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回教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回教

眨眼间,星罗城上空的魔气尽皆消散,那种压抑感,荡然无存。 城中,诸多修士抬起头,将目光锁定在张若尘身上,眼中均是有着震惊之色,那可是黑魔界赫赫有名的大魔头杜魔生,最是凶残狠辣,竟是如此轻易便被张若尘给擒住,实在是让人十分难以置信。 “张若尘好强,比传闻中更加可怕,杜魔生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上。” “看来即便是宙宇和鄍的威胁,也无法让张若尘畏惧,他并未打算隐藏起来。” “上官世家倒是好运,遭逢大劫之时,张若尘竟然正好便在星罗城,这还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 诸多修士看向张若尘的目光,均是充满了敬畏,在他们的眼中,张若尘的身影显得伟岸无比,宛如一尊无敌的战神。 张若尘提着被完全禁锢的杜魔生,施展出空间挪移,凭空出现在阙圣王府内的圣山之顶。 “砰。” 海冥法王四人以最快速度降落到圣山顶上,继而直接对着张若尘跪了下去。 “教主,我是一时糊涂,请你饶过我这一次,今后我一定誓死效忠教主,绝不敢再有异心。”海冥法王惊恐的求饶。 “请教主看在我们过去为血神教立下许多汗马功劳的份上,饶我们一命。” 江天河三人则是连连磕头,向张若尘求饶。 亲眼看到杜魔生被张若尘轻松擒住,他们早已是被吓得神不附体,生怕张若尘将他们抹杀掉。 江天河、许颉和墨千秋都只是至圣修为,海冥法王也不过才达到一步圣王境界,张若尘真要杀他们,与捏死蚂蚁,没什么区别。 “你们这些叛徒,竟然也好意思开口求饶,教主,绝对不能饶恕他们。”元周长老出现在圣山之顶,十分愤怒道。 不光是元周长老,上官雍和上官仙妍,亦是登上圣山。 平日里,他们自然是不敢擅闯老祖宗的闭关之地,但如今是非常时期,尤其是看到上官阙状态极差,却是必须上来查看一下情况。 张若尘将目光投向元周长老,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他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想听元周长老说说具体的情况。 “教主,黑魔界与诸多魔道强者,联手围攻血神教,想要夺取那四幅《天魔石刻》,还有血神的神躯,我们根本就抵挡不住,已经有很多教众丢掉性命。” “我与仙妍逃出来时,大部分教众,都已经退守婴主峰,但即便婴主峰有血神留下的神纹,恐怕也无法支撑太长时间。” “可恨的是,面对黑魔界及诸多魔道强者,教中出现了一些败类,投降于黑魔界,且为了表忠心,而对同门痛下杀手,城墟法王便是死在海冥法王手中。” 元周长老握紧拳头,很是痛心疾首道。 不久前在血神教中发生的一幕幕,不禁让元周长老想起了多年以前,那时候血神教面临不死血族的威胁,莫忧谷一战,他们本是信心十足,没曾想一位圣长老背叛,让两位圣长老相继陨落。 若非张若尘在紧要关头,动用太上长老留下的圣相符,只怕血神教已然倾覆。 对于叛徒,元周长老可谓是无比的痛恨,他现在很想出手,将海冥法王四人尽皆击毙。 听完元周长老的诉说,张若尘眼中顿时浮现出一道可怕的寒光,身上释放出冰冷的杀意。 他很清楚黑魔界为何要拿血神教开刀,无非是因为黑魔界曾经依附血神教数万年之久,这在黑魔界看来,应该是一种巨大的耻辱。 十万年过去,黑魔界早已今非惜比,成为排名前一千名的强界,又岂能容忍有这等污点存在? 只要灭掉血神教,今后自然便不会再有人提及这件事情。 海冥法王心神剧颤,疯狂对着张若尘磕头:“教主饶命,饶命啊,念在当初是我让教主你进入血神教,并一步步促成教主你成为血神教神子的份上,就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也是昏了头,才会做出叛教之举,请教主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海冥法王,你当初让我进入血神教,究竟是安了什么心思,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不与你清算旧账便罢了,你竟然还想因此让我饶你一命。”张若尘冷哼道。 从最初与海冥法王接触开始,张若尘便对他没有半点好感。 说罢,张若尘随意一挥手,施展出空间手段,将海冥法王四人禁锢起来,令他们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紧接着,张若尘取出一些生命之泉,让元周长老喝下。 元周长老伤得颇重,尤其是损失了不少的血气,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被杜魔生所吞噬。 “教主,血神教数十万年的基业,不能就此毁于一旦。”元周长老目光紧紧的盯着张若尘。 想要击败黑魔界及诸多魔道强者,元周长老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张若尘这位教主身上。 张若尘目光冷冽,道:“昔日血神教的仆从,如今竟然想要弑主,他们当真以为血神教无人了吗?” 当初黑魔界背叛了昆仑界,忘恩负义,这笔账是迟早都要与他们清算的。 若是能够将此次攻击血神教的黑魔界修士击退,甚至是镇压、灭杀。应该是能够让黑魔界的那些巨擘为之肉疼。得让他们知道,血神教教主依旧可以教他们如何做人。 就在这时,木灵希、孔兰攸等人出现到圣山之顶。 “小师弟,你这是要去血神教?”豹烈问道。 张若尘点头:“毕竟做到了血神教教主的位置上,沾上了因果。血神教有难,我又岂能置身事外?而且我正好有一笔账,要好好与黑魔界清算。” “小师弟,不要冲动,小心中了黑魔界的圈套。”罗辰严肃的提醒道。 张若尘道:“四师兄放心,我不会冲动,先赶回血神教,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说罢,张若尘一挥手,将杜魔生及海冥法王四人,一并收入一颗空间玲珑球中。 先将这五人留着,或许能够派上一些用场。 微微沉吟,张若尘取出一道传讯光符,快速在其上刻录下一些内容,继而打出。 传讯光符,化作一道流光,划过天际,刹那消失无踪,不知飞向了何处。 “老师,您好好休养,学生先行告退。” 张若尘释放出一圈圈圣芒,包裹住木灵希等人,连带着元周长老和上官仙妍,施展出空间大挪移,离开了星罗城。 州万圣地的北部,终年严寒,被白茫茫的冰雪所覆盖,鲜有植物生长,缺少生机,一片死寂。 这片地域,乃是中域七大古教之一血神教的领地,血神教在此经营数十万年,根深蒂固,一般人根本就不敢踏足,哪怕是朝廷的力量,也无法渗透进入。 可如今,血神教的山门却被人攻破,众多弟子身死,鲜血将冰雪染红,处处都是怵目惊心的景象。 自血神教在此建立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整个血神教,都已经被强大的魔气所笼罩,似要化作一片魔土。 天庭各界和地狱界皆有一些圣境修士,来到这片地域查探消息,监视黑魔界的一举一动。 当然,其中也有昆仑界本土的修士,一直在关注血神教的消息。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片大地,依附于血神教,因为修为太低,反而没有遭劫。 “血神教竟然会被黑魔界给盯上,看来今日过后,昆仑七大古教,就要变成六大古教。” “血神教早已没落,即便昆仑界复苏,也只是诞生了数位圣王境强者,且修为还很低,如何与强大的黑魔界对抗?” “黑魔界也真是太过谨慎,对付如此弱的血神教,竟然派遣出大批强者。” “再怎么样,血神教也是神灵所建立的势力,谁也不知道神灵是否留下了什么样的后手,谨慎一些,总不会有坏处。” “传说中,血神乃是中古时期一位极为强大的神灵,将肉身修炼到超乎想象的地步,所拥有的血气,亦是很多神灵都无法比拟;血神虽然早已陨落,但其神躯一直都保留在血神教中,黑魔界和那些魔道强者,想要打血神尸的主意,只怕不会太容易。” …… 面对黑魔界的疯狂攻势,血神教如今只有三个地方还没有被攻破,分别是婴主峰、乾元山和血神祭台。 婴主峰,乃是血神教的中心,镌刻有古老的阵法纹印,固若金汤。 乾元山亦是非同小可,山顶有着血神亲手留下的一幅《血神图》,有着血神的神力残留。 无论是婴主峰,还是乾元山,在昆仑界复苏后,均是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得越发的神秘,也为血神教提供了许多的修炼资源。 至于血神祭台,堪称是血神教最为神秘之地,由无数血神教教众的尸骨堆砌而成,且血神的尸身,就在血神祭台下方的地底空间内。 谁若是敢贸然攻击血神祭台,说不得立刻就会大难临头。 神灵的威严,不容践踏。 此时,黑魔界的一众魔道强者,都汇聚在婴主峰外,想要攻破婴主峰的防御,灭杀血神教所有教众,掠夺血神教所收藏的四幅《天魔石刻》真迹。 婴主峰峰顶的归元神宫内,血神教剩下的修士,尽皆汇聚于此。 原本血神教一共有着九位圣王强者,可惜一人叛教,一人被杀,元周长老和上官仙妍逃出血神教。 所以现在在归元神宫内,便只有五位圣王境强者,分别是元星长老、天机法王、坤字天宫宫主解无迹、海灵印和孙大地。其中以孙大地的修为最高,已经达到三步圣王境界。 归元神宫内的气氛,显得极为压抑,所有人都沉默无语,因为想不出有效的应对之策来。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婴主峰的阵法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孙大地沉声道。 他辈分虽小,可因为实力够强,早已是成为长老阁中的圣长老,地位与元星长老相当。 元星长老叹息道:“我们血神教如今实力太弱,即便想要与黑魔界拼命,也是有心无力。” “黑魔界所图的,无非是《天魔石刻》,若是我们将四幅《天魔石刻》交出去,或许就能免除灭教之祸。”冥字天宫宫主低声道。 天机法王摇头道:“没那么简单,我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一些关于黑魔界的记载。在那遥远的中古时代,黑魔界似乎与我们血神教有着一些交集,且,那个时候黑魔界是弱势的一方。只怕黑魔界如今是为报复而来。”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四幅《天魔石刻》,黑魔界何至于如此大张旗鼓,随便派遣一位圣王前来索要便是。” “而且要说《天魔石刻》,黑市一共收藏了九幅,为何黑魔界不对黑市下手?而要挑我们血神教下手?分明就是想要灭掉我们血神教的根基,除非我们都像海冥法王那般,对黑魔界修士卑躬屈膝,才有活命的希望。“ 闻言,孙大地当即暴喝道:“想要我对黑魔界那群魔头卑躬屈膝,这绝不可能。“ 以孙大地的性格脾气,他是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沉默片刻,孙大地再度道:“如果教主在,我们何至于被如此欺负?” “教主如今是自身难保,天堂界的宙宇和地狱界鬼族的鄍,都已经放话要取他性命,在这种情况下,教主恐怕是不会再露面。” “是啊,宙宇和鄍都太强,恐怕不是教主所能对抗,黑魔界正是想到这一点,才会在这个时候,对我们血神教发动进攻,他们是算准教主不会出手。” “更何况,黑魔界此时出动诸多强者,还联合了很多魔道修士,即便教主归来,也未必能够对抗。” “哎,想不到血神教竟会毁在我等手中,真是愧对历代祖师。” 一众强者纷纷开口,均是认为张若尘不可能归来。 在他们看来,张若尘与血神教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很一般。对待血神教,张若尘应该不可能像对待圣明旧部那般好。 孙大地握紧拳头道:“教主绝不是那种人,只要他得到消息,必定会赶回来。” “即便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但我们还能坚持到教主归来吗?”荒字天宫宫主极为悲观道。 其实不只是他,在座的其他强者也是如此,因为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他们乐观起来。 元星长老叹息道:“可惜,太上长老去了无尽深渊,如今生死未卜,否则,我血神教又岂容这些宵小之辈猖狂?“ 闻言,在场不少人的眼睛均是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 太上长老是谁?那可是八百年前的第十帝,差一点肉身修成大圣,实力强大无匹。 如果太上长老在,手持血神锏,谁能是一合之敌? …… 很多读者说,四千字分成两章,一章的字数太少,还不如合成一章。尊重大家的意见,以后还是直接发大章。除非是更新六千字,才拆分成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