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四章 无敌之势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四十四章 无敌之势

张若尘的目光,紧紧盯着那道银色的身影,心中波澜起伏,感到很不可思议。 血灵仙是谁?血神的大弟子,血神教第一任神子,中古时代的人杰,差点修炼成神的天纵人物。 血神教能够统御黑魔界数万年,也全都是因为血灵仙当初所制定的一些列规矩手段。 张若尘对于血灵仙的印象,可谓是十分深刻,因为当年神子选拔,他的对手便是血灵仙。 当然,那只是年轻时期血灵仙留下的一道灵虚体,实力远无法与真身相比,所以才会被张若尘击败。 而现在出现的这个血灵仙,明显不再是当初的灵虚体,其身上散发出山呼海啸般磅礴的洪荒气息,压得身在血神教内的绝大部分人,都喘不过气来。 “怎么会是一道圣念体?”张若尘的眉头微微皱起,看出了血灵仙的虚实。 出现在血神祭台上的血灵仙,看似很真实,与血肉之躯无疑,但确实只是一道圣念所化。 “都道血灵仙背叛血神教,被血神亲手击杀,那样的话,血灵仙的圣念应该不可能保存在血神祭台中,这其中难道另有隐情?”张若尘心中浮现出许多疑问来。 尤其血灵仙的这道圣念体,竟然要守护血神教,无疑是更加奇怪,其难道不应该憎恶血神教吗? 宙宇和墨聖均是露出凝重之色,从这个突兀出现的人首蛇身男子身上,他们竟是感受到了一种压抑之感。 他们着实没有想到,在这种紧要关头,血神教中竟然还会有其他强者出现。 “人首蛇身,通体银白,他难道是师尊所提起过的那个血灵仙?不过,此人应该早已被击杀,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嗯?原来并非是真身,仅仅只是一道圣念体。” 墨聖眼中泛起道道异光,最后流露出一抹轻蔑不屑之色。 与此同时,宙宇亦是看出了血灵仙的虚实,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管血灵仙曾经有多么强大,留下的圣念,哪怕携带着其真身的浩瀚威压,但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必然不会强到哪儿去。 毕竟十多万年过去,血灵仙的这道圣念,应该早已被削弱许多,能够不消散,已经算是不错,哪里还能拥有昔日的威能? “嗯?竟然是黑魔界的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感受到墨聖等一众黑魔界修士的气息,血灵仙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厉色。 在血灵仙的眼中,黑魔界的修士,只是血神教的奴仆、随从,如今竟然敢攻打血神教,实在是大逆不道。 墨聖眼中亦是泛起寒光,杀气腾腾道:“区区圣念体,也敢在本座面前大呼小叫,敢阻止本座血洗血神教,那本座就先灭了你。“ 说话间,墨聖催动冥阳神轮,调转方向,向着血灵仙轰击而去。 “放肆。“ 血灵仙怒斥,当即将右手探出。 顷刻间,血灵仙右手臂的皮肤变成了银色,犹如白银铸造而成的一般,极富金属光泽,散发出九百九十九层银色圣光, 与此同时,血灵仙的右手臂不断变长、变粗,很快就膨胀到原来的万倍大小,覆盖半个血神教,当真是只手遮天。 “血神五指印。“ 张若尘心中一动,认出血灵仙施展的圣术。 当初,神子选拔时,血灵仙的灵虚体,便是施展出了这一圣术。 血神五指印乃是血神所开创出来的霸道圣术,有着三个层次,对应低阶圣术、中阶圣术和高阶圣术。 此圣术的修炼难度极大,血神教中鲜有人能够修炼成功。 张若尘看得出来,血灵仙此刻施展出来的血神五指印,应该是属于高阶圣术,威力无穷,哪怕是域外的星辰,都能摘取下来。 随着银色大手探出,天地间的规则和元气,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汇聚而来。 数千丈的银色大手,径直撞上冥阳神轮。 没有出现预料中的巨大动静,血灵仙探出的银色大手,直接將冥阳神轮抓住,强行将之禁锢住。 冥阳神轮表面散发出的神光,瞬间便是暗淡了下去,释放出的磅礴神力,亦是被镇压回去。 “怎么可能?” 墨聖瞪大眼睛,感到极不可思议。 以他的实力,催动冥阳神轮,足以重创寻常的不朽大圣,破灭域外的星辰。 如此强大的力量,怎么可能会被人一手镇压住? 可事实摆在眼前,却是由不得墨聖不相信。 受到银色大手的镇压,冥阳神轮快速缩小,力量完全内敛。 继而,银色大手去势不减,继续向墨聖抓摄而去。 “不好。” 墨聖脸色剧变。 单凭冥阳神轮被轻易镇压,墨聖就知道,自己绝不会是血灵仙的对手,彼此实力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眼见已经无法避开银色大手,墨聖只得将心一横,瞬间将真身与贪狼魔刀融合,施展出最强的一刀。 “哗啦。” 贪狼魔刀展露出可怕的锋芒,将空间切割出一条漆黑的裂缝,可谓是无坚不摧。 “铛。” 贪狼魔刀斩在银色大手之上,迸发出道道璀璨的银光,但却丝毫不曾对银色大手造成伤害。 银色大手顺势收拢,一把将冥阳神轮和贪狼魔刀抓住。 墨聖反应极快,当即便想施展出无色无相魔功,与贪狼魔刀分离。 可惜,银色大手蕴含的力量太过恐怖,瞬间将其禁锢住,丝毫都动弹不得。 墨聖眼中浮现出骇然之色,完全没有料到血灵仙的一道圣念,竟然会强到这般地步。 另一边,在看到银色大手镇压住冥阳神轮后,宙宇便是毫不迟疑选择退走。 他的实力即便比墨聖强,但也强得有限,面对血灵仙这等绝世凶人,选择硬拼,无疑是极不明智。 “哪里逃?“ 血灵仙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宙宇的举动,将另一只手探出。 相同的,这条手臂的皮肤亦是变成银色,浮现九百九十九层银色圣光,膨胀万倍,速度比之宙宇更快。 “可恶。“ 宙宇心中发毛,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知道没法避开银色大手,宙宇不禁立刻转过身来,全力将光明天书打出,一道恒古浩大的光明神力释放出来,掀起可怕的空间涟漪,如海浪一般,冲击向银色大手。 “砰。” 银色大手微微一滞,却并未受到损伤,顺势抓下。 顿时,宙宇步了墨聖的后尘,连带着光明天书和那头青天圣龙,一同被银色大手镇压。 “嘶。” 看到这一幕,豹烈等人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可怕的手段,连墨聖和宙宇这等绝顶强者,竟然都没有反抗之力。 张若尘的心中亦是大为震动,他已经修成了两种高阶圣术,但施展出来的威能,却是比不得血灵仙施展出来的十分之一。 “快逃。” 黑魔界的一众强者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要从血神教逃出去。 包括卓古、左厉等人在内,黑魔界的所有强者,都开始四散奔逃。 连墨聖和宙宇都被抬手镇压,他们哪还有勇气去与血灵仙对抗? “一个都别想逃。” 血灵仙冷酷无情的声音响起。 只见血灵仙张开嘴巴,从其中飞出一团银色的雷电。 “嘭。” 银色雷电炸开,化作一张银色的大网,将血神教整个覆盖起来。 “啊。“ 伴随着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黑魔界的强者犹如下饺子一般,纷纷从半空中坠落而下。 “给我破。” 卓古手持紫金魔枪,全力向着上方刺出。 银色雷电钩织而成的大网,坚韧无比,紫金魔枪也无法将之刺破。 反倒是在紫金魔枪触及到大网的瞬间,一股可怕的雷电之力,通过紫金魔枪,传递到了卓古的身上。 “啊。” 卓古发出一道惨叫声,身体瞬间麻痹,直挺挺从半空中掉落下去。 连卓古都落得这般下场,更不用去说其他黑魔界的强者。 眨眼的工夫,黑魔界的八百多位圣王境强者,无一例外,尽皆被雷电大网罩住。 只要血灵仙愿意,一念之间,就可令这些黑魔界强者化作飞灰。 “唰。” 血灵仙猛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电。 “不死血族吗?竟然也敢来窥视血神教,找死。” 血灵仙冷喝,覆盖银色鳞片的蛇尾闪电般刺出。 蛇尾极速变长,如一杆战矛,锋利无比,似要将天穹刺破。 万丈高空的一片厚重黑云之上,伫立着一道英武不凡的身影,一头血色的长发,配合血色的瞳孔,给人一种极为妖异之感。 如果张若尘看到此人,立刻就会认出,其正是当初攻打剑冢的血屠神子。 原本血屠是在居高临下,静静的看着血神教中的战斗,准备坐收其成,哪知道竟会突然冒出一个血灵仙来。 在血灵仙出现的一刻,血屠便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将自身气息完全收敛,隐匿于黑云之中。 而在看到墨聖和宙宇相继被镇压,血屠的心神更是巨震,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完全沉寂下去,想等血灵仙不注意之时退走。 没想到,血灵仙竟然还是发现了他,这种洞察力,实在是太过可怕。 “该死,血灵仙的一道圣念怎么会这么强?“ 血屠暗骂一声,哪还敢继续隐藏,当即便是将无间炼狱塔祭出,想要抵挡住闪电般刺来的蛇尾。 他哪里会感受不出来,这条蛇尾携带的力量,极其恐怖,真要被其刺中,哪怕是他,恐怕都得重伤。 蛇尾快如闪电,坚如神金,瞬间便是冲上万丈高空,与无间炼狱塔碰撞在一起。 无间炼狱塔受到血屠的催动,已是变得足有数百丈高,通体喷薄出熊熊炼狱之火,将空间灼烧得扭曲起来。 “砰。” 受到蛇尾的冲击,无间炼狱塔倒飞而出,表面的炼狱之火快速熄灭,力量完全被压制住。 血屠根本来不及逃走,便是被纤细的蛇尾,直接洞穿身体。 “竟然……这么强。” 血屠声音颤抖,眼中不禁浮现出惊恐之色。 被蛇尾穿透身体,血屠便是感觉到身体完全麻痹,丝毫都动弹不得。 血灵仙出手对付墨聖和宙宇,周围观战的那些人,并未能够看到,他们只是感觉到血神教中有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 但此刻,血灵仙的蛇尾冲上万丈高空,瞬间重创血屠,却是清晰的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但凡看到这一幕之人,无不露出震惊的表情。 “执掌无间炼狱塔,那是不死血族的血屠神子,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圣之下第二层次的绝顶强者,竟然会不堪一击。” “不是说血神教早已没落吗?怎么还会存在这等可怕的强者?” “关键这位也太沉得住气了,黑魔界的人加上宙宇,都直接打进血神教内了,其才选择出手。” “或许这是一种计策,为的就是将所有攻打血神教的人,一网打尽;其既然能够腾出手来对付血屠神子,看来闯入血神教的人,都已经是凶多吉少。” ………… 想到血神教内发生的情况,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黑魔界的人加上宙宇,真的已经全军覆没,无疑将会掀起惊涛骇浪,简直是要将天捅破。 一旦消息传播出去,只怕天堂界和黑魔界的大人物,都将震怒,影响远胜过孔雀山庄那一战。 “唰。” 银色蛇尾瞬间收回,血屠连带着无间炼狱塔,均是被带入了沉陷进入地底的血神教中。 婴主峰上的一众修士,无不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血灵仙竟会如此生猛,三拳两脚就收拾掉三位凶名赫赫的绝顶强者。 如此可怕的实力,恐怕只有阎无神和天宫四大天王才能相比。或者说,未必比得过。 “轰隆隆。” 整个血神教剧烈震动,竟是缓缓向上升起。 时间不算太长,血神教便是冲出地底,与四周齐平。 而后血神教继续上升,直到高出四周百丈,才稳定下来。 此刻的血神教,被一股浓郁的血气所包裹,形如血茧,外界根本就无法看到血神教内的情况。 张若尘知道,血神教其实并未拔高,而是周围的大地板块受到了严重的破坏,生生被削掉百丈厚度。 “小师弟,这位是谁?”豹烈好奇问道。 不光是他,其他人亦是很好奇血灵仙的身份。 张若尘回过神来,深呼出一口气,道:“他是血神的大弟子,中古时代的人杰,血灵仙。” “嘶。” 豹烈等人再度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禁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或许没有听过血灵仙这个名字,但却对血神并不陌生,单单是血神大弟子这一身份,便已经是十分惊人。 张若尘并未多说什么,定了定神,拖着伤体,施展出空间挪移,瞬间出现在血神祭台前。 “血灵仙,你是已经死去,还是以某种状态活着?”张若尘与血灵仙的圣念体对峙。 虽然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强,却没能让张若尘生出一丝惧色。 血灵仙将宙宇、墨聖和血屠镇压在一旁,以血神祭台的力量禁锢,继而将目光投向张若尘。 下一刻,血灵仙的目光傲视苍穹,语气却颇为冷淡,道:“作为教主,竟连大圣境都不曾达到,还让外敌轻易攻入血神教中,真是没用啊。” 闻言,张若尘竟是无言以对。 没办法,十万年前的血神教,的确是强盛无比,教中任何时候,都不止一位大圣,而要成为教主,则必定拥有大圣境的修为实力。 在那个时代,无数势力都臣服于血神教,根本就不会出现被攻打的情况。 “好不容易积蓄的力量,竟然顷刻间就消耗殆尽。哎……” 血灵仙轻叹一声,圣念体越来越淡,最后化为一道气流,又钻入血神祭台。 “有些不对劲,血灵仙真的只是一具圣念体复苏那么简单?”张若尘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着血神祭台上的累累白骨,决定进入血神祭台内部查探一番。 …… 估计很多读者,都已经忘了血灵仙,其实这个人物前面已经写到过两次。昨天微信公众号上已经分析过,大家可以在微信搜索“飞天鱼”,添加关注,看看关于血灵仙这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