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黑暗降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黑暗降临

手持银色大锏之人,体形魁梧,身高接近两米五,皮肤黝黑,如同铁塔一般伫立在大地上,阻拦住张若尘的去路。 磅礴的银色气血,从此人的体内散发而出,充斥着野性的气息,在其身后隐隐凝聚成一头凶虎的形态,一双血色的眸子,内蕴恐怖的杀机,似乎随时都会从虚空中挣脱而出。 换作其他人,站在魁梧男子的面前,只怕早已是瘫软在地。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他们对我出手时,你不曾出面阻拦,如今却要我放过他们,是觉得我可欺吗?” 说话间,张若尘身体一震,浓烈的五色圣光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在身后缔造出一座朦胧的世界,其内有着大量混沌之气弥漫。 此乃五行混沌体大成后,衍生出来的异象,道韵天成,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妙用处。 这座世界刚一显化出来,方圆数百里的空间,便是完全被禁锢住,身在其中之人,行动均是受到巨大的影响。 金阳双子王刚逃出百里远,便感觉如陷泥潭之中,行动变得异常的迟缓。 感受到空间被禁锢,魁梧男子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怒色,沉声道:“张若尘,你难道想与本座动手吗?” 以魁梧男子看来,既然他已经出面,张若尘就应该停手,放金阳双子王离开,这样对谁都好。 可没想到,张若尘竟是如此不知好歹,连他的面子都不给,当真是岂有此理。 “你若想动手,我奉陪便是。”张若尘强势以对。 想要以势压人,对方无疑是挑错了对象,他张若尘还从未怕过谁。 空间泛起细微的涟漪,张若尘的身影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是来到金阳双子王的近前。 空间禁锢乃是他所设下,他自身自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反而是更加的如鱼得水。 “和他拼了。“ 金阳双子王将心一横,当即联手将金乌古鼎打出。 张若尘眼神冷漠,一只手伸出,数十万道空间规则浮现,如一道道锁链,将金乌古鼎缠绕住,定在半空中。 继而,藏山魔镜飞出,镜面泛起幽光,释放出强大的吸力,宛如一个黑洞,向着金阳双子王笼罩而去。 “住手。” 看到这一幕,魁梧男子不由发出一声大喝。 与此同时,其一抖手,再度将银色大锏打了出去。 银色大锏绽放出璀璨的圣光,大量至尊铭纹浮现,释放出无比凶戾的气机,似一头绝世凶兽在复苏。 伴随着凶戾气机越来越强大,银色大锏竟是摇身一变,化作一头银白色的凶虎,凶威滔天,咆哮着扑向张若尘。 张若尘蓦地转身,伸手向前一按,一股强大的空间力量,从从他的体内涌出。 “轰。” 方圆数百丈的空间,顷刻间破碎开来,继而湮灭,显现出漆黑的虚无空间,似要将世间万物都给吞噬进去。 银白色凶虎浑身散发出极其恐怖的神力,可还是生生被空间湮灭的力量阻挡住,无法近得了张若尘的身。 就这么稍微一耽搁,金阳双子王便是双双被吸入藏山魔镜中,死死镇压起来,再也无法掀起半点风浪。 而失去金阳双子王的控制,金乌古鼎亦是沉寂了下去,无论其曾经多么强大,如今终归是受损了,器灵处于沉睡状态,即便耗费诸多元气,也只能令其短暂复苏,之后便会陷入更深层次的沉睡。 张若尘并未去打量金乌古鼎,一挥手,将之一并镇压进入藏山魔镜的内部世界,避免出现什么问题。 做完这一切,张若尘重新将目光投向魁梧男子,眼神平静,波澜不惊。 而眼见金阳双子王被镇压,魁梧男子的脸色不由变得十分难看,自他出道以来,还从没有人敢如此拂他的颜面。 不由得,魁梧男子身上散发出更为凶戾的气机,身后的凶虎异象,变得越来越凝实,恐怖的气息,使得周围的空间都隐隐出现扭曲。 “冥虎,到此为止吧。” 就在这时,一道大喝声突然响起。 敖虚空自暗处走出,表情严肃,磅礴的龙气冲霄,化作一条金色的神龙,腾飞九天。 看到敖虚空,魁梧男子不由微微皱起眉头,眼中隐隐闪过一抹忌惮之色。 适时的,张若尘收回力量,解除对周围数百里空间的禁锢,让敖虚空来到近前。 魁梧男子声音略显低沉,道:“敖虚空,你想阻我?” 敖虚空冲着张若尘微微点头,随即看向魁梧男子,道:“冥虎,虽然你们北斗文明属于古文明派系,但与我们天庭界,却是属于同一阵营,理应一致对外,而不是在这里内耗。“ “金阳双子王明知张若尘将与黑暗之子决战,却偏要在这个时候出手,消耗张若尘的精气神,完全就是在资敌,落得被镇压的下场,完全是他们咎由自取。“ 闻言,魁梧男子的心顿时一沉,敖虚空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若是再对张若尘出手,只怕会造成极为不好的影响。 而且他已经看出来,他若出手,敖虚空必不会袖手旁观。 眼下金阳双子王已经被镇压,完全没必要再与敖虚空起冲突。 深深看了张若尘一眼,魁梧男子冷着脸道:“凡事不要做得太绝,否则,绝不会有好结果。“ 留下这句话,魁梧男子收起银色大锏,径直转身离开。 “冥虎真君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你此次拂了他的颜面,今后却是要当心一些。“敖虚空认真提醒道。 张若尘点头,道:“多谢敖兄提醒,我虽不喜欢惹事,但也绝非是怕事之人。” “这我倒是相信,与黑暗之子交手,一定要多加小心,金阳双子王与他相比,有着天壤之别。”敖虚空道。 尽管他已经看出,张若尘如今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大圣之下第一层次,但要与黑暗之子交手,且还是生死决战,却也绝对不能够大意。 同为大圣之下第一层次,实力也会存在不小的差距,像金阳双子王联手之下,能够堪堪比肩这一层次,但却是属于其中最弱的,所以他们才会败在张若尘的手中。 敖虚空并未久留,说了几句话后,便是再度退到了远处,不影响张若尘调整状态。 张若尘重新回到尸山之顶。 另一边,魁梧男子回到北斗文明的阵营之中,脸色显得极为阴沉,几乎快要滴下水来。 他是谁?北斗文明大圣之下的第一强者,得到冥虎真君的封号,更执掌杀生利器----白虎锏,谁敢拂逆他的意志? 在北斗文明,真君乃是无比尊贵的封号,只有大圣之下最强大的十个人,才能得到,虽未成大圣,但地位已经不在不朽大圣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因为能得十大真君封号者,都拥有惊人的潜力,在将来成长为绝顶大圣,乃至于成神,都并非是没有可能。 “以为有点实力,便能肆意妄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斗得过黑暗之子。“冥虎真君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在他看来,张若尘即便能够镇压金阳双子王,可要对上黑暗之子,仍旧是没有半点胜算,他很期待看到张若尘惨败的画面。 而眼见张若尘轻描淡写的镇压了金阳双子王,汇聚于四周的各方强者,都不禁为之一惊,任谁也没想到,短短时间内,张若尘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 黑暗之子固然是深不可测,可如今的张若尘,同样是给人一种无法看透之感,二人这一战,无疑是让人十分的期待。 枯寂的山头上,千星文明的一众强者,汇聚于此,脸上几乎都有着惊异之色,尤其是负责保护千星天女的六位长老,心中更是难以平静。 不久之前,他们亲眼看到过张若尘四人与艳阳文明上千强者激战,那个时候的张若尘虽然也不弱,可与现在相比,差距却不是一般的大。 千星天女眼含笑意,远远的注视着张若尘,轻语道:“张若尘总算很冷静,没有杀死金阳双子王,不然这恐怕比杀死艳阳天子更加麻烦。” 金阳双子王的身份,在艳阳文明十分特别,他们身上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这也是艳阳文明对他们倾力培养的重要原因所在。 只要不将他们杀死,张若尘与艳阳文明之间,就还有缓和的余地,要不然,就只能死磕到底。 一个古文明的怒火,还真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 “黑暗之子怎么还没有来?难道是准备避而不战吗?” 等待了很长时间,都未曾看到黑暗之子的身影,很多人都不禁生出了一些不耐烦。 他们是来龙神殿遗迹寻找机缘,可不想白白在这里浪费时间。 “或许是黑暗之子根本不屑与张若尘一战,觉得彼此间有着天渊之别。” 突然间,一道带着丝丝轻蔑之意的声音响起。 这道声音显得漂浮不定,无法确定是由什么人说出。 但任谁都听得出,其话中有着贬低张若尘的意思,隐隐还透着丝丝敌意。 “轰隆隆。”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剧烈震动起来,使得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侧目。 磅礴的黑暗力量,从天地尽头涌现,似要淹没世间所有的光明。 “是黑暗之子来了吗?” 许多人都瞪大了眼睛,目光仅仅注视着如潮汐一般涌来的黑暗力量。 随着黑暗越来越近,有着三道庞大的身影,隐隐显现出来,并非血肉之躯,而是三具骨骸。 左边是一头骨龙,龙骨呈翡翠之色,虽身处黑暗之中,却丝毫不被黑暗浸染,身上散发出极为神圣的光芒。 右边是一头骨凤凰,身体被漆黑的火焰所包裹,每一块骨头都漆黑如墨,释放出浓烈至极的黑暗力量,宛如黑暗的源头。 处于中间的是一具人形骨骸,高达十丈,所有骨头都是暗金色,似以神金铸成,金刚不坏。 “不是黑暗之子,是骨族三帝。” 看到三具庞大的骨骸,很多人都不由露出惊色。 骨族三帝,在地狱界和天庭界都拥有着赫赫凶名,曾主导过多座世界的功德战场,无数天庭界一方的强者,都折损在他们的手中。 “骨族三帝是要代替黑暗之子,与张若尘决一死战吗?”许多人心中隐隐生出猜测。 对于骨族三帝,没多少人是能够不忌惮的,它们不仅实力强横,关键拥有着大圣骨身,一般手段,根本就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 与任何人战斗,骨族三帝都是展开疯狂进攻,根本不会专门去防御,这是他们先天的优势。 在距离尸山还有五百里时,骨族三帝停了下来,并未继续前进,也丝毫没有要对张若尘出手的意思。 紧跟骨族三帝之后,又有十尊强大的骨族强者赶来,它们乃是骨族十二尊中的十位尊者。 倒不是骨族十二尊不想来齐,而是另外两位尊者,都已经死在了小黑的手中,大圣骨身都被生生击碎。 不久之后,又有磅礴的黑暗之力,从天边涌现。 一朵巨大的冥莲,在黑暗中沉浮,每一片花瓣上,都镌刻着繁奥的冥纹,更有无数诅咒符文环绕在外,散发出令人颤栗的恐怖气机。 “冥殿七绝杀神。” 看到冥莲,所有人都立刻知晓来人的身份。 冥殿七绝杀神掌握着玄妙莫测的七绝杀阵,可以在极大程度上增幅战力,联手之下,就算是阎无神,都得避其锋芒,与天宫四大天王相比,也不遑多让。 与骨族强者一样,冥殿七绝杀神亦是没有进入尸山周围的五百里范围。 看着骨族和冥族相继到来的强者,敖虚空的眼中不由闪过一道精光,低语道:“骨族和冥族的强者齐现,看来黑暗之子也该到了。” 骨族三帝十尊者和冥殿七绝杀神相继赶来,却都止步于尸山五百里之外,很显然,他们都是前来为黑暗之子压阵,不让人干扰黑暗之子与张若尘之间的决战。 “天色怎么越来越暗?”有强者面露异色。 不知怎么的,整片天地都开始变得昏暗,不消片刻,便是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这种黑暗极不寻常,似要将一切都淹没吞噬,让人心中发毛,头皮发麻。 哪怕在场都是圣王境界的强者,也不免生出毛骨悚然之感,感觉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要将他们的生魂,从体内拉扯出去。 “唰。” 尸山之上,张若尘猛然睁开眼睛,直视正前方。 这片天地明明已经陷入黑暗之中,可他的眼睛,仍旧是清晰看到了一道如神魔般身影,与黑暗完全融为一体,似黑暗的使者,一步一步从天地的尽头走来。 …… 推荐小鱼的新书《天帝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