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二章 十大神器?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三十二章 十大神器?

“砰砰。” 大阵虽然在震动,却是稳固无比。 方圆数千里内的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再度剧烈涌动起来,但不是涌向左厉,而是涌向七星封天阵,使得大阵越发变得稳固,不可撼动。 “斗转星移,七星斩神。” 在小黑的操控下,大阵出现变化。 七道璀璨的星光汇聚,凝练成一柄锋利的星剑,释放出煌煌天威。 “哗啦。” 星剑临空,对着左厉斩杀而下。 这一剑的声势惊天,连空间都险些被切割开来。 大阵似与域外的星空产生了联系,无数星光从域外降下,与太阳争辉,美轮美奂。 左厉眼神一凛,连忙将自身魔气源源不断注入天魔石刻之中。 天魔石刻初步复苏,释放出强大的魔道气息,一头魔虎虚影显现,发出阵阵怒啸,似要将星河震碎。 “砰。” 星剑落下,狠狠的站在天魔石刻之上。 顿时,魔虎虚影支离破碎,天魔石刻本身亦是变得暗淡无光。 而这并不算完,星剑将天魔石刻劈飞后,继续向着左厉斩杀而去。 左厉眉心发光,一方褐色宝印飞出,瞬间化作百丈大小,似一座小山,迎上星剑。 星剑方才斩在天魔石刻上,力量已经被消耗大半。 此刻左厉再寄出褐色宝印,终是顺利将其抵挡住,让其无法落下。 小黑并未去管左厉,而是奇快无比出手,打出几道阵印,将光泽暗淡的天魔石刻打飞。 身形闪动,小黑出现在天魔石刻的旁边,运转体内圣气,赤色流光涌现,将天魔石刻包裹住。 “休想得逞。” 左厉暴喝,一条无比凝实的黑蛟,从他的背上飞出,长达数千丈,径直向小黑扑去。 这条黑蛟,并非是以魔气凝聚而成,而是一道强横的蛟魂所化。 此蛟魂乃是左厉从一头临道境的黑蛟体内,抽取而出,封印于自身,以天魔气滋养,已然是与他本身浑然一体,可发挥出惊人的攻击力。 “到了本皇手中的东西,谁也别想夺走,区区蛟魂,也敢攻击本皇。”小黑眼中满是不屑之色。 眼见蛟魂扑到近前,小黑并未进行闪避,也不曾动用阵法,只是激发自身不死鸟血脉,散发出恐怖的灵魂威压。 而感受到不死鸟的灵魂威压,那条蛟魂立刻便是颤栗起来,哪还有半点凶威? “这股威压……” 左厉与蛟魂心神相连,此刻不由也变了脸色。 就在他想要将蛟魂收回之时,小黑却是猛然张口,如巨鲸吸水般,一口将蛟魂给吞了下去。 不消片刻,左厉便感觉到自身与蛟魂的联系被斩断。 “噗。” 左厉喷出一大口鲜血,气息变得十分紊乱。 失去心血滋养的蛟魂,无疑是对左厉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在这种情况下,左厉对于宝印的掌控变弱许多。 “砰。” 宝印翻飞,星剑垂直斩下。 “噗。” 饶是左厉反应极快,可还是被斩断一臂,鲜血喷涌而出。 如此好的机会,小黑却并未趁胜追击,反而是将七杆阵旗收起,继而快速向后倒退,与左厉拉开距离。 因为它知道,如果它继续出手,恐怕又会将墨聖给引出去。 既然没机会斩杀左厉,它也懒得去白费力气。 彻底将天魔虎啸图镇压起来,小黑将目光投向重伤的左厉,嘿嘿一笑道:“小子,想和本皇斗,你还差得远,就算你再回去修炼一千年,也绝不是本皇的对手。” “无敌,真是寂寞啊。” 听到这话,左厉再度喷出一大口鲜血,气息更加紊乱,同时变得萎靡不振。 无论是否愿意承认,他的确是输了这场赌斗,损失掉一块天魔石刻。 “我竟然输了……” 左厉眼神黯淡,显得失魂落魄。 “废物。” 墨聖眼神冷冽,胸中怒火燃烧。 一连失去两块天魔石刻,让他如何能够不恼怒? 面对如此结果,墨聖是真的有些后悔,不该答应与张若尘赌战,他着实是小觑了张若尘身边的人。 一个修炼出天凰道体,一个是阵法地师……区区一个没落的昆仑界,冒出区区一个张若尘,难道就要成气候了吗? 一个人的力量和修为就算再强,都只能做独行侠。可是,身边人才济济,高手如云,那么张若尘今后说不定,就能称皇,称尊,统御一界,甚至多界。 左厉收回被斩断的手臂,低着头,默默回到黑魔界阵营。 赌战失败,他已是无话可说。 这个时候,黑魔界阵营也没人开口说什么,因为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不是左厉太弱,而是那只猫头鹰太古怪,任谁对上,恐怕都会感到头疼。 单单是那七星封天阵,就能让人束手无策,即便是卓古这位黑魔界大圣之下第二强者,都不敢说一定能破开。 “怎么样?本皇出马,万无一失。”小黑得意洋洋的闪掠而回。 下一刻,小黑将天魔狂蛟图丢给张若尘,而将夺来的天魔虎啸图收入囊中,道:“这块还你,另一块则是本皇的战利品。” “你又不修炼魔功,要天魔石刻做什么?”张若尘道。 小黑道:“你懂什么,天魔石刻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每一块都是强大的战器,若是能够拼接在一起,会有什么结果?传说中可是与一件神器有关。” “天魔石刻与昆仑界十大神器有关?”张若尘眼中泛起异色。 小黑翻了翻白眼,道:“本皇说的是传说,可没说一定是这样,毕竟自上古时代,天魔石刻便已经分散开来,掌握在诸多势力手中,根本就没有机会拼接在一起。” “而且根据本皇所知,即便能够凑齐天魔石刻,也得掌握特殊的秘法,才有可能将其融为一体,而那秘法是什么,则早就无人知晓。” 闻言,张若尘不由露出沉思之色,脑中快速闪过有关于天魔石刻的所有信息。 昆仑界的十大神器,都属于传说之物,到得当世,都已经无法确定,是否真的存在。 就连那十大神器的名字,都鲜为人知。 张若尘所听到过的,也就只有神龙日月混沌塔、帝王神尺、道魂台等少数几件,而这几件也都确实存在。 神龙日月混沌塔乃是有主之物,而且是掌握在一位禁忌人物手中。 至于帝王神尺和道魂台,则是情况不明。 张若尘只知道,帝王神尺原本是保存在铭纹公会中,只是鲜少有人知道。 “张若尘,前两场赌斗,都是由你先派人出来,这一场,也该轮到我了!” 正当张若尘思考之时,墨聖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张若尘回过神来,朗声回道:“没问题,你尽管派人便是。” 得到回应,墨聖的嘴角顿时微微上扬,勾勒出一道浅浅的弧度。 阴梵魔女对着墨聖点了点头,随即立刻闪掠而出。 “血神教何人出战?”阴梵魔女立身于半空中,隔空大喝道。 看到阴梵魔女,张若尘的脸色顿时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光是他,其他人亦是皱起眉头。 究其原因,在于阴梵魔女的修为,其并非是道域境,也不是临道境,而是之间的接天境。 而在张若尘这边,根本就没有接天境修为的强者。 那些在远处观战的修士,亦是露出异色。 “看来连输两场,墨聖已经是急了,竟然想出这种办法来。“ “既然是赌战,应战之人,修为只能比对方低或者相当,墨聖明显是故意派阴梵魔女出手,让张若尘那边找不出可以对抗之人。” “别说是接天境,张若尘身边连道域境强者,都只有两个,其中一个还已经出过手,剩下的那个,能是阴梵魔女的对手吗?” “别忘了,张若尘本身也是道域境强者,若是他出手,胜算应该会极大,毕竟在圣明城时,他可是亲手斩杀了多尊临道境巨擘。” “张若尘会亲自出手吗?那我倒是很期待。” …… 诸多修士都远远的将目光投注在张若尘身上,在他们看来,若想赢得这场赌战,恐怕唯有张若尘亲自出手。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张若尘与墨聖早有约定,他们俩之间会有一场赌战,所以这一战,他根本就无法出手。 …… 大家觉得,接下来的这一战,谁会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