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六十二章 七绝杀神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六十二章 七绝杀神

短暂的战斗结束,海面重新恢复平静,就算消散的黑雾,也快速聚拢。 那艘突然出现的亡灵古船,此刻也已经调转方向,消失在浓烈的黑雾之中。 “咦?居然还听过张若尘的名字,本皇还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呢。”小黑以古怪的语气道。 紫衫女子的眼神不断变幻,仔细打量了张若尘一番,随即脸色恢复如常,道:“如今阴阳海中的情况很复杂,本王先带你们去见神龙公主。” “神龙公主?”张若尘道。 紫衫女子不再像以前那么轻视张若尘,毕竟,在中古之后,还能诞生出张若尘这种战力的人物,必定是盖世人杰。因此,她耐心的道:“神龙公主本是神龙半人族的公主,得到一位大人物的欣赏,亲自指点了她。如今,她体内的神龙血脉完全复苏,神龙之体大成。” “敖心颜居然成了神龙公主,本皇果然没有看错她。嘿嘿。”小黑向张若尘盯了一眼,一副很嘚瑟的样子。 吞天魔龙出现在战船上,目光紧紧盯着张若尘,以恳求的语气道:“张若尘,祖龙山所有的龙族,都被冥族和骨族的强者抓走,带去了真龙岛,请你出手救救他们。” 为了族群,吞天魔龙选择低下头颅,放下骄傲,向曾经的敌人求助。 其他几位龙王,也都将目光投向张若尘,眼中充满恳求之色。事到如今,在他们看来,也只有张若尘能够帮助他们。 张若尘转动目光,扫过祖龙山的几位龙王,最后停在吞天魔龙身上,其竟会开口求他,倒真是让他感到很意外。 “真龙岛乃是阴阳海中的禁地,神龙一族的祖地所在,绝非轻易能够攻入,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有大祸。冥族和骨族为何要如此冒险?”张若尘面露疑惑之色。 吞天魔龙微微思索,摇头道:“不清楚,不过……我隐约听一位冥族的强者提到过一件东西,世界门之匙,似乎那便是他们攻打真龙岛的目的。” “世界门之匙?那是什么东西?”张若尘心中更加疑惑。 而在听到这五个字后,小黑的脸色却是大变,道:“怎么可能?世界门之匙怎么可能在真龙岛?不行,这事大了,天呐,原来地狱界在打这个主意。张若尘,我们这次恐怕得拼命才行,绝不能让他们得到世界门之匙。” “嗯?为何?”张若尘面露异色。 在他的记忆中,小黑显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可是十分罕见的,那“世界门之匙”,恐怕很不简单。 “暂时别问,先去真龙岛。”小黑很是急切的道。 紫衫女子的精神力显然是极其强大,察觉到了什么,神情凝重,道:“有冥族强者来了!” 说话的同时,其身形快速隐入黑雾之中,借助三叶九生花,让自身完全变得透明,与海水浑然一体。 “咦!藏得倒是挺快。” 小黑向紫衫女子藏身的位置盯了一眼,露出一道鄙夷的神色,还是什么中古时代的高手,遇到危险,竟是第一时间就藏匿,真的没了道理。 紫衫女子懒得理会小黑,收敛浑身气息,不想被地狱界的修士察觉到。 张若尘如今已是站在大圣之下巅峰的强者,自有一股威严,并没有立即逃遁,将目光投向战船的正前方。 “唰!唰!唰!” 接连三道破空声响起。 空间出现剧烈的震荡,浓烈的黑暗力量与诅咒气息弥漫开来,整个天地瞬间变得昏暗下来。 可怕的黑暗之力涌现,宛如黑暗的源头被打开,简直要将整个阴阳海都笼罩进去。 “好强的力量波动,比先前那数百位地狱界圣王加起来,似乎都要更加强大。”张若尘轻念一声,神情变得警惕起来。 黑云的云层中,三道身影缓缓显现出来,形态各异,尽皆被纯粹的黑暗力量所包裹,好似三尊盖世邪神。 他们身上的力量波动之强,令得周围天地,都化为漩涡。 “嗯?张若尘,竟然是你。”开口的,乃是站在左边的那位地狱界修士。 此人,面目狰狞,脸上只有一只眼睛,加上一张血盆大口,头上布满鳞片,却又伸出两根很柔弱的触角。 最为特别的是,其生有四条粗壮的手臂,肌肉隆起,如四条虬龙。 他,名叫“夜冥忧天”。 以张若尘如今的名气,无论是天庭界,还是地狱界,但凡有点见识的修士,都不会不认识。 而越是强者,便越是关注张若尘的情况。 此刻,张若尘亦是在观察着出现的三位强者,倒是并未贸然出手。 眼前这三位,显然均是出自冥族,体表浮现数以千万计的圣道规则,那些规则就如蛛丝一般结成一片天地。 中间的一人,身形相对比较干瘦,鼻子很尖,如鹰嘴一般,一双眼睛亦是如鹰眼一般凌厉,背上有着一对漆黑之色的翅膀,凝聚着强大的黑暗力量。 此人,没有名字,无论地狱界还是天庭界的修士,皆称他为“死不休”。 右边的是一名女子,身材高挑,曲线诱人,五官精致,堪称完美,可惜却冷着一张脸,眼神更是无比冷漠,看不出丝毫感情。 最显眼的当属其身后一条长长的蝎尾,呈暗金色,其上有着一道道若隐若现的诅咒印记,单单是看一眼,便让人不寒而栗。 若是被这条蝎尾蛰到,恐怕任谁都不会好受。 此女,也没有名字,称为“血色涟漪”。 “冥殿七绝杀神居然有三个都出现在这里,夜冥忧天、死不休、血色涟漪。” 看清这三人的模样,张若尘的脸色,终于是有了一些变化。 冥族,作为地狱界上三族之一,可谓是天才辈出,强者无数。 而在大圣之下,有七个修士,绝对是能够让天庭万界的修士都为之闻风丧胆,他们号称冥殿七绝杀神,个个修为都达到临道境界,每一个都有击败或者杀死不朽大圣的战绩。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擅长合击之术,能够组成七绝杀阵,联手之下,天下无敌。就算是号称地狱界第一高手的阎无神,同时遇到他们七人,估计都得退避三舍。 七绝杀神从来都是一起行动,既然夜冥忧天、死不休和血色涟漪出现在这里,那便说明另外四绝,定然也已经来到阴阳海。 “世界门之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连冥殿七绝杀神都来了?骨族的三帝十二尊,是不是也来了?”张若尘向小黑传音。 小黑轻轻咳嗽,道:“都说了,那东西关系重大,冥族和骨族倾巢而来,都是有可能的事。” 感受到地狱界三大强者身上散发出的可怕气息,吞天魔龙及几位龙王,都不禁心颤,差距实在太大,对方的一个眼神,简直都能将他们杀死。 “张若尘,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也就怨不得谁了!” 生有四臂的死不休,嘿嘿一笑。 说话间,四柄泛着寒光的战刀,从其体内飞出,四只手分别握住一柄。 这四柄战刀都很不寻常,居然全都是君王战器,锋利无比,哪怕是一座小型的世界,估计都能直接劈开。 “四季刀,四刀显四季,四季皆死寂。” 死不休挥动手中的四柄战刀黑暗之力涌动,疯狂注入战刀中,将战刀中蕴含的王级铭纹,尽皆激活,浮现身周的那片天空。 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象,犹如四座大世界,浮现出来,悬浮在他身体四周。 春季,生机蓬勃,万花齐开。 夏季,烈日当空,冰川融化。 秋季,黄叶满山,万物凋零。 冬季,白雪皑皑,冰封一界。 四座大世界,都是由死不休修炼出来的规则凝聚出来,代表他在圣道上的造诣。 “有些不剑道,这个死不休,修炼圣道不仅仅只代表毁灭,还有象征生命的力量。由此可见,他对生和死的理解,已经达到极高的层次,不输于大圣。”张若尘暗道。 四道泛着幽光的刀芒斩出,每一刀都与世界虚影重合,锋芒毕露,似可毁灭一界,斩尽一切生灵。 面对张若尘这种强大的对手,死不休没有半点保留,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张若尘也不敢轻视对手,心意一动,沉渊古剑从神光气海中飞出,被他一把抓住。 沉渊古剑划过奇异的轨迹,斩出一道绝世锋芒。 锋芒所过之处,空间顿时裂开一条长长的缝隙,狂暴的空间之力,从其中散逸而出。 “轰。” 剑芒瞬间击溃四座世界虚影,虽然变得很微弱,可还是继续向死不休斩杀而去。 二十四年闭关,张若尘在剑道上的造诣,已是更上一层楼。手握长剑,瞬间就像化为绝代剑帝,每一剑都是无敌剑招。 剑招更是可以与空间力量合二为一,爆发出更加强横的力量。 此外,沉渊古剑在这二十四年中,吸收炼化了大量圣器,已经是达到万纹圣器的极致,内蕴十二万九千五百九十九道铭纹,只差一道,便能达到君王战器的界限。 当然,这并非一件易事,需要经历天劫的洗礼,让内蕴的铭纹发生蜕变。 度过便是君王战器,度不过,便是只能被毁灭。 便是极为厉害的器道地师,想要成功炼制出一件君王战器来,都十分的困难。 顶级的君王战器,哪怕是大圣,都会渴望得到。 张若尘暂时并未打算让沉渊古剑去度天劫,倒不是怕度不过,而是想让沉渊古剑积蓄更为雄厚,更有利于今后的成长。 以沉渊古剑如今的品阶,加上紫色神石的增幅,其威力已经是不弱于一般的君王战器。 “砰。” 死不休挥刀,很是轻松的,将斩到近前的剑芒挡住。 “能做神的男人,果然不能轻视,难怪那么多威名赫赫的高手,都在你手中栽了跟头。”死不休嘿嘿一笑,随即眼神一沉,道:“二哥,老七,一起出手,拿下他。” 闻言,夜冥忧天和血色涟漪立刻便是有了行动。 他们七绝杀神,曾经得到冥殿一样总要的传承,每一位各分七分之一。号称利用好这种传承,七人可以一起成神。 正是如此,七人才能组合成七绝杀阵,天下无敌。 当然,虽然只有三人,可是联手之后爆发出来的战力,却也是非同小可。 夜幕忧天的手中出现一杆漆黑如墨的长枪,枪身上镌刻有金色的秘纹,若隐若现,仿佛有着生命。 “哗----” 以血色涟漪为中心,出现一圈圈血红色的波纹,一直蔓延到数百里之外。 三大高手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节节攀升,在他们中心的位置,出现一朵有着三片花瓣的冥莲,正是这朵冥莲,将三人的力量结合在了一起,使得三股力量发生共振,仿佛是合体了一般。 “张若尘,有些不妙啊!”小黑的眼神,变得凝重。 张若尘却是无所畏惧,道:“机会难得,正好会一会传说中的七绝杀神。” 夜冥忧天扇动翅膀,极速向张若尘接近,手中的长枪,闪电般刺出。枪未至,一道无坚不摧的可怕劲力,却已经是将张若尘牢牢锁定。 “接我一刀。” 死不休暴喝,一柄战刀,脱手飞出。 “噗!” 长枪和战刀,相继穿透张若尘的身体。 不过,下一刻,这个“张若尘”便是消散开来,仅仅只是一道残影。 张若尘的真身出现在百丈之外,径直向着血色涟漪攻去。 同时面对七绝杀神中的三绝,哪怕是张若尘,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最好的办法,无疑是先决掉其中一个。 “在阴阳海,还能施展空间挪移,难怪有胆和我们交手。” 血色涟漪眼神淡漠,见张若尘攻来,并未显露出半点惧色。 如山似海的毒雾,从她那纤细的娇躯中释放而出,向着张若尘笼罩而去。原本是冰肌玉肤,却有蕴含杀圣的毒性,对任何男子都是致命的。 从血色涟漪体内涌出的毒雾极其可怕,连空间都隐隐受到侵蚀,变得有些不稳定。 张若尘的眉头微微皱起,身形不由一滞。 趁着张若尘犹豫之际,血色涟漪的蝎尾,划过虚空,拖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劈向他的颈部。速度之快,似乎没有使用任何时间,瞬间便至。 …… 距离此处大概五万里的阴阳海上,航行着一首庞大无比的船舰,站在船舰的尾部,看不见船头。 船舰上的三张铁布神帆,足有近万米长,远远望去,像是三座古老大山。 一位明眸皓齿的白衣女子,身着男装,手持折扇,坐在船舰的船头,身前摆满各种名贵的酒,还有一只只精致的酒杯。 虽然穿着男装,可是,却依旧画着妆容,纤长的柳眉,弯曲的睫毛,红润的嘴唇,给人中说不出的风情。 在她身旁,有着一群千星文明的老者守护。 整个船舰上,更是密密麻麻的站着千星文明的圣王级修士,可谓是高手如云。当然也正是因为有这么多高手在身边,千星天女进入危险至极的阴阳海,还能如此惬意。 突然,远处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量波动,别的修士或许感知不到。可是,千星天女却是瞬间眉毛一挑,一双本源神目,向力量波动传来的方向望去。 仿佛能够看到数万里外的景象一般,千星天女的脸上,露出一道愕然之色,笑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就说,张若尘肯定会来阴阳海。现在信我了吧?” 在千星天女的对面,还有三男一女,个个都有惊人的来历。 三位男子,分别来自三个古文明,乃是三位天子。至于那个女子,则是天庭排名前十的强界“天龙界”的一位龙女,《九仙美人图》上的玲珑仙子。 其中一位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天子,容貌极其英秀,也向力量波动传来的方向望去,眉心位置浮现出一道金色太阳印记,将这片海域都映照成了金色。 此人,乃是艳阳文明的天子,看到数万里之外的战斗景象后,摇头一笑:“张若尘不该来阴阳海。” “为何?”有人问道。 艳阳天子道:“不来,至少还可以多活一段时间,毕竟天堂界那两个逆天的家伙,暂时都抽不开身对付他。但是,他遇到冥殿七绝杀神,哪里还有活路。哎,这个昆仑界的年轻战神,估计是要陨落在阴阳海上。” …… 小黑的本体是不死鸟,火焰小鸟却是一只凤凰,不死鸟是凤凰吗?小黑和小红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关注微信公众号“飞天鱼”,查看历史消息或者后台回复关键词“不死鸟”即可查看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