多的念头,张若尘直视殷元辰,道:“说了这么多,你来找我,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是希望能与张兄并肩作战,共同对抗地狱界强者。我知道张兄如今已是大圣之下无敌,但,地狱界强者无数,并非一人所能对抗,我虽不才,却也想尽绵薄之力。”殷元辰肃然道。 张若尘凝视了殷元辰片刻,道:“只要是真心想对付地狱界,无论是什么出身来历,我都很欢迎。” “但,如果是别有用心,对昆仑界不利,我也绝不会客气,希望你我不会兵戎相见。” 很显然,对于天堂界的人,张若尘始终都保持着一份警惕。 “我相信,我们会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张兄应该还有事要做,我也就不多做打扰,告辞。”殷元辰拱手,微笑转身离开。 看着殷元辰远去的背影,张若尘沉思了片刻,镌刻下一道传讯光符,传递给圣书才女,询问关于殷元辰的信息。 若是其他人,他完全可以不在意,可殷元辰有可能是十劫问天君的后人,却是勾起了他不小的兴趣。 “哗----” 不多时,一道传讯光符,飞了回来。 看完光符上的内容,林刻眼中不禁泛起一道异色。 “这个殷元辰在天堂界,还真是属于一个另类。”张若尘低语道。 根据圣书才女提供的情报,殷元辰的确是天堂界一位强大神灵的神孙,但却与其他天堂界修士,关系不怎么和睦,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常年都在功德战场历练,斩杀了大量地狱界强者。 只是因为行事很低调,加之不受其他天堂界修士的待见,所以一直名声不显。 说起来,殷元辰来到昆仑界,已经有不短时间,几乎都待在东域殒神墓林后方的功德战场中,让鬼族和尸族损失惨重,还曾出手救下过东域多座城池的人族,甚至破坏天堂界制定的一些计划。 中央皇城陷入危机后,殷元辰也是最早赶来支援的强者之一,且连续出手了两次,对战地狱界的顶尖强者,一胜一平,对天庭一方的士气影响极大。 “看来天堂界,也不全是阴狠毒辣之辈,还是有一心对抗地狱界的人,若天庭一方能多一些这样的人,地狱界又怎能步步紧逼?”张若尘感慨了一句。 不管怎样,天堂界能有殷元辰这样的人存在,总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收敛心绪,张若尘迈步向铭纹公会总部走去。 或许是因为地狱界大军兵临城下,这里显得颇为冷清,门口竟是连个守卫都没有,似乎任何人都能够进入。 “嗯?” 刚刚跨过大门,他施展的“无形无相三十六变”,瞬间失效,让他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不过,张若尘并未有丝毫的慌乱。 虽然,想在皇城低调行事,但,既然显露出真身,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张若尘所料的那般,铭纹公会果然是内蕴乾坤,极其庞大,宛如一座小型的世界,其内圣山耸立,灵泉流淌,天地圣气浓郁无比,天地规则亦是极为活跃,堪称是修炼的圣地。 就在这时,一名白袍老者不知从何处走了出来,须发皆白,但精神烁烁,身形很瘦小,身上并无半点圣气波动,感觉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 “东域王终于还是来了,老夫已经等你很久。” 白袍老者面露和煦的笑容,向着张若尘走了过去。 “等我?” 张若尘的双眼微眯,一眼便是看出白袍老者极为不凡,乃是一位精神力圣王,且,无限接近于六十阶。 尽管张若尘如今的精神力,也已经是很接近六十阶,但,那只是“量”。 论“质”,他无法与眼前这位白袍老者相比。 白袍老者的精神力修为,应该丝毫不在太宰王师奇之下。 可以看出,铭纹公会当真是深不可测,也难怪能够守住十大神器之一的帝皇神尺。 “没错,就是等你。” 眨眼间,白袍老者走到张若尘的近前,道:“老夫白千里,添为铭纹公会十大长老之一。” 对方如此客气,张若尘自然也不会倨傲,道:“原来是白长老,看来铭纹公会,是早就料到我会前来。” “以时空传人和东域王的身份,以大圣之下第一强者的实力,以帝皇神尺在昆仑界的影响力,你又怎么可能不来?”白千里笑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帝皇神尺和铭纹公会,抱有极大的好奇心,于是,说明来意:“本王想去帝皇神尺前悟道?” 既然对方,称呼他为“东域王”,也就说明,他是因为拥有这个身份,所以才有资格进入铭纹公会。 以广寒界修士的身份,说不定会被拒于门外。 以“本王”自居,正式承认下了这个身份。 “当然可以,东域王请随老夫来。不过,要小心一些,铭纹公会中的阵法很多,若是稍微踏错,将会非常危险。”白千里对张若尘很客气,也很亲近,没有将他当成外人,所以特别提醒了一句。 “那么厉害的阵法吗?以本王现在的修为,也会有危险?” 张若尘跟在白千里的身后,忍不住问出一句。 白千里含笑不语。 前方,乃是九条石龙交缠形成的一道石门,每一条石龙都有数万米长,宛如九座龙形山峰被扭得弯曲,形成现在的磅礴形态。 站在九龙石门下,张若尘只感觉自己无比渺小,微不足道。 所谓大圣之下无敌的修为,似乎显得不值一提。 张若尘的眼瞳中,浮现出一道圣芒,看清九龙石门的内部,蕴含数之不尽的阵法纹路,竟然…… 在这一刻,张若尘倒吸一口寒气。 每一条石龙,都是一座九品阵法。 九条石龙,便是九座九品阵法。 九座九品阵法又相互连接,组合成了一种更加强横的大阵。阵法的内部蕴含九道阵灵,乃是九条巨龙的龙魂,每一条龙魂蕴含的威势,都像是能够吞掉一片天地。 张若尘露出一道苦笑,终于谨慎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跟在白千里的身后。 跨过九龙石门,正式进入小世界。 这座小世界极为庞大,肉眼无法看到边际,且很多区域,都被迷雾所笼罩,有奇异的力量遮掩,无法看透。 地面上,天空中,地底,阵法纹路密布,也不知有多少万座阵法,只是绝大多数都没有启动,处于沉寂的状态。 其中一些阵法的纹路,连张若尘都看不透。 相比于张若尘从玄空圣王手中夺来的丛林小世界,这座小世界的等级,高了不知多少倍,尤其内部弥漫着神力,必是出自神灵之手无疑。 “嗯?时间的力量,这座小世界内的时间流速,难道还能调整不成?”张若尘再次心惊。 就在刚才,他清晰的捕捉到了一丝时间的力量,与整个小世界,完美相融。 能够将炼器、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三者相结合,张若尘瞬间便是联想到了须弥圣僧。 但这明显不可能,铭纹公会存在的时间,要比须弥圣僧古老太多。 “难不成,铭纹公会与时空人祖有关?”张若尘暗暗猜测。 第一代时空掌控者存在的年代,太过久远,后世所留下的传说太少,很多东西,都早已变得不可考证。 穿过层层迷雾,张若尘跟着白千里,进入到小世界的深处。 在他的前方,乃是白茫茫一片,哪怕是动用神印之眼,也无法看得清晰。 “东域王,我们已经来到帝皇神尺前。”白千里道。 闻言,张若尘皱起眉头,露出丝丝疑惑之色。 前面只有白雾,哪有帝皇神尺? 白千里一挥手,白雾散去,一座神玉桥梁,呈现在张若尘的眼前,宽阔无比,足有上百里宽,通往白雾笼罩的未知区域。 张若尘道:“通过这座桥,便能抵达帝皇神尺前?“ “不,它便是帝皇神尺。”白千里摇头道。 张若尘眼神微变,目光紧紧的盯在神玉桥梁之上,他着实是很难将其与帝皇神尺联系起来。 这也难怪,他虽听说过帝皇神尺的传说,却从未真正见到过,自是不知道帝皇神尺,究竟是何模样。 “帝皇神尺的本体很巨大,每隔百里,便有一块刻度碑,唯有达到圣王境界,才能够达到,达到第一块刻度碑前,代表修为实力达到一步圣王境界,以此类推。”白千里道。 张若尘点头,刻度碑的存在,他是知道的。 犹记得,他第一次来中央皇城时,圣书才女便和他提到过帝皇神尺,当时说养鬼古族的灵王圣祖,达到了帝皇神尺的第二块刻度碑。 那时候,还觉得,灵王圣祖的修为深不可测。现在想来,不过是堪堪达到二步圣王而已。 当然,在昆仑界尚未复苏以前,能够修炼到圣王境界,无疑是天资极为卓越之辈。 “不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够到达第几块刻度碑?”张若尘眼中露出一道期待之色。 每一块刻度碑上,都蕴含有高深玄妙的大圣之道,对于参悟圣道的帮助极大,越往前,参悟的效果越好。 传说之中,帝皇神尺一共有着九十九块刻度碑,如果能够全部跨过,便有望参透成神的奥秘。 张若尘转头看向白千里,道:“有劳白长老。” “小事,预祝东域王能有大的收获。”白长老笑道。 说话间,白千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若尘将目光投向正前方,暗暗调整着自身状态,并未有丝毫的着急。 片刻之后,张若尘迈动步伐,踏上帝皇神尺所化的神玉桥梁。 踏上的瞬间,张若尘生出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体内的圣道规则,竟是不由自主的流动起来,隐隐浮现在体外。 一股浩瀚的威严,加持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心神轻震,圣气的运转,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与此同时,张若尘感知到了数道晦涩的精神力,不着痕迹的在他身上扫过。 “铭纹公会的底蕴,果然惊人,如此多厉害的精神力圣王,有几人并不比白千里弱,应该也属于十大长老。” “嗯?这股精神力,难道是……精神力大圣?” 铭纹公会有精神力大圣存在,张若尘其实并不是很惊讶,毕竟,铭纹公会广招天下的精神力修士,掌握着种种神奇的精神力修炼之法,在任何时代,几乎都有精神力大圣坐镇。 但,精神力大圣停留在昆仑界,而不被巡天使者所发现,这却就非同小可。 只能说明,铭纹公会总部这座小世界,太过非凡,即便是神,也无法洞悉世界内部的一切。 或许乃是中古末期大劫之后,昆仑界唯一一处还保存完好的超然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