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五章 诸魔归降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二十五章 诸魔归降

眼见阴夙圣王如此快落败,所有魔道修士的心,都不禁沉到了谷底到最后,还是没能改变全军覆没的结局。 “我怎么会输……” 阴夙圣王喃喃低语,无法接受这一现实。 论修为,她比木灵希要高,且她自信已经完全激发九幽阴雀的血脉,同时与天魔九幽图的魔功,完美契合。 为何她的实力会不及木灵希?连一招都无法接下。 难道真的如木灵希所说,是九幽阴雀一族的血脉退化了吗? 张若尘背负着双手,站在广场的边缘,目光扫过所有魔道修士,淡淡道:“臣服者,生,反抗者,死。” 闻言,木灵希等人,及血神教上下,都感到颇为诧异,没想到张若尘竟会给这些魔道修士留生路。 不过,在这种时候,他们自然是不会发出质疑之声,不能破坏张若尘这一教之主的威严。 而一众魔道修士,亦是很惊讶,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 惊讶之余,那贺源第一个站出来,大声道:“臣服,我愿意臣服,求张教主饶我性命。” 修炼不易,曾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历经诸多的磨难,才好不容易修炼到道域境,他岂会愿意就这么白白死去? 影魔界不比黑魔界这等强横的大世界,想要修炼到道域境,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别说道域境,在影魔界中,就连九步圣王,都少之又少,比之广寒界,也强不了多少。 而有着贺源带头,那些非黑魔界的魔道修士,纷纷站出来,表示愿意归降于血神教。 而黑魔界的一众修士,则是陷入沉默,他们与贺源等人不同,所代表的乃是黑魔界,本身都极为骄傲,且有着诸多的顾忌。 “你过来。” 张若尘开口,指向贺源。 没有丝毫迟疑,贺源连忙闪掠到张若尘近前,躬身道:“属下贺源,参见教主,不知教主有何吩咐?” “放开圣魂,不要抵抗,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张若尘淡漠道。 贺源的身体一颤,连忙应道:“是。” 只见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来,指端浮现丝丝血气,快速凝聚成一道诡异的符印。 下一刻,符印飞出,没入贺源的眉心之中,继而向着贺源的圣魂渗透而去。 贺源本能的想要阻挡,当想到张若尘所说的话,他便又放弃了抵抗。 如此一来,那道怪异的符印,十分顺利的侵入贺源的圣魂中,瞬间蛰伏起来。 “血神咒印。” 长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沉声道。 他认得张若尘所施展的秘法,乃是昔日血神所创,专门用来奴役圣境以上修为的修士。 这种秘法,乃是血神教历代教主都必会修炼的,当然,大圣境强者,也有资格修炼。 昔日,黑魔界依附于血神教,不少强者被种下血神咒印,不得不听从血神教的命令。 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弱肉强食,都是不变的生存法则。 黑魔界想要得到血神教的扶持,又岂能不付出一些代价? 最初的时候,黑魔界乃是由血神大弟子血灵仙负责管理,血灵仙手段极为犀利,制定了诸多规矩,用以约束黑魔界。 若非如此,血神教又岂能轻松掌控黑魔界数万年,从未出现过混乱的情况。 在那个时代,天下修士之所以会惧怕血神教,除却血神的强大,很大程度都是因为血灵仙。 看到张若尘施展血神咒印,长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便是不由自主想到那段黑魔界被血神教所掌控的岁月,血神教主一句话,便能定黑魔界中所有生灵的生死。 “贺源,这些归降于血神教的魔道修士,全都由你管理,如果有什么问题,本教主便拿你是问。”张若尘声音有些冰冷道。 贺源躬着身体,颤声道:“请教主放心,属下定当约束好他们。” 圣魂中被种下血神咒印,贺源现在是完全不敢违逆张若尘的意思。 他已经清晰感知到血神咒印的可怕,一旦发作,只怕是在顷刻间,就能要了他的命。 虽说被人奴役,但贺源心中还是在暗自庆幸,至少他活了下来,只要今后听张若尘的话,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当即,贺源站在了一边。 在贺源的身后,有着三百多道身影,修为尽皆在圣境之上,其中还有着数位圣王存在。 “张若尘,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我要提醒你,你如此与天堂界派系为敌,必定不会有好下场,很快就会有人取你性命。”黑魔界那位鹤发童颜的九步圣王冷笑道。 其性格最是刚烈,之前便是想用自爆圣源来威胁张若尘。 张若尘将目光投过去,淡漠道:“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本教主就成全你。” 只见张若尘缓缓抬起一只手来,七万道空间规则涌现,渗透进入空间之中。 黑魔界那位鹤发童颜的九步圣王,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其身周的空间便是发生猛烈的挤压。 “嘭。” 鹤发童颜的九步圣王根本无法抵挡,身体当即爆碎开来,化作漫天血雾,溅在其他黑魔界修士的身上。 一位修为达到道域境巅峰的九步圣王,就此殒命。 对于这些黑魔界的修士,张若尘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张若尘,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想要我们归降,绝不可能。”长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强硬道。 阴夙圣王拖着伤体,闪掠到中年男子身边,冷冷道:“张若尘,你不要得意,血神教必然会灭亡,你保不住,而你也同样蹦跶不了太久。” 很明显,他们俩都不会选择归降。 张若尘摇头道:“给了你们机会,可惜你们不懂得珍惜。” 随即,张若尘再度施展出空间手段,轻描淡写将中年男子和阴夙圣王抹杀。 身在他的空间领域内,他要杀这些黑魔界的修士,实在是再容易不过。 亲眼看到三名同伴化作血雾,黑魔界仅剩的一位九步圣王,心神不禁震颤起来,内心显得无比纠结。 “嘭,嘭,嘭。” 正当黑魔界仅剩的这位九步圣王内心挣扎之时,一道道身体爆碎的声音响起,此起彼伏。 在其身后,诸多黑魔界修士的身体在爆碎,形神俱灭,只留下一颗颗圣源。 张若尘的手段太过可怕,以至于这些黑魔界修士,连惨叫声都没能来得及发出。 听到这一道道身体爆碎的声音,黑魔界仅剩的这位九步圣王,顿时心颤不已。 一咬牙,其低下高傲的头颅,躬身道:“属下裴麟虎,参见教主。” 闻言,张若尘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容来,他还以为这些黑魔界修士,当真都是硬骨头呢,没想到其中果然还是有贪生怕死之辈。 “裴麟虎,你这个懦夫,你敢背叛黑魔界,魔主大人绝不会饶恕你。” 一名黑魔界圣王怒喝道。 裴麟虎眼中迸发出可怕的凶光,猛然转身,一掌拍在那名怒吼的圣王头顶上。 “嘭。“ 那名圣王的头颅当即爆碎开来,无头的尸体,自半空中坠落而下。 “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裴麟虎心中暗自发狠。 他既然已经决定归降于血神教,也就不怕再做出点惊人的事情来,如此想来也能博取一些张若尘的信任。 “很好,裴麟虎,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张若尘淡笑道。 说话间,张若尘的指端凝聚出一道血神咒印,径直向着裴麟虎飞去。 看到血神咒印飞来,裴麟虎心中不由挣扎起来,很是不愿受到血神咒印的奴役。 但为了活命,裴麟虎最终还是放弃抵抗,任由血神咒印进入自己的圣魂之中。 而眼见裴麟虎都选择了归降,一些黑魔界修士,不禁都陷入沉默,不知该做怎样的抉择。 “我愿意归降。” 终于,一名黑魔界修士承受不住压力,选择向张若尘低头。 紧随其后,又有黑魔界修士低下头颅,可谓是连锁效应。 最终,一共有着三十多名黑魔界修士,相继选择归降,其中包括三名圣王境强者。 实在是张若尘的威压太强,让他们无法承受。 至于那些始终不曾归降之人,张若尘也没有心慈手软,一个不留,尽皆抹杀掉。 和裴麟虎一样,那三位圣王境强者,也都被张若尘种下了血神咒印。 毕竟相比之下,圣王境的强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管理,自然是要对他们施加一些约束。 一挥手,张若尘将先前在星罗城镇压的杜魔生放了出来。 “杜魔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归降,要么死。”张若尘道 闻言,杜魔生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没想到张若尘竟会给他一条生路选择。 他可是知道,张若尘对敌,从来都是狠辣无情,还从未听说过会给敌人留下生路。 像顾天阴、紫玲珑等人,明明都已经被镇压,但最后还是被张若尘无情抹杀。 “老杜,降了吧,我们能够修炼到如今的境界,都很不容易,没必要枉送性命。”裴麟虎开口,对杜魔生劝说道。 杜魔生转头看向裴麟虎和贺源,惊讶道:“你们都已经归降?” “若非如此,你现在哪还能看到我们。”贺源微微有些叹息道。 张若尘道:“想好了吗?”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有些不耐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杜魔生从来都是为自己而活,能有机会活命,又为什么要选择去死?我归降。”杜魔生十分干脆道。 张若尘的嘴角微微上扬,道:“好一个为自己而活,放开你的心神,不要抵抗。” 丝丝血气汇聚于张若尘的指端,快速凝聚出一道血神咒印。 “这是……血神咒印。”杜魔生脸色剧变。 一时间,杜魔生的脸色几经变化,但最终还是选择放弃抵抗,因为他知道,一旦他抗拒,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暗中观察情况的天堂界和地狱界探子,都不禁露出极为震惊的表情,他们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奴役黑魔界修士,这无疑是在践踏黑魔界的威严。 等到消息传出去,不知道会引发何等巨大的轰动,只怕是黑魔界的神灵都会被惊动。 没敢在附近久留,天堂界和地狱界的探子,均是以最快速度悄然离去,生怕被张若尘给盯上。 “从今天开始,你们便负责守卫血神教,任何人胆敢闯入血神教,一律杀无赦。” “还有,你等攻击血神教,杀戮我血神教诸多弟子,想要将功赎罪,将来必须要杀百倍地狱界的修士,才有机会解开血神咒印。” 张若尘极有威严道。 “是,教主。” 所有归降的魔道修士,异口同声应道。 他们如今已经是身不由己,只能听从张若尘的命令。 张若尘的心情不错,收服这些魔道修士,好处多多,首先便是增强了血神教的实力,其次则是打压天堂界派系的嚣张气焰。 天堂界派系是何等的不可一世,那宙宇更是隔空放话,要取张若尘的性命。 而现在他直接奴役一批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无疑是狠狠打了天堂界派系的脸,倒要看看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 别人害怕天堂界派系,张若尘却是从未怕过。 另外,张若尘也是想让黑魔界那些神灵知道,即便十万年过去,黑魔界的修士,仍旧只是血神教的奴仆,他这位血神教的现任教主,仍然可以一言而定黑魔界修士的生死。 “张若尘,这么急让本皇前来,有何事?” 很是突然的,小黑的声音响起。 谁都没能察觉,小黑便是凭空出现在婴主峰顶的广场之上,一副很不爽的模样。 张若尘道:“血神教刚遭到黑魔界的攻击,各种阵法损坏严重,找你来,是想让你重新布置一些阵法,这对你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本皇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布置阵法而已,只要你能拿出上好的材料来,就算是九品阵法,本皇也能给你布置出几座来。”小黑一脸傲色道。 小黑的阵法造诣极高,奈何以前精神力稍弱,无法布置出品级太高的阵法。 但现在看来,其精神力明显已经增强,布置九品阵法,不成问题。 张若尘道:“那此事就交给你了,我可不希望再有人轻易闯入血神教中,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吩咐他们去做便是。” 小黑的目光扫过杜魔生、裴麟虎等人,不禁有些惊讶道:“黑魔界的修士,你这是将他们收服了?” “我已经在他们圣魂中种下血神咒印,你可以放心驱使。”张若尘道。 闻言,小黑顿时嘿嘿笑了起来:“干得不错,竟然能收服黑魔界的人,想来黑心魔主那卑鄙小心,应该会抓狂吧。” 小黑和黑心魔主那是十分的不对付,现在看到黑心魔主吃瘪,它自然是很开心,真想亲眼看看黑心魔主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都跟本皇走,让本皇好好调教一下你们。”小黑昂着头道。 杜魔生等人均是面露苦色,知道跟着小黑,肯定不会有好事,但却没办法,张若尘的命令,他们不能不听。 等到小黑带着一众魔道修士离开,张若尘这才迈步走入归元神宫中。 血神教诸圣都没有迟疑,纷纷紧随其后。 张若尘径直走到归元神宫正中的主位前,这是属于他的位置,只是自他成为血神教教主以来,却是并未坐过几次。 坐上这个位置,就意味着需要承受许多的重担,所谓在其位,谋其政。 虽然不敢说他这个教主是多么称职,但至少,他尽到了应尽之责。 一转身,张若尘极有威严的坐上了教主之位。 “参见教主。” 一时间,血神教诸圣均是躬身向张若尘行礼,每个人眼中都有着激动之色。 这是张若尘第二次,力挽狂澜,拯救血神教于倾覆之际。 现在,血神教诸圣都相信,只要有张若尘在,血神教便不会灭亡,必将重现昔日的辉煌。 …… 今晚的直播,还算顺利,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读者太多,卡死了十分钟,汗。总之,非常谢谢大家能够来与小鱼交流,如果以后有机会,小鱼就在直播一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