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章 教中巨变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二十章 教中巨变

杜魔生低头俯视星罗城,眼中满是轻蔑之色,在他眼中,星罗城内所有人,都如那蝼蚁一般。 只见杜魔生伸出舌头,轻轻舔舐嘴唇,低语道:“若能吞噬这座城中所有人的血气,我的魔功必定能够更进一步。” 修炼天魔吞神图,关键便在于吞噬生灵血气,吞噬得越多,魔功便越深厚。 杜魔生的修为卡在道域境巅峰,已经有不短时间,其一直在积累,想要冲破瓶颈,达到接天之境。 当然,他现在虽是道域境修为,可真正的实力,却并不比一些接天境强者弱。 “正事要紧,先去解决掉血神教的那两个圣王。”杜魔生将目光投向阙圣王府。 整个星罗城,都没有几尊圣王境强者,只要先解决掉,他在星罗城中,便可为所欲为。 此刻,阙圣王府的守护大阵已经开启,金色的圣光,将整个阙圣王府尽皆笼罩起来,与外界相隔绝。 “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雍看向上官仙妍和元周长老,沉声问道。 元周长老捂着胸口,身体摇晃,明显受了很重的伤。 上官仙妍伸手扶住元周长老,同时道:“家主,黑魔界联合诸多魔道强者,围攻血神教,我和元周长老好不容易得以逃出,却一路被黑魔界杜魔生追杀,现在杜魔生就在外面,只有老祖宗才能对抗。” 上官阙在昆仑界复苏以前,便已经是精神力圣王,实力比之儒道四宗的宗主更强,如今的实力,自是不用说。 若非如此,上官仙妍和元周长老也不会选择逃回阙圣王府来。 闻言,上官雍的脸色,顿时发生巨变。 黑魔界太过可怕,一个不好,不禁血神教会覆灭,连他们上官世家都可能飞灰湮灭。 “立刻去请老祖宗。” 上官雍当即作出决定。 他已经感受到了,那杜魔生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格外可怕,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对抗。 上官世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不得不惊动上官阙。 “上官世家的老祖宗上官阙,十分的神秘,实力不容小觑,大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一名一步圣王躬着身体,恭敬的对杜魔生说道。 在这名一步圣王身边,还有着三人,皆是至圣境界。 “上官阙?本座听说过他,龟缩在上官世界数百年,说不得早已老死,更何况,以本座的实力,又何惧他上官阙?” “既然上官世家与血神教有关系,那便一并灭掉便是,正好为本座提供修炼魔功所需的血气。” 杜魔生冷笑道。 对于昆仑界本土修士,杜魔生还真瞧不上几个,因为这些昆仑界的本土修士,就没有几个是能够拿得上台面来的。 张若尘的目光,投向杜魔生身边的四名圣境修士,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离字天宫宫主许颉,副宫主墨千秋,洪字天宫宫主江天河,还有海冥法王这个老匹夫,竟敢与黑魔界的人走在一起,好一群叛徒。” 对于这四人,张若尘可谓是再熟悉不过,因为他们都是血神教的大人物,位高权重。 昔日,整个黑魔界都是依附于血神教,哪怕是魔帝、魔后级别的强者,也得对血神教俯首称臣,那时候的血神教,强大无比,如日中天,让黑魔界臣服了数万年之久。 在血神教强者的眼中,黑魔界只是附属势力,如仆从一般,血神教主一言便可定黑魔界中所有生灵的生死。 而如今,血神教的法王,十字天宫的宫主,居然对黑魔界的修士,卑躬屈膝,实在是很讽刺。 “小师弟,你打算插手血神教与黑魔界的事?”豹烈好奇问道。 张若尘深深呼出一口气,让自身尽可能平静下来,道:“五师兄,我还有着一个身份,乃是血神教当代教主。” “当代教主?小师弟你怎么会与血神教有关系?”豹烈惊疑道。 张若尘道:“此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与你们说,接下来,恐怕会有一场硬仗需要打。”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上官仙妍和元周长老狼狈逃回上官世家,黑魔界强者追赶而来,还有血神教的四位圣王跟着,可以做出推测,血神教应该是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身为血神教的教主,两者之间存在不小因果联系,在这种时候,张若尘又怎么可能置身于事外? 星罗城上空,杜魔生一步迈出,来到阙圣王府之外。 只见其抬起手来,很是随意的点杀出一指。 一道可怕的魔光飞出,轰击在阙圣王府的守护大阵之上。 “砰。” 面对魔光,守护大阵显得极为脆弱,竟是在顷刻间破碎开来。 “大人魔功盖世,上官世家之人还不速速出来跪迎?想等着灭族吗?”离字天宫宫主江天河大喝道。 其身形魁梧,皮肤黝黑,修炼的乃是《天魔石刻》所蕴含的盖世魔功,身上散发出极为浓烈的魔气。 在其看来,血神教根本就抵挡不住黑魔界的进攻,覆灭几乎可以说是必然,既如此,不如重新选一个更大的靠山,同样是修炼《天魔石刻》上的魔功,其投靠黑魔界,可谓是再适合不过。 “江天河,你这个叛徒,敢背叛血神教,你绝不会有好下场。”元周长老怒喝道。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元周长老不禁又喷出一口血来,气息变得更加的萎靡不振。 江天河丝毫不以为意,振振有词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元周长老,你若是再继续冥顽不灵,便只有死路一条。” “江天河,你就不怕教主归来,将你挫骨扬灰吗?”上官仙妍咬牙道。 江天河嗤笑道:“教主?你是说张若尘吗?他的确是很强,可惜啊,他太过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招惹天堂界,现在天堂界的宙宇,和地狱界鬼族的鄍,都已经发话,要取他性命,张若尘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只怕是早已龟缩起来,不敢再露面。” 事实上,外界很多人也都持有与江天河相同的观点,毕竟宙宇和鄍都太可怕,不是张若尘所能对抗。 而自从孔雀山庄外的战斗结束后,张若尘便是再无动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应该是害怕了,想隐藏起来,躲避宙宇和鄍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