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十章 再得真理奥义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十章 再得真理奥义

(这一章四千八百字!) 商子烆的头冠爆碎开来,银色长发散乱,满脸都是鲜血,看上去极为狼狈。 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可还是无法挽回败局,随着伤势加重,死亡正在不断向他临近。 “我败了,我竟然败给了张若尘……” 商子烆眼神变得有些暗淡,无法接受这一现实。 回想起数年之前,张若尘在他眼中,就如那蝼蚁一般,丝毫不具备威胁,随意就能捏死。 只是张若尘成长得太快,快到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次次交锋,他都没能占到什么便宜,这一次,更是惨败。 猛然间,商子烆抬起头来,以怨毒的目光看向张若尘,怒吼道:“我不甘心,我绝不会输。” 伴随着商子烆的怒吼,其身体快速变得干瘪下去,大量精气流失,注入赤子剑中。 顿时,赤子剑完全变成血红色,其上诸多血色纹络浮现,宛如人体内的血脉,释放出一股无比妖邪的气息。 磅礴的邪异神力,从赤子剑中涌现出来,宛如一尊神灵正在快速复苏,恐怖的威压,笼罩庞大的地域。 “这是怎么了?” 一时间,诸多修士都感到头皮发麻,圣魂不禁颤抖起来,身体几乎要不受控制的跪下去。 这股神威极其恐怖,弥漫方圆数万里,似有真神降临此间。 “商子烆这是真的拼命了啊,居然以自身精气神为引,释放赤子剑的无上神威。” 有观战的强者忍不住颤声道。 无上神威乃是神遗古器所蕴含的至强力量,一般都是大圣境强者,才能释放出来,圣王境强者通常都只是能够催发神遗古器蕴藏的部分神力。 商子烆虽不是大圣境强者,但却在此刻付出巨大代价,将无上神威释放了出来。 感受到赤子剑释放出的恐怖威压,张若尘的脸色不禁发生一些变化,清晰感受到巨大的威胁。 “张若尘,给我去死。” 商子烆咆哮,挥动赤子剑,将激发出的无上神威打出。 这是他最后的也是最强的底牌,虽说为此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但只要能够击杀张若尘,一切便都是值得的。 “这一击的威力,已经足够灭杀不朽大圣,张若尘的实力虽强,但只怕也同样无法抵挡住。” “商子烆也是够狠,竟是拼命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杀手锏来,是打定主意要与张若尘拼个你死我活,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 “如此看来,最后赢的仍旧是商子烆。” “不好说,但这一击过后,他们俩的战斗,也基本该落幕了!” ………… 诸多修士纷纷将目光锁定在张若尘和商子烆身上,期待看到两人这一战最终的结果。 与此同时,张若尘与商子烆两方的强者,也都纷纷露出紧张之色,暂时停止了厮杀。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算是想要插手,也已经是不可能,只能在一旁看着。 面对商子烆拼命的一击,张若尘表情变得极为凝重,时空秘典出现在手中,瞬间开启,形成数十层的多元空间,将他本身笼罩在其中。 商子烆已经折损两尸,仅剩的炎尸,也身受重伤,所有力量都用去催动赤子剑,已经顾不上五彩功德神碑。 如此一来,时空便不再受到压制,张若尘得以自由施展时间和空间手段。 身处多元空间内,张若尘当即调动体内的空间法则,施展出各种空间手段。 因为他知道,即便是时空秘典所形成的多元空间,也不足以抵挡住赤子剑爆发出的无上神威,必须得靠他施展出其他手段去抵御。 “空间裂缝。” 张若尘伸手一按,数十个多元空间内,均是出现巨大无比的空间裂缝。 “轰。” 无上神威临近,碾压一切,势不可挡。 顷刻间,最外层的十几个多元空间,便是破碎开来,根本无法承受无上神威。 实在是无上神威的冲击力,远比星辰撞击更加恐怖,宛如一尊真神在出手。 紧接着,张若尘施展出来的数十道空间裂缝,也都尽皆崩溃,并未能够吞噬太多神力 “空间冻结。” “空间扭曲。” “空间崩塌。” “空间折叠。” “空间压缩。” ………… 张若尘捕捉到时间印记,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施展出一种接一种空间手段。 他没想过这些空间手段,能够抵挡住赤子剑释放出的无上神威,只是想借助它们来不断削弱无上神威的力量。 在其他人眼中,张若尘瞬间便是被无上神威所淹没,空间中泛起极为恐怖的力量涟漪。 “砰。” 守护孔雀山庄的阵法,在顷刻间被这股力量涟漪所撕裂。 紧接着,那些大圣铭纹,也在快速被磨灭。 一时间,整个孔雀山庄都在剧烈震动,好似大海中的孤岛,风雨飘摇。 孔雀山庄内的所有人,尽皆露出惊恐之色,宛如末日到来。 好在最终大圣铭纹还是扛住了神力的冲击,并未被彻底磨灭。 当然,这是因为赤子剑爆发出来的无上神威,主要针对的乃是张若尘,冲击向孔雀山庄的,不过是余波罢了。 否则,孔雀山庄的防御必会被破开,而孔雀山庄也会因此被无情摧毁。 “师尊。” 寒雪拳头不由自主握紧,眼中有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早知如此,刚才她就不该离开,那样的话,至少现在她能够与张若尘一起对抗无上神威。 “别紧张,张若尘命硬得很,不会轻易被干掉的。”小黑开口安慰道。 只是它虽如此说,可目光还是紧紧盯着张若尘所在的位置,神经明显紧绷着。 另一个方向,化身为翩翩公子的千星天女皱起眉头,道:“商子烆这个疯子,重伤状态下,还敢动用这种手段,是不想要命了吗?希望张若尘别真的被商子烆这招给镇杀。” 无上神威太过恐怖,张若尘所在那片区域,已经完全被可怕的神力所充斥,哪怕是她的本源神目,也无法看清张若尘的情况。 过得许久,笼罩方圆数万里的可怕神威,才终于是逐渐消散。 “快看,张若尘还活着。” “张若尘的命还真硬,竟然连无上神威都能扛住。” ………… 看到张若尘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很多修士都不禁发出惊呼声来。 张若尘静静的伫立于半空中,身上的火神铠甲变得很暗淡,所有火焰尽皆熄灭。 任谁都能看到,有着鲜血从火神铠甲中流淌而出,不断向着下方滴落。 毫无疑问,张若尘虽然抵挡住了赤子剑爆发出的无上神威,却也因此受了极重的伤,五脏六腑近乎全碎。 “怎么可能……” 商子烆目光死死的盯着张若尘,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张若尘手提着沉渊古剑,鲜血顺着剑身流淌而下,十分平静道:“商子烆,还有什么遗言吗?” “难道你不在乎池昆仑的死活了吗?”商子烆冷笑道。 闻言,张若尘眼神顿时一凝,沉声道:“交出池昆仑,我饶你一命。” “哪有那么简单,池昆仑是你的儿子吧,想救他,你可以试着跪下来求我。”商子烆脸上的冷笑更浓。 反正无人知晓池昆仑已经被阎罗族的强者带走,他想如何诓骗张若尘都可以。 再强的人,都会有软肋,而池昆仑,无疑便是张若尘的软肋。 只要掌握住这张底牌,就不怕张若尘不就范。 想及此,商子烆心中也是充满了愤怒,若非阎罗族强者带走池昆仑,夺走顶级的流光功德铠甲,情况何至于演变到这般地步? 千里之外,一座湖泊之畔,心魔邱怡池眺望天外,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随即动用心灵之道,向张若尘隔空传音:“不必担心,池昆仑并不在商子烆手中,只要你前往无尽深渊,自然能够见到他。” 先前,邱怡池可是亲眼见到,一位阎罗族的神秘强者,将池昆仑带走。那位神秘强者的身份,她已经有所猜测,倒也不担心池昆仑的安危。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请张若尘去无尽深渊。 “是邱怡池的声音,难道昆仑已经被她救走?” 张若尘心中一动,瞬息间,便是闪过诸多念头。 最开始的时候,他以封古道四人的性命作为威胁,要商子烆交出池昆仑,商子烆曾亲口说,池昆仑并不在其手中。 结合现在邱怡池所说的话,池昆仑的确极有可能不在商子烆手中,要不然商子烆即便不在乎封古道四人的死活,却也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唰。” 张若尘突然动了,空间挪移施展,刹那出现在商子烆的面前。 “哗。” 沉渊古剑闪电般斩下。 顿时,商子烆的身体从中裂成两半,三色宝甲也无法将其护住。 “你……” 商子烆瞪大双眼,感到很不可思议。 前一刻,他还在得意,以为抓住了张若尘的软肋,却没想到张若尘竟会突然对他下杀手。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别说其他人,就连商子烆本身,都没能反应过来。 张若尘这一剑用尽了全力,不仅仅是商子烆的身体被斩裂,就连圣魂也是完全碎裂开来。 “结束了。” 张若尘低语,深深呼出一口气来。 忽然间,张若尘心神一动,他感觉到有一些极为奇异的东西,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对这种东西,张若尘是再熟悉不过,正是真理奥义。 “商子烆果然厉害,竟然拥有万分之八的真理奥义,如此一来,我便拥有了万分之二十的真理奥义。” 张若尘心中感到很是惊喜。 真理奥义何其难得,唯有在渡真理之海时,有着惊艳表现,才有可能得到。 张若尘斩杀过诸多强者,但拥有真理奥义之人,在商子烆之前,便只有一个亡虚,足见其珍贵程度。 即便不能凑够百分之一的真理奥义,成为真理使者,可只要拥有的真理奥义多一点,对参悟圣道规则,都会有巨大的帮助。参悟速度,成倍增长。 “张若尘竟然斩杀了商子烆,这……” 诸多观战的修士,均是惊得呆住。 商子烆那可是功德神殿的领袖,在天堂界派系,亦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居然被斩杀,这是绝对的大事件,必将引发巨大轰动,张若尘这完全是要将天捅破的节奏。 天堂界派系的那些强者,此刻亦是惊呆了,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商子烆竟会败在张若尘的手中,更别说是丢掉性命。 “嗯?” 就在这时,张若尘的脸色却是巨变。 顾不得去收取商子烆身上的宝物,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倒退。 一道璀璨的神光,从商子烆裂开的身体中飞出,宛如一轮神阳,散发出刺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 “还有变故?”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瞪大了眼睛。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只光明神手,从神光中探出,径直抓向张若尘。 张若尘身体顿时一紧,想要向后倒退,却发现身体已经无法动弹。 眼见神手即将临体,月神所赐予的神使木杖,自行飞出,形成一道神力护罩,将张若尘保护起来。 紧接着,神使木杖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神力,轰击在光明神手之上。 “嘭。” 光明神手爆碎开来,无法与神使木杖所释放出的神力对抗。 继而,这股神力震荡而出,作用在商子烆所穿的三色宝甲之上。 “咔嚓。” 三色宝甲防御惊人,可此刻却是直接破碎开来,变成一块块废铁。 连带着其中商子烆那裂成两把的干瘪身体,也都支离破碎,化作齑粉。 那道从商子烆体内飞出的神光,变得黯淡许多,却并未消散。 当即,其包裹住赤子剑和五彩功德神碑,直冲天际,瞬间消失无踪。 失去目标,神使木杖收敛气息,归于平凡,落入张若尘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神使木杖,张若尘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刚才着实是很危险,如果不是神使木杖即使出现,替他化解危难,只怕他此刻已经是被那光明神手一把捏碎。 “月神这座靠山,果然很靠得住。” 一声低语,张若尘将神使木杖收了起来。 平常时候,神使木杖只有两个作用,一是身份的象征,其二便是用来联系月神。 唯有当张若尘遭遇大圣,乃至神灵攻击时,神使木杖才能释放出可怕威能,借取到月神的强大神力。 看着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三色宝甲的碎片,张若尘一挥手,一块不落,全部收了起来。 即便无法修复三色宝甲,但这些碎片也是价值不菲,可以拿给沉渊古剑吸收。 可惜赤子剑和五彩功德神碑都被那道神光带走,并未能够留下,那才是真正的至宝。 “张若尘,你竟敢杀死商子烆,谁也保不住你。”刑渊无比阴沉道。 有他在场的情况下,商子烆竟然被人斩杀,回到功德神殿,他根本就无法向焱神交代。 现在唯一的补救之法,便是击杀张若尘。 一抬手,刑渊打出一道可怕的掌印,向着张若尘打去。 “砰。” 罗辰出手,挥动幽月刀,将刑渊打出的掌印斩碎。 “想伤小师弟,你得先问过我。” 罗辰眼神凌厉,闪电般出刀,一刀接一刀斩向刑渊。 有他在,绝不会容许刑渊伤张若尘一根汗毛。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纷纷出手,重新展开厮杀。 “唰。” 小黑身形缩小,出现在张若尘身边。 “不错嘛,竟然可以独自一人干掉商子烆,接下来,你便在一边歇着,看本皇出手,把这群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一网打尽。”小黑昂着头说道。 说话间,小黑祭出一杆杆黑色的阵旗,插向各个方向。 要对付如此多天堂界派系的强者,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使用阵法。 “轰隆隆。” 极为突然的,浩荡的大圣之威,自天外传来,震散千里云雾,也将黑暗驱散,神圣的光芒,从天外洒落而下。 感受到这股浩瀚圣威,地面上的所有修士,脸色皆变,纷纷抬头向上空望去。 距离地面万里之上的高空,伫立着一道身着银甲的伟岸身影,长着七条羽毛绚烂的尾巴,背后环绕着一道彩虹桥一般的光影。 “巡天使者。” 看到天外的伟岸身影,所有修士心中皆是一震。 “住手。” 巡天使者大吼一声,其声如雷,厚重无比。 一些修为较弱的修士,当场被震得七窍流血,瘫软在地。 …… (新书《天帝传》已经发布,各位书友,一定要去看看哦!这一次的主角,与张若尘会有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