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剑道大圆满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剑道大圆满

青天圣龙收回龙息,让数十位罗刹族圣王,尽皆恢复自由。 “吃掉摩罗大亲王,这是你们唯一的活路。“魔音十分淡漠的道。 数十位罗刹族圣王的目光,都紧紧注视在摩罗大亲王的身上,其中大部分眼中,都有凶光闪烁。 “大亲王,落入张若尘的手中,你已经必死无疑,不如成全我等,让我等换取一个活命的机会。”一位罗刹族圣王沉声道。 另一位罗刹族圣王道:“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选择,大亲王,对不起了!” 极有默契的,数十位罗刹族圣王齐动,一步步向着摩罗大亲王走去。 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更何况,他们全都是狠茬子,为了活命,别说是让他们吃摩罗大亲王的肉,就算是吃罗刹族一尊神的血肉,他们也照样敢去做。 摩罗大亲王眼中满是惧色,颤声大吼道:“停下,别过来,我是摩钺邪神之子,是诸多神灵亲封的大亲王,你们……啊……” 不待摩罗大亲王说完,数十位罗刹族圣王已是扑了过去,数十张嘴巴,同时咬在其身上,将大块的血肉,生生的撕咬下来,鲜血淋漓。 一时间,殿宇中响起摩罗大亲王凄厉的惨叫声,如地狱中的恶鬼在嘶吼,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看到这一幕,罗乷的瞳孔,顿时紧缩,眼中浮现出不忍之色。她虽为罗刹族,却还是第一次看到,罗刹食罗刹的画面。 魔音从摩罗大亲王的身上,割下巴掌大一块血肉,施施然向着罗乷走去,道:“高贵的公主殿下,我为你挑选了一块最鲜嫩的肉,好好品尝吧。” 闻言,罗乷的心神,当即为之一震,就算是人族的血肉,她都不愿吃,更何况是自己同族的血肉。 真要让她吃下摩罗大亲王这块肉,那会比杀了她,还更加让她难以接受。 “哗。” 就在魔音快要将血肉,送入罗乷口中之时,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光,突然从罗乷身上迸发出来。 “咔嚓。” 剑光无坚不摧,竟是生生斩断了张若尘留下的空间锁链,同时也将张若尘留下的精妙封禁破开。 一只古朴的剑柄飞出,落入罗乷的手中。 受到邪煞之力的催动,道道神光从剑柄中飞出,显化出数之不尽的剑道规则,相互交织,幻化出一道细长的剑身,极其浓郁的神性力量,弥漫开来。 无须罗乷做什么,天地间的规则,便尽数围绕着神剑转动起来。 “轰隆隆。” 受到神剑力量的牵引,洛水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且这些浪花都呈现出锋利的一面,似要凝聚成成千上万柄利剑来。 “这是……” 魔音的脸色微变。 在北域的时候,她便见过这只古朴的剑柄,且知晓,其与剑冢有关系。 当初,罗乷取出这只剑柄,险些将张若尘的滔天剑给收走。 动手之前,魔音已经是仔细搜过罗乷的身,却并未发现剑柄的存在,也不知道罗乷究竟将其藏在了什么地方。 神剑在手,罗乷不顾一切的将自身的邪煞之力,尽数倾注进去。 上万道凌厉的剑气呈现,化作可怕的剑气洪流,将罗乷包裹在其中,仿佛置身于另一片时空之中,让谁都无法靠近。 魔音想要出手阻止,可惜她延伸出的藤蔓,刚一触及到剑气洪流,便是被绞得粉碎。 而青天圣龙吐出的煵灵龙火,亦是被剑气洪流阻挡在外。 “轰。” 剑气洪流势不可挡,瞬间将殿宇摧毁,贯穿洛水中诸多的折叠空间,生生开辟出一条通往洛水外的通道来。 “救……救我……” 摩罗大亲王痛苦的呼唤道。 罗乷眼中虽有不忍之色,但却并未犹豫,当即跨入剑气洪流开辟出来的通道之中。 不是她不想救摩罗大亲王,而是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救,如果有所耽搁,说不得,连她本身也将失去这个脱身的机会。 得自剑冢的剑柄,的确是极其不凡,但,以她现在的实力,却是无法真正发挥出其威力来。 而看到罗乷毫不迟疑的退走,摩罗大亲王心中最后的希望破别,彻底陷入绝望的深渊之中。 就在罗乷踏入剑气通道的一刻,九曲天星突然出现异动,一股无比玄妙的剑意,将整个九曲天星,都给笼罩起来。 这股剑意的源头,正是张若尘闭关潜修的秘府。 “唰。” 刹那之间,九曲天星之上,出现了成千上万道张若尘的身影,尽皆凝实无比,让人难分真假。 每一个张若尘,都在舞剑,演练高深莫测的剑法。 “发生了什么事?” 在九曲天星上修炼的天初文明修士,尽皆被惊动 接连出现可怕的力量波动,简直要让人以为,是九曲天星遭遇了强敌的攻击。 “不好。” 罗乷的脸色微变,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从剑气通道内退出。 原因无他,张若尘释放出的剑意,隐隐演化出一座独立的世界,囊括整个九曲天星,竟是将剑柄缔造出来的通道,给生生截断。 “主人出关,罗乷,你逃不掉。” 魔音眼中浮现出一抹喜色。 罗乷并未去理睬魔音,目光死死的盯着半空,那里悬浮着一柄巨大的圣剑,高达万丈,似一座通天剑山。 圣剑绽放出璀璨的九彩色光华,剑体上烙印着无数玄妙的纹络,浑然天成,似蕴含着剑道最为本质的真谛。 一时间,数之不尽的天地规则,都疯狂的汇聚起来,天地圣气凝聚出无数的圣剑虚影,剑尖都指向万丈圣剑,犹如万剑朝宗。 “嗡。” 握在罗乷手中的剑柄,剧烈震动起来,竟是有着脱手飞出的迹象。 “剑道大圆满。”罗乷一字一顿道。 一旦在圣王境,将某种圣道规则,成功修炼至百万道,便可称之为大圆满。 理论上,修士在圣王境,每一种圣道规则,最多能够修炼出一百万道,但,真正能够达到这一步的修士,却是如凤毛麟角一般稀少。 即便是十万小道,往往也只能修炼出接近一百万道规则,而无法真正达到大圆满的程度。 将大道、至尊圣道乃至恒古之道,修炼到大圆满,则更是难如登天。 罗乷怎么也没想到,张若尘竟然可以将七十二至尊圣道中的剑道,修炼出百万道圣道规则,引发天地异象, 整整百万道圣道规则,和相差一道规则,即可达到百万道,两者之间,可谓是有着天壤之别。 任何一种圣道,修炼到大圆满境界,都会发生无法想象的奇异变化,涉及到诸多方面。 在张若尘主修的数种圣道中,剑道一直都走在最前面,在这次闭关之前,便已经接近于百万道。 潜心参悟剑十,终是让剑道实现了大蜕变,达到让无数剑修,都无比渴望达到的大圆满之境。 “唰。” 所有的身影合一,显化出张若尘的真身。 张若尘一招手,那柄足有万丈高的九彩色圣剑,便是直接没入了他的体内。 九彩色圣剑虽然凝实无比,与真正的圣剑,一般无二,但,其本质却是张若尘修炼出来的剑道圣相。 继而,笼罩住九曲天星的种种异象,都在快速的消散。 “恭喜主人,修为大进,剑道成就大圆满。” 魔音和青天圣龙,立刻上前恭喜。 尽管他们俩都已经是堪比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可面对张若尘,仍旧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好似在面对一位强大的大圣。 剑道达到大圆满后,张若尘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并非是流于表面,而是源于本质。 尤其是剑修,对于张若尘的变化,会感知得最为清晰。 张若尘飘身降落到破败的殿宇中,目光投向罗乷手中的古朴剑柄。 尽管罗乷极力对抗,可在张若尘释放出强大的剑意后,剑柄仍旧是不受控制的脱手飞出。 “把剑柄还给本公主,那是属于本公主的。”罗乷瞪大一双美眸,轻哼一声。 张若尘伸手握住剑柄,一边打量,一边道:“此物源自冥王剑冢,并不属于你。” “张若尘,你欺负人,为什么总是抢本公主的宝物?日晷是我的,剑柄也是我的。”罗乷眼中满是幽怨之色,不停磨牙,饱满的酥峰猛烈的起伏。 张若尘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你错了,没有任何东西属于你。就算是你的命,如今也掌握在我的手中。” 闻言,罗乷心中不由一动,真切的从张若尘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杀意。 罗乷很清楚,张若尘对待地狱界修士,向来都是十分的冷酷无情,尤其这次摩罗大亲王招惹到了张若尘,很难说不会连她也受到牵连。 “张若尘,你杀了本公主,对你没有半点好处,只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本公主知道,你肯定会说,你不在乎。但那样一来,那些视你为眼中钉的人,恐怕都会拍手称快,反正你也已经得到剑冢内的宝物,放了本公主如何?”罗乷连忙说道。 张若尘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向罗刹族传递消息,将摩罗大亲王夺走的圣道古茶树,送回昆仑界。” 说话间,张若尘将目光向摩罗大亲王投去,可惜的是,看到的已经只是一具白骨,所有的血肉,都被那群罗刹族圣王啃食干净。 即便如此,摩罗大亲王也还没有真正死去,其圣源和圣魂尚存。 伸手一抓,张若尘将摩罗大亲王的圣源摄取到手中,其圣魂正被封禁在内。 经历被罗刹族圣王生生啃食掉所有的血肉,摩罗大亲王的精神意志,已然是处于崩溃状态。 即便让其夺舍到新的躯体,也已经废掉,不可能再有太大的成就。 心意一动,张若尘将摩罗大亲王的圣源,收入了乾坤界中,让邪灵去炼化其圣魂。 随即,张若尘将摩罗大亲王的圣骨,也收了起来。 这具骨骸,已经完成不朽化,相当于是不朽大圣之骨,用处颇多。 与此同时,魔音突然释放出大量藤蔓,闪电般刺出,刺穿一名名罗刹族圣王的身体。 “你……不守信用。” 一众罗刹族圣王,皆是充满了不甘。 他们已经抛开所有顾虑,将摩罗大亲王的血肉啃食干净,没想到,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魔音冰冷道:“对你们地狱界的修士守信用,就是妇人之仁。难道放你们回去,继续吞食昆仑界的生灵?” 从她和青天圣龙亲自出手,去将这群罗刹族圣王抓回来时,他们的结果,便已经注定。 无论是摩罗大亲王,还是这群罗刹族圣王,都是屠戮画宗的刽子手,岂能放过? 不消片刻,所有罗刹族圣王的精气,都被吞噬一空,变成一具具干尸,风吹过,纷纷消散。 “楚老前辈,您可以安息了!”张若尘在心中默念。 经历了太多无奈、惨痛、悲恨,不知不觉间,张若尘的心,也逐渐变得冰冷,不再像以前那么仁慈。 或许这就是踏上强者之路,追寻帝皇之途,将要付出的代价。 无论如何,为楚思远报了仇,张若尘的心神,变得轻松了许多。 接下来,他需要将属于画宗的那株圣道古茶树夺回来,帮圣书才女重振画宗,重振儒道。 而这一切的希望,就寄托在罗乷的身上。 身为罗刹族公主,罗乷的身份地位,比之摩罗大亲王更加尊崇,将之掌握在手中,或许能够让罗刹族妥协。 事实上,用摩罗大亲王也有希望,换回圣道古茶树。 不过,摩罗大亲王乃是杀死楚思远的凶手,加之已经擒住罗乷,也就没必要再将他留着。 “你那么想夺回圣道古茶树,是为了圣书才女吧?张若尘,你随时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实际上多情得很嘛!哏哏!”罗乷道。 很显然,对于张若尘的事情,罗乷都了如指掌。 张若尘冷漠道:“不想死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 说话间,张若尘身上释放出一股,更为可怕的杀意,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意志,将罗乷笼罩。 “本公主传递消息就是了,那么凶做什么。”罗乷心中一震,不禁撇嘴道。 她能够感觉得到,张若尘并非是在开玩笑,不乖乖听话,后果将难以预料。 为了不真正将张若尘惹恼,罗乷当即开始刻写要传递的内容。 不多时,罗乷刻写下所有文字,在张若尘过目之后,便是立刻打了出去。 让族内拿出圣道古茶树来救自己,罗乷感到很没有面子,却又无可奈何。张若尘变得越来越强,她纵有千般手段,这次也已经是无法行得通。 就连阎无神那么不可一世,都折在张若尘手中,她就算失利,似乎也并不是多么丢脸。 在罗乷看来,张若尘的脱变,不仅仅表现在修为上,更在于他的心,已经没有了破绽。 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 这样的张若尘,才最为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