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一章 使者降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 使者降临

另一边,邱怡池带着池昆仑极速遁走,生怕阎无神追上来,她可不是血魔,真要被阎无神追上,说不得只有死路一条。 在遁逃出数万里之后,邱怡池却是突然停了下来,脸色巨变。 被她提在手中的池昆仑,竟是突然消失,只留下一根细细的头发。 “怎么会这样?” 邱怡池的心顿时一沉,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冒着巨大风险,从阎无神身边将池昆仑夺回,到最后,竟然只是一根头发。 “唰。” 燕离人和血魔赶来,出现在邱怡池的身边。 “怎么回事?池昆仑那小子呢?”血魔问道。 邱怡池抬起手来,将那根头发呈现在血魔的眼前。 “头发?你难道想告诉我,池昆仑变成了一根头发?”血魔邹眉问道。 邱怡池面露苦涩,道:“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的确如此,我们都被阎无神给骗了,他似乎早就料到,我们是冲着池昆仑而来,所以做了准备。地狱界第一强者,能够以一己之力牵制天宫四大天王,果然不只是一个战力强大的莽夫那么简单。“ 以一根头发变做池昆仑,这种手段太过高明,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以至于邱怡池并未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出来。 “此次打草惊蛇,阎无神必然会有所防范,别说救回池昆仑,能否再将其寻到,都是一个问题。” “而且,阎无神的实力确实极强,我虽能与他正面抗衡,可想要压制住他,却基本无望,真是麻烦。” 血魔低语,不免有些头疼。 邱怡池无疑是更加头疼,她这次连血后所用的摄心珠都给用上了,竟然还是没能带回池昆仑,该如何向血后交代? 此事其实也怪不得她,当时那种情况,她根本就来不及去想太多,且任谁也无法料到,阎无神竟会施展出这种手段来。 至于燕离人,则仍旧是暮气沉沉,被负面情绪所笼罩,一言不发。 ………… 血神教内,气氛显得十分压抑。 六位实力强大的巡天使者,即将降临血神教,任谁都会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血灵仙迟迟没有回应,张若尘只得以他的方法来隐藏血神祭台中的秘密。 毋庸置疑,血神祭台隐藏的最大秘密,便是那个血雾空间,绝对不能够暴露出去。 “试试看吧。” 张若尘轻语,翻手将时空秘典取出。 伸手一点,十万道空间规则浮现,注入时空秘典之中。 顿时,时空秘典被激活,通体绽放璀璨的银光,一些繁奥的秘纹,从其中浮现出来。 张若尘表情严肃,认真引动时空秘典的力量,渗透进入血神祭台之中。 不多时,这股力量便是触及到,隐藏于血神祭台内的那个血雾空间。 “凝。” 张若尘低喝,将空间之力运用到极致。 “嗡。” 强大的空间之力震荡,快速形成一道无形的薄膜,将血雾空间整个包裹起来。 这道无形薄膜,显得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破开。 张若尘全力调动空间之力,施展出种种空间秘术,才终于使其逐渐稳定下来。 “以我现在的修为实力,缔造空间气泡,果然还是很勉强。” 张若尘长舒了一口气,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 他刚才缔造出来的便是一个空间气泡,隐藏于虚空之中,虚虚实实,如梦幻泡影,非空间修士,极难探查得到。 暂时,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以空间气泡,暂时将血雾空间隐藏。 “轰隆。” 张若尘刚将空间气泡缔造完成,九天之上便是降下磅礴的大圣威压。 天穹之上,六道伟岸身影出现,身上均是散发出强大的气息,目光俯瞰下方的血神教。 一时间,那些仍旧盘踞于血神教附近的修士,均是被惊动,抬头仰望之间,眼中都不禁流露出震惊之色。 “六位巡天使者,其中竟然还有一位是不死血族,这是什么情况?” “不死血族的血屠神子,被血灵仙洞穿身体,如今生死不知,不死血族岂会不在意?” “如此多巡天使者到来,定然是为了查探血灵仙的情况,一旦查出血灵仙有问题,只怕张若尘和血神教,都会有大麻烦。” “我认得,那位俊美不凡的白发男子,乃是天宫的珲淩大圣,大圣境中的绝顶强者,没想到他竟然会出面,看来这次的事情,天宫极为重视,恐怕无法轻易了结。” ………… 正当一众修士议论纷纷之时,六位巡天使者体内均是飞出一团圣血,降临昆仑界,凝聚出六道分身。 张若尘事先已经得到月神的知会,所以显得很平静,一步迈出,便是到得血神教外。 “见过诸位巡天使者。”张若尘微微躬身行礼道。 同时来了六位巡天使者,他却是不敢太过放肆,该有的礼数不能少。尤其这里面还有寂灭大帝和文帝存在,就更是不能无礼。 “哼。” 一道重重的冷哼声响起。 随即,张若尘便是感受到一股浩瀚的大圣威压,向着自己碾压而来。 “血浮,注意你的身份。” 不待张若尘有什么动作,寂灭大帝便是出手,将那股大圣威压击散。 寂灭大帝身上散发着极为浓烈的帝王气息,给人一种天命所归之感,不禁让人心生敬畏。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释放大圣威压之人,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寒光。 此人与血屠一样,亦是有着血色的长发,身着暗红色的铠甲,面容阴鸠,眼神凶戾,一看就不是善茬。 毋庸置疑,此人定然便是地狱界派遣出来的使者,表面上是查探血灵仙的虚实,实则是为了救回血屠 血浮大圣亦是看向张若尘,凶光毕露,如果不是因为有天庭界的五位巡天使者在,其恐怕已经出手,将张若尘的血液吸干。 “张若尘,我等是奉天宫之命,前来查探血灵仙的情况,希望你能够予以配合。” 这时候,一头白发的珲淩大圣笑着道。 张若尘当即回过神来,道:“这是自然,诸位使者,请。” 珲淩大圣微微点头,当先向着血神教走去。 见状,其他五位巡天使者也都没有迟疑,相继步入血神教内。 目光在六位巡天使者身上扫过,张若尘不禁微微沉思,这其中有三位是对他抱有极大的恶意,分别来自地狱界、天堂界和黑魔界,天宫这位的态度,暂时还不清楚。 寂灭大帝应该是站在他的这一边,月神让他前来,已经是暗示了这一点。因为寂灭大地足够强势,乃是主宰广寒界的帝王,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很得月神和树神的器重,而其本身更是有着成神的希望。 至于文帝,八百年前昆仑界的九帝之一,年岁最大,实力也是最为强大,销声匿迹数百年,谁也不知其如今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或许,其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成神。 只不过,文帝代表的是池瑶?还是昆仑界?对血神教和血灵仙,亦或者是他张若尘,又是什么样的态度? 说到底,张若尘是前朝圣明太子,文帝和儒道大力支持的是第一中央帝国池瑶。 六位巡天使者一进入血神教,便是直接冲血神祭台而去。 “本座倒要看看,这座血神祭台,究竟有什么古怪。” 血浮大圣冷喝,一掌对着血神祭台拍击而去。 其如此举动,实在是很出乎大家的意料,以至于根本没人来得及出手阻止。 血神祭台震动,释放出滔天的血气,形成一道强大的护罩,将血浮大圣的攻击,完全抵挡住。 这个时候,张若尘出现在血神祭台之上,脸色冰冷,道:“血浮大圣,你想做什么?血神祭台乃是我教祖师的沉眠之地,你竟敢亵渎神灵,这里可不是地狱界,由不得你肆意妄为。” 他哪里看不出来,血浮大圣是想摧毁血神祭台,同时将血屠从血神祭台上救下,当真是肆无忌惮。 不由得,张若尘身上释放出强大的气势,藏山魔镜浮现而出,随时准备对血浮大圣发动攻击。 既然对方如此蛮横,那他也就无需再去讲什么规则。 血浮大圣就算圣威再如何恐怖,修为再如何高深,终究只是一道分身。张若尘就连神的分身都敢战,不惧他。 当然,张若尘也是料准,天庭界的几位巡天使者,不可能放任血浮大圣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如此猖狂。 …… 再帮新书《天帝传》打个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