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章 剑斩二尸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八章 剑斩二尸

张若尘眼中泛起可怕杀机,手中沉渊古剑迸发出的力量,变得越发可怕。 “唰。” 眼见沉渊古剑即将临体,而自身又无法避开,商子烆没有丝毫迟疑,炎尸与寒尸立刻分开,由身着三色宝甲的炎尸去硬扛这一剑。 三色宝甲散发出璀璨的三色圣光,宛如三条圣河在缓缓流淌,将商子烆环绕在中间,形成一种阻隔,让人无法靠近。 可惜,这种阻隔,却无法阻挡住沉渊古剑。 “砰。” 沉渊古剑由上而下,一剑邪斩在三色宝甲之上。 事实上,张若尘本来是想一剑斩去商子烆的头颅,但是受到了三色宝甲的影响,剑式发生改变。 不得不说,这件三色宝甲,的确是一件重宝,妙用无穷,难怪商子烆修炼了《三尸炼道》,可以一分为三,却也仅仅只拥有一件三色宝甲。 沉渊古剑的剑式虽被改变,但其所携带的恐怖力量,却是丝毫未减。 哪怕有着三色宝甲的防御,仍旧是有着一股可怕的力量穿透进去,直接作用在商子烆炎尸的身体上。 商子烆的炎尸犹如遭到陨石撞击,极速倒飞而出。 “噗。” 飞出去的同时,商子烆的炎尸口中,鲜血狂喷,其中夹杂着大量的内脏碎屑。 任谁都能看到,三色宝甲之下,有着大量鲜血流淌而出。 若是脱下三色宝甲,就会看到,商子烆胸前有着两道交叉的狰狞伤口,一道是深可见骨,另一道则是直接將胸骨都给斩断了。 在两道交叉的狰狞伤口中,均有着恐怖剑意盘踞,肆意进行着破坏,令得伤口根本就无法愈合。 张若尘并未继续出手对付商子烆的炎尸,却是转而向着商子烆的元尸,极速扑了过去。 从他以藏山魔镜反弹五彩功德神光,重创商子烆元尸,到以沉渊古剑重创商子烆炎尸,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以至于商子烆的元尸,此时仍旧在往高处飞,并未稳住身形。 此时,商子烆元尸受创,对于五彩功德神碑的掌控变弱,使得五彩功德神碑镇压时空的能力也相应变弱。 再借助火神铠甲的力量,张若尘竟是成功施展出空间挪移,刹那出现在商子烆元尸的近前。 “不好。” 商子烆的元尸脸色剧变,意识到情况不妙。 只是,其即便反应过来,也已经来不及闪避。 张若尘眼神冰冷,出剑无情。 “哗啦。” 沉渊古剑闪电般斩下,剑体上覆盖可怕的赤色火焰,更有神秘的紫色光华流动。 商子烆的元尸身上虽然镌刻着神纹,却也一样无法抵挡住沉渊古剑。 “噗。” 伴随着鲜血飞溅,商子烆元尸的小半身体被斩开,就连头部都被削掉一小块。 关键时刻,商子烆元尸稍微进行横移,免除了被从中斩成两半的命运。 当然,其并未因此便脱离危险。 没有丝毫迟疑,商子烆的元尸当即取出一物,闪电般打向张若尘。 “去死。” “轰隆。” 那是一盏古朴而有些残缺的青铜油灯,飞出后,便是轰然爆炸开来。 瞬息之间,一片可怕的火海形成,将张若尘完全笼罩。 这片火海非比寻常,火焰呈暗红之色,其中隐隐有着狰狞的鬼影出现,发出凄厉的鬼哭之声,不禁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眼见张若尘被这片邪异的火海所笼罩,商子烆的元尸,顿时露出了森冷的笑容,丝毫都不在意自身所受的伤。 “竟然是幽魂火,商子烆还真是狠毒啊。” 看着高空中熊熊燃烧的暗红色火焰,顿时有观战的修士,发出惊呼之声。 “幽魂火是什么来头?”有修士好奇问道。 此刻,大部分观战的修士,都是一脸茫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幽魂火。 那名认出幽魂火的强者,脸色微微有些凝重,道:“幽魂火并非是天然形成的一种火焰,而是人为培育出来的,传闻,在极为久远的时代,有一位邪神,采集无尽阴煞之气,再以神灵尸油为引,培育出一种无比阴毒的火焰,便是这幽魂火。” “幽魂火针对的不是肉身,而是灵魂,一旦沾染上,其便会如同那跗骨之蛆,难以驱逐,会因此而受尽折磨,灵魂一点一点的被焚烧成虚无。” “后来,这种方法流传开来,便有人以圣者、圣王乃至大圣的尸油,来培育幽魂火,同样极为可怕。” “不过,时至今日,培育幽魂火的方法,已然失传,也甚少有人知晓幽魂火的存在,我也是偶然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了关于幽魂火的零星记载。” “真没想到商子烆竟然能够寻到幽魂火,而且看样子还是以大圣尸油培育出来的幽魂火,被困在幽魂火海中,张若尘的麻烦大了。” 闻言,许多修士都不禁露出极为震惊的表情,没想到幽魂火竟是有着如此可怕的来历。 正如认出幽魂火的强者所言,商子烆用幽魂火来对付张若尘,着实是狠毒无比。 置身于幽魂火海之中,张若尘刚开始还没太在意,毕竟他身穿火神铠甲,还真没多少火焰,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但很快,张若尘察觉到丝丝一样,竟是有着几缕火焰,穿透火神铠甲,侵入他的身体中,直奔他的圣魂而去。 就在张若尘有些紧张,想要拦截那几缕火焰的时候,却有更令他意外的情况出现。 神光气海中,那轮七星神苓日叶所化的神阳,此刻快速旋转起来,释放出无比炽盛阳刚的气息,将侵入进来的那几缕幽魂火包裹住。 继而,那几缕幽魂火发出滋滋的声音,有着丝丝黑烟冒出。 顷刻之间,几缕幽魂火便是消失无踪,只剩下几缕细微的精纯元气。 “一物克一物么,有意思。”张若尘微微一笑。 既然幽魂火无法对他造成威胁,那他也就无须阻挡,任凭其侵入体内好了。 张若尘能够感觉得到,幽魂火熄灭后,所留下的元气,极为精纯,品质极高,正好能够为他所用。 “张若尘,你便慢慢的痛苦挣扎吧!”商子烆的元尸残酷的笑道。 虽说用掉以大圣尸油培育出来的幽魂火,颇为可惜,但只要能够除掉张若尘,那便是值得的。 商子烆很清楚幽魂火的可怕,所以并不认为,张若尘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挡。 “哗。” 极为突兀的,张若尘从幽魂火海中冲出,直接出现在遭受重创的商子烆元尸面前。 商子烆元尸的瞳孔紧缩,眼中浮现出惊恐之色,当即便想倒退。 奈何张若尘根本不给他机会,沉渊古剑赶紧利落的斩杀而下。 “噗。” 这一次,商子烆没能再避开,整个人从中被斩成两半。 与此同时,张若尘探出另一只手,掌中七个窍穴尽皆开启,汹涌澎湃的血气涌现而出。” 七窍血冥掌施展,狂暴的力量,狠狠拍击在商子烆元尸的两半身体上。 “嘭。” 没有任何悬念,商子烆元尸的两半身体,当即爆碎开来,化作一团血雾,圣魂完全湮灭。 至此,商子烆的元尸殒命。 下一刻,张若尘猛然一张口,将熊熊燃烧的幽魂火海,全部吞下。 他如今伤势未愈,体内圣气也未能完全恢复,这些幽魂火正好能够作为补品。 “张若尘居然击杀了一个商子烆,还将幽魂火给一口吞了,这是什么情况?” “同样是道域境修为,张若尘怎么能如此轻松的击杀一个商子烆?” “商子烆太大意了,以为凭借幽魂火,就能对付张若尘,却没想到,张若尘根本就不怕幽魂火,他这完全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连幽魂火都不怕,张若尘究竟是什么怪物?” ………… 一时间,观战的修士尽皆被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在他们看来,张若尘可谓是强横得一塌糊涂,势不可挡。 “张若尘,你竟敢……” 商子烆的炎尸和寒尸,均是露出愤怒的表情,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元尸被斩杀,想要重新修炼出来,难度可谓是极大,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修炼出来,这种损失是超乎想象的大。 张若尘提着沉渊古剑,目光冷冽的看向商子烆的炎尸和寒尸,道:“我为什么不敢?《三尸炼道》让你拥有三条命,那我便斩你三次。” “我要你死。” 商子烆恼怒不已,眼睛顿时变得通红。 当即,剩下的两个商子烆,均是展开行动,从两个方向,对张若尘展开攻击。 商子烆的炎尸手中凭空出现一物,乃是一块骨符,泛着奇异的光泽。 在靠近张若尘时,商子烆的元尸,以极快的速度,将骨符打出。 骨符表面浮现出大量的繁奥符纹,疯狂汲取天地之力,瞬间形成一座以符纹构筑的囚笼,将张若尘笼罩在其中。 眼见顺利笼罩住张若尘,商子烆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容。 然而,下一刻,商子烆脸上的笑容凝固住。 究其原因,囚笼内张若尘的身影快速变淡,继而消失无踪。 很显然,囚笼笼罩住的并非是张若尘的真身,仅仅只是张若尘的一道残影。 张若尘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商子烆的寒尸身后,沉渊古剑很是随意的挥斩而下。 如同元尸一样,商子烆的寒尸,亦是被从中斩成两半,连做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