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洛水激战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洛水激战

从王山出发,以张若尘的速度,没用多久,便是抵达洛水之滨。 洛水一如既往的神秘,水面白雾飘荡,一层叠着一层,阻挡视线,即便目力再强,也很难看清水域深处的景象。 自昆仑界复苏以后,洛水便是发生巨变,水域辽阔无比,宛如一片远古大洋,其中空间结构复杂无比,就连星辰漂浮在其中,都显得十分渺小。 相比于王山,洛水要危险很多倍,却也更加吸引人,因为洛水中诞生出的圣药,与封神台的圣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能够直接增加修士体内的圣道规则。 立身在河岸边,张若尘清晰的感知到,在洛水中,有着诸多强大的气息存在,显然都是为了来寻机缘的强者。 很早以前,落水就被认定为是一处觉醒神土,其中所蕴育的机缘,可说是难以想象,足以让大圣都为之动心。 “数百年前,洛水从天而降,却并未显露出任何神异之处。唯有洛虚前辈,在三百年前,得到机缘,领悟出三十六式洛水拳法,名动天魔岭,被称为鬼才,那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张若尘站在洛水前,忍不住感慨。 洛虚对张若尘有大恩,不但传授他洛水拳法,还曾数次在他最需要帮助时出手,他心中对洛虚是既敬佩又感激。 张若尘相信,以洛虚的本事,尽管被摩罗大亲王重伤,却也绝不会轻易身死。 只可惜,画圣楚思远,已经被摩罗大亲王残忍的杀死,尘归尘土归土。 “张若尘,你是在找本王吗?” 极为突然的,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响起。 张若尘心中一动,将目光投向烟波浩渺的洛水。 浓浓的白雾中,一道高大的身影,缓步走了出来,面露狰狞的笑容,与张若尘相对视。 此人身高近七米,背上长着一对巨大的玉质骨翼,眼睛很大,宛如两个大灯笼,鼻子塌陷,与大猩猩一般,口中满是参差不齐的獠牙犬齿,长得极为丑陋。 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相当强大,体外隐隐显现出数以千万计的圣道规则,充满罪孽的血光,缠绕在体外,已然是浓郁到化不开的地步,难以想象,其究竟杀戮了多少生灵。 “摩罗大亲王。” 张若尘的眼中,闪过一道可怕的杀机。 他本以为摩罗大亲王还在路上,却没想到,竟然已经先一步赶到了洛水。而且,似乎早已猜到,他会赶来这里。 张若尘眼睛微眯,道:“你是故意引我来此的?” “没错,昆仑界的修士都知道,你张若尘与那个画圣,还有洛虚,关系匪浅,他们一个死在本王的手中,一个被本王重伤。张若尘,你应该很愤怒吧,是不是很想将本王碎尸万段?哈哈!”摩罗大亲王放肆的大笑起来。 顿了顿,摩罗大亲王继续道:“那画圣还真是愚蠢,蚍蜉撼树,妄想阻拦本王。不过,那老家伙还挺厉害,本王整整割了三千刀,将他身上的血肉全部割下,并当着他的面吃下,他竟然哼都没哼一声,真是让本王很不爽。” 让摩罗大亲王失望的是,他说了这般多,张若尘并未变得怒火冲天,仍旧是显得十分平静,好似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一般。 张若尘平静的看着摩罗大亲王,淡漠道:“还有遗言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根据他所掌握的情报,摩罗大亲王的确是很强,达到大圣之下第一层次,可只能算是其中最弱的,也就与金阳双子王差不多,他还真是并未将其放在眼中。 不过,种种迹象表面,这次的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摩罗大亲王知道黑暗之子败在他手在,还敢主动现身来招惹他,且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无疑是显得很反常。 但,不管其有着怎样的阴谋,都注定难逃一死。 “张若尘,该留遗言的人是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摩罗大亲王冷笑道。 张若尘什么话都没有说,目光淡淡的看向摩罗大亲王身后。 尽管对方将气息收敛得极好,且有着洛水的影响,可,还是被他感知到。 “传闻中,张若尘重情重义,看来的确是真的,但,这也是你最大的弱点。”一道很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缓缓从摩罗大亲王身后的白雾中走出。 刚才说话的,正是身形较高的俊美男子,丹凤眼,高鼻梁,容貌比绝大多数女子更加完美,穿着一身红衣,手持一把玉扇,显得风度翩翩,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 其身边之人,身形相对较矮,但却是极为壮实,肥头大耳,袒露着胸膛,脖子上挂着一串很粗的念珠,手上亦是拿着一串念珠,形象几乎与和尚一般无二。 “原来是冥族中,与黑暗之子齐名的冥妖和冥佛。” 目光扫过二人,张若尘立刻便是知晓了他们的身份。 而在看到冥妖和冥佛后,张若尘也瞬间明悟了所有的事情。 摩罗大亲王之所以敢大摇大摆的来到东域,且直奔洛水而来,就是因为有冥妖和冥佛的存在。 很显然,是冥妖和冥佛设计,以摩罗大亲王为诱饵,将张若尘给引出来。 至于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冥族在真龙岛受挫,黑暗之子落败身死,诸多冥族强者遭到屠戮,这对冥族而言,是无比巨大的耻辱。 作为与黑暗之子齐名的冥族妖孽,在这种时候,冥妖和冥佛,岂有不出手的道理? 冥妖轻轻扇动手中的玉扇,以冰冷的语气,道:“张若尘,你所做下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挑衅我冥族,现在便为此付出代价吧。” “听说张若尘与昆仑界万佛道有些关系,还是让本佛爷来超度他。“冥佛摸了摸大肚腩,上前一步,道。 冥妖眼神透着寒光,道:“张若尘是本座的猎物,谁也不能抢。” “佛爷已经很久不曾出过手,冥妖,你还是将张若尘让给我吧!”冥佛并不退让。 看得出来,冥妖和冥佛均是对自身的实力,极为自信,即便张若尘有过击败黑暗之子的战绩,他们却仍旧有信心,独自将他击杀。 张若尘淡淡道:“你们当真以为吃定我了吗?我不想浪费时间,想对付我的话,可以一起上。” “本座一人便可杀你。”冥妖低喝一声。 只见冥妖猛然扇动手中的玉扇,十八道凝实无比的诅咒符纹飞出,化作十八头形态各异的狰狞异兽,均是散发出邪异不祥的可怕气息。 “吼。” 十八头狰狞异兽,宛如真正的生灵,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吼声,滔天的诅咒力量,从它们的体内,涌现而出,向着张若尘淹没而去。 张若尘眼神平静,波澜不惊,轻描淡写的打出一拳。 凝聚了八十七万道规则的拳道圣相浮现,宛如一条缩小版的洛水。 原本张若尘只修炼出了七十七万道拳道规则,可炼化道果圣露,却是让拳道规则增长了十万道之多。 同样的,他所主修的其他几种圣道,规则亦是增长了不少。 “轰隆隆。” 受到拳意的影响,洛水剧烈震动起来,掀起惊涛骇浪。 “嘭。” 无论是十八头狰狞异兽,还是它们释放出诅咒力量,都在顷刻间溃散开来。 冥妖的眼神微变,已是预感到,在洛水与张若尘交手,会对他颇为不利。 “唰。” 冥妖身形一动,脱离洛水,来到河岸边的一座高山之上。 相比于被动还击,张若尘还是更喜欢主动出击。 对付像冥妖这等绝顶强者,张若尘自然不会留手,当即便施展出空间手段。抬手之间,数十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从各个方向,对冥妖展开攻击。 随着空间之道造诣的提升,任何一种空间手段,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也都相应的水涨船高。 冥妖体内涌现出强大的黑暗之力,瞬间覆盖所有空间裂缝。 冥族的顶尖强者,几乎都会去参悟黑暗之道,冥妖自然也不例外,且已经将黑暗之道修炼到极高层次,可以吞噬一切,就连空间裂缝也不例外。 紧接着,冥妖奇快无比结印,将诅咒力量与黑暗力量相结合,凝聚出一道可怕的掌印,使得大片的空间破碎开来。 “接我一粒尘埃。” 张若尘伸出两指,在空气中,捻起一粒灰尘,屈指弹出。 很不可思议的,在圣道规则的作用下,灰尘竟是化为山岳那般巨大的岩石球体,宛如小型星辰一般,携带万顷之力,与冥妖凝聚的掌印碰撞在一起。 “轰。” 岩石球体和掌印,同时炸开,释放出恐怖至极的冲击力。 方圆千里的大地,都在瞬间崩碎开来,一座座高山,被夷为平地。 幸好,洛水流域早已没有人类居住,要不然,还不知道会造成多么巨大的伤亡。 摩罗大亲王眼神变得极为凝重,道:“在一粒灰尘中,开辟出山岳般巨大的空间,这等手段,就算是很多修炼空间之道的大圣,都无法施展出来,张若尘的空间造诣,竟然已经达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毫无疑问,张若尘刚才展现出的这一手,对摩罗大亲王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大圣之下,能在空间一道上,压过张若尘一头的人,恐怕只有阎无神和空间神殿的申屠云空。”冥佛低语道。 听到这两个名字,摩罗大亲王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尽管他本身也很骄傲,却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都是他招惹不起的。 阎无神自不必说,乃是地狱界大圣之下的第一人,需要天宫四大天王联手,才能够压制住。 而申屠云空,则是空间神殿最近万年来,培养出来的最为杰出的传人,在空间之道上,拥有卓绝的天赋。 自从拜入空间神殿以后,申屠云空便甚少在外走动,所有心思都放在修炼空间之道上,简直是为空间之道痴狂。 这么多年过去,谁也不知道,申屠云空在空间之道上,究竟达到了何种境界。 但很多人都认为,单就空间之道,即便是阎无神,也未必能够胜过申屠云空。 就在这时,洛水中出现异动,诸多修士,相继闪掠而出。 他们是来洛水寻觅机缘的修士,来自不同的大世界,此刻都是被张若尘和冥妖打斗的动静所惊动。 “那是……张若尘,他在与什么人战斗?”有修士好奇问道。 冥妖的危险程度,乃是超十级,所以,并不被记录在《地狱十族万邪录》上,加之,他不怎么出现在功德战场上,一般人,自然是认不得。 有修士认出冥妖,十分忌惮道:“是冥族的冥妖,是冥族大圣之下最强的三人之一,与冥佛和黑暗之子齐名,他竟然来到了昆仑界。” 下一刻,其目光投向伫立于洛水上的冥佛和摩罗大亲王,瞳孔顿时紧缩,道:“冥佛也在,还有摩罗大亲王,他们肯定是来杀张若尘的。” 闻言,在场的修士,无不露出惊色,即便他们对冥妖和冥佛这两个名字不熟悉,可单单是冥族大圣之下三巨头的名气,便足以说明他们的强大。 第一时间,所有人都极速倒退,与冥佛和摩罗大亲王拉开距离,避免受到波及。 “哗啦。” 洛水自动分开,一道窈窕婉约的绝美身影,从其中走出,脚下踏着一片神圣的金雾,宛如神女降世,正是天初仙子。 得洛神传承,天初仙子越发的出尘绝世,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在天初仙子的身后,还有着三人,分别是李妙含、呆子和屠夫,都算得上是张若尘的熟人。 “师尊,张若尘似乎遇到了麻烦!”李妙含微微皱眉道。 呆子眼神凝重道:“冥妖和冥佛齐至,再加上一个摩罗大亲王,看来是打定主意要除掉张若尘,也不知道张若尘能否应付得了?” “张若尘是越来越厉害,连黑暗之子都败在他手中,也难怪会将冥妖和冥佛惊动,可惜,这种级别的战斗,我们根本插不上手。”屠夫摇头道。 天初仙子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放在张若尘的身上,同时,不自觉的伸手,抚摸了一下佩戴在脖颈上的天河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