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九章 五尊霸主之一?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八十九章 五尊霸主之一?

在恐怖吸力的作用下,张若尘和千星天女联手构筑的防御,显得极为脆弱,犹如纸糊的一般,顷刻崩溃,二人根本无法稳住身形,不由自主的被卷入通道深处。 “这是我命中应有的劫数吗?我已经拼尽全力,可还是无法渡过。”千星天女心中涌现出浓浓的无力之感。 她的修为好不容易突破至接天境,并且在本源之道上的造诣,有了极大的提升,可此刻还是无法对抗。 “啪。” 就在千星天女叹息之时,她的一只手,突然被人拉住,身体定在半空中。 一抬头,千星天女看到了拉住自己手的人,不是张若尘,又会是谁。 此刻,张若尘正用另一只手,握住沉渊古剑的剑柄,而沉渊古剑则是深深插入石壁之中。 与此同时,食圣花魔音从张若尘的脊柱中探出身体,延伸出诸多坚韧的藤蔓,深入石壁。 只是通道内传递出的吸力,太过强大,沉渊古剑根本无法定住,缓缓移动位置,在墙壁上犁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连带着魔音延伸出的那些藤蔓,也在不断崩断,承受不住如此可怕的拉扯之力。 其实,张若尘很想将千星天女收入时空秘典之中,却郁闷的发现,时空秘典竟然无法开启,连带着空间玲珑球之类的空间宝物,也都无法使用。 千星天女呆呆的看着张若尘,感到难以理解,在这种紧要关头,那个家伙竟然还会出手救她? 换作其他人,在这种时候,所想的肯定都是如何自保。 “还不松手,想一起死?” 千星天女秀目瞪了过去,哪里看不出来,因为要用一只手抓住她,张若尘根本没办法全力以赴,明明心气比天高的她,在这时,竟是生出“自己是拖累”的卑微想法。 轻叹一声,千星天女松开被张若尘拉住的手,想任凭那股可怕的吸力,将她吸走。在这一刻,她的心境发生升华,学会了舍弃自身,成全他人。 又或者,还有别的一些什么情绪在里面。 总之,就是不想连累张若尘。 然而一切并非如她所想的那般,因为,张若尘没有松手,反而是握得更紧。 “张若尘。”千星天女忍不住唤了一声。 “闭嘴。” 张若尘只是如此冷冰冰的吐出了两个字,调动更加强大的圣气,注入沉渊古剑,顿时,剑体变得越来越宽。 但,依旧无法对抗那股拉扯之力,他抓剑的五指,迸裂出一滴滴圣血。 明明可以抓住她的手,却不去抓,任凭她被卷入通道深处,这样的事,张若尘做不出来。 “可恶的家伙,要不要这么霸道。”千星天女心中既是懊恼,却又有一丝莫名的欣喜。 不知为何,两人明明正一步步坠向通道深处,她的心,反而宁静了下来,任凭张若尘抓住她的玉手,也开始思考应对之策。 不论嘴上承不承认,她内心深处已是觉得,应该向张若尘学习。 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再艰难,都得拼尽全力。 仿佛那骄傲的内心,已被征服。 “主人,我……我支撑不住了……”魔音虚弱的说了一句。 “咔。” 伴随着一道清晰的断裂之声,魔音最强的一根藤蔓崩断。 受此影响,沉渊古剑从墙壁中脱出,张若尘再想将之插入墙壁,已经是来不及了。 通道内的吸力,变得越发可怕,将张若尘和千星天女死死的拉扯,径直向着通道深处飞去。 在这个过程中,张若尘始终紧握千星天女的玉手,避免分开。 真要遇到危机,他们俩联手,活下来的希望,无疑会更大。 不消片刻,二人便是来到通道的尽头,前方的空间,变得豁然开朗。 可惜,那并非是出路,而是一座深渊,下方漆黑一片,地煞之气,疯狂涌动。 张若尘和千星天女的身体,均是不受控制,极速向着漆黑的深渊坠下。 在下坠了数千丈后,二人终于是看到了吸力的源头。 那是一头无法看清整体的庞然大物,此刻正张开着血盆大口,疯狂的吞噬。 张若尘和千星天女的眼神,均是为之一凝,没想到这条通道的深处,竟是盘踞着如此庞大的一头神力怪物。 在即将落入怪物口中时,张若尘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眸子,其中竟是透着一抹戏虐之色。 “怎么回事?这头神力怪物难道拥有灵智不成?”张若尘心中一震。 之前遇到的一百多头神力怪物,尽管力量很强,却都只知道杀戮,根本就没有半点灵智存在。 如果那些怪物拥有灵智,恐怕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可能逃入这条通道内。 “一头能够吞噬四种神力的怪物,还拥有灵智,这……” 张若尘的心境生出波澜,不敢继续往下想。 他现在甚至很怀疑,这头神力怪物,会不会是那个矮瘦老者口中的五尊霸主之一。 可按照矮瘦老者所说,五尊霸主应该是盘踞在龙神殿主体建筑之内,不应该出现在外界。 当然,眼下并不是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即将落入神力怪物的口中。 “出手。” 张若尘低喝,当即全力将藏山魔镜打出。 这里的空间压制太强,空间手段根本就发挥不出太强的威力来。 藏山魔镜表面浮现出上百万道至尊铭纹,哪怕受到强大力量的禁锢,还是释放出数道可怕的至尊之力。 千星天女则是将一道古朴的符篆打出,这是她身上仅剩的一道符篆,也是最为强大的一道。 一股恐怖的本源之力,从符篆中涌出,势不可挡,要将一切都分解成最为本源的粒子。 怪物眼中浮现出乎一抹不屑之色,血盆大口开阖间,四种神力同时出现,凝聚成一个可怕的神力漩涡。 无论是至尊之力,还是本源之力,都在瞬间被神力漩涡所吞噬,没有发挥出任何的作用。 与此同时,张若尘和千星天女都被神力漩涡吸住,来不及做任何挣扎,就被神力怪物一口吞下。 吞下二人,神力怪物缓缓闭上了血盆大口,同时闭上了双眼,深渊得以恢复平静。 下一刻,张若尘和千星天女被神力漩涡,卷入到一个昏暗的空间之中,开阔无比,感觉可以容纳下一颗小型的星辰。 “原来这条通道内,不是没有神力怪物,反而是盘踞了最可怕的一头,其他神力怪物不敢靠近,完全是因为本能的恐惧。“千星天女表情凝重道。 稳住身形,张若尘将紧握住的玉手松开。 看了一眼张若尘,不知怎的,千星天女的心中,竟是生出了丝丝失落之感。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到了比他们先一步被吞噬进来的十几头神力怪物,此刻尽皆在痛苦的挣扎。 究其原因,在于它们身上缠绕着四种色彩的诡异神光。 张若尘一眼便看出,这种四色神光,乃是糅合了时间、空间、本源和本源四种力量,极其可怕。 不过眨眼间,十余头神力怪物便是没有了动静,最为根本的暴戾意志消亡,化作一块块巨大的神力结晶。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的眼神不由一凝,四色神光当真是恐怖至极。 目光扫向那十几块神力结晶,张若尘和千星天女不禁都很意动,很想立刻出手,将之夺取到手。 可最后,他们还是没敢出手,因为那种四色神光,让他们十分忌惮。只怕神力结晶没有得到,反而会惹祸上身。 正当二人盯着那些神力结晶时,丝丝缕缕的四色神光,突然从四面八方,向着他们汇聚而来。 见状,二人的脸色均是不由一变,意识到大事不妙。 “一起出手,不能让这些神光临体。”张若尘沉声道。 四色神光的威力,他们已经亲眼见识过,能够轻易熔炼神力怪物,真要作用在他们身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即,张若尘和千星天女一同出手,以时间之力、空间之力、本源之力和真理之力,构筑稳固的防御护罩。 四色神光快速汇聚而来,纷纷附着在防御护罩之上。 “嗤。“ 防御护罩受到侵蚀,不由发出极为刺耳的声音。 顷刻之间,防御护罩便是出现了破损,丝丝缕缕的四色神光,从一个个细小的孔洞中渗透进入。 千星天女的瞳孔紧缩,道:“好可怕的侵蚀力,比单纯的神力冲击要恐怖很多倍。” 毫不迟疑的,千星天女连忙催动本源珠,释放出多道本源神光,将侵入的丝丝缕缕四色神光瓦解。 张若尘则是取出时空秘典,将圣气不断注入,想要构筑出多元空间。 让他没想到的是,时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间,极其微小,根本就无法将他和千星天女容纳进去。 毫无疑问,这一切定然都与神力怪物有关,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均受到了极强的制约。 “嘭。” 随着越来越多的四色神光汇聚而来,防御护罩终是整体崩溃。 顿时,张若尘和千星天女被四色神光所淹没,任凭他们施展什么手段,都根本无法阻挡。 在这种情况下,二人均是遇到了大麻烦,四色神光疯狂的侵入他们的体内,侵蚀血肉、圣气,乃至圣魂。 “我的寿元……” 千星天女的表情剧变。 时间力量,对她造成的伤害,最为巨大,导致她的生命力快速流逝,乌黑的长发,竟是开始变成灰白之色。 张若尘作为时间掌控者,对时间力量有着极强的免疫力,可本源神力对他的伤害却是极大。 他的五行混沌体是何等的强横,此刻却出现了溃散的迹象,血肉化作无数细微的粒子。 另外,两人还遇到一个相同的麻烦,就是皮肤在变成乌黑色,好似中毒了一般,那却是黑暗力量侵蚀的结果。 毕竟,他们俩都没有修炼过黑暗之道。 “结掌。”张若尘说道。 如同心有灵犀,千星天女立即明白他所说的意思,一掌向他按了过去。 张若尘也打出一掌,与她的手掌结合在一起,将自身的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源源不断的传递过去。 顿时,千星天女的危机得到缓解,生命力流失的速度大为减慢。 千星天女稳定住心神,连忙将自身的本源之力,传递到张若尘体内,帮助张若尘抵挡本源力量的侵蚀。 当然,即便他们二人对时间力量、空间力量和本源力量,都有很强的免疫力,却也无法完全消除影响,所以危机远未真正的解除。 “这样下去,我们根本就支撑不了太长时间,还有什么办法可用?”千星天女的眉头深深皱起。 一旦抵挡不住四色神光的侵蚀,他们俩都将只有死路一条,且会死得极其痛苦。 张若尘眼神平静,古井不波,越是在这种危急时刻,他便越是冷静,因为慌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唯有努力思考出应对之策,才有活命的希望。 一番沉思后,张若尘道:“这种四色神光的确很强,几乎能够侵蚀任何东西,以至尊圣器都无法抵挡住,为今之计,只有试试恒古之道修成的规则。” 说话间,张若尘已是调动体内的时间规则、空间规则和真理规则,从通天河内冲出,如一道道秩序锁链,缠绕向侵入体内的四色神光。 闻言,千星天女心中不由一动,亦是开始调动本源规则和真理规则,与四色神光对抗。 张若尘和千星天女如今虽然还只是圣王境修为,可恒古之道修成的规则,却已经是具备了恒古不灭的特征,四色神光也无法破坏。 很快,两人所修炼出的恒古之道规则,会合到了一起,相互交织,形成一条规则河流,流淌在两人的体内,循环不息。 与此同时,时空秘典和本源珠都置入了规则河流之中,释放出道道奇异的力量,使得两人的体外,都出现了一层朦胧的圣光。 耗费极大力量,大部分四色神光,终是从两人的体内驱除出来,被朦胧圣光抵挡在外。 “呼。” 张若尘和千星天女均是长舒了一口气,情况总算是有了好转。 “接下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四色神光汇聚而来,我们不可能抵挡得住,必须要想办法提升所修恒古之道的造诣才行。”张若尘严肃道。 千星天女点头,道:“我们还有一些神力结晶,都可以利用起来。” 恒古之道的修炼,可谓是困难无比,唯一的捷径,就是炼化神力结晶。 张若尘目光转动,看向那十几块正在被四色神光炼化的神力结晶,道:“我们需要更多的神力结晶。” 闻言,千星天女立刻会意,那些神力怪物死后留下的神力结晶,用来修炼的效果,应该会更好。 当即,二人携手,快速向着那十几块神力结晶掠去。 再晚一些,说不得那些神力结晶,就该全部被炼化掉。 借助规则河流形成的朦胧圣光,二人将十四块神力结晶,一并卷了过来,同时将其上包裹的四色神光消除。 这其中,时间神力结晶有五块,空间神力结晶有四块,本源神力结晶有三块,剩下的两块,则是黑暗神力结晶。 “开始吧。” 张若尘挥手将日晷取了出来,眼下他们最缺的便是时间。 二人对视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毅之色,随即不再迟疑,立刻开始炼化神力结晶,努力提升恒古之道的造诣,以期能够逃脱被四色神光炼化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