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传说中的祖地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传说中的祖地

无论外界如何纷扰,王山深处的山谷中,却是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全身心沉浸在修炼之中,身在乱世,力量才是活下来的根本。 “唰。” 张若尘突然睁开双眼,体表升腾起纯白色的火焰。 炼化王品圣丹,加上炼化火属性顶级神物,张若尘终是如愿将净灭神火,从臣焰蜕变为了帝焰。 帝焰与臣焰,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君王战器,都有可能生生被炼化掉。 焱神腿中的百万道神之规则,亦是全部炼化完毕,蕴含的神力,恐怖至极。 除此之外,张若尘还将五种顶级的五行神物,全部炼入了肉身之中,将五行混沌体修炼到极致,除了最为脆弱的脏腑和大脑后,身体几乎都已经完成不朽化。 只要他愿意,稍微耗费一点时间,就能将不朽圣躯铸造出来,突破至不朽大圣境。 当然,张若尘现在不可能这么做,在圣王境的积淀越雄厚,进入大圣境,才会越强大,按照他的想法,无论是圣道规则,还是肉身不朽化,他都要达到圣王境的极限。 “净灭神火的蜕变,果然很不容易,有王品圣丹和顶级的火属性神物相助,居然都耗费了我二十八年时间,幸好在真龙岛得到了足够多的神石,不然,说不得只能中途放弃。”张若尘感慨道。 在他的计划中,十年左右,应该就能让净灭神火蜕变为帝焰,可没想到,最终却耗费了近三倍的时间。 将净灭神火收回体内,张若尘不禁低语道:“可惜,真理界形还是没能凝聚成功,始终差了一点,没有真理神殿秘传之法,凝练起来,的确是很困难。” 在这些年中,张若尘体内的真理规则,已经增长至六十八万道,距离达到十倍攻击力,还差了整整二十万道,不过,如果无法凝聚出真理界形,即便规则数量达到,也依然无法爆发出十倍攻击力来。 任何一种圣道,在圣王境所能修炼出来的规则总量,都是一百万道,越往后,修炼的难度越大。 正因如此,即便张若尘拥有万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奥义,修炼真理规则的速度,也已经远无法与之前相比。 靠着各种辅助修炼的宝物,加之世界门之匙的影响,张若尘这次闭关,增长了一千五百万道圣道规则,总数达到六千万道。 其中,空间规则增长至六十一万道,时间规则五十七万道,剑道规则八十八万道,掌道规则七十九万道,拳道规则七十七万道,均有着不小的提升。 以张若尘如今的实力,如果再对上金晖大圣,应该无须冒险动用时空之力,就能将其击败。 目光转动,张若尘扫过身周的众人,不禁暗暗点头。 二十八年时间,加上他提供的充足的修炼资源,所有人的修为实力,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尤其是吞天兔和魔猿,如今都已经达到道域境,放在任何一座大世界,都能够算得上是强者。 而在此期间,小黑也已经完成了阵法的布置,将山谷化作真正的修炼圣地,同时可确保世界门之匙,万无一失。 张若尘并未干扰众人修炼,收起日晷,便独自离开了山谷。 他身上仅剩下七块神石,先保留着,或许能派上其他的用场。 一道青色的圣光,从张若尘的袖中飞出,化作一条足有百里长的青色巨龙,散发出浩瀚的龙威。 其正是当初宙宇耗费极大力气,从蛮荒秘境中抓捕到的那条青天圣龙,本身乃是太古遗种,血脉极为强大,丝毫不在吞天魔龙之下,且修为实力,远胜过吞天魔龙。 不过,宙宇并未能够真正将青天圣龙收服,倒是张若尘如今成功将之收服。 青天圣龙之所以会臣服,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自然是因为张若尘的实力足够强大,压得青天圣龙提不起反抗的念头。 其二,则是因为那株化龙草,那对青天圣龙拥有着致命的诱惑。 炼化化龙草后,青天圣龙体内的神龙血脉,被完全激发出来,已然是快要成就真龙体质。 所谓真龙,指的是还未成神的神龙,自中古以后,昆仑界便只有敖心颜,修成了纯粹的真龙体质,也因此被阴阳海那位禁忌人物所看中。 青天圣龙虽然还没有修炼成真龙之体,但本身的实力,却有着不小的提升,若是再与那宙宇一战,未必会败。 “哒哒。” 脚步声响起。 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头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以绿油油的目光,盯着青天圣龙。 “好肥美的一条龙,味道一定很不错。” 说话的同时,老头子还舔了舔嘴唇,口水差点流出来。 而听到这句话,青天圣龙顿时大怒,从天而降,降落在老头子面前,大口的喷吐着可怕的龙息。 老头子看似行将就木,实则灵敏无比,瞬间倒退,与青天圣龙拉开距离,同时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张若尘,怪叫道:“张若尘,看好你的龙,吓坏我老人家了。” 张若尘的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不善的看向老头子,很想将其暴凑一顿,但最后还是克制住。 他在王山,是第三次见到这个老头子。第一次是王山出现异变之时,其刚从地底钻出来,自称是盗墓贼。第二次,他竟是想要对一众女圣下药,甚至连百花仙子也差点中招。 可惜,老头子太过滑溜,张若尘纵然手段尽展,也奈何其不得。 哪怕是现在,张若尘仍旧是无法将老头子看透,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来历,更不知他修为实力达到了哪一步? “老家伙,你怎么还在王山?”张若尘眼神不善的问道。 老头子嘿嘿一笑,道:“上次不是就已经和你说过了吗?老夫乃是张家的守护者,张家的祖地在此,老夫自然要留在这里。” “既然你不愿老实交代,那我只能得罪了。”张若尘的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 说话间,张若尘已是调动空间规则,释放出空间领域,将方圆数百里的空间,完全禁锢起来。 今时不同往日,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就算是面对不朽后期的大圣,也有一战之力。 “吼。” 青天圣龙咆哮,亦是对老头子发动攻击。 一只巨大而锋利的龙爪,闪电般探出,凝聚成风云漩涡,封锁住老头子所有的退路。 “哇,张若尘,你想做什么?” 老头子一边发出怪叫,一边极速闪躲。 让张若尘感到诧异的是,方圆数百里的空间,明明已经被他完全禁锢住,老头子竟然还能够行动自如,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诧异之余,张若尘调动大量空间规则,施展出空间风暴,向老头子席卷而去。 空间风暴波及的范围极广,且瞬息便至,使得老头子无法闪避。 老头子仍旧不曾施展出圣术,竟是以血肉之躯,硬撼空间风暴。 “砰。“ 空间风暴生生被老头子撕裂开来,快速平息下去。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的眼皮猛的一跳,以他现在的空间造诣,施展出空间风暴,就算是寻常的不朽大圣,都无法抵挡住,却被这个老头子如此轻易给破解。 怎么可能? 之前,他怀疑老头子是顶尖的九步圣王,现在看来,还是严重低估了他。 难怪老头子说不能离开王山,怕被发现,以其所拥有的实力,的确是不会被允许留在昆仑界中。 张若尘停下手来,极为严肃的问道:“你根本不是圣王,也不是当世的人,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已经看出来了,老头子应该是一位苏醒者,第一次相见时,其应该才刚从地底苏醒过来。 且老头子不是一般的苏醒者,实力极为强大,至少也是大圣级别。 曾经毫不起眼的王山,变成了一处觉醒之地,甚至还有苏醒者出世,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老夫和你一样,都是张家的人,有话好好说,干嘛要动手呢?老夫这老胳膊老腿,可经不起折腾。”老头子一边捶着腰,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青天圣龙也看出了老头子的强大,不由退回到了张若尘的身边,警惕的注视着他。 “轰隆隆。” 正当双方对峙的时候,王山的深处,突然传出巨大的动静。 张若尘当即转头看了过去,眼中不禁露出一抹异色,道:“折叠空间进一步开启,王山变得更为广阔了。” 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老头子竟是凭空消失无踪,不知道去到了何处。 张若尘以空间领域进行感知,竟是无法发现老头子的踪迹。 微微沉思,张若尘将青天圣龙收入袖中,转而施展出空间挪移,去往王山的深处。 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具备探索这处折叠空间的资格,即便真有什么危险,他也有自保的把握。 王山深处的天地圣气更为浓郁,几乎到了化不开的程度,且其中夹杂着许多天地神气,显现出一派神圣的景象。 刚一进入王山深处,张若尘就被一物所吸引。 在一处岩壁之上,盘踞着一条巨大的青龙,长达数百丈,正在吞吐着天地圣气。 “这是……盘龙藤。”张若尘眼睛一亮。 那青龙,并不是真正的龙,而是一株圣药。 如果是寻常的圣药,即便是十万年古圣药,也难以引起张若尘的注意,可这株盘龙藤不同,其乃是一株元会圣药。 似是感知到了盘龙藤的气息,青天圣龙立刻将头从张若尘的袖子中探了出来,目光炙热的盯着盘龙藤。 “主人,我要得到它。”青天圣龙激动道。 张若尘当然知道,盘龙藤对于龙族的用处最为巨大,可以让龙族得到全方位的提升。 不过,盘龙藤属于攻击性极强的元会圣药,一般人根本就奈何不得。 张若尘已经感知到,这株盘龙藤的气息极为强大,且凶威滔天,绝对不好对付。 “吼。” 就在这时,盘龙藤突然发出震天动地的龙吟声,张牙舞爪的向着张若尘扑了过来。 “唰。” 青天圣龙当即从张若尘的袖中飞出,迎风而涨,与扑过来的盘龙藤碰撞在一起。 与此同时,张若尘迈动步伐,继续向折叠空间的深处走去,丝毫不担心青天圣龙会收拾不了盘龙藤。 所过之处,生长了大量圣药,且年份大多都很长,属于圣药中的上品,就算是圣王,都能够用得上。 甚至于,张若尘还发现了三株十万年古圣药,每一株都极为罕见,价值连城,就算是九步圣王,都会渴望得到。 不过,张若尘并未出手去采摘,反正王山已经被封锁住,不怕它们跑掉。 张若尘已经将那尊七龙丹炉,交给了小黑,利用这些高品质的圣药,应该能够炼制出不少高阶的丹药来。 穿过几座圣山后,张若尘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片极其特别的区域,被绚烂的九彩色神光所笼罩,神圣无比,宛如一片净土。 不知为何,刚一靠近,张若尘的内心,便是变得无比平静,生出一种静谧之感。 透过九色神光,张若尘看到了一座座矮山,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到尽头,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座。 每一座山,都很特别,前方立着巨大的墓碑,被极其古老的大圣规则所笼罩,无法看清其真实的形态,且散发出极其强横的大圣气息。 “这些难道是大圣的坟墓?” 张若尘心中巨震。 圣明张家的皇族墓林中,九座属于大圣先祖的坟墓,便是与这些矮山的景象差不多。 想到这种可能,张若尘内心便难以再平静,因为仅仅只是眼睛看到的坟墓,就有上千座。 岂不是意味着,至少有上千位大圣,被埋葬于此? 难道昆仑界某个时期,所有的大圣都死在了这里,埋骨在此地?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大圣的气息强横,即便死后,仍旧很雄浑,过去漫长岁月,都不会消散。 怀着满心的疑惑,张若尘向前走去,可是刚一靠近九色神光,他的脚下便出现一圈圈空间涟漪,有着一股股恐怖绝伦的圣威冲击而来,似要将他撕成碎片。 正当张若尘想要进行对抗的时候,他本身的血脉,突然出现异动,冲击而来的圣威,竟是莫名的消散。 顿时,张若尘感到压力大减,感觉轻松了许多。 “怎么回事,那些大圣威压,为何会如潮水一般退去?刚上,我体内的血脉,似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悸动。”张若尘的心中,隐隐生出某种猜测。 不由得,他再度迈步向前,耗费极大力气,终是来到一座矮山下。 在这座矮山的前方,有着一块石碑,其上镌刻有一些繁奥的文字,并不属于当世。 “好古老的气息,上面的文字,应该是属于中古时代的形态,蕴含大圣道韵。不过,字迹的表面,笼罩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以我的圣目,也只能看出大致的轮廓,有些模糊,难以看清。” 看着眼前的石碑,张若尘心中怎么都无法平静。 当即,他释放出自身强大的精神力,触及石碑上的文字,开始破译。 让张若尘感到惊异的是,这种文字比他预想的还要晦涩,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强度,破译起来,竟然都困难无比。 在全力以赴调动精神力的情况下,张若尘才好不容易破译出了石碑上的文字。 “北皓圣君张林之墓。” 张若尘眼神一凝,道:“竟然真的是大圣的坟墓,这……” 上千座大圣坟墓,这是何等的惊人,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会相信。 “北皓圣君,张林,为何这个名字,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张若尘面露异色。 不由得,张若尘挪动脚步,来到相邻近的一座坟墓前,调动精神力,包裹住前方的墓碑。 “玄影大帝张天舒之墓。” 张若尘面露沉思之色,低声念道:“张林,张天舒,……” “张林,张天舒,这不是我张家族谱上记载的,中古时代两位大圣先祖的名字吗?”张若尘猛然想了起来。 中域张家有着极其辉煌的历史,历代都有大圣级强者诞生,至今在诸皇祠堂中,都供奉着数十尊大圣先祖的塑像。 一翻手,张若尘取出一物,正是张家传承久远的族谱。 祖谱并不完整,只有半本。 不多时,他便是在族谱上,找到了张林和张天舒这两个名字,在张家的历史上,皆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难道这里真的是张家传说中的那处祖地?”张若尘心中巨震,无法再保持平静。 他曾在看过一本古书,其上提到,张家有一处祖地,不过却在中古末期被毁掉,后人再也无法找到。 如此说来,云武郡国的张家,与中域圣明张家,难道真的同属一脉? 可是,这里的大圣墓如此之多,难道埋得都是张家的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