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章 反咬一口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四十章 反咬一口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池孔乐心中十分诧异,转动目光,扫向四周,似在找寻着什么。 “父亲,是你来了吗?” 池孔乐心中暗暗猜测。 时间剑法虽然玄妙无比,可想要一剑便将鸿坤圣王击败,明显也不太可能。 尽管,这很可能与燕子佩有关,但池孔乐更希望是张若尘来了,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着她。 可惜,她找寻了很久,也并未发现张若尘的踪迹,这不禁让她的心情相当失落。 而感受到池孔乐的目光,那些天才却是显得很紧张,生怕自身受到牵连。 此时,伯兰和颜虞都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鸿坤圣王竟然都不敌池孔乐。 他们本来还在期待,鸿坤圣王能够快些将池孔乐镇压,让他们可以出一口恶气,可怎么也没想到,竟会等来这样的结果。 “快走。” 眼见情况不妙,伯兰和颜虞立刻便想退走。 刚才鸿坤圣王到来时,已经是解除了他们身上的禁锢,且在服下疗伤圣丹后,他们的伤势都在快速好转,体内圣气和精神力,可以重新运转起来。 池孔乐回过神来,以精神力驾驭燕子佩的力量,施展出惊人的疾速,刹那出现在伯兰和颜虞的前方,以圣剑指着二人。 “还没有跪下道歉,你们想去哪里?” 池孔乐身上散发出森冷的杀气,将伯兰和颜虞笼罩。 而感受到这股杀气,伯兰和颜虞心中均是凛然,亲眼看到池孔乐将巨人帕拉斯斩成血雾,他们已经是不敢再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小辈,休要逞凶。” 鸿坤圣王站起身来,口中发出一声大吼。 尽管他伤得不轻,且寿元大损,但,在这种时候,他却是不能退缩,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伯兰和颜虞被杀死。 并且,在鸿坤圣王看来,刚才的攻击,绝对不属于池孔乐本身,像这种外力,他不相信池孔乐能够无限制的使用。 发出大吼声的同时,鸿坤圣王祭出一座微型的圣殿,以极其罕有的羊脂圣玉筑成,宛如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受到圣气的催动,圣殿极速变大,且绽放出无比圣洁的光芒,数以万计的铭纹,交织在圣殿表面,对着池孔乐镇压而去。 这是一件七耀万纹圣器级别的圣殿,拥有强大的禁锢力量,鸿坤圣王曾以其镇压过同阶的九步圣王。 随着圣殿镇压而下,整座灵湖的空间,都陷入凝固状态。 池孔乐身体轻颤,感觉像是有一座太古神山,压在了她的身上,要将她生生压垮。 池孔乐的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对方越是压迫,她便越是不愿屈服。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池孔乐的意志,燕子佩中涌现出来的力量,越发强大,就连她身后的那道神影,都变得凝实了许多,似一位古老的神灵,要跨越时空,降临于此。 如此一来,池孔乐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体内大量的五行混沌气运转,溢出体外,在身后凝聚出一座混沌世界虚影。 这是五行混沌体的异象,唯有将这种体质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能够凝聚出来。 在传说之中,五行混沌体修炼到极致,肉身成神,异象便能够化作一座真正的世界,能够镇压诸天。 池孔乐相信燕子佩的强大防御力量,但她却不愿一直被动防御,别说出手的只是一位九步圣王,就算是一位大圣,她也会拼尽全力去抗争。 “嗯?” 池孔乐心中一动,察觉到自己显化出的异象,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只是此刻容不得她去多想,因为圣殿已经快要压下。 混沌世界虚影缓缓升起,迎上镇压下来的圣殿,两者剧烈碰撞在一起。 “咔嚓。” 圣殿本是坚固无比,可此刻,却是发出了破裂的声音,表面出现了数道清晰的裂纹。 “不好。” 鸿坤圣王脸色一变,当即便想收回圣殿。 一件七耀万纹圣器,且是宫殿形态,价值超过亿块圣石,鸿坤圣王也是耗费了千年的积蓄,才得以换取到,岂能看着其被毁掉? 只是,鸿坤圣王的速度慢了一步,混沌世界虚影轰然炸裂,释放出恐怖至极的力量。 “轰。” 承受这股力量的冲击,圣殿当即爆碎开来,化作漫天的碎片,激射向四面八方。 成千上万道五行混沌气冲破阻碍,凝聚成一头五色神龙,凝实无比,栩栩如生,径直向着鸿坤圣王扑了过去。 “可恶。” 鸿坤圣王暗恼,感觉心在滴血,他无论如何也没料到,自己的至宝,竟会毁在一个小辈的手中。 面对扑过来的五色神龙,鸿坤圣王自是不敢大意,身后两对雪白羽翼扇动,一根根羽毛如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每一根羽毛都绽放出极致璀璨的圣光,蕴含可怕的毁灭气息,势不可挡。 “轰。” 一根根羽毛炸开,浩瀚的毁灭力量,将五色神龙淹没。 正当鸿坤圣王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五色神龙却是再度显出身形,本身并未受到明显的损伤。 如此近的距离,鸿坤圣王已经是没办法避开,只得立刻调动体内所有的圣气,瞬间在体外设下数十道圣气护罩,准备硬扛。 “嘭。” 面对五色神龙,鸿坤圣王设下的数十道圣气护罩,完全就像是纸糊的,顷刻间,便全部被撕碎。 “给我挡住。” 鸿坤圣王低吼,两对雪白羽翼收拢,将自身包裹住。 只是,他低估了五色神龙的力量,雪白羽翼亦是抵挡不住,瞬间折断,大量染血的羽毛飘飞。 鸿坤圣王再度遭受重创,身体扭曲,血肉模糊,不成人形,被生生压入灵湖中,阵法也无法阻挡。 不是灵湖的阵法不够强布,而是五色神龙的力量,已然是超过了阵法所能承受的极限,被生生撕裂开一道口子。 眨眼之间,大片湖水变成了血红色,且沸腾起来。 圣王的每一滴血,都蕴含磅礴的能量,寻常的圣器都无法承受。 若非这是一座灵湖,且有阵法守护,只怕已然是被蒸干。 “她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究竟是为什么?” 鸿坤圣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同时也透着一股绝望。 他这次伤得太重了,圣魂都出现了裂痕,即便能够保住性命,此生也已经无望达到道域境。 再加上他的寿元被斩去两百多年,接下来,他已经是没有几百年可活。 “那是五行混沌体的异象吗?好可怕。” “池孔乐当真是要逆天,比张若尘当年还要恐怖。” “这般大的动静,汇聚于连珠府的那些大人物,必定都会被惊动,等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天堂界的领袖,会是什么表情?” …… 一众天才看得瞠目结舌,恨不得立刻逃离此地。 连老牌的九步圣王,都只有被蹂躏的份儿,要是池孔乐杀得兴起,说不得,他们将会跟着倒霉。 此刻,在灵湖另外几片区域交流的那些天才,也都已经被惊动,纷纷赶了过来,其中自然有着天堂界或者该派系的天才,修为比伯兰等人更高,却不敢贸然出手。 毕竟,从池孔乐展现出来的实力,就算是道域境强者,都未必能是对手。 前来交流的各界天才,修为最高也不过七步圣王境界,没谁有自信能接下池孔乐的一击。 伯兰和颜虞面若死灰,早知如此,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来招惹池孔乐。 一想到自己最开始所说的那些话,伯兰便是羞愤难当,恨不得立刻找条地缝钻进去。 池孔乐收回散逸开来的五行混沌气,同时将已经重伤垂死的鸿坤圣王,从灵湖中抓出,摄取到近前。 经此重创,鸿坤圣王已经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随便一个弱小的武者,都能轻易将他杀死。 池孔乐剑指伯兰三人,丝毫不掩饰自身的杀意,寒声道:“我再说最后一次,跪下道歉,池瑶女皇不可辱,我父亦不可辱。” “池孔乐,你不要太过分,你已经杀了帕拉斯,难道还想将我们也杀死吗?你是想挑起昆仑界与天堂界的争端吗?”伯兰沉声道。 他乃是神灵的子嗣,且比一般的神灵子嗣,出生更加尊贵,因为他的父母,皆为神灵,结合数万年,才诞生下他这唯一的子嗣。 让他下跪道歉,不但是他本身颜面尽失,连带着他的父神和母神,颜面也会受损,必将被人所耻笑。 池孔乐一挥手,释放出两股圣气,包裹住鸿坤圣王和颜虞,使得二人快速升空。 “你当真不下跪道歉?” 池孔乐再度问了一句。 “不,我不想死,伯兰,快救我。”颜虞惊恐的说道。 “我命休矣。”鸿坤圣王眼中浮现出一抹绝望之色。 伯兰当然明白池孔乐想要做什么,这不禁让他心中充满了愤怒,从没有人,敢如此逼迫于他。 可眼下,即便他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什么都做不了。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威严的大吼声响起。 连珠府最深处的一座宫殿内,冲出一道极尽绚烂的神圣光芒,可怕的圣威,瞬间笼罩整个连珠府。 “哼。” 池孔乐发出一声冷哼,手中圣剑,奇快无比的斩出。 “噗。” 万千剑气迸发,鸿坤圣王和颜虞连惨叫声都没能来得及发出,便是化作了两团血雾,圣魂随之湮灭。 一位老辈九步圣王,和一位潜力极大的精灵族天才,就此殒命。 炙热的圣血,瞬间染红整座灵湖,血色的水雾,升腾而起,快速的向着周围弥漫开来。 但凡是身在连珠府中之人,都能够闻到浓郁的血腥气息。 “杀我天堂界圣王,是谁给你的胆子?” 伴随着一道震怒的声音响起,一道沐浴圣光的修长身影,出现在灵湖上。 此人身高八尺,身着白色衣袍,纤尘不染,拥有一头金色的长发,碧玉般的眼瞳,身体中蕴含着数以千万计的圣道规则,天地间的规则和圣气,尽皆向着其汇聚而去。 其不是别人,正是天堂界的领袖,宙宇。 之前在血神教,宙宇吃了大亏,《光明天书》被夺,真理奥义亦是全部输给了张若尘,险些让宙宇的心境崩溃。 但最终,宙宇挺了过来,回到天堂界闭关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又重新来到昆仑界。 宙宇很愤怒,在他出言阻止后,池孔乐竟然还敢杀死鸿坤圣王和颜虞,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中,这是对他乃至整个天堂界的挑衅。 “好个宙宇,经历上次的挫败,竟是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即便还未真正达到大圣之下第一层次,也相差不了太多。”张若尘暗道。 以他的感知,宙宇如今的实力,应该与青天圣龙和魔音相当。 如果将《光明天书》还与宙宇,他的实力,则是能够真正的达到大圣之下第一层次,不会比全盛时期的摩罗大亲王弱。 但,即便如此,宙宇仍旧是入不得张若尘的法眼。 如果是那位米迦勒大天使王亲至,或许还能引起张若尘的重视。 紧随宙宇之后,一名留有花白胡须的老者,亦是出现在灵湖上。 其身着紫鲲官服,头戴玉冠,十分的儒雅,身上散发出一种长期身居高位的上位者气质,不怒而自威。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如今朝廷的掌权者,太宰王师奇。 王师奇身为文帝的弟子,得儒道真传,精神力极为强大,无限接近于六十阶。 感受到宙宇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意,王师奇不由挡在了池孔乐的面前。 池孔乐乃是池瑶女皇的子嗣,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王师奇,你想阻我?“宙宇脸色一沉。 王师奇道:“我觉得很有必要,先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难道还不够清楚吗?你昆仑界的人,罔顾天条,当众杀死我天堂界三名强者,不但她要死,你们昆仑界,也必须给我天堂界一个交代。”宙宇无比强势道。 很显然,在场有人暗中告知了宙宇,巨人帕拉斯也死在了池孔乐的手中。 张若尘屡次三番与天堂界作对,也就罢了,如今其女儿,竟然也敢如此的胆大妄为,岂能容忍? 池孔乐上前一步,道:“他们亵渎神灵,乃是死有余辜。” “孔乐,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师奇立刻问道。 不由得,池孔乐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出来。 当然,张若尘在暗中帮她这件事情,她并未提及。 听完池孔乐的述说,王师奇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投向宙宇,道:“亵渎女皇陛下,这是死罪,是你天堂界,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闻言,宙宇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涉及到亵渎神灵,着实是很麻烦。 因为“亵渎神灵者,死”,乃是所有神,一起定下的规则。谁敢挑衅众神? “这只是池孔乐一人之言,并不能作数,伯兰,你可曾亵渎池瑶女皇?”宙宇道。 伯兰心中一动,立刻回道:“没有,我对池瑶女皇尊敬无比,怎敢亵渎。” 池孔乐伸手指向楼阁中的数十名天才,道:“他们皆是亲耳听到。” “是吗?你们都听到了什么?”宙宇转过头去,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向那数十名天才。 数十名天才的身体,均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们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说错一句话,后果恐怕会很严重。 为了一个即将走向灭亡的昆仑界,去得罪天堂界,无疑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想及此,所有天才都不由摇起头来,尽所能的撇清关系。 看到这些人的表现,池孔乐不由微微摇头,眼中满是失望之色。 倒是伯兰露出了笑容,只要他一口咬定,不曾说过亵渎池瑶女皇的话,那便谁都奈何他不得。 并且,他们还能反过来,找池孔乐的麻烦,实在是一件很快意的事情。 宙宇转头看向池孔乐和王师奇,淡漠道:“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