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五章 杀天子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 杀天子

至阳至刚的霸道力量,从金阳中喷薄而出,化作一股金色的力量风暴,向着骨族七尊者席卷而去。 结合数十名强大护卫的力量,无疑是催发出了金阳极强的威能,一道道至尊之力激荡,所过之处,空间不断破裂开来。 眼见金色风暴冲击而来,骨族七尊者不由立刻改变了阵势,以守为主,抵挡金阳双子王攻击的攻势,分出一部分力量,去抵挡金色风暴。 其中一位骨族尊者的手中,出现一把骨扇,晶莹如玉,不知是以何种生灵的骨骼祭炼而成。 受到黑暗力量的催动,骨扇表面顿时浮现出数十万道王级铭纹,扇动间,释放出漆黑的罡风,冲击向金色风暴。 “轰。” 金色风暴势不可挡,瞬间将骨扇释放出的罡风淹没。 与此同时,金阳双子王也冲杀而至,金色古鼎震动,金乌横空,与金色风暴的力量相结合,骨族七尊者所结的阵势,当即被冲破。 “嘭嘭。” 一时间,有着三位骨族尊者,都被震飞了出去,其中一位更是撞到了空间壁之上,形成一圈圈涟漪。 换做一般的圣王境强者,遭受如此冲击,身躯必然会出现极大损伤。 可骨族这三位尊者的骨身,却是完好无损,只是缠绕在骨架上的黑暗气息和阴气,被震散了部分。 究其原因,在于它们的前身都极为不凡,乃是大圣之躯,故而它们所拥有的都是大圣之骨,坚不可摧。 “可恶,居然是至尊之力,他的体内有一件至尊圣器。”其中一具全身圣光四射的人形骨尊,从地上爬起,发出震天动地的爆吼。 艳阳天子浑身被至尊之力包裹,强势下令道:“艳阳文明的修士听令,解决掉他们,一个都别放过。” 继而,艳阳天子目光盯向天魔山上的那道人影,随即携带至尊之威,以极快的速度,攀登而上。 无论是天魔山,还是天魔石刻都是至宝,艳阳天子怎么可能让张若尘取走? 作为艳阳文明老天主的神孙,艳阳天子各方面无疑都极为优秀,肉身与圣魂都被打磨得强横无比,足以对抗天魔山的领域。 在冲上天魔山的同时,艳阳天子一边仰头朗声道:“张若尘,七大骨族尊者来势汹汹,我们结盟如何?” 闻言,张若尘不由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俯视正快速攀登上来的艳阳天子。 艳阳天子面带和煦的笑容,道:“地狱界势大,仅仅靠你一个人,根本就无法对抗,可若是有了本天子相助,情况则会大不相同。” “我们艳阳文明与天庭乃是合作关系,理应共同对抗地狱界,而且做艳阳文明的朋友,今后谁也不敢轻易动你。” 艳阳天子的这番话,说得可谓是情真意切,显得坦诚无比,让人很难拒绝。 张若尘面露沉思之色,一时间,却是并未作出答复。 见状,艳阳天子的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道精光,当即全力向上攀登。 时间不长,艳阳天子便是来到石阶处,距离张若尘和小黑,已经是十分的近。 “张兄战绩辉煌,名震天庭界与地狱界,让本天子十分敬佩,早就想亲自见上一见,如今终于是有了机会。” 艳阳天子一边说话,一边迈动步伐,登上石阶。 不过,登石阶的难度,明显要比先前登山大得多,那扑面而来的魔道气息,简直犹如一颗颗星辰撞击而来。 艳阳天子激发自身的血脉之力,血肉中涌现出缕缕金光,皮肤完全变成金色,似修成了金刚不坏之体。 他虽不是神子,可艳阳文明老天主的实力强大无匹,哪怕间隔了一代,所继承的血脉,亦是不比寻常的神灵血脉差多少。 而且艳阳天子很得老天主的喜爱,从小便被老天主以神血洗礼,更使用了无数珍贵的天材地宝,熬炼体质,他的根基比之很多神子更强。 终于,艳阳天子来到张若尘和小黑所站的一级石阶,脸上仍旧保持着和煦的笑容,显得温文尔雅,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高贵的气质,如那天空中漂浮的白云。 “骨族七大尊者个个都是强者,我们任何一方,都很难对付他们。但是,如果我们合作,联起手来,却有机会将他们斩杀。”艳阳天子语气诚挚道。 张若尘不由将目光投向天魔山下,扫视正在激斗连连的双方强者。 好机会。 艳阳天子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可是,眼中却涌动着杀机,突然轮动金色拳头,向张若尘的头颅轰击而去。 出手之快,下手之狠辣,与先前犹如变了一个人一般。 “张若尘,你本不该死,要怪只能怪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黑魔界攻打血神教一事,早已传遍诸天万界。艳阳天子十分清楚,《天魔石刻》对于昆仑界极为重要,张若尘肯定不会让他夺去。 既然张若尘是那只拦路虎,也就只能先将他斩掉。至于先前说出的那番话,只是想要让张若尘放松警惕而已。 至于结盟…… 艳阳天子从来没有考虑过张若尘,千星文明、天龙界……等等,哪一个实力不比张若尘强大? 天魔山有着特殊的领域存在,无法运用圣气,只能使用肉身力量,而艳阳天子对于自己的肉身,可谓是十分自信,有极大把握能够碾压张若尘。 一切显得太过突然,谁能想到,前一刻,艳阳天子还一脸真挚的表情,下一刻,竟是就突下杀手,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艳阳天子已经达到接天境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迈入临道境,依靠体质、血脉等各方面的优势,其真正的实力,比之大部分临道境强者更加强大。 “死。” 艳阳天子暴喝,脸上尽是冷酷之色,哪还有半点笑容存在。 然而,就在这时,张若尘的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身体在刹那间偏转,同时一掌拍击而出。 一股磅礴的阳刚之气,从张若尘体内涌现,汇聚于掌中,凝聚成龙象之形。龙吟象吼之声响起,将山顶流淌下来的魔道气息,尽皆震散。 “你……” 艳阳天子瞳孔紧缩,身形急速倒退。 毫无疑问,张若尘一直在防备着他,好似早料到他会出手一般。 “嘭。” 艳阳天子的反应虽快,可还是被张若尘打出的龙象之形击中。 受此一掌,艳阳天子的嘴角顿时有着鲜血流淌而出,以他所拥有的强横肉身,竟是无法承受张若尘以血气催动的掌力。 若非他继续倒退,且调动血气凝聚于胸口,只怕现在会伤得更重。 张若尘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磅礴的血气,冲出体外,演化出各种可怕的异象。 目光冰冷的锁定艳阳天子,张若尘道:“你当真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那些话?在我眼中,你们艳阳文明与地狱界没什么区别,都是一群掠夺者。与你结盟?你想太多了!” “就凭你也想打天魔石刻的主意,你配吗?有本皇在,昆仑界的宝物,你们都别想染指。”小黑眼中满是轻蔑之色,对艳阳天子充满了不屑。 艳阳天子一手捂着胸口,眼中隐隐闪过一道忌惮之色,表面却是仍旧强势,道:“张若尘,本天子的确是小看了你,可惜,就凭你一人休想带走《天魔石刻》。 留下这句话,艳阳天子毫不迟疑的向着山下冲去:“本天子在山下等你,就算你取了《天魔石刻》,最后也会落入本天子的手中。” 张若尘的实力,远超艳阳天子的预估。 既然无法靠自身杀死张若尘,夺取《天魔石刻》,那就只能改变策略,让金阳双子王出手。任凭张若尘有天大本事,也休想活着走出这个隐藏空间。 “我有没有活路,你说了不算,但你有没有活路,却是我说了算。”张若尘身上徒然迸发出一股极其可怕的杀机。 说话间,张若尘已经动了,速度比之艳阳天子更快,如一头人形暴龙,瞬间冲到艳阳天子的身边,强势霸道的一拳,轰击而出。 “你想干什么?难道……难道你还想杀了本天子不成?” 艳阳天子全身汗毛炸立,头皮发紧,连忙转过身来,出拳进行抵挡。 “嘭。” 赤红如火的血气与金色的血气碰撞在一起,艳阳天子顿时倒飞而出。 张若尘的血气太过炽盛,似可焚天煮海,完全压制住艳阳天子的金色血气,顷刻间便是蒸发掉大半。 “张若尘竟然如此可怕,我从小便以各种珍贵的天材地宝熬炼体质,早已修得金刚不坏之身,居然完全不是张若尘的对手,他究竟是什么怪物?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士,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逃,必须得逃。”艳阳天子心神震动,完全被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所镇住。 在这种情况下,艳阳天子已经顾不得想其他,只想立刻逃出天魔山,寻求阴阳双子王的庇护。 “本皇在此,你还想逃?” 正当艳阳天子如此想着的时候,一只巨大的火焰羽翼,却是出现在他的身后,将其掀得翻滚。 这个时候,张若尘已经是取出了沉渊古剑,径直向着飞来的艳阳天子斩去。 “住手。” 金阳双子王怒目圆瞪,想要阻止张若尘。 只是他们身在山下,一时间根本就无法冲到山顶去,即便发动攻击,也会被镇封符印瓦解掉。 张若尘根本就不理会金阳双子王,以强大的剑意,驾驭沉渊古剑,哪怕无法调动圣气,可这一剑仍旧是可怕至极,空间隐隐被斩出一道裂缝来。 艳阳天子眼中浮现出惊惧之色,可他身在半空中,无法闪避,只得全力调动体内的血气,凝聚于身前。 “哗啦。“ 沉渊古剑势不可挡,轻易便是将艳阳天子凝聚的血气斩开。 紧接着,沉渊古剑的威力不减,斩在艳阳天子的身上。 顿时,艳阳天子的身上,浮现出大量金色的神纹来,强大的神力涌动,将沉渊古剑抵挡住。 艳阳天子发出一声闷哼,嘴角再度有着鲜血流淌而出。 张若尘的攻击太强,哪怕是有着神纹保护,仍旧是无法全部抵挡住。 “哈哈哈,张若尘,本天子身上有祖父亲自镌刻下的神纹,你是杀不了我的。“艳阳天子怒笑道。 张若尘淡淡看了一眼艳阳天子身上的金色神纹,道:“神纹是很厉害,可还保不住你的命。” 说罢,张若尘极速闪掠而出,同时调动体内的真理奥义,激活火神铠甲。 一团强大的神火,汇聚于他的左手以上,全力轰击而出。 艳阳天子眼神一凝,知道避无可避,只得将双臂挡在身前,想要挡住张若尘这一拳。 “砰。” 张若尘的火焰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艳阳天子的身上。 可怕的神火疯狂涌现,瞬间将艳阳天子淹没。 火神铠甲很特别,并非是用圣气催动,而是必须要奥义才能激活,这个时候,无疑是正好能够派上用场。 “这是什么火焰?怎么会这么可怕?” 艳阳天子身形倒退,眼中浮现出惊惧之色。 受到神火的焚烧,他身上的金色神纹,竟是在快速消融。 “死。” 张若尘冷喝,再度挥剑斩来。 “哗啦。” 没有神纹的庇护,哪怕艳阳天子身着铠甲,也根本抵挡不住这一剑,身体被沉渊古剑斜斩成两半。 不过,艳阳天子并未身死,作为顶尖的圣王境强者,其生命力极为顽强,裂开的肉身,完全可以依靠圣药重新接续在一起。 且即便肉身死亡,艳阳天子的圣魂,也没那么容易被灭掉。 艳阳天子脸上浮现出无比恐惧的表情,颤声道:“不……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已经太晚了!” 张若尘身上迸发出森冷的杀机。 感受到这股杀机,艳阳天子顿时明白,张若尘不可能饶过他,表情当即变得狰狞起来,厉声道:“张若尘,你敢杀我,艳阳文明绝对不会放过你,你的下场,一定会凄惨无比。” 张若尘好似没有听到一般,闪电般挥剑斩下,没有半点犹豫。 只要是敌人,无论其拥有怎样的身份来历,张若尘都绝不会心慈手软。至于说麻烦,他已经得罪了太多大势力,也不在乎再多个艳阳文明。 尤其像艳阳天子这种人,将其放过,反而是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噗。” 沉渊古剑如同切豆腐一般,将艳阳天子的头颅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