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章 小黑出手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三十章 小黑出手

盘旋于木灵希上方的始祖魂灵,虽然十分虚淡,可散发出的威压,却是浩瀚如渊。 一眼看过去,始祖魂灵好似盘踞于一片无垠的虚空之中,星辰在其面前,都显得渺小,凰翼只需轻轻扇动,便可令无数星辰湮灭。 如此异象,与《天魔石刻》上所镌刻的画面相比,也是丝毫不差。 受到始祖魂灵威压的压制,秦无常祭出的《天魔石刻》,顿时颤动起来,其上的画面黯淡下去,隐隐有着脱离秦无常掌控的趋势。 “这是什么手段?她怎么可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压?” 秦无常心神震颤,不免有些慌乱。 此刻,秦无常已经不再想什么攻击的事情,只想尽快将《天魔石刻》收回来,避免出现差错。 黑魔界一方的阵营之中,诸多强者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任谁也能够看得出来,秦无常现在的情况很不妙。 “仅仅只是凝聚出一道冰凰虚影,怎么会如此可怕?” 左厉的眼神一凝,隐约间,竟是对冰凰虚影十分忌惮。 墨聖亦是在凝视冰凰虚影,心中猛然一动,眼中泛起浓浓的惊异之色,道:“竟然是传说中的‘唤灵’,昆仑界的凤凰一族,早已没落,连纯血的凤凰都不可见,怎么还有人能修成天凰道体?” 据他所知,哪怕是妖神界的凤凰族,当世似乎也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位圣王,能够成功“唤灵”。 不仅仅是在妖神界,乃至于天庭所辖诸天万界,那几个妖孽,也都拥有赫赫威名,鲜有人敢招惹。 和在昆仑界的处境不同,凤凰族在妖神界,一直都是最为强大的族群之一,底蕴强得惊人。 距离血神教万里之外的一处偏僻之地,一道身影静静伫立,远远眺望着战场,目光锁定在木灵希的身上。 其乃是一名婀娜多姿的美貌女子,身材极为火辣,身着赤红色的长裙,远远看去,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 女子眉毛细长,如同两片柳叶,双眸深邃而明亮,似有星空藏于其中,配合挺拔的琼鼻和樱桃般的小嘴,容颜美得简直不可方物,似从九天之上降临下来的天仙子。 而在女子的眉心处,有着一道奇异的火焰印记,更为其增添了几分别样的美感。 若有天庭界的修士在此,立刻就会认出,女子正是《九仙美人图》之上的火凤仙子,出自妖神界的凤凰一族,本体乃是一头血脉纯粹的玄天火凤。 火凤仙子不但拥有倾世仙颜,本身的血脉体质,亦是极其强大,追求者多不胜数。 “没想到昆仑界中,竟然还能有人修成天凰道体,虽然只是后天的天凰道体,但也远胜过绝大部分族人。” 火凤仙子低语,眼中有责异光闪烁。 天凰道体分为三个层次:后天、先天和原始,通常情况下,最开始修成的都是后天的天凰道体,只有那血脉最为强大的远古天凰,才能直接修成先天的天凰道体。 至于原始天凰道体,则是属于传说,漫长岁月以来,能修成的都是屈指可数。 “看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应该是中古时代,那头极富传奇色彩的冰凰的后裔,一个人类,竟能激发那位的强大血脉,有意思。” 火凤仙子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浮现出一抹别有意外的笑容。 来到昆仑界这般长时间,木灵希算得上是最让她感兴趣之人。 虽说昆仑界的凤凰一族,是在很早以前,便从妖神界迁出,但无论如何,他们始终同出一源。 火凤仙子来到昆仑界的一个重要目的,便是探寻与凤凰一族有关的事与物,若能得到一些大机缘,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现在看到木灵希施展“唤灵”手段,对火凤仙子而言,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收获。 “通过她,或许能够探寻到一些与那头传奇冰凰有关的消息。”火凤仙子暗暗想道。 战场之上,木灵希全力催动始祖魂灵,并未去管施展“唤灵”手段,造成了多大的轰动。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便是将天魔拔刀图夺取到手。 感觉到自身与天魔拔刀图的联系,正在一点点变弱,秦无常内心不禁越发焦急起来。 秦无常深知这样下去,恐怕无法阻止木灵希夺取天魔拔刀图。 一咬牙,秦无常眼中浮现出狠辣之色,当即将舌头咬破,喷出一大口精血来。 “天魔血祭。” 精血直接附着在黑色石碑之上,瞬间便是被吸收。 此等秘法,会严重损耗自身的精气神,事后将很难恢复过来。 但事到如今,秦无常也别无选择,天魔拔刀图乃是他崛起的根基所在,绝不容有失。 受到秘法催动,黑色石碑顿时剧烈震动起来,好似拥有了生命,一股恐怖的魔道气息,开始复苏,想要冲破始祖魂灵的压制。 木灵希的眼神亦是变得凌厉起来,冷声道:“想要阻止我镇压《天魔石刻》,你是在痴心妄想。“ 说罢,木灵希所结出的印诀改变,体内冰凰血脉完全被激发,瞬间使得始祖魂灵变得凝实许多。 相应的,始祖魂灵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也变得更加强大,几乎要压塌天宇,整片天地,似乎都变得昏暗下来。 始祖魂灵释放出恐怖的极阴冥冰之力,等级明显比木灵希本身所修炼出来的更高。 顷刻之间,秦无常掌控的《天魔石刻》,便是被完全冰封起来,彻底斩断与秦无常之间的联系。 “噗,我的《天魔石刻》……“ 秦无常口喷鲜血,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眨眼的工夫,原本属于他的《天魔石刻》,已然易主,任凭他施展任何手段,都无法将之收回。 木灵希将冰封起来的天魔拔刀图,摄取到手中,淡淡道:“你输了,以你的实力,根本就不配拥有《天魔石刻》。” “还我《天魔石刻》。”秦无常怒吼连连。 其此刻已然是彻底疯狂,不顾一切的扑向木灵希。 木灵希眼中泛起一缕寒光,一挥手,神座星球便是狠狠向秦无常撞击而去。 与此同时,她所召唤出来的始祖魂灵,快速变得虚淡,继而没入她的身体之中。 “唤灵”的消耗极大,且木灵希如今施展起来,还不是很熟练,也就无法持续太长时间。 说起来,这还是木灵希第一次在战斗中施展“唤灵”,效果还算不错。 失去《天魔石刻》,秦无常犹如那拔了牙的老虎,根本就无力与神座星球相对抗。 “砰。” 遭受到神座星球撞击,秦无常当即倒飞而出,身体布满裂痕,濒临破碎。 正当木灵希打算趁胜追击,将秦无常击杀之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秦无常身前,以一只手,将神座星球抵挡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若尘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木灵希的身边。 目光凝视那出手之人,张若尘眼神微冷,朗声道:“墨聖,你们黑魔界是输不起吗?说好进行五场赌战,如今才仅仅输掉一场,你便出手,也不怕被各界修士嘲笑。” 张若尘的声音,清晰传入周围那些观战之人的耳中,不禁让所有人都感到十分诧异。 因为虽说大家都已知道,他们双方是在进行赌战,却没想到竟会连续对赌五场,这绝对算得上是大手笔。 墨聖哪会不明白张若尘的心思,不由冷漠道:“本座既然答应与你进行赌战,便绝不会食言,只是这一战已经分出胜负,自然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义,准备下一场赌战吧。” 留下这句话,墨聖一手提起身受重伤的秦无常,化为一道流光,回到黑魔界阵营之中。 丢失了一幅天魔石刻,其罪当诛,墨聖很不想管秦无常这个废物的死活,但那般多人在一旁看着,如果秦无常被木灵希杀死,无疑是会让黑魔界的颜面,受到更大损伤。 看到墨聖带着秦无常离开,张若尘不由转过身,目光投向木灵希,轻声问道:“没事吧?” 木灵希俏皮一笑,将两幅《天魔石刻》,一并送到张若尘的面前,道:“当然没事,任务顺利完成,没让你失望吧!” “灵希,辛苦了。”张若尘挥手将两幅《天魔石刻》收起,继而轻轻将木灵希抱入怀中。 木灵希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眼中充满幸福甜蜜之色。 短暂的拥抱后,张若尘带着木灵希,回到血神教守护大阵之外。 “弟妹威武。” 豹烈忍不住对木灵希竖起了大拇指。 “灵希丫头,做得不错,昆仑界的至宝,黑魔界那些白眼狼,哪有资格掌握?接下来,派谁出战?”小黑夸赞木灵希的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张若尘。 张若尘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开口问,那便由你出战,可别让我失望。” “本皇出手,必定手到擒来,你们等着看便是。”小黑信心满满道。 张若尘倒也不多说什么,十分干脆的将一幅《天魔石刻》,和一个空间传送卷轴,一并交给小黑。 说实话,张若尘并不知道小黑的实力如何,但就凭小黑是阵法地师,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而且他知道,小黑死要面子,所以,此次其必定不会偷懒,要不然今后,可就没法在他们面前抬起头来。 带着《天魔石刻》,小黑扇动翅膀,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先前木灵希与秦无常战斗的地方。 目光俯视黑魔界阵营,小黑眼中满是不屑之色,昂首道:“本皇在此,谁与争锋?” “区区一只猫头鹰,也敢称皇,当真是可笑。”左厉冷声嘲讽道。 听到“猫头鹰”三个字,小黑顿时炸毛,双目圆瞪,喝骂道:“没见识的魔崽子,你全家都是猫头鹰,看清楚,本皇是不死鸟。” 左厉腾空而起,以最快速度,来到小黑对面,很显然,这一战,他将代表黑魔界。 “不死鸟?你很快就会变成一只死鸟。”左厉嗤笑道。 说话的同时,左厉的目光紧紧盯着小黑身侧的《天魔石刻》,萧无常没能将这幅天魔狂蛟图夺取,便只能他亲自出手。 小黑此刻亦是在注视着左厉所带来的《天魔石刻》,这一块上所镌刻的乃是一头凶虎,一吼之下,无数星辰破碎,使得整片星空,都变得暗淡无光。 黑魔界有着一种精妙中阶圣术,名为虎啸裂神,便是从这幅天魔虎啸图中参悟而来。 “去死。” 左厉目光凌厉,徒然发动攻击。 只见其一掌拍出,天魔气凝聚出一只漆黑的蛟爪,闪电般打在小黑的身上。 “砰。” 小黑反应不及,直接被蛟爪打飞出去。 看到这一幕,左厉不由冷笑道:“不堪一击,血神教当真是无人,张若尘竟会将这种废物派遣出来。” 在他看来,张若尘派遣小黑出战,完全就是在给他送《天魔石刻》。 “小师弟,那只鸟到底行不行啊?”豹烈皱起眉头,感觉小黑很不靠谱。 不光是豹烈,金禹等人亦是面露忧色,他们都盼着小黑能再带回来一幅《天魔石刻》,要是到最后,小黑只能动用空间传送卷轴跑路,只怕黑魔界那边立刻就会停止赌战。 那样的话,剩下的《天魔石刻》,就很难再夺回来。 唯独张若尘显得十分淡定,一点都不着急,以他对小黑的了解,可不相信其会这般容易,就被人打败。 而在黑魔界阵营,诸多修士则是面露兴奋之色,感觉左厉已经胜券在握。 只要左厉能在这一局取胜,无疑是能够为黑魔界挽回许多颜面,更能将损失弥补回来。 左厉若能得到天魔狂蛟图的真迹,实力必然大增,至少也能达到大圣之下第三层次,那对于黑魔界,无疑是有着极大的意义。 与此同时,那些远远观战的修士,则是一片哗然。 “那只猫头鹰是来搞笑的吗?居然轻易就被左厉打飞出去。” “以左厉的实力,那只猫头鹰就算不死,也必定重伤,真没想到这一战居然结束得如此之快,真没意思。” “不对,既然张若尘让它出战,没理由会如此弱,难道张若尘身边真的挑不出更好的人选?” “可惜啊,刚赢回去一幅《天魔石刻》,居然这般快就又给吐出来,想不到张若尘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 就在绝大多数人都以为这一战即将落幕的时候,一道赤红色的光芒,突然从地底冲了出来,不是小黑,又会是谁。 此刻,小黑怒气冲冲,羽毛炸立,咬牙道:“好你个魔崽子,竟敢偷袭本皇,本皇一定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怎么可能?” 左厉瞪大眼睛,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他刚才那一击绝对不弱,任谁被打中,都不会好过,可小黑竟然安然无恙,实在是没有道理。 惊讶之余,左厉再度出手,闪电般将《天魔石刻》打出。 “砰。” 小黑的反应慢了半拍,再度被轰入了地底。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身体硬,还是《天魔石刻》硬。”左厉冰冷低语道。 “嘭。” 地面再度炸开,无数碎石翻飞。 小黑冲天而起,怒吼道:“气煞本皇也,你就只会偷袭吗?” “它到底是什么怪物?”左厉心中一沉。 这个时候,各方的修士,均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任谁都没想到,这一战竟会是如此的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