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六章 至强一击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六章 至强一击

“那难道是……炎帝诀!” 有观战的修士,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诸多修士都露出震惊之色。 “炎帝诀乃是焱神所创,是一种高阶圣术,威力强大,最是刚猛霸道,极难修炼,没想到商子烆竟是将之修成了。” “而且此刻,商子烆竟然还将炎帝诀与阴冥玄光一同施展,形成冰/火两/重天,这种掌控力,着实很可怕。” “像这般施展两种高阶圣术,威力几乎可以倍增,张若尘有麻烦了。” ……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商子烆身后的两道高大身影,心中不免都感到十分震撼。 能够同时施展出两种属性截然相反的高阶圣术,且还能够完美保持平衡,商子烆的手段,着实是很可怕。 商子烆那阴沉的脸上,终是浮现出一抹笑容。 他修炼炎帝诀的时间已经极长,却始终欠缺一些关键性的东西,无法将之修炼至大成。‘ 而就在刚才,他无比愤怒的情况下,竟是明悟了其中的关键,可谓是意外的惊喜。 能够在圣王境修成两种高阶圣术,单凭这一点,商子烆便足以名传万界,哪怕是轩辕裂空那等绝世奇才,都没法相比。 “张若尘,我真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恐怕还无法这般快就将炎帝诀修成,作为答谢,就让你第一个领教一下炎帝诀的威力吧。”商子烆含笑道。 感受到商子烆身后两道高大身影的可怕,张若尘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这一次,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张若尘只得全力催动火神铠甲和藏山魔镜,同时将大量圣气运转至左腿。 他其实很想全力施展出焱神腿,爆发出至强的一击。 可他知道,即便是焱神腿的最强一击,仍旧无法杀死商子烆。 而在施展出最强一击后,他体内的圣气,却会消耗一空,无法立刻恢复过来。 到时候,他将失去战力,只能任凭商子烆宰割。 “商子烆这一击非同小可,我得施展出焱神腿的五成力量,才有希望抵挡住。”脑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张若尘不禁做出了决定。 平常他施展焱神腿,其实都只是动用了焱神腿的一成力量,对于圣气的消耗不算大,几乎顷刻间就能恢复。 而一旦动用焱神腿的五成力量,威力虽然会大增,但也会因此耗去一半的圣气,哪怕依靠神光气海中的神阳源源不断释放精气,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这对于他接下来施展其他手段,无疑会有不小的影响。 但事到如今,张若尘也没法去顾虑那么多,真要被商子烆一击重创,那他就更加没有还手之力。 得到强大圣气的灌注,张若尘的左腿变得赤红,十万道粗壮的火焰规则浮现而出,炙热的气息,几乎要令得空间融化。 商子烆身后的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同时冲出,如鬼神并行,恐怖的毁灭气息弥漫。 所过之处,大地剧烈沉陷,整体濒临崩溃。 “焱神腿。” 同一时刻,张若尘的左腿横扫而出。 无比磅礴的神力涌现,化作滔天的火浪,席卷八荒。 “轰。” 张若尘顷刻间被火焰与寒冰之力淹没,那片区域犹如遭受星辰的撞击,形成毁灭性的冲击波。 空间中泛起可怕的力量涟漪,一层接一层,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相比于最开始狰狞异兽和火焰帝王发出的低吼,此时形成的力量涟漪,无疑是要恐怖许多倍。 战场上双方的不少强者,都在第一时间停手,转而去对抗这一层接一层的力量涟漪。 只是即便如此,一些强者仍旧是未能避免受伤,且有的伤得还很重。 倒是那些观战的修士,都已经学聪明,早早便退得极远,此次受到的冲击,可说是微乎其微。 方圆万里,都在这一刻发生大地震,山川崩碎,大地沉陷,不知有多少生灵因此遭劫。 “轰。” 地底有着大量暗红色的岩浆喷涌而出,很快便汇聚成一座巨大的岩浆湖。 因为地底不断有着炙热岩浆涌出,故而岩浆湖完全处于沸腾状态,将大量金石融化,本身则是没有凝固的迹象。 宸虎将目光投向商子烆,眼眉低垂,低语道:“在圣王境修成两种高阶圣术,还能配合施展,我这位师弟还真是厉害,难怪师尊会那般重视于他。” “他这一击,已经十分接近临道境最强的三个层次,照这样下去,恐怕都无需突破至接天境,他的实力便能达到我如今的层次。” 以前,宸虎还不怎么将商子烆放在眼中,可现在,他却是不得不正视商子烆的实力。 宸虎很清楚,要不了太长时间,商子烆就会成为功德神殿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到时候,连他都会在商子烆面前低一头。 “表哥。” “小师弟。” “殿下。” 眼见张若尘被毁灭性的力量所淹没,孔兰攸、金禹、韩湫等人,均是不禁发出惊呼声。 继而,他们的眼睛全都红了,拼命想要去搭救张若尘。 奈何他们的对手都很强,死死的将他们牵制住,根本就不给他们脱身的机会。 山崖之上,池昆仑目眦欲裂,不由自主大声喊道:“父亲。” 毫无疑问,他是已经相信了阎罗族神秘男子所说的话。 池昆仑心中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冲到孔雀山庄。 哪怕他本身实力还很弱,但他仍然想在这个时候,与张若尘并肩作战。 “看来胜负已分,商子烆这小子还真挺厉害,修炼时间不长,却能掌握两种高阶圣术,彼此还能够相生相克,等他再成长一些,倒是有资格与本座交手。” “那四个讨厌的家伙,似乎又要追回来了,不能继续呆在这里,小子,我们该走了!” 阎罗族神秘男子站起身来,准备带池昆仑离开。 池昆仑当即咆哮道:“我父亲不会死,我要去杀了商子烆。” “小子,你现在可杀不了商子烆,你想报仇的话,就乖乖跟本座走,只要你学到本座的本事,要杀商子烆,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神秘男子道。 “不,我不走,我要去救父亲。”池昆仑的情绪显得极为激动。 见状,神秘男子不禁摇了摇头,一抬手,施展出地域阎罗气,封禁住池昆仑的行动能力。 池昆仑眼睛瞪得极大,眼中满是愤怒和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根本无法挣脱神秘男子所设下的封禁。 也不管池昆仑是否愿意,神秘男子一把抓住池昆仑,一步迈出,自山崖上消失无踪。 孔雀山庄前,那片区域仍旧被毁灭性力量所笼罩,久久都不曾消散。 “承受如此可怕的一击,看来张若尘是凶多吉少。” “可惜啊,时空传人竟然就这般烟消云散了。” “不怪张若尘弱,是商子烆太强,两种高阶圣术配合施展,圣王境有几人能做到?” “这一战,终归还是商子烆赢了,张若尘败亡,昆仑界和广寒界,都将遭受巨大打击。” “属于商子烆的时代已经来临,谁也无法阻止。” ………… 一时间,诸多观战的修士,均是以敬畏的目光看向商子烆,被商子烆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所折服。 在很多人看来,恐怕要不了太长时间,商子烆就会成长到阎无神、天宫四大天王那种层次,随手就能捏死一般的九步圣王。 渐渐的,中心区域的毁灭性力量开始消散,许多人都纷纷将目光锁定在那片区域,想要看看最终的结果。 商子烆面露笑容,眼中满是傲色,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然而,随着毁灭性力量消散,商子烆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因为他看到那片区域有着一道身影显现出来。 那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张若尘。 此刻,张若尘浑身是血,哪怕有着火神铠甲的保护,他仍旧是伤得极重,弄得遍体鳞伤,肉身险些崩溃。 他还是小觑了商子烆刚才那一击的威力,调动焱神腿五成的力量,甚至在危急关头,还激发出了更多力量,未能将之抵挡住。 张若尘的肉身是布满了裂痕,五脏六腑近乎全碎,换做其他人,受如此重的伤,只怕已经身死,无法支撑下来。 商子烆目光阴沉的看着张若尘,低沉道:”张若尘,你的命可真大。“ “商子烆,你很想要我的命吗?可惜你做不到。”张若尘无畏道。 闻言,商子烆不由冷哼道:“事到如今,张若尘,你觉得强装镇定,还有什么意义吗?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我即便只用一根手指头,也能让你形神俱灭。” 虽没能一击杀死张若尘,但商子烆并未因此而气恼。因为他已经看出,张若尘伤势极重,肉身濒临崩溃,要将其击杀,可谓是易如反掌。 “是吗?那你可以试试看。”张若尘淡淡道。 看到张若尘那般淡定的模样,商子烆眉头不禁微微皱起,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心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商子烆眼神徒然变得极为凌厉,一根指头伸出,凝聚出一道可怕的火焰。 “装神弄鬼,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说罢,商子烆隔空对着张若尘,一指点杀而出。 …… 新书的世界观,已经发布在公众号上,大家可以去看看,小鱼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