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兵临城下,地狱大军三千万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兵临城下,地狱大军三千万

君王天劫消散,张若尘亦是结束了修炼,来到沉渊古剑的近前,脸上不禁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对于沉渊古剑,张若尘有着极其特别的感情,他们一同成长,乃是最为默契的伙伴,彼此都只认可对方。 如今,张若尘成长为大圣之下,最为顶尖的强者,而沉渊古剑则是晋阶为君王战器,谁都没有落在后面。 目光扫过沉渊古剑,张若尘发现,沉渊古剑虽然刚渡劫成功,可是内蕴的王级铭纹,增长了两万余道,达到十五万道。 可谓是厚积薄发。 同时,镶嵌于剑柄上的紫色神石,明显与沉渊古剑,结合得更为紧密,真正融为一体,使得沉渊古剑发生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奇异变化。 这块紫色神石很不简单,疑似与石族有关,是一件稀世珍宝,妙用无穷,只是需要先挖掘出来才行。 不得不说,天劫真的很神奇,能将一般的铭纹,转化为王级铭纹,还能让紫色神石,与沉渊古剑完美融合,非人力所能及。 尤其是铭纹的转化,更是夺取天地造化,妙不可言,与人为镌刻出来的,可说是截然不同,蕴含一种先天的独特道韵。 “难怪那般多人都想得到,一件能够不断成长的圣器,仅仅成为君王战器,就能有如此非凡的蜕变,若是将来成为至尊圣器,蜕变又将会是何等的惊人。”张若尘眼中泛起一抹异光。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剑身上的四道奇异印记,此乃沉渊古剑吸纳天劫的力量,所烙印下来,蕴含天地至理,繁奥至极。 他曾接触过不少君王战器,却从未看到过类似的印记,显然,这种印记,并非随随便便就能得到。 想来应该是沉渊古剑材质特殊,加之在渡劫过程中,将四劫的力量,全部吸纳,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蕴含天劫奥妙的印记,果然是晦涩难懂,若能将之激活,不知会有怎样的效果。”张若尘心中暗道。 不管如何,沉渊古剑得了这四道印记,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就在这时,沉渊剑灵显出身形,明显成长了不少,气质也与张若尘更为相似。 “张若尘,我需要闭关一段时间,参悟这四道印记。”沉渊剑灵道。 张若尘点头,道:“正好,我的肉身,也还需要好好打磨一番。” 他刚才吸纳了部分天劫散逸出来的力量,用以淬炼脏腑和大脑,成效很显著,但却还未达到他的既定目标。 趁着沉渊参悟天劫印记的时间,张若尘打算一鼓作气,将肉身修炼到圣王境的极致。 一翻手,张若尘取出一粒帮助不朽化的天品圣丹服下,再度进入修炼状态。 眨眼之间,十天过去,张若尘和沉渊剑灵,相继结束了修炼。 沉渊剑灵大致消化天劫中的所得,初步参悟四道天劫印记的奥秘,能够自如的运用自身力量。 “还是差了一些,剩下大脑和心脏,未能不朽化。”张若尘微微叹息道。 肉身的不朽化,越是往后,便越是困难,通常留到最后的,都是大脑和心脏。 张若尘倒不是没办法,让这两者不朽化,只是有些难以掌控自身力量,一不小心,就会突破修为,跨入大圣境。 反正只差最后一步,张若尘倒也不着急。 或许等他将圣道规则修炼到极致,肉身也就能自然而然的达到极致。 心意一动,张若尘将沉渊古剑收入神光气海中,随即不再多做停留,几个纵身,径直离开无尽深渊。 既然已经确定,池昆仑落入了阎无神的手中,张若尘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无论如何,都要尽快将其救回来。 尽管,般若说抓走池昆仑的是阎无神的善身,且还一心想收池昆仑为徒,可是张若尘看来,阎无神的动机,恐怕不会那么单纯。 只是,阎无神行踪隐秘,想要将他找出来,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血神教强者的接引下,穿过三座环环相扣的九品阵法,张若尘进入到血神教内。 最近一段时间,血神教都显得十分低调,封闭山门,努力提升实力。 知晓血神教上下都在闭关潜修,张若尘也就没有去打扰,仅仅只是召见了元星长老,询问一些情况。 血神教作为七大古教之一,弟子遍布中域九州,构筑了强大的情报网。 “教主,最近中域有天大的事情发生。”元星长老道。 张若尘问道:“何事?” “就在三天前,地狱界调集三千万圣境大军,兵临中域,包围了中央皇城,地狱十族皆有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强者出动,且都不止一位。”元星长老道。 闻言,张若尘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地狱界突然有如此大的动作,着实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三千万圣境大军,地狱界是如何将如此多的军队,抽调进入昆仑界本土的?”张若尘心中生出浓浓的疑惑。 现阶段,与地狱界的大战,都还集中在五域的各处功德战场,受到空间屏障的阻碍,还有天庭界大军的拦截,能够进入昆仑界本土的地狱界修士,还只是很少一部分。 在此之前,昆仑界本土所爆发的战争,规模都不算大,地狱界调动的大军,基本上都不超过百万。 若非如此,昆仑界只怕早已成为人间炼狱,生灵涂炭。 一下子冒出三千万圣境大军来,着实是很古怪,按理说,不可能完全没有征兆。 要么是地狱界蓄谋已久,做了充分的准备,要么就是功德战场出了问题。 “中央皇城代表的是朝廷,地狱界看来是想一举让朝廷分崩离析,到时,昆仑界将会变得一团乱,也就会更快走向灭亡,但,这应该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地狱界必然还有更大的图谋。” 元星长老道:“其实,早在数个月前,已经显露出端倪,不断有地狱界的修士凭空出现到中域,而且数量越来越多。只是天庭各界在昆仑界的领袖,根本没有引起重视,所以,才酿成今日之祸。” “昆仑界又不是他们的故土,当然不会重视。在他们看来,昆仑界被打碎之后,自然还会有别的功德战场开辟出来。如今中央皇城的情况如何?”张若尘沉吟问道。 元星长老道:“中央皇城有着重重阵法守护,暂时无恙,但,地狱界派遣出了十位阵法造诣高深的地师破阵,情况不容乐观。” “十位地师……还真是大手笔。” 对此,张若尘倒是并未感到意外,作为朝廷的大本营,池瑶必然是做了诸多的布置,不可能轻易被攻破。 昆仑界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局势,朝廷可谓是功不可没,无法想象,没有了朝廷,昆仑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且,如果连中央皇城都被攻破,那整个昆仑界,将没有什么地方,会再是安全的,东域圣城也不会例外,人心将会完全陷入慌乱之中。 张若尘固然与池瑶女皇敌对,可在大是大非面前,却是比任何人都看得清。大敌当前,无论多大的恩怨,都得先放下,一致对外。 一位地师,都有翻江倒海的威能。 十位加在一起,就算中央皇城的阵法,也未必防得住。 况且,三千万圣境大军,想想都让人感到心颤,就算是百位大圣前去,估计都得退避。 这是真正的全面战争,地狱十族和天庭万界的碰撞。 在这样的大势面前,个人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别说一个张若尘,就算是十个张若尘,也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既然是地狱十族一起行动,阎无神应该也不会缺席。”张若尘心中暗道。 他正愁不知道该去何处寻找阎无神,去中央皇城等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就算中央皇城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在大势面前无人可挡,可是于公于私,张若尘也都必须要去走上一遭。 “就算要攻破中央皇城,也应该是圣明的大军,而不是地狱界。” 一番思索之后,张若尘接连刻录下数道传讯光符,挥手打了出去。既然暴风雨已至,昆仑界那些隐藏的力量,也该调动起来。 张若尘离开了血神教,悄然赶往最近的一座功德分驿站。 在进入功德分驿站前,张若尘施展出《无形无相三十六变》,改变身形体貌,化作一名清秀的书生,温文尔雅,与女扮男装的圣书才女,有着几分相似,就连气质也是如此。 《无色无相三十六变》玄妙无比,张若尘特意花费了不少时间去参悟,配合《四九玄功》的第四卷修炼功法,他已经是掌握到了其中的部分精髓。 尤其是人形的变化,张若尘已经达到完美无瑕的地步,鲜少有什么手段,能够看穿他的真身。 中央皇城那边的情况很复杂,张若尘并不想大摇大摆前去,弄得尽人皆知,敌在明,他在暗,更方便做很多的事情。 通过功德分驿站的空间传送阵,张若尘先来到了天犬星功德总驿站。 主要是中央皇城如今的情况很危急,为了稳妥起见,各功德分驿站,已经没办法直接传送至中央皇城,必须要去功德总驿站中转。 而刚一来到功德总驿站,张若尘便看到了人山人海的景象。 地狱界大军围城,天庭界这边自然不能没有反应,已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抽调大批圣境强者,前往中央皇城支援。 “听说地狱界还在继续抽调大军,现在都已经快接近三千五百万,中央皇城怕是很难守得住。” “从昆仑界的世界膜壁被地狱界攻破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灭亡,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地狱界现在明显是想速战速决,不想给昆仑界任何翻身的机会。” “大战虽然尚未拉开,可双方的顶尖强者,却已经是斗了数十场,出手的尽皆是大圣之下最强三个层次的强者,我们这边似乎吃了亏,有数名顶尖强者陨落。” …… 听着各种议论声,张若尘的心绪,不免出现了丝丝起伏。 张若尘抬起头来,看向功德总驿站上方的一道光幕,光幕上正显现着中央皇城内外的景象。 此乃功德神殿专门弄出来的战场镜像,时刻监察着中央皇城的情况。 数千万地狱界圣境大军,将庞大的中央皇城,团团围住,没留下任何的空隙,任何人都休想出入。 好在有着数之不尽的阵纹浮现,将中央皇城牢牢守护,固若金汤,地狱界的十位阵法地师,一时也奈何不得。 “快看,真理神殿十大神传弟子之一的聂湘子出城了,不知道他会与谁一战。” 突然,功德总驿站中,出现一阵骚动。 透过镜像画面可以看到,一名身着银色铠甲的英武男子,从中央皇城中走出,泰然自若的面对气势如虹的地狱界大军。 只手摘星辰,生性淡泊聂湘子。 在真理神殿十大神传弟子中,张若尘唯一还算熟悉的,便是聂湘子。 当初他在真理天域,遭到商子烆的算计,聂湘子曾出面相助。 而在聂湘子出城后,地狱界大军中,亦是走出了一名强者,身高近一丈,身着血色铠甲,五官异常的俊美,脸上带着邪异的笑容。 “是不死血族的血宸天君,是血天部族大圣之下的第一强者,他竟然也来到了昆仑界。”有修士认出了地狱界的强者,眼中不免露出浓浓的惊色。 地狱十族中,张若尘最熟悉的无疑便是不死血族,从他很弱小时,便与不死血族打交道。 可对于地狱界不死血族的情况,张若尘却并不是很了解,接触过的最强者,也就是达到大圣之下第二层次的血屠。 张若尘仅仅知道,地狱界不死血族,亦是分成十大部族,每个族群都庞大无比,有着许多的天才人物。 强如血屠,危险指数十级,大圣之下第二层次的强者,也仅仅只能在《地狱十族万邪录》上,不死血族的强者中,排到前五。 当然,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强者,都是危险指数超十级的存在,绝大多数都不记录在《地狱十族万邪录》上。 在不死血族中,天君乃是大圣境强者的封号,在圣王境,唯有达到大圣之下第一层次,才有资格冠以“天君”的称谓。 说起来,血屠亦是出自血天部族,且是神灵子嗣,但却被血宸天君一直压着,即便他得到无间炼狱塔,仍旧无法与血宸天君对抗。 当然,血宸天君的出身也不差,乃是一位血绝战神的神孙,修炼数百年时间,实力深不可测。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张若尘不禁心中一动:“竟然是血绝战神一脉。” 血绝战神乃是不死血族血天部族的一位强大神灵,地位尊崇,有着许多的神子神孙。 最为重要的是,血后正是血绝战神的女儿。 也即是说,血绝战神乃是张若尘前世身的外公。 这样算下来的话,血宸天君无疑便是张若尘的一位表兄。 当然,张若尘从不承认自己与不死血族,有任何的关系,自然也不会去认这所谓的表兄。 但,不得不说,血绝战神一脉很可怕,出了太多的天纵人物,冥王和血后都是绝世人物,如今又出来一个血宸天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