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千骨女帝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千骨女帝

白常星,一颗全是白沙和白石的巨大星球,处于远离昆仑界的一片陌生星空中,毗邻一条浩瀚而妖异的黄泉星河。 沉寂了不知多久的空间传送阵,突然迸发出一道璀璨的白光,继而显现出两道身影来。 经过多次中转传送,张若尘和小黑终是再度来到白常星。 此刻,乃是白昼,抬头便能够看到那如烈日耀眼的巨型光门。 张若尘仰头凝视光门,现在的他,比当初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已然是能够看出,这片星空的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按理说,以光门的特别,即便是在昆仑界中,应该都能够看到其绽放出来的光芒。 可昆仑界成为功德战场这般长时间,天庭万界和地狱界,不知道多少神灵,都在盯着昆仑界,此地竟然都没被发现,明显很不合理。 唯一的解释,便是有人以通天彻地的手段,将这片星空给隐藏了起来,令神灵都无法感知到。 最有可能做这件事情的人,无疑便是须弥圣僧。 能让须弥圣僧耗费大力气进行布置,此地必然隐藏着惊世的大秘,或许会与十万年前的那场大战有关。 有着上一次的经验,张若尘调整好空间坐标,将阵法启动。 距离光门近两万里的位置,空间出现一圈圈涟漪。 张若尘和小黑从涟漪的中心走了出来,站在虚空,向前望去。 饶是已经看到过一次,可再次近距离仰望光门,张若尘的心中,仍旧是掀起了剧烈的波澜,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好庞大的一扇门,星辰在它面前,都如同尘埃一般,真是神迹。”小黑忍不住惊呼道。 它曾经的修为实力,无限接近于神,手段了得,却也根本弄不出这样的大手笔来。 光门静静的伫立于虚空中,谁也不知道,其究竟存在了多么漫长的岁月。 因为靠得很近的缘故,张若尘和小黑都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从光门中散发出来,几乎要让他们的肉身与圣魂,都碎裂开来。 “好复杂的空间结构,无尽虚空层叠,这一切竟然都是鬼门关的力量所造成,难道鬼门关是须弥圣僧炼制出来的吗?”张若尘低语道。 须弥圣僧的修为高深莫测,又擅长炼制各种宝物,比如乾坤神木图、混沌时空莲等,炼制出鬼门关,也并非不可能。 尤其此地的空间传送阵,也是须弥圣僧所布置,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对得上。 小黑摇头道:“应该不是,本皇能够感觉到,鬼门关散发出来的气息,无比古老,比之《万家灯火图》都丝毫不差,很可能是远古时代的产物,那个时候,须弥老秃驴都还没有出生呢。” “另外,本皇刚才动用大圣之眼,在鬼门关上,隐约看到一些纹络,让本皇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让本皇好好想想。” 不由得,小黑以翅膀托着猫头,认真的思考起来。 张若尘并未去打扰,而是开启眉心的天眼,仔细的观察鬼门关,倒是没有急着靠近。 即便真要去闯鬼门关,他也得先对其了解得清楚一些才行。 鬼门关上的确是有着很多纹络,复杂而玄妙,似蕴含着各种天地至理。 如此巨大的一扇门,单单是要在其上镌刻如此多的纹络,无疑都是一个了不得的大工程,非一般人所能完成。 哪怕是以张若尘如今的修为境界,盯着这些纹络看,都不禁有一种头昏眼花的感觉,根本就无法理解。 “本皇想起来了,在幽冥地牢和剑阁中,都有类似的纹络,难道这三件器物,都是同一人炼制出来的不成?”小黑突然咋呼一声。 闻言,张若尘心中顿时一动,脑中快速的回想,无论是幽冥地牢,还是剑阁,他都曾进入过,对它们并不陌生。 以前他并未太过在意,如今听小黑这么一说,幽冥地牢和剑阁中,似乎的确都有着繁奥的纹络存在,浑然天成。 张若尘注视着鬼门关,道:“鬼门关有十八层,幽冥地牢也是十八层,传闻中,剑阁也有着十八层,难道这三者间真的存在某种联系?” 眼前的鬼门关只有一座,但当初那位神秘的看门人说过,鬼门关一共有着十八层,唯有一路闯过去,才能最终进入到地狱界。 幽冥地牢和剑阁都极为神秘,没人说得清楚,他们有着怎样的来历。 传说之中,就算是神灵,幽冥地牢也能够镇压住。 毕竟,像冥王这等无限接近于神灵的强者,也仅仅被囚禁在第十七层狱界之中。 而剑阁则是存放着《无字剑谱》,乃是剑修至高无上的圣地。 除却层数相同,幽冥地牢和剑阁还有一个相同之处,它们皆是空间宝物,内蕴乾坤,甚至,剑阁还蕴含着时间的力量,层数越高,与外界的时间流速比例越大。 “能够将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完美结合,炼制成一件神妙莫测的宝物,恐怕唯有时空掌控者才能做到。”张若尘心中暗道。 昆仑界从古至今,算上张若尘,也只诞生了三位时空掌控者。 按照小黑所说,须弥圣僧并不擅长炼器,那么炼制出剑阁的人,极有可能便是神秘莫测的第一位时空掌控者。 即便身为时空传人,张若尘对于第一位时空掌控者,仍旧是一无所知,因为那位存在的时代,太过久远,在后世只留下零星的传说。 张若尘唯一知道的,就是第一位时空掌控者,被称为时空人祖,乃是昆仑界最为古老的大能之一。 思索了许久,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带着小黑,快速向着鬼门关靠近。 不消片刻,张若尘和小黑距离鬼门关,已是只有不到千里。 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鬼门关,那种心神的冲击感,无疑是更为强烈。 “咦?这里居然还有一座殿宇,张若尘,你说的那个神秘看门人,难道就住在里面。” 猛然间,小黑发现了存在于鬼门关右下角的渺小殿宇。 当然,所谓的渺小,乃是相对而言,殿宇其实十分的宏伟,高达数千丈,如一头太古神兽,盘踞于虚空中。 张若尘亦是将目光投向殿宇,上一次,他想要强闯鬼门关,结果,从殿宇中伸出一只数千里长的大手,直接就将他拍回到了白常星。 如今想来,能有那般可怕的手段,对方的修为必定是高得可怕。 “年轻人,你又来了。” 正想着,一道精神力波动,从殿宇中传了出来。 接收到这道熟悉的精神力波动,张若尘不由淡笑道:“事隔多年,没想到前辈竟然还能记得晚辈。” 那时候的他,还十分弱小,连圣境都不曾达到,对方却能够记得他,着实是让他颇为意外。 “老夫虽然活得很久,可记忆却很好,年轻人,这般短的时间,你能够修炼到圣王境巅峰,倒是很不错,你来这里,是打算闯鬼门关吗?”那道精神力再度传来。 不待张若尘作出回答,小黑先一步问道:“你是何方神圣?为何要守在这里?” “老夫只是一个被遗忘的人,即便告诉你,也没有什么意义,你们是否要闯鬼门关?”自称看门人的隐者再度问道。 张若尘心念转动,道:“以晚辈如今的修为实力,是否有资格知道关于鬼门关的一些秘密?还请前辈为我解惑。” 上一次,张若尘曾问过很多的问题,可这位自称看门人的隐者,却是以他修为太弱为由,什么都不曾告知。 尽管他心中已经有着一些猜测,可还是想从隐者的口中,知晓具体的答案。 “赶紧说说,鬼门关是什么来头?是什么人弄出来的?本皇在中古时期,竟然都不曾听说过。”小黑急切道。 它自认是见多识广,知晓诸多辛秘,但偏偏对鬼门关却是一无所知。 隐者沉吟了片刻,道:“昆仑界的平静,再次被打破,很多秘密,早晚都会被人所知晓,告诉你们,倒也无妨。” “看到鬼门关后的那条星河了吗?那里便是地狱界,一个以毁灭为目标的强大文明,十万年前,昆仑界便险些葬送于地狱界手中。” “当年,地狱界诸神,以无上神通,驾驭整片星空,向着昆仑界所在的这片星空,碾压而来,若非关键时刻,有大能者祭出无上神器,化作鬼门关,阻断虚空,昆仑界还有诸多大世界,或许都早已被吞没。” 闻言,张若尘生出一股窒息感,心中震撼极大,星空的碰撞,想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而那位阻断虚空的大能者是谁?十劫问天君?殒神岛主?龙主极望?亦或是其他人? “鬼门关是十大神器中的哪一件?那位大能者是谁?”张若尘连忙问道。 他虽对十大神器,并不是太了解,可也知道,其中似乎并没有门形态的神器。 同时,他对那位阻断虚空的大能者亦是很好奇,此人的实力,必然是惊天动地,拥有赫赫威名。 可惜,关于十万年前的一切,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抹去,就连昆仑界的诸神,大多都不为后世所知。 等待了许久,殿宇中都没有再传出任何话语来。 既然对方不愿意回答,张若尘自然也不再追问,避免惹得对方不满。 微微思索,张若尘伸出一根食指,在虚空中,轻轻一点。顿时,指尖的前方,凝聚成黄烟尘的虚影,问道:“前辈,她可曾来过这里?” “来过,进入鬼门关后,便再也不曾出来。”神秘隐者说道。 张若尘心中微微一震,看来他的猜测没错,黄烟尘的所有变化,果然都是鬼门关所导致。 但,他隐约感觉到,这里面的事,绝没有那么简单,黄烟尘不可能无缘无故投入地狱界,且以她当初的实力,怎么可能闯过十八层鬼门关? 毕竟,神秘隐者曾说过,至少需要达到圣王境界,才有资格来闯鬼门关。 “问了这么多,你们是否要闯鬼门关?”神秘隐者问道。 张若尘回过神来,目光投向那座殿宇,眼中有着道道异光流转,这位看门人究竟是何来历?为何看守鬼门关?其所说的话,是否都为真? 想及此,张若尘不由道:“其实,比起鬼门关,晚辈对前辈的兴趣更浓,晚辈想当面向前辈请教一些东西。“ 说罢,张若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竟是展开身法,身化流光,向着鬼门关右下角的宏伟殿宇掠去。 “砰。” 在距离殿宇还有五百里时,张若尘受到一道无形屏障的阻拦,不得不停下来。 “年轻人,老夫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若你不想闯鬼门关,便离去吧。”守门人淡淡说道。 小黑这是也闪掠了过来,撇嘴道:“装什么神秘,本皇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唰。” 七十二杆阵旗飞出,瞬间构筑成一座玄妙的九品阵法。 九品阵法运转,凝聚成一柄长达万丈的圣剑,散发出亿万道凌厉的剑气,闪电般对着殿宇斩去。 “咔。” 一股可怕的力量,从殿宇中传递出来,直接使得圣剑碎裂开来,所有的剑气,都瞬息湮灭。 连带着九品阵法,也在顷刻间解体,部分阵旗上,出现了裂痕,小黑本身亦是向后倒退。 可小黑却并未去在意这些,目光死死盯着殿宇,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似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怎么了?”张若尘疑惑问道。 小黑情绪激动道:“他所用的,乃是神陨之力,唯有修炼《神陨经》,才能修炼出这种力量。” 《神陨经》乃是昆仑界的六大奇书之一,属于陨神岛的不传之秘,通常情况下,唯有陨神一族,才能够修炼。 在中古时代,陨神一族曾极为强盛,有着昆仑界至强者之一的殒神岛主,而千骨女帝亦是出自陨神一族。 殒神岛主何其强大,能够与十劫问天君、须弥圣僧、龙主极望等绝世人物齐名,掌握有强大的奥义,拥有屠神的力量。 可惜,自中古时代后,陨神一族便是退回陨神岛,就此销声匿迹,很多人早已遗忘了他们的存在。 唯有小黑对陨神一族极为熟悉,还能够在茫茫海域中,寻到陨神岛,带着寒雪去接受了《神陨经》的传承。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得到《神陨经》的传承?与陨神一族有什么关系?”小黑十分急切的问道。 它现在比张若尘更想冲入殿宇中,弄清楚神秘隐者的身份,涉及到陨神一族,让它不得不上心。 “难道留下鬼门关的便是殒神岛主?”张若尘心中猜测道。 神秘隐者道:“老夫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不要在此搅闹,速速离去。” 很显然,对于张若尘和小黑的冒犯,守关人已是有些不悦。 张若尘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生出一种感应,不由转过头去,看向遥远的天际。 “那是什么?一个人吗?” 一道模糊的身影,映入张若尘的眼帘。 她背着一柄剑,脚踏虚空,漫步而行,看似很缓慢,却一步一万里,一步一天地,如同从宇宙边缘走来,去往宇宙的另一头。 这道身影,沿着一条直线前行,似在一边行走,一边悟道,寻找天地之间的真理和奥秘。 一颗巨大的星辰,出现在此人的前方,挡住了她的去路,可是还没靠近,星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穿透,四散分裂而开,并不能让她前行的方向,出现丝毫的偏差。 张若尘心神颤动,隐约感知到,穿透星辰的,似乎是……一道剑气,可他仔细感知,却又好像根本没有剑气,一切好似他的错觉。 在圣王境,张若尘已经将剑道,修炼至大圆满,自认对剑道有着深刻的认可。 可现在,他却感觉自身仿佛根本就不懂剑,远远没有接触到剑道的本质。 唯有一点,张若尘能够确定,那就是对方必定修炼过《无字剑谱》,只是早已达到他所无法理解的境界。 眨眼之间,那道身影跨过无垠虚空,竟是进入到了神秘隐者所在的殿宇之中。 “吼。” 就在这时,小黑突然嚎叫起来,显得无比激动,不顾一切的向着殿宇冲去。 说来也奇怪,此刻,那种阻碍竟是不复存在。 “女帝,是你吗?我是屠天啊,你不记得我了吗?”小黑大声呼喊道。 张若尘立刻追了上去,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道:“小黑,你的真名,居然叫屠天,嘿嘿……等等,女帝?你说她是千骨女帝?” 张若尘猛然反应过来。 “虽然我没有看清她的模样,但女帝的气质,我绝不会认错,她肯定是女帝,我就知道,女帝一定还活着。”小黑的情绪越发激动。 张若尘微微皱起眉头,刚才那个人会是传说中的千骨女帝吗?他的心中,无疑是持怀疑态度。 千骨女帝已经消失十万年,且是进入了阴间深处,就算还活着,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单凭气质,去判断一个人的身份,明显不准确。 更何况,以小黑和千骨女帝的关系,如果刚才那人真的是千骨女帝,没理由会对小黑不闻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