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九章 扑朔迷离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七十九章 扑朔迷离

哪怕已经离开很远,但听到后方传来的哭声,张若尘和小黑仍旧是不禁感到头皮发麻,更加不敢停留,竭尽全力向龙神殿遗迹深处掠去。 尽管那邪异的孩童说,再往前,会遭遇那不可名状的姆祖,但要让他们在这个时候退出龙神殿遗迹,明显是不可能的。 而这些邪异孩童的出现,让张若尘和小黑都预见到,恐怕会有巨大的波澜出现,无论是地狱界,还是古文明派系与天龙界,说不得都会栽大跟头。 当然,这其实是一件好事,龙神殿遗迹中的情况,是越复杂越好,如此,世界门之匙才不容易被人夺走。 如果能够逼得各方退出真龙岛,那就再好不过。 相隔甚远的一座低矮山丘之上,一道金光疾驰而来,化作一名俊美无比的男子,立于山丘之顶,正是金阳双子王中的一人。 自那个隐藏空间内遁出,他已是狂奔了数千里远,确定身后并未有任何人追来。 时隔不久,此人身边的空间,突然泛起轻微的涟漪,其孪生兄弟竟是凭空出现在山丘之上,犹如掌握了空间挪移的手段。 金阳双子王天赋异禀,与生俱来便掌握着一些特殊的能力,若非如此,又岂能得到艳阳天子父亲的倾力培养? 其中,有着两个天赋能力,最是神奇,其一是异体同命,顾名思义,他们的性命是绑定在一起的,只要其中一人还活着,另一人即便被杀死,也能复活,也即是说,必须同时将他们俩杀死才行。 其二,则是万里传送,双子王好比是两座定向的空间传送阵,只要在万里之内,都能在瞬间传送到彼此身边。 之前,金阳双子王便是担心被小黑追杀,故而选择了分开逃遁,如果其中一人丢掉了性命,也还能靠另一人复活。 如果都顺利摆脱追杀,则能依靠万里传送,重新会合到一起。 拥有如此神奇的两个能力,金阳双子王的保命能力,无疑是极强,几乎是拥有了不死之身,任谁与他们为敌,都会感到十分头疼。 “此次天子殿下被张若尘杀死,我们兄弟二人难辞其咎,老天主和师尊都必然震怒。”金阳双子王的大阳王沉声道。 闻言,金阳双子王的小阳王,不禁陷入了沉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他根本不曾预料到的。 艳阳天子被人当着他们的面杀死,这对他们而言,是莫大的耻辱。 小阳王深深呼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道杀机,道:“必须杀死张若尘,方才能够向老天主和师尊交代,只是那只猫头鹰圣兽,有些麻烦。” 当时若非猫头鹰圣兽横加阻拦,他们很有希望将艳阳天子救下,而不会是现在这种结果。 有一尊大圣在,他们想要杀张若尘,明显没有那么容易。 一想到猫头鹰圣兽的可怕战力,金阳双子王心中便是凛然,骨族那两位尊者,可都拥有大圣之骨,却生生被打得支离破碎。 若非他们当机立断,及时将那块古符打出,说不得也已经步了骨族两位尊者的后尘。 大阳王沉思片刻,道:“我感觉那只猫头鹰圣兽有问题,应该并不是真正的大圣,而是动用了某种手段,暂时将力量提升了上去。首先,它如果真的是一位强大的大圣,完全可以在一开始便对我们和骨族七位尊者出手,何须一直隐忍?” “其次,眼见我们逃出那个隐藏空间,它却并未来追杀,这明显不正常,想来应该是它无法继续维持大圣战力,只能放任我们离开。” 闻言,小阳王心中不由一动,低语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它想要提升力量,必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不得还需要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能否再度施展这种手段,都还很难说,这样的话,我们倒是有办法去对付他们。” 只要小黑不是真正的大圣,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须惧怕。 “大圣也并非是无敌的,敢杀天子殿下,就必须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立刻召集艳阳文明的所有强者,我不但要杀死张若尘和那只猫头鹰圣兽,还要让他们主动送上门来。”金阳双子王的大王眼泛寒光道。 当前,没有什么事情,比杀死张若尘更加重要。 受到金阳双子王的召集,大批艳阳文明的强者,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声势可谓是十分浩大。 乱石堆积的废墟中,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大战,一方是千星文明的强者,一方则是那诡异的孩童。 千星文明一方,为首的正是千星天女,鱼晨静。 在她身边,还有着六位身着白衣的老者,每一位身上都散发出极为强大的气息,且气息彼此相连,浑然一体。 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有着十八个诡异的孩童,都只有一米高,血红色的双眼,尖锐的獠牙,配上身下数十条黑色的触手,显得极为狰狞可怖。 “将他们困住。” 久战不下,千星天女沉声下令道。 六位老者当即改变阵型,布置出一座六芒星阵,引动强大的星力,强行将十八个诡异孩童困住。 “哇哇。” 十八名孩童均是发出凄厉的啼哭声,形成恐怖的精神力冲击波,想要将六芒星阵破开。 千星天女取出一根碧玉法杖,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演化出一座玄妙的幻境,将十八名诡异孩童,尽皆笼罩进去。 有着六芒星阵的辅助,千星天女演化出的幻境,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让我来看看,你们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来头。” 千星天女挥动碧玉法杖,施展出无比高明的幻术,侵入那些诡异孩童的大脑之中。 片刻之后,千星天女的眼中,浮现出凝重之色。 “天女殿下,情况如何?” 一名老者询问道。 千星天女沉思片刻,道:“这些怪物竟然是由进入真龙岛的各方强者转化而来,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一个名为‘姆祖’的邪异之物。“ “姆祖?是何方神圣?” 千星文明的六位老者,均是露出惊异之色。 千星天女道:“那姆祖并非来自外界,而是诞生于真龙岛,其通过精神力进行侵蚀,如果无法对抗,就会被其奴役,变成这不人不鬼的怪物。” “这些被转化的怪物,也都拥有着类似的能力,它们通过啼哭发动精神力攻击,一般的精神力圣王,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已经有不少人遭遇不测。” 千星天女将手段耗尽,也仅仅只是获取到少量的情报,关于姆祖的情报,几乎是一片空白。 突然间,千星天女的脸色剧变,连忙挥动手中的碧玉法杖,将释放出去的精神力切断,身体不由自主向后倒退数步。 “六位长老,灭掉它们。” 千星天女十分急促的下令道。 六位老者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却没有迟疑,立刻便是激发六芒星辰,利用浩瀚的星力,对阵中的十八名诡异孩童进行碾压。 “嘭。” 十八名诡异孩童的身体,当即破碎开来,化作一团暗红色的血雾,继而快速湮灭。 做完这一切,六位老者立刻出现在千星天女的身边,脸上均是浮现出担心之色。 “天女殿下,你怎么样?” 千星天女脸色略显苍白,翻手将一粒圣丹取出,吞服而下。 稍微调息了一番后,千星天女这才说道:“是姆祖,我本想对它进行窥探,没想到,它竟是能够通过这些怪物,对我进行精神攻击。我及时舍弃掉部分精神力,并无什么大碍。” 话虽如此说,但千星天女的心中,却不免有些后怕,如果不过她反应够快,真要让姆祖的意志,侵入她的圣魂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唰。” 就在这时,一道圣光从天外飞来,被一名老者伸手接住。 查看完传讯光符上的内容,老者的脸色,顿时发生了一些变化。 而察觉到这种变化,千星天女不由问道:“徐长老,发生了何事?” “天女殿下,下面的人传来讯息,说艳阳文明的高手,正在大规模集结。”徐长老连忙回道。 千星天女略感意外,道:“艳阳文明在搞什么鬼?难道是发现了某处大宝藏?” “据说,是艳阳天子被张若尘所杀,金阳双子王震怒。”徐长老略微迟疑道。 闻言,千星天女的脸色,立刻发生变化,道:“张若尘怎么会杀艳阳天子?消息属实吗?” 徐长老摇头道:“具体情况,暂时还不得而知,但想来此事应该是真的。” “糊涂,他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多吗?“千星天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气恼之色。 以千星天女看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张若尘杀死艳阳天子,都太过鲁莽。艳阳文明那位老天主极为护短,如果让其知道,其最为疼爱的孙儿,死在了张若尘的手中,其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杀死艳阳天子的后果,恐怕要比杀死商子烆更加严重。 千星天女的脸色不断变化,吩咐道:“让人盯着艳阳文明那边,同时让人搜寻张若尘的下落,有任何消息,立刻告知于我。” “天女殿下,此事涉及到艳阳天子,我们恐怕不适合插手其中。”另一位老者微微皱眉道。 千星天女道:“此事我自有分寸,无需多言。” 闻言,那名老者也不好再说什么,对于千星天女的性格,他是再清楚不过,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任谁也难以改变。 “张若尘啊张若尘,你已经惹了太多麻烦,如今又招惹上艳阳文明,你怎么就不懂得隐忍呢?”千星天女暗自叹息道。 艳阳文明的强者出现异动,很快便是引起了各方的注意,相应的,张若尘杀死艳阳文明的事情,也是快速传播开来,这种事情,根本就隐瞒不了。 地狱界一方自然是乐得看到这种情况出现,巴不得张若尘与艳阳文明,斗得越厉害越好。 而古文明派系,大多则是对张若尘很不满,张若尘杀死艳阳天子,就好比是在刻意针对整个古文明派系。 天龙界相对比较平静,并未表现出太大的反应,好似根本就不在意这件事情。 紧随其后,骨族两位尊者陨落的消息,亦是不胫而走,不由引发极大的轰动。 尤其此事也隐隐与张若尘有关,是张若尘身边的那只猫头鹰圣兽所为,使得张若尘再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听到这个消息,千星天女眼中不禁浮现出古怪之色,道:“那只猫头鹰圣兽,竟然如此厉害。” 在孔雀山庄的时候,千星天女曾见过小黑,根本就看不出其有多强,顶多也就是阵法造诣很高。 现在看来,似乎她当初看走眼了。 当各方势力都沸腾起来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张若尘和小黑,却是什么都不知道,默默的在遗迹中搜寻着宝物。 “真是奇怪,这片区域应该并无其他人踏足过,怎么会什么宝物都没有?“小黑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说起来,他们进入龙神殿遗迹,已经有不短的时间,踏足过的地方也不少,可除了那个隐藏空间外,却从未遇到过任何宝物,哪怕是极为普通的。 张若尘道:“当年爆发的大战,太过惨烈,诸多神灵参战,连龙神殿都被打得支离破碎,龙神殿中所存放的宝物,说不得大多都已经被毁掉。” “不可能,龙神殿中的宝物何其多,即便被毁掉很多,可保存下来的,也必定不会少,毕竟那些神灵大战,并非是在刻意针对龙神殿,地狱界的神灵,都还想着大肆进行掠夺呢,本皇感觉,这恐怕与那位禁忌人物有关系。”小黑沉吟道。 如果说有人能够在触动禁阵的情况下,进入真龙岛,取走诸多宝物,恐怕只有龙族那位禁忌人物才能做到。 张若尘道:“那为何那座隐藏空间内,会有宝物存在?” 以那位禁忌人物的手段,如果真要出手,应该不会有什么宝物落下才对。 “本皇也只是猜测,具体情况,谁也说不清楚,还是继续找吧,也许我们运气好,能再找到一座隐藏空间,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世界门之匙。”小黑正色道。 搜寻宝物,固然很重要,但却绝不能忘记他们此行真正的目的。 再多的宝物,也及不上世界门之匙,那关乎到昆仑界的生死存亡。 正当张若尘和小黑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一道传讯光符,突然从天边飞来。 张若尘伸出两根手指头,轻轻的将传讯光符夹住。 “死禅老祖的传讯?”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 小黑道:“快看看那秃驴找你什么事。” 不由得,张若尘松开传讯光符,仔细查看起来。 小黑立刻凑了过来,目光扫视传讯光符上记载的讯息。 “咦?那秃驴的运气不错啊,竟然能够发现一处宝地,这却是不能错过,不就是阵法吗?有本皇在,什么阵法都不在话下。”小黑双眼放光道。 张若尘却微微皱起眉头,若有所思,久久不语。 “张若尘,你在想什么?难得能够发现宝物,我们要是不快一些,说不得就该被其他人抢占先机,赶紧动身。”小黑显得十分急切。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不知为何,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似乎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该不会还在想之前出现的那个鬼东西吧?放心,以我们俩的实力,就算它再诡异又能如何?”小黑一脸自信道。 闻言,张若尘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但却点头道:“先去与死禅老祖会合。” 既然死禅老祖找他帮忙,这种时候,他肯定是不能拒绝的。 道虽不同,可至少在守护昆仑界这件事情上,他与死禅老祖达成了共识,他们现在是站在一条船上。 当即,张若尘和小黑不再耽搁,按照传讯光符的指引,向死禅老祖所在的地方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