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章 峰回路转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七章 峰回路转

(这章四千四百字,算是两章一起发吧!) …… 一道可怕的火焰,从商子烆的指端飞出,化作一条火龙,呼啸着,扑向张若尘。 而看到火龙袭来,张若尘却是并未闪避,好似因为伤势太重,已经动弹不得。 “可惜,张若尘扛住了刚才那恐怖一击,却仍旧难免一死。” 许多观战的修士,都忍不住摇头叹息起来。 就在很多人都以为张若尘必死无疑,会被火龙撕成碎片的时候,张若尘终是有了动作。 只见张若尘并指如剑,指尖有着锋利的剑芒浮现。 “咻。” 一道凌厉无比的剑芒,从张若尘的指尖飞射而出。 “哗啦。” 张牙舞爪的火龙,在顷刻间被剑芒斩成两半,继而身体碎裂,化为点点火光,归于熄灭。 商子烆的眼中顿时浮现一抹惊色,目光紧紧盯着张若尘。 他刚才施展出的这一指,看似很随意,实则却是一种中阶圣术,威力极为强大,按理说,以张若尘现在的状态,是绝无可能抵挡住才对。 “张若尘竟然还有还手之力。” 观战的诸多强者,此刻亦是露出震惊的表情。 凝视了张若尘片刻,商子烆沉声道:“你……竟然也将修为突破到了道域境。” 商子烆着实是没有想到,在刚才那般凶险的情况下,张若尘不但抵挡住他的攻击,保住性命,更是奇迹般的悄然将修为突破。 “你能突破,为何我就不能突破?”张若尘淡淡道。 哪怕他现在身受重伤,仍旧不曾显露出丝毫怯弱之态。 能够这般快突破修为,自然是多亏了古松子所给的通天圣丹。之前看到商子烆凝聚出道域,张若尘便立刻不着痕迹的将通天圣丹吞服而下。 他原本便已经达到规则大天地的巅峰极致,只差一点,就能将道域凝聚出来。 服下通天圣丹后,终是让他堪破道域境的奥秘。 就在刚才,遭受商子烆至强一击,情况无比危急,不仅通天圣丹,就连七星神苓“日”叶的药力,在一瞬间大量爆发出来。 张若尘终于将道域凝聚成功,修为跨入一个全新的层次。 也幸好他刚才成功凝聚出道域,抵挡住部分攻击,要不然,他现在必定会伤得更重。 张若尘本想先隐藏修为,拖延一些时间,治愈伤势,没曾想商子烆的眼睛很毒,竟是一下子将他的虚实看透。 如此一来,他却是没办法再继续掩藏。 商子烆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杀机,道:“即便你突破了修为,也一样无法改变什么。” 当即,商子烆再度出手,将万炼塔打出。 他要趁张若尘重伤之际,以雷霆之势,将张若尘击杀,不给其任何翻盘的机会。 “那你未免太过小看我。” 张若尘冷冷回应道。 说话间,张若尘将大量圣气注入悬于头顶的藏山魔镜,激发出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 先前施展焱神腿,的确是消耗掉他体内大半的圣气,可因为修为突破的缘故,恢复圣气的速度得以加快。 而且,在突破修为的一刻,他便吞服下数颗圣丹,既有疗伤圣丹,也有巩固修为、恢复圣气的圣丹。 剑冢一战,和仙机山一战,他击杀诸多强者,获取到的宝物极多,其中便包括很多各类圣丹,如今正好能派上用场。 再加上神光气海中那轮七星神苓日叶所化的神阳,不断释放出大量的精气,同时兼具疗伤和恢复圣气的功效。 所以,在极短时间内,张若尘的伤势,已经恢复不少,圣气亦是变得充盈许多。 “轰。” 两道至尊之力剧烈碰撞,险些将稳固的空间撕裂。 商子烆并未停手,连续不断催动万炼塔,同时以赤子剑发动攻击。 更为重要的是,有着极阴与极阳的力量,从商子烆体内涌现出来,相互碰撞,生出种种奇异的变化。 毫无疑问,商子烆是打算再度施展先前那种可怕手段,真正给予张若尘致命一击。 先前一击,已然是将张若尘重创,再来一击,必能取张若尘性命。 “张若尘这家伙还真是很顽强啊,在那种情况下,不但挺了过来,还能突破修为,或许这一战,还能有转机。”千星天女颇为惊讶道。 不知怎的,看到张若尘还活着,千星天女心中竟是莫名的放松了许多。 目光转动,千星天女看向青霄和步千帆所在的地方,此刻,二人的情况颇为不妙。 原因是幻姬出手以幻术迷惑了他们,使得他们无法分清真实与虚幻,显得极为被动。 “幻姬么,上次让你逃脱,这次正好将你解决掉,让我来看看,你是否有所长进。”千星天女低语道。 妙术施展,千星天女将身形容貌完全改变,化作一名翩翩佳公子,显然是不想被人给认出来。 原本她是不想插手的,可现在却是有些忍不住。 索性,她便不再压抑心中的想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也算是一种磨砺心志的方法吧。 张若尘说她心境有缺,不能百折不挠,那她便让张若尘看看她的转变。 没有多做迟疑,千星天女身化流光,直奔幻姬而去。 同为幻术圣师,她很有兴趣再度与幻姬斗法。 另一边,商子烆身后快速凝聚出巨大的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 相比于前一次,这次凝聚出的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散发出的气息,无疑是更加可怕。 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同时张口,释放出两道截然不同的极端力量,相互纠缠在一起,如炮弹一般,轰击向张若尘。 张若尘当即捏拳印,一条天河出现,缠绕在他的身周,缓缓流淌,不知始终。 “砰。” 纠缠在一起的极端力量撞击在天河之上,虽令天河剧烈震动,却并未将天河撕裂,自然也就未能触及到张若尘的身体。 见状,商子烆眼神不禁变得更加阴沉,身后的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再度释放出极端破灭之力。 而环绕在张若尘身周的天河,则是猛然化作一条巨龙,张嘴将轰击而来的可怕力量,尽数吞下。 “嘭。” 巨龙爆碎开来,溅起大量的水花,洒落向炙热的岩浆湖。 岩浆湖的温度太过恐怖,水花刚一落下,便是尽数被蒸发,化作厚重的水雾。 张若尘显得极为镇定,施展出洛水拳法,将自身守护在其中,继而默默运转功法,治愈伤势,恢复圣气。 拖延的时间越长,对他无疑是越为有利。 只是想要抵挡住商子烆的攻击,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两种相结合的高阶圣术,加上至尊圣器和神遗古器,稍有疏忽大意,就会有大麻烦。 “轰。” 赤子剑释放出可怕的神力,一剑将天河割裂开来。 “该结束了!“ 商子烆眼中浮现残酷之色。 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的力量凝聚到极致,继而同时冲出,冰与火之力在碰撞中相互融合,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 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气机,双方正在厮杀的强者,不禁纷纷罢手,转而极力进行防御。 有着先前的经验,此刻是无人敢再大意。 张若尘眼神凌厉,沉渊古剑在手,七十五万道剑道规则,尽皆被调动起来,更有大量天地规则汹涌汇聚而来。 镶嵌于剑柄上的紫色神石,散发出浓郁的紫色光华,一股汹涌澎湃的秘力,涌现而出,灌注于剑身之上。 “破。” 张若尘发出一声低吼,沉渊古剑猛然斩下。 一道泛着紫光的赤色剑芒飞出,与商子烆打出的两种高阶圣术,碰撞在一起。 这一剑,张若尘可谓是动用了全力,将火神铠甲和紫色神石的力量,竭尽所能的激发出来。 “轰隆。” 泛着紫光的赤色剑芒无坚不摧,势不可挡,直接便是将商子烆打出的两种高阶圣术斩破,好似开天辟地。 两种高阶圣术虽被斩破,可它们蕴含的恐怖力量,却仍旧肆意爆发出来,张若尘无疑首当其冲。 就在这时,紫色神石释放出浓厚的紫色气劲,形成一座强大的结界,将张若尘笼罩在其中。 “嘭。” 受到可怕力量挤压,下方的岩浆湖猛然爆发。 一根根粗壮的岩浆柱,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泛着紫光的赤色剑芒划破天宇,直冲商子烆而去。 “什么?” 商子烆脸色一变,连催动万炼塔进行抵挡。 “砰。” 万炼塔被剑芒劈得倒飞而回,撞击在商子烆的身上,使得商子烆也被撞飞出去。 一股凌厉的劲力穿透万炼塔,也穿透商子烆所穿的三色宝甲,作用在商子烆的肉身之上。 “噗。” 商子烆当即喷出一大口鲜血,同时有着大量血液从三色宝甲内流淌而出。 三色宝甲无恙,但商子烆的胸前,却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险些将商子烆斩成两半。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三色宝甲的抵挡,商子烆此刻必定会伤得更重。 另一边,毁灭性力量溃散,重新显现出张若尘的身影。 虽说张若尘的嘴角也带着血迹,但情况明显要比商子烆好。 “怎么可能?张若尘竟然一剑将商子烆重伤。” “张若尘刚才明明伤得极重,怎么会恢复得如此快?” “如果张若尘的伤势真的已经恢复过来,便该轮到商子烆有麻烦,真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张若尘竟然都还能够翻盘,难道他真的是不败的战神吗?” “不一定,也许张若尘已经是张弩之末,现在不过是在硬撑,他的对手可是商子烆,哪有那么容易翻盘?” “不用争执,看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俩应该是真的很快就能分出胜负来,我们静静看着便是。” ………… 诸多观战的修士,心中均是震惊不已,这张战场,当真是峰回路转,现在任谁,也是没法准确去预测,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怎么会这样?张若尘明明身受重伤,即便已经突破修为,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应该大打折扣才对,可他怎么还会这么强?”寺寒瞪大了眼睛,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想起当初在东域时,正面对决,张若尘还远不是他的对手,可现在却已经是远胜于他,只怕翻手就能将他镇压。 如此巨大的落差,无疑是让他很难接受。 大曦王的眼神亦是变得很复杂,张若尘越是强大,她想要取回被夺走的宝物,便越是困难。 她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忌惮张若尘,怕张若尘突然激活蛰伏在她体内的火焰飞虫。 所以,大曦王只得盼着商子烆镇压乃至杀死张若尘,届时她不但能取回宝物,也能消除隐患。 可看现在这种情况,一切还真的是很难说。 张若尘手持沉渊古剑,目光冰冷的看着商子烆,道:“商子烆,你说得没错,的确是该结束了,如果你没有别的手段,那便受死吧。” 话音未落,张若尘亦是提剑冲杀而出。 被动挨打许久,该轮到他主动发起攻击。 似乎是因为张若尘凝聚道域的缘故,紫色神石的力量得以进一步释放出来,威力更强,也多了一些妙用。 “张若尘,别太自以为是,这一次,死的只能是你。”商子烆眼中浮现出一抹疯狂之色。 修炼流光之道的元尸,从商子烆的体内走出,闪掠到五彩功德神碑之上,催动五彩功德神碑,释放出五彩功德神光,轰击向张若尘。 张若尘并未停顿,藏山魔镜变得十分巨大,镜面浮现数十万道至尊铭纹,诡异魔光流转,将五彩功德神光抵挡住。 下一刻,五彩功德神光遭到反弹,转而轰击向商子烆的元尸。 反弹回去的五彩功德神光,威力明显增幅了不少,速度也变得更快。 “砰。” 商子烆的元尸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五彩功德神光击中,直冲天际。 遭受这一击,商子烆的元尸,当即口喷鲜血,身体险些爆碎开来,伤得可谓是极重。 只是商子烆此刻却顾不得那么多,炎尸和寒尸结合在一起,全力施展出两种高阶圣术。 与此同时,商子烆也在全力催动赤子剑和万炼塔,并且他还将头冠上的三根红羽摘下,注入磅礴圣气,化作三头百丈长的火焰怪鸟。 三头火焰怪鸟散发出的气息,均是十分强大,不弱于九步圣王,。 “你挡不住。” 张若尘冷哼道。 “哗。” 沉渊古剑挥舞,一道泛着紫光的赤色剑芒斩出。 “嘭。” 三头火焰怪鸟当即爆碎开来,重新化作三根红羽,继而红羽熊熊燃烧起来。 三根红羽本是火属性的宝物,但现在却根本承受不住火神铠甲释放出来的神火焚烧,眨眼之间,三根红羽便是化作灰烬。 “砰。” 沉渊古剑与万炼塔碰撞在一起,直接將万炼塔劈飞出去。 论品阶,沉渊古剑的确是远不及万炼塔,但沉渊古剑却是以造化神铁打造而成,无惧与任何至尊圣器碰撞。 “铛。” 紧接着,沉渊古剑与赤子剑相接,两者均是迸发出炽烈无比的火焰,紫色秘力与邪异神力对抗,使得空间泛起剧烈涟漪。 一股恐怖秘力从沉渊古剑传递而出,不禁让商子烆脸色剧变,赤子剑竟是脱手而去。 …… (明晚公众号上要发一波红包,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