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九章 拦截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四十九章 拦截

待得月神的虚影消失,张若尘却是陷入了沉默,情况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处理起来会十分麻烦。 六位巡天使者到来,绝非轻易便能应付,尤其是来自地狱界的那一位,只怕会追根究底,会想尽办法将血神教的秘密挖掘出来。 而一旦这些隐秘被挖掘出来,只怕对于整个昆仑界,都将十分不利。 暂时,张若尘还未想好应对之策,只得收敛心绪,准备先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既然月神已经与天堂界派系谈妥,宙宇和墨聖是肯定要放的,他得在此之前,先将宙宇所拥有的真理奥义弄到手。 在封禁住宙宇的圣气后,张若尘取出空间玲珑球,带着宙宇,一同进入其中。 宙宇目露凶光,低吼道:“张若尘,想要本座的真理奥义,就看你是否有哪个本事。“ 墨聖败于张若尘之手,的确是让宙宇产生了不小的压力,但他对自己的肉身极为自信,且神灵誓约已经立下,现在也无法再反悔,唯有全力以战。 若他能够靠自身离开血神教,无疑也能够挽回不少的颜面,今后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 想及此,宙宇毫无保留出手,体内气血震荡之间,大量圣光从其周身的窍穴之中喷薄而出。 在圣光的映照下,宙宇的肉身显得明净无瑕,堪称完美,双臂、双腿及心口位置,均是散发出浓烈的不朽气息。 “光明神拳。” 宙宇低喝,不朽化的拳头,径直轰击向张若尘。 其拳头未至,一股无形的气劲,已是先一步抵达张若尘近前。 光明神拳乃是光明神殿的一种高阶圣术,以宙宇所拥有的强大肉身,即便不依靠圣气和圣道规则,仅仅只是招式,也能发挥出极其可怕的威能,一拳足以将一座圣山打爆。 张若尘丝毫不敢大意,当即施展出洛水拳法,迎了上去。 在他的身周,隐隐有着一条天河浮现而出。 张若尘哪会看不出来,宙宇的肉身比墨聖更强,力量更为霸道,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在其手中吃大亏。 “砰。” 相隔数丈距离,张若尘与宙宇的拳头停下,在他们中间,无形的劲力,剧烈碰撞在一起。 张若尘作为时空掌控者,时间与空间的力量,早已融入他的肉身之中,一拳轰出,时空都隐隐发生了扭曲。 而宙宇作为光明掌控者,光明之力亦是早已渗入骨髓,哪怕是面对扭曲的时空,其力量仍旧能够强行穿透。 两人同为恒古之道的掌控者,均掌握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难以判断孰强孰弱。 依靠强大的肉身,张若尘和宙宇均是将速度提升到一个极致,让肉身的力量,得到淋漓尽致的释放。 “砰,砰,砰。” 接连碰撞,空间玲珑球内的空间,不断出现裂痕,濒临破碎。 二人的速度太快,碰撞之间,又迸发出璀璨的光芒,以至于让人根本无法看清他们的动作。 “唰。“ 一连交手数百回合,始终难分高下,张若尘和宙宇不禁很有默契的暂时分开。 张若尘暗暗有些心惊,宙宇的强大,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已经全力以赴,可还是没能讨到半点好处。 此刻,宙宇心中亦是很惊讶,他早已修炼到临道境,肉身经过天地之力的淬炼,还将双臂、双腿及心口位置不朽化,竟然还是无法奈何得了张若尘。 如果张若尘也达到他如今的修为,且将身体不朽化一部分,肉身力量岂不是会远胜于他? 不由得,宙宇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炼体秘法运转,周身窍穴中喷薄出更为浓烈的圣光,将光明体质的潜能,完全释放出来。 圣光凝聚成实质,宛如一件铠甲,披覆在宙宇的身上,将其承托得威严无比,宛如一尊神灵降世。 见状,张若尘没有迟疑,身体一震,大量的混沌之气和五色光华,从体内涌出,混合滚滚的血气,冲上天宇。 一时间,以混沌之气为基础,在张若尘的头顶,竟是快速演化出一层层五彩斑斓的奇异天宇来。 眨眼之间,张若尘的头顶,便是演化出了七层浩瀚的天宇,好似真实存在。 在这七层天宇之上,隐隐还存在着两层天宇,只是还很虚淡,无法显现出来。 “一招定胜负。“ 张若尘眼中泛起一道精光,一只手探出,似五座太古神山,向着宙宇镇压而去。 一时间,那七层浩瀚的天宇落下,与张若尘的手掌相重叠。 “轰。” 拳掌相对,宙宇身上的圣光铠甲,顷刻间破碎开来,整个人死死被七层浩瀚天宇镇压住,竟是完全动弹不得。 “嗡。” 空间玲珑球剧烈震动,内部空间变得极不稳定,濒临崩溃。 这种层次的力量碰撞,哪怕是一颗星辰,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宙宇,你输了,交出真理奥义。”张若尘平静道。 宙宇目光紧紧注视着张若尘,心中很是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他着实没有想到,张若尘的肉身竟能演化出那般可怕的异象,能对他形成碾压之势。 如此力量,或许已经能够与寻常的不朽圣躯相媲美。 受制于神灵誓约,宙宇只得主动将真理奥义送出。 “好个宙宇,竟然拥有万分之十的真理奥义。” 收到宙宇送出的真理奥义,张若尘不免很是惊喜。 现在,他已经是拥有万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奥义,这对于接下来的修炼,无疑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以万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奥义,来催动火神铠甲,也定然能将其威力发挥得更强。 火神铠甲不同于寻常的铠甲,除却火神和梧桐秋雨,其他人想要催动,便只能借助奥义。 “掌握百分之一的真理奥义,就能成为真理使者,拥有与神掰手腕的能力,只可惜这太过困难。”张若尘微微摇头叹息道。 对于成为真理使者,张若尘自然是很有兴趣,但那难度着实太大,让他到哪里去弄那剩下的万分之六十一的真理奥义? 想要成为真理使者,通常都只能通过掠夺他人真理奥义的方式,但这同样并非易事。 能得到真理奥义之人,没有一个是平庸之辈,往往也都有着极大的背景,不是轻易就能对付。 抛开这些杂念,张若尘带着宙宇出得空间玲珑球,重新将其禁锢在血神祭台之上。 微微沉思,张若尘不禁释放出精神力,渗透进入血神祭台中。 “血灵仙,很快会有六位巡天使者到来,将会查探血神祭台,我虽然有些办法,但是未必能够抵挡得住,你可有办法解决?“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张若尘只能找血灵仙商议对策。 只是等待了许久,血灵仙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那道圣念似乎已经陷入沉睡之中。 张若尘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血灵仙这种态度,让他有些无计可施。 如此看来,血灵仙是无法靠得住,还得他自己去想万无一失之策。 ………… 阴葬山脉边缘,安宁镇中。 阎无神刚端起酒杯,眼中便是浮现出一抹异色,“竟然有人盯上了本座,有意思。” “谁?四大天王吗?”池昆仑好奇问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池昆仑已经知道,阎无神之所以带着他东奔西跑,完全是为了躲避天宫的四大天王。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阎无神的确是纵横无敌,可四大天王也并未浪得虚名,还没人能够抵挡住他们四人的联手围攻。 阎无神喝下杯中酒,摇头道:“不是,但也是很厉害的角色,本座倒是很有兴趣和他们玩玩儿。” 只要不是天宫的四大天王追来,阎无神都没什么可顾忌的,他倒想看看这些人主动找上门来,是想做什么。 放下酒杯,阎无神并未去过问般若,直接带着池昆仑,从小酒馆离开。 般若将目光投向小镇的东南方向,眼中不禁闪过几缕异光,随即身形一动,亦是从街道上消失无踪。 距离安宁镇数千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阎无神和池昆仑的身影,凭空出现。 这里也已经是属于阴葬山脉范围内,阴煞之气弥漫,哪怕烈日当空,依然能感受到一种阴冷,实力太弱之人踏足,灵魂都会被冻结。 “呱。” 天空中,有着大群的乌鸦飞过,发出刺耳的叫声。 它们好似在这片战场上战死的亡灵所化,叫声凄厉,终日在阴葬山脉盘旋,让人毛骨悚然。 阎无神看了阴葬山脉深处一眼,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这地方处处透着诡异,让他都隐隐感受到了丝丝威胁,若无必要,他绝不会轻易踏足其中。 “唰。” 三道流光从天边飞来,降落在相聚数百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化作三道人影,遥遥与阎无神相对视。 “两个十分特别的不死血族,还有一个古怪的肉身修士,有意思。” 阎无神对于不死血族,可谓是再熟悉不过,所以一眼就能看出眼前这两个不死血族,有些不太一样,只是究竟有何不同,他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出现的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奉血后之命,前来营救池昆仑的血魔、燕离人和邱怡池。 邱怡池的目光投向池昆仑,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确定其安然无恙后,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如果池昆仑有什么闪失,她还真是没办法向血后交代。 而被邱怡池盯着看,池昆仑心中不由一动,之前他便觉得般若是为他而来,难道眼前这三人也是冲他来的? 可是,这是为什么?他可不记得与这些人有过任何的交集。 目光转动,池昆仑看向为首的血魔,心神顿时一震,此人给他造成巨大压力。看着他,犹如看着一片汪洋血海,有翻天血浪向他涌来。 若非他的意志坚韧,说不得此刻已经瘫倒在地。 阎无神亦是在打量血魔,朗声问道:“你是何人?本座从未听闻不死血族,有你这样一号人物。” 对于不死血族的强者,阎无神都极为熟悉,最为有名的便是包括血屠在内的五大强者。 血魔并未包括在其中,但其给阎无神的感觉,却要比不死血族五大强者任何一个都更强。 这样的强者,如果诞生于地狱界,不可能寂寂无名。 如此便只有一种可能,血魔并不是在地狱界诞生的不死血族。 此刻,血魔亦是在观察着阎无神,眼神变得越发的炙热,身上涌现出浓烈的战意。 “血后果然没有骗我,阎无神的确有资格做我的对手。”血魔忍不住摩拳擦掌,显得十分激动。 强者都渴望遇到强大的对手,血魔这种战斗狂人,更是如此。 没有对手的日子,会让人感到十分寂寞。 激动之余,血魔以浑厚的声音道:“我乃血魔。” 闻言,阎无神心中顿时一动,敢自称血魔,又拥有强横至极的实力,除了千年前的那位,不会再有其他人。 想及此,阎无神不由笑道:“原来是千年前同时修炼九幅天魔石刻图的奇人,都道你已死,看来传言并不能相信。” “很多时候,眼见尚且不能为实,更何况是耳听。”血魔淡淡道。 阎无神点头:“说得有理,那你来找本座,是所为何事?” “本座沉寂千年,再度出世,听说地狱界大圣之下第一强者出现在昆仑界,心痒难耐,想与你切磋一二。” 血魔眼泛精光道。 他现在心中便只有阎无神这个强劲的对手,其他的都暂时抛到一边。 阎无神大笑,道:“好啊,本座也很想知道能够同时修炼九幅天魔石刻的修士,能有什么样的实力。除去天宫四大天王,你是唯一让本座能提起战意之人。” “很好,很好。”血魔道。 说话间,血魔与阎无神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无形的气机激荡,使得空间泛起道道涟漪。 目光交汇之处,空间变得扭曲,大量天地规则显化出来,变得极为紊乱,隐隐有着一个漩涡形成,疯狂吞噬天地之力。 汇聚于这片区域的阴煞之气,疯狂涌动起来,漆黑的大地炸裂,一具具埋葬于地底的尸骨飞起,均是被卷入了那个可怕的漩涡之中。 “轰。” 漩涡似承受不住太强的力量,轰然炸裂,将席卷而来的一切,尽皆湮灭,包括血魔和阎无神的目光。 受到这股力量的冲击,地面轰然裂开,形成一条长达数百里的巨大沟壑,一眼看去,沟壑中全是累累白骨,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