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六十六章 大战在即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 大战在即

宫殿内,张若尘激活日晷,开始闭关,距离地狱界攻打真龙岛,只剩下短短三天,时间非常紧迫,半刻都耽搁不得。 好在之前闭关,并未将收集到的神石,全部用掉,要不然,现在才真的会头疼。 心意一动,张若尘将时间圣相和空间圣相,一并显化出来,这两大圣相最为特殊,无形无影,除却他本身,其他人根本就无法看到。 接下来,两大圣相将与小黑联手,将时间阵法和空间阵法,与九品阵法相结合,形成可怕的杀手锏。 而张若尘本身,则是准备炼化五行神物,此事无疑是极具挑战性。 就算是很多临道境强者,要炼化顶级的五行神物,都是极其困难,更别说还将时间限定在三年内 但眼下,张若尘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想要快速提升实力,只能用非常之法。 心意一动,五个封闭的锦盒,出现在张若尘的面前,正是之前寂灭大帝交给他的东西,每个锦盒内,都封存有一种顶级的五行神物。 一挥手,五个锦盒尽皆开启,各色神光绽放而出,更有磅礴的五行元气弥漫开来,浓郁得化不开,若是在外界,必然会形成惊人的异象。 看到锦盒中的五种神物,张若尘的眼睛不禁一亮,若非擒住宙宇和墨聖,狠狠的敲了天堂界派系竹杠,靠他自身的话,别说五种顶级的神物,哪怕是一种,都未必能弄到。 任何一种顶级神物,都珍贵无比,哪怕是神,也会将之视为珍宝,不会轻易赐予他人。 像张若尘先前,从苍龙那里弄到的两种五行神物,都十分普通,与眼前这五种顶级的五行神物,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圣王境修士要跨入大圣境,最关键的便是铸造不朽圣躯,所用的材料,直接关系到不朽圣躯的强弱,也关系到今后的修炼高度。 任谁都想使用最好的材料,奈何却太难得到,别说是使用顶级的神物铸造不朽圣躯,就算是能用上普通神物的都很少,大多都是只能寻到较好的圣物。 “太初之水、功德混元石……,都是难得的神物,希望能够给我带来惊喜。”张若尘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期待之色。 张若尘曾在功德总驿站的功德兑换处,看到过功德混元石,需要五百亿点功德值,才能够兑换一块。 也即是说,要通过功德神殿兑换到这五种顶级神物,一共需要两千五百亿点功德值,这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今圣王功德榜的第一,所拥有的功德值,也才不过数百亿点。 “先从太初之水开始吧!”张若尘低语道。 伸手一抓,拳头大的一团太初之水,从锦盒中飞出,看上去如水银一般,量明明不大,却格外的沉重,超过十万斤。 相对而言,太初之水的性质要温和一些,对血肉会有滋养作用,危险性最小,等将其炼化,肉身的适应力会大大增强,再去炼化其他神物,会变得容易不少。 《九天明帝经》运转,张若尘抛开杂念,心无旁骛,认真炼化起来。 只是,太初之水看似温和,实则同样很霸道,有些超出张若尘的预料,以他如今的肉身强度,竟也显得很勉强,刚将少量太初之水纳入体内,血肉筋骨便是出现损伤。 不由得,张若尘只能放慢炼化的速度,这种事情还真是急不得。 “虽然很难,但总算勉强能够炼化,这一次,我不一定要将五行神物全部炼化,哪怕只是炼化一小部分,也足以让我的五行混沌体得到极大提升。” 张若尘心中暗暗想道。 想要一次性炼化足够铸造不朽圣躯的神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需要循序渐进,慢慢的积淀,这与他修炼五行混沌体,是相同的道理。 小黑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张若尘这边暂时没什么问题后,也同样静下心来,开始研究如何将时间阵法、空间阵法与它的九品阵法相结合。 在小黑的面前,有着三十六杆阵旗,每一杆阵旗上面,都镌刻有无数繁奥的阵纹。 这些阵旗,乃是小黑的心血结晶,可以借此布置出复杂玄奥的九品阵法,阵法一出,杀圣王如同杀鸡,即便是对上宙宇、墨聖那一层次的强者,也能与之周旋。 但,要用来对付冥殿七绝杀神,明显还不太够,必须要将其威力有一个较大提升才行。 “每一杆阵旗之上,都已经镌刻了一千两百万道阵纹,想要困住冥殿七绝杀神,至少需要将阵纹数量增加一倍,还得与时间阵纹和空间阵纹相结合,这还真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简直是要本皇的命啊。” 一想到接下来三年要完成的事情,小黑不禁头大。 时间实在太短,小黑也无法保证一定能够完成,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放手一搏。 而且就算阵旗顺利完成晋升,也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越强的阵法,催动所需的能量便越多,且掌控的难度也会增大。 真正的九品阵法,往往都是以神石催动,大量圣石辅助,同时需要炼入大圣级的阵灵,毕竟九品阵法,本就是用来对付大圣级强者。 “先祭炼阵旗,剩下的让张若尘想办法。” 用力摇了摇头,小黑不再多想,开始专心致志镌刻阵纹。 如果不能让阵旗蜕变,想再多也没用。 当张若尘与小黑闭关之时,阴阳海中却是风起云涌,越来越多地狱界修士从那条空间裂缝中涌出。 与投入其他功德战场的大军不同,阴阳海汇聚的尽皆是圣王境强者,其中不乏九步圣王存在。 整个阴阳海,几乎都已经被地狱界大军所封锁,任何人想要出入阴阳海,都变得很不容易。 真龙岛附近的一片隐秘海域中,五艘庞大无比的战舰停泊其中,静静的观察着真龙岛的情况。 说来也奇怪,周围海域分明有着大批地狱界强者巡逻,却偏就无法发现这五艘战舰,隐匿得可谓是极好。 “黑暗之子果然来了,好可怕的黑暗气息,与一般黑暗修士截然不同。” 千星天女动用本源神目,远远注视地狱界的一艘战船,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 地狱界共有七艘庞大的战船,停泊在真龙岛海域,每一艘战船上,均有绝顶强者坐镇,且有的更是不止一尊。 千星天女所观察的那一艘,乃是其中最为庞大的一艘,被磅礴的黑暗之力所笼罩,哪怕是她的本源神目,也无法看得透彻。 大尊皱眉道:“黑暗之子乃是黑暗神殿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进入黑暗之渊,不但未死,还得到巨大机缘,将异种黑暗物质融入体内。而且,他还得到黑暗神殿一位古老巨擘的传承,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底牌。” “地狱界大圣之下,黑暗之子的实力,足以排进前三,黑暗神殿竟然让他出动,看来是对世界门之匙志在必得。” 纵观天庭界和地狱界,大圣之下,还真是没多少人,是能够不忌惮黑暗之子的。 “黑暗之子、冥殿七绝杀神、骨族三帝十二尊,都是些棘手的人物,想从他们手中抢夺到世界门之匙,恐怕会是一场苦战,我们中说不得会有人殒命在真龙岛。”北斗天子凝重道。 为了夺取世界门之匙,地狱界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几乎将冥族和骨族最精锐的人马,都给抽调了过来。 一般情况下,黑暗之子、冥殿七绝杀神和骨族三帝十二尊,根本就不太可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他们中随便一位,都足以主导一座功德战场。 “其实,也无需如此紧张,即便夺不到世界门之匙,对我们而言,也并没有什么损失,该头疼的是昆仑界。” “事后,我们还可以去攻打金龙岛和银龙岛,那是五爪金龙和五爪银龙的栖居之地,神龙一族所收藏的宝物,必然都在这两座岛上,若能得到,同样是巨大的收获。” 艳阳天子轻笑道,倒是并未显出什么压力来。 很显然,从一开始,他便是盯上了金龙岛和银龙岛,无论如何,这一趟都不能白来。 尤其如果昆仑界真的已经走向末路,那就更应该抓住机会,多抢夺一些机缘,总比便宜地狱界要好。 玲珑仙子淡淡看了艳阳天子一眼,道:“金龙岛和银龙岛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昆仑界的神龙一族,无论是五爪金龙,还是五爪银龙,均是诞生过霸主级强者,最好不要轻易踏足他们的栖居之地。不然,很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同样是龙族,玲珑仙子对昆仑界的龙族,无疑是最为了解。 在离开天龙界时,族中长辈便是交代过,除却真龙岛,绝不可去踏足阴阳海中的其他岛屿。 何谓霸主级强者?那是在神灵中都能称雄的存在,必然是掌握了奥义。 神灵掌握奥义与否,实力可谓是有着天差地别。 就像月神当初仅仅只恢复了五成神力,可依靠所掌握的奥义,仍旧能够轻松击败没有掌握奥义的焱神。 通常也只有掌握了奥义的神灵,才能拥有屠神的能力。 艳阳天子心中一动,表面却还是很随意道:“霸主级强者的确很强,可毕竟已经陨落,又还能够留下多少手段?仙子根本无须这般小心谨慎。” 闻言,玲珑仙子却是不再说什么,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奇怪,地狱界已经快要强攻真龙岛,为何张若尘却并未赶来?难道他已经离开阴阳海?还有其他昆仑界的强者,怎么也都不见踪影?”千星天女露出疑惑之色。 艳阳天子轻笑道:“早些逃出阴阳海,才是明智的选择,以阴阳海如今的形势,张若尘即便掺和进来,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反而很可能白白丢掉性命,他这位所谓的昆仑界战神,面对黑暗之子、冥殿七绝杀神等人,根本就是个笑话。” 任谁都听得出,艳阳天子对张若尘的轻视。 听到这番话,千星天女的眼中,不禁闪过一道讥笑之色,暗道:“做为一座古文明的天子,竟然就这点城府和眼力。张若尘回到昆仑界,血战连连,凶威盖世,多少威名万界的高手饮恨,就连巡天使者的分身都敢打爆,他居然还敢小觑。若是让艳阳天子登上天主之位,艳阳文明怕是得没落下去。” “做好准备,很快便到昼夜交替之时,只要地狱界攻破真龙岛,我们便立刻以最快速度登岛,前往岛中心的龙神殿,世界门之匙就在那里。”北斗天子表情严肃道。 尽管知道夺取世界门之匙很难,但这次他们四大古文明世界,加上天龙界,汇聚于阴阳海的力量同样不弱,未必不能与地狱界一争。 其中,天龙界的势力最为强大,恒古一霸,在诸天万界排名前十,仅次于四大主宰世界。十万年前,西方宇宙的三巨头天堂界、昆仑界、西天佛界,任何一界拧出来都未必打得过天龙界。要知道,那个时候,昆仑界可是有须弥圣僧、十劫问天君、龙主极望等人坐镇。 当然,后来日晷开启,昆仑界进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时代,实力突飞猛进,将天堂界、西天佛界、天龙界远远甩开,有制定宇宙新秩序的霸气。可惜还是差了一步,功亏一篑,辉煌之后只剩一片残破。 如今,天龙界的实力,必定是比十万年前更加恐怖,如今的昆仑界与之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千星文明、艳阳文明、北斗文明、巫神文明,都是宇宙古文明的四大巨头,底蕴深厚,传承久远,有和天宫谈判的资格。 他们这么强大的五股势力前来,可谓是所图甚大。 ………… 银龙宫中,敖心颜、天命尸皇、死禅老祖,与另外十多道强大的身影汇聚在一起,三眼古族的紫歆圣王赫然也在其中。 那十多道与敖心颜等人平起平坐的身影,个个气息如龙似凤,气质沉稳,血气浑厚,身上蕴含古韵,宛如是从远古史书中走出的人物。紫歆圣王在他们中,只是坐在末席。 “组长怎么还不出关?昼夜交替马上就会到来,再不赶去真龙岛,不但没机会救祖龙山的龙族,更加不能阻止地狱界夺走世界门之匙。”敖心颜面露焦急之色。 天命尸皇道:“此事耽搁不得,我们先行前去。” 死禅老祖盘坐在四不像异兽的背上,口中诵了一声佛号,道:“莫急,张施主已经来了!” 其话音未落,张若尘和小黑的身影,便是出现在四人的眼前。 “让诸位久等了,我这边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张若尘道。 天命尸皇深深看了张若尘一眼,眼中隐隐闪过几缕异光,短短三天时间,他竟是感觉张若尘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并非是表面,而是内在,好似完成了脱胎换骨。 …… 继续推进小鱼的新书《天帝传》,希望各位读者可以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