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 我来自天堂界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 我来自天堂界

距离紫微帝宫数百丈处,空间如水面一般,泛起道道涟漪,两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正是张若尘和池孔乐。 锅锅和魔猿都在池孔乐的身上,不过待遇有所不同,锅锅是被抱着,那叫一个惬意,而魔猿则是缩小至拳头大,坐在池孔乐的肩膀上。 “父亲,是玄女姐姐。”池孔道。 张若尘将目光投向宫门处,眉头却是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此刻,正有着两道身影,从宫门中走出来,一男一女,气质皆是极为出众,可说是超凡出尘。 女子自然是九天玄女,而那名男子,张若尘也并不陌生,正是之前见过的那位耀天公子。 时隔数天,他竟然又在紫微帝宫外,看到耀天公子和九天玄女在一起,不只是巧合,还是天意。 池孔乐亦是皱眉,道:“又是这个耀天公子,他最近似乎总是来纠缠玄女姐姐。” 很显然,之前张若尘撞见的,并非是耀天公子第一次找九天玄女。 不得不说,为了得到九天玄女,这位耀天公子,还真是十分的殷勤。 锅锅抬起头来,哼声道:“哪儿冒出来的小白脸,居然敢纠缠九天玄女,难道不知道九天玄女,是我们尘爷的人吗?” “你在胡说什么?”张若尘狠狠瞪了锅锅一眼。 锅锅脖子一缩,连忙改口道:“朋友,是朋友,孔乐小公主,这小白脸是什么来头?九天玄女居然对他这么客气。” “耀天公子来自天权大世界,是传说中那位九耀神君的后代,本身实力亦是极强,听说同时修炼了太阴和太阳的力量,且达到了极高层次。”池孔乐解释道。 九耀神君同时将九种力量修炼到极致,他这一脉的人,大多自然也是选择修炼九耀之力。 只不过,九耀神君的天资才情,乃是不可复制的,其后人能够将一种力量修炼到极致,已然是十分难得。 九耀中,太阴、太阳、计都和罗睺四种力量,均是极为神奇,非同小可,极难修炼。 耀天公子能够兼修太阴和太阳两种力量,天资无疑是极高,鲜有人可比,乃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管他什么九耀神君的后人,纠缠九天玄女就是不行,尘爷,必须得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滚得远远的。”锅锅颇为激动道。 魔猿撇嘴道:“说的那么厉害,有本事,你去把他打一顿。” “傻大个,你闭嘴。”锅锅瞪眼道。 张若尘并未理睬锅锅,微微驻足后,便是迈步向前走去。 “纳兰姑娘,如今皇城的局势,越发的危机,你们应当早做决断,不要……嗯?”耀天公子正极力劝说着九天玄女,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不由得,耀天公子转过头来,将目光投向正前方,顿时,有着两道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且越来越近。 看清来人的模样后,耀天公子的瞳孔不由紧缩,心绪瞬间变得不再平静。 “张若尘果然来了中央皇城,怎么就让我遇上了?”耀天公子暗道。 三天前,连珠府内所发生的事情,早已是传播开来,闹得是满城风雨,震住了许多人,以至于各座大世界的修士,行事都变得低调了许多。 一个人震慑数千座大世界,想象都很不可思议。 以耀天公子的出身和实力,无论遇到什么人,他几乎都能够泰然自若。 可偏偏此刻,他却生出了丝丝紧张感,很想立刻离开此地,一点都不想面对张若尘。 张若尘来到中央皇城后,行踪一直成迷,就连在连珠府惩罚宙宇时,都不曾现身,现在却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禁让耀天公子隐隐有些不安。 眼见张若尘越走越近,耀天公子当即平复好心绪,笑着拱手道:“张兄的威名,如雷贯耳,如今终于得见真人,实乃幸事,此行不虚啊。” “你是谁?”张若尘淡淡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耀天公子不由一愣,他可是天权大世界的领袖人物,名震天庭界和地狱界,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不认识他。 耀天公子道:“在下耀天,来自天权大世界,先祖乃是九耀神君。” 说话间,耀天公子的身上,流露出浓浓的傲意,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 毕竟,天权大世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五的强界,底蕴深厚,而九耀神君更是曾纵横无敌,至今在各界,仍旧留有威名,他岂能不骄傲? “天权大世界,九耀神君,真是不凡的出身。”张若尘语气淡漠道。 耀天公子眼中闪过一道不悦之色,张若尘所说的话,怎么听,味儿都感觉有些不对。 控制好自身的情绪,耀天公子再度笑道:“张兄来到中央皇城乃是大事,足以让我方士气大振,我想设宴,邀请一些好友,一同为张兄接风洗尘,不知张兄意下如何?” “不必,我喜欢清静,而且,我来到中央皇城,应该没多少人会高兴。”张若尘道。 耀天公子表情一滞,没想到张若尘竟会拒绝得如此干脆,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心中虽不喜,可表面上,耀天公子仍旧客气道:“怎么会,张兄击败阎无神,乃是大圣之下的第一强者,不知有多少人,对张兄心生敬佩。” “你还有什么事吗?”张若尘问道。 闻言,耀天公子的心不由一沉,他哪里听不出来,张若尘分明是觉得他在这里碍眼,要让他离开,当真是岂有此理。 若是换作其他人,他此刻必然已经发作,可偏偏,站在他面前的乃是凶名赫赫的张若尘,行事肆无忌惮,他还真是不敢招惹。 “好个张若尘,如此的不识抬举,看来他是故意来找茬,想阻扰我追求九天玄女,真是可恶。”耀天公子心中暗恼。 他早已做过调查,知道张若尘与圣书才女的关系匪浅,再看如今张若尘的这种态度,一切可谓是再清楚不过。 但,即便弄清楚了所有事情,耀天公子也不敢与张若尘翻脸,他是很强,拥有诸多底牌,却根本没有与张若尘对抗的把握。 “得罪天堂界和地狱界,张若尘,你的好日子不会太长久,暂且先让你猖狂一时。”耀天公子暗道。 按捺下心中的恼怒,耀天公子道:“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便先走一步。” 说罢,耀天公子不再停留,身形一动,化作一道太阴与太阳交织的奇异圣光,极速远去。 “真虚伪,明明已经怒火中烧,偏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锅锅很是鄙夷道。 魔猿道:“面对太子殿下,他敢发作吗?” “尘爷威武,打遍天下无敌手,是龙是蛇都得盘着。”锅锅恭维道。 九天玄女露出一抹无奈的表情,没想到,张若尘还是插手了进来,她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这又是何必?” 张若尘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只是送孔乐回来,正巧遇上而已。” 闻言,九天玄女不由白了张若尘一眼,随即伸出一只手,将池孔乐拉到了身边,道:“孔乐,最近不要到处乱跑,乖乖留在宫中。” 如今的中央皇城,可谓是鱼龙混杂,危机四伏,留在紫微帝宫,才最为安全,毕竟这里是池瑶女皇居住的地方,谁也不敢擅闯。 “有劳你照顾孔乐,我会时常来看她。”张若尘道。 就在这时,张若尘的眉心突然发光,沉渊古剑从神光气海中飞了出来,围绕着他转了一圈后,便是径直飞入紫微帝宫,却是并未受到任何的阻碍。 张若尘知道,沉渊古剑是要去找滴血剑,剑冢一别,它们俩也已经许久不曾相见。 最近一段时间,朝廷局势紧张,滴血剑一直坐镇紫微帝宫,稳定军心。 一时间,张若尘心中不禁十分感慨,无论他和池瑶如何敌对,沉渊古剑和滴血剑之间的关系,却是始终未曾改变,当真是剑比人更有情。 “或许,你可以去铭纹公会一趟。”九天玄女突然道。 听到“铭纹公会”四个字,张若尘心中顿时一动,立刻便是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后,张若尘目送九天玄女和池孔乐,进入紫微帝宫,而后转身离开。 若无必要,张若尘并不太愿意踏足紫微帝宫。 施展“无形无相三十六变”改变身形样貌后,张若尘出现在了第五城区,铭纹公会的总部,就在这片城区中。 铭纹公会极为神秘,在昆仑界一直都是中立的势力,招揽天下的精神力修士,并不仅限于人族,历史最为悠久,鲜有势力能够相比。 任凭昆仑界的局势如何变化,铭纹公会始终存在,底蕴深不可测,就连朝廷,也没有去触动。 立身在铭纹公会总部之外,张若尘眼中不禁泛起丝丝异光。 在他的想象中,铭纹公会总部,应该是大气恢弘,亭台楼阁无数,可现在一看,却仅仅只有一座十分古朴的宫殿,布满时间的痕迹。 张若尘当然看得出来,这座宫殿很不简单,其内蕴含无数的铭纹,必是由手段非凡的炼器师炼制而成。 “这座宫殿,定然是内蕴乾坤,若是自我封闭,恐怕没什么人能够破得开。传说之中,铭纹公会乃是由一位绝世无双的炼器神师所创建,昆仑界十大神器中的两三件,似乎都是由那位炼器神师炼制出来。”张若尘心中暗道。 神器是何等的珍贵,昆仑界作为万古不灭大世界,也仅仅只是拥有十件神器而已。 绝大部分的大世界,都是根本不曾拥有神器的,甚至连至尊圣器都拿不出几件来。 可惜,自中古浩劫后,昆仑界的十大神器,几乎都销声匿迹,仅有帝皇神尺,被完好的保存在了铭纹公会中。 准确说,帝皇神尺,一直都是铭纹公会的镇会之宝。 铭纹公会能够传承万古,始终屹立不倒,与帝皇神尺的关系极大。 传说中,帝皇神尺可以丈量帝皇的修为境界,蕴含繁奥的大圣之道,若能完全悟透,说不得,就能成就神位。 达到圣王境后,想要快速提升修为,去帝皇神尺悟道,乃是最佳的选择。 张若尘来铭纹公会,自然也是想借助帝皇神尺悟道,尽可能的将自身修为境界,提升到最巅峰的状态。 每个人第一次借助帝皇神尺悟道,效果都是最好的,甚至有可能出现顿悟的情况。 张若尘虽然已经修炼到圣王境巅峰,但在此之前,却还从未来过铭纹公会,所以,他很期待会有怎样的修炼效果。 “张兄,幸会。” 就在张若尘准备进入铭纹公会总部的时候,一道很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一名男子从一旁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给人一种极为亲切的感觉。 此人身高六尺,五官精致,没有半点瑕疵,俊美得不像话,足以让很多女子羡慕。其身着银白色的锦衣,拥有一头紫色的长发,显得飘逸无比。 最为吸引人注目的,当属其那一双紫色的眼眸,紫华闪烁,隐隐透着许多的神秘。 张若尘随意打量了此人一眼,便是发现此人很不凡,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却偏又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让张若尘略感惊讶的是,此人竟是能够看透他的变化。 看来他的“无形无相三十六变”,修炼得还是不到家,先是被镇元和慈航仙子看穿,现在又被一人看穿。 难道是一个能够和镇元、慈航相提并论的人物? 紫发男子走到近前,拱手道:“张兄,自我介绍一下,我名为殷元辰,来自天堂界。” 在紫发男子说出最后三个字后,周围的温度,明显急速骤降。 “天堂界的人找我做什么?不怕我杀了你吗?”张若尘道。 殷元辰并未惧怕,依旧淡定从容,道:“我虽来自天堂界,与张兄却并不是敌人。就像在昆仑界,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张兄的朋友。” “是吗?天堂界中还有不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吗?”张若尘道。 殷元辰道:“天堂界很大,修士无数,不可能每个修士的想法都一样。其实,我也很看不惯天堂界的很多手段,太过阴狠毒辣,不顾全大局,地狱界才是大敌啊!可惜,我却无力阻止,我所能约束的,仅仅只有自身。” “说起来,我与昆仑界,其实有着很大的渊源,我的祖母便是昆仑界的人,在中古以前,嫁给了我的祖父,所以,我的体内,同样流淌着昆仑界的血。” 说到最后,殷元辰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笑容,似乎很高兴能拥有这样特殊的出身。 “以昆仑界和天堂界的关系,两界的修士,怎会走到一起?”张若尘明显不相信。 殷元辰道:“中古以前,昆仑界和天堂界的关系还很和睦,并未交恶。我的祖父和祖母,也并非是一般人,都有着非比寻常的身份。” “我的祖父乃是一位神,曾在十劫问天君身边,修炼过一段时间,爱上了十劫问天君的女儿,他们两人的结合,在那个时代,乃是一段佳话。” 闻言,张若尘的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异色。 十劫问天君乃是传说中的人物,昆仑界昔日的第一强者,拥有横推万界的无上神通,哪怕是到了现在,各界仍旧流传着其威名。 恐怕也只有神灵,才能够配得上十劫问天君的女儿。 只是,十劫问天君的女儿,真的嫁入了天堂界吗?现在又是怎样一种状态? …… 小鱼再次求一下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