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仙子出手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仙子出手

孔雀山庄外,在孔兰攸与狄風的战斗爆发后,其他人亦是纷纷出手,无人可以置身事外。 天堂界派系一方,有着数百位强大的圣王境强者,达到九步圣王境界的强者,都有接近百位之多,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此时,仅仅部分九步圣王出手,其他强者守在一旁,封锁住所有的退路。 像金禹、罗辰、豹烈和魔音,均是受到特别照顾,由刑渊、宸虎等绝顶强者亲自出手对付。 很显然,天堂界派系这是打算,着重针对与张若尘关系亲近之人。 “哗啦。” 一道道破空声响起,相继有着许多修士,赶到孔雀山庄附近。 但凡赶来之人,都不敢太过靠近孔雀山庄,只敢远远进行眺望,生怕靠得太近,而遭受到波及。 “居然这般快,便厮杀起来,那些九步圣王,似乎都是被封古道以持魂大法所控制的,怎么会反过来帮助张若尘?” “封古道、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都被张若尘生擒,带来孔雀山庄,似乎要交换池昆仑,怎么现在都不见踪影?” “你们来得太晚,封古道四人,早就已经被杀死,商子烆也是够狠,说什么都不愿拿池昆仑进行交换。” “难道在商子烆眼中,封古道四人还及不上池昆仑重要吗?” “张若尘一方强者太少,这次恐怕是真的在劫难逃,难再出现逆转。” ………… 看着孔雀山庄外已经爆发的激烈大战,许多修士都不禁很是为张若尘感到叹息。 在他们看来,张若尘灭掉圣明城中所有的天堂界派系强者,本是可以全身而退,却偏要赶来孔雀山庄,完全是自投罗网,圣明城中的奇迹,不可能继续在孔雀山庄上演。 “能够将封古道掌控的那些强者,收归己用,张若尘还是很有本事嘛,打吧,慢慢打,最好拼个两败俱伤,如此本公主,才好出手。” 罗刹族公主罗乷隐藏于暗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张若尘身上。 如果张若尘在这里身受重伤,她也就可以趁机将其擒下,带回地狱界去,她可是一直都没有断掉这个念头。 另一个方向,天初仙子、千星天女、呆子和屠夫亦是隐藏在黑暗中,远远看着孔雀山庄前的战斗。 “张若尘这家伙,还真是不怕死,商子烆是摆明要置他于死地,这一次,可比在大罗道场凶险多了。”千星天女摇头道。 尽管很在意张若尘体内的真理奥义,可要她在这个时候出手,明显是不太可能,她还不想因为张若尘,而为千星文明招惹天堂界这个庞然大物。 天初仙子转头看向千星天女,道:“晨静,你不准备出手吗?” “出手?我与张若尘的交情,还没有达到那么一步,只是以往存在过一些合作罢了,若是在其他时候,我或许还可以帮张若尘一把,但要我去对付天堂界派系的人,却是绝无可能。”千星天女极为决绝道。 天初仙子微微皱眉,道:“传闻你和张若尘之间……” 张若尘和千星天女二人“车震”的消息,曾经可是传得沸沸扬扬。 千星天女咬着一口银牙,道:“那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没想到姐姐你竟然也会相信。” 闻言,天初仙子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眼中浮现一抹坚定之色,转而对屠夫和呆子道:“你们俩留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 “天女殿下若要出手相助张若尘,那我也请求出手,张若尘在洛水救过我的命,这个人情,我必须要还。”呆子当即开口道。 “也算我一个。”屠夫亦是道。 听到三人的话语,千星天女不禁露出惊色,道:“姐姐,你难道不怕此举会为天初文明惹来大麻烦吗?” “我只代表我个人,与天初文明无关,欠张若尘的人情,必须要偿还。”天初仙子坚定道。 说罢,天初仙子当即闪掠而出,显得果决无比。 屠夫和呆子亦是没有迟疑,立刻紧随其后。 “唰。” 一根细若毫发的光丝,从天初仙子身上飞出,紧贴地面。 继而,光丝冲天而起,蜿蜒上升,一连穿透三名圣王的身体。 光丝轻微颤动,那三名圣王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圣躯化作无数碎块,从空中掉落而下。 眨眼的工夫,三名圣王便是身死道消,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天初仙子所用的,自然便是雨丝神剑,往往能够杀人于无形,无往而不利。 “嗯?洛姬,你竟敢插手此事,好大的胆子。”天堂界派系一名强者当即大喝道。 此人身形消瘦,眼神狠辣,背负着一柄青铜色古剑,身上散发出无比凌厉的气势,宛如一柄出鞘的神剑。 其名为羽林,出自天轨界,乃是天轨界大圣之下的领袖人物。 虽说天轨界在天庭下属大世界中,属于很弱小的一座大世界,但羽林作为领袖人物,实力却是并不弱。 就像广寒界,排名已经在末尾,可还是培养出了一些顶尖强者来。 这些年来,天轨界一直在紧紧抱住天堂界的大腿,只要是天堂界要做的事情,天轨界都是毫无理由的支持。 “插手又如何?” 天初仙子眼神冷漠,手持雨丝神剑,直接向羽林攻去。 剑气宛如丝网,向着羽林笼罩而去。 眼见天初仙子出手,羽林眼中顿时迸发出冷冽的杀机,道:“哼,既然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胆敢插手天堂界派系的事情,哪怕天初仙子乃是九仙美人图上的一位绝美仙子,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哗。” 羽林拔出背上的青铜色古剑,一剑斩出。 “砰。” 羽林斩出的剑芒破坏力惊人,但却并未将雨丝神剑构筑的剑气丝网毁掉。 看到这一幕,羽林不禁露出惊色,没想到天初仙子的实力,竟是如此之强。 当即,他不敢再有丝毫大意,动用全力去应对。 而在天初仙子与羽林对上时,屠夫和呆子亦是出手,攻向天堂界派系的九步圣王。 他们俩都是道域境的绝顶强者,任谁都不敢小觑。 看着天初仙子、呆子和屠夫与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交上手,千星天女眼中不禁浮现出惊诧之色,她着实没想到天初仙子竟是真的会为了张若尘而出手。 仅仅是为报恩,还是因为其他因素? 但不管怎样,千星天女本身,反正是不会掺和进去。张若尘那个家伙,真的是太狂,也太无耻,就该让他吃点苦头,才知道什么叫做敬畏。 “洛姬。” 张若尘亦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天初仙子,先是有些惊讶,随即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道浅浅的弧度。 这次的情况,远比当初在东域圣城时凶险许多,他是真没想到天初仙子会再次插手进来,乃至于他都没想到天初仙子会出现在中域。 如果说天初仙子出现在中域,只是一个巧合,张若尘是绝不会相信的。 只是他不知道,天初仙子这一次出手,是为了报恩,还是夹杂着个人情愫在其中。 商子烆亦是察觉到了天初仙子的到来,不由冷哼道:“张若尘,仅仅一个洛姬,什么也无法改变,只能是为你陪葬。” “我的命很硬,很多人都想杀我,但最后却都死在了我的手中,这次也同样不会例外。”张若尘淡淡道。 说罢,张若尘抢先出手,提着沉渊古剑,斩杀向商子烆。 “九九归一。” 一出手,张若尘便是施展出了真一雷火剑法中的剑招。 九道虚影显现,从不同方向攻向商子烆,宛如是九个张若尘在一起出手。 刹那之间,九道虚影又融为一体,从极为刁钻的角度,刺向手持赤子剑的商子烆。 真一雷火剑法乃是滔天剑一脉所传承的圣级剑术,博大精深,威力强绝。 而张若尘将时间与空间的力量,融入其中,更是使得真一雷火剑法,变得高深莫测,任谁也无法看透。 张若尘的修为境界,虽然还无法与滔天剑历代祖师相比,但他却已经将真一雷火剑法修炼到了滔天剑历代祖师,都未曾达到的境界。 所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来得好。” 商子烆的炎尸丝毫不惧,手持赤子剑,迎上攻过来的张若尘。 赤子剑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光纹,爆发出一道滔天的火浪。 “轰。” 沉渊古剑释放出的雷霆火焰,与赤子剑释放出的滔天火浪,猛烈的碰撞在一起。 一股狂暴的气浪形成,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气浪的力量太强,以至于张若尘和商子烆的炎尸,均是向后倒退了几步,彼此拉开了一些距离。 就在这时候,商子烆的元尸身化流光,猛然祭出五彩功德神碑,对着张若尘镇压而下。 与此同时,商子烆的寒尸亦是出手,将万炼塔祭出。 万炼塔瞬间化为数百丈高的巨塔,释放出道道可怕的至尊之力,似可将一切都碾碎。 一座万炼塔虽不是完整的至尊圣器,但其威力,却也同样不可小觑,毕竟其依然能够释放出至尊之力来。 张若尘催动流光功德铠甲,瞬间爆射而出。 藏山魔镜震动,显现出一座座巍峨磅礴的魔山虚影,迎上五彩功德神碑和万炼塔。 “砰。” 五彩功德神碑和万炼塔被抵挡住,尽皆向后倒退。 而藏山魔镜显现出的那一座座魔山虚影,亦是破碎,藏山魔镜本体则是重新飞回张若尘的头顶,镜面上仍旧浮现着大量至尊铭纹,释放出幽暗而又诡异的魔光。 初次交锋,张若尘与商子烆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张若尘眼眉低垂,心中暗暗进行着计算。 商子烆着实是他的一尊大敌,不光天赋卓绝,身上的宝物更是一大堆,赤子剑乃是神遗古器,万炼塔是至尊圣器的一部分,五彩功德神碑亦是功德神殿打造的至宝,每一件都强大无比。 还有商子烆身上所穿的战甲,以及身上的各种佩饰,没有一件是凡物,几乎都是稀世珍宝。 遇到这种浑身是宝的对手,任谁也会感到很头疼。 …… (今晚应该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