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神秘男子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神秘男子

看着张若尘不断出手抓摄己方强者,发动任何攻击,又都无用,哪怕是封古道、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也都无法再保持淡定。 “张若尘,有本事便光明正大与本王一战。”蚩昇大吼道。 看着己方强者相继变成食圣花的养分,蚩昇已然是快要抓狂,即便要死,他也绝不愿意是这种方式。 张若尘转过头,目光投向蚩昇,冰冷道:“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说光明正大?” 封古道面色肃然,道:“张若尘,你不是想知道商子烆去了何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他去了孔雀山庄。” 闻言,张若尘脸色顿时微微发生变化,他哪会不知道商子烆想做什么。 封古道继续道:“另外,商子烆擒住了池昆仑。” 听到这话,张若尘胸中顿时涌出一股熊熊怒火来,敢对他身边的人下手,商子烆当真是在找死。 “你在圣明城耽搁这般长时间,说不得商子烆已经擒下孔兰攸,留下我们,你才有与商子烆谈条件的资本。” 紫玲珑补充道。 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完全不是张若尘的对手,也无法逃走,便只能先想办法保住性命。 张若尘眼神变得越发冰冷,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杀意。 即便相隔甚远,封古道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他们现在摸不清张若尘心中的想法,若是张若尘一怒之下,将他们全部杀死,那未免太惨了些。 “唰。” 张若尘强势出手,将天堂界派系剩下的强者,一并抓摄到近前,封印住圣气和精神力。 除了封古道、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四人,其他尽皆扔给魔音。 在张若尘看来,只有封古道、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有着作为筹码的资格,可以迫使商子烆与他谈条件。 封印住四人后,张若尘取出四条缚圣索来,将四人尽皆束缚住,而后收进一颗空间玲珑球之中。 一招手,张若尘收回藏山魔镜,但帝皇紫气构筑成的光幕,仍旧存在着。 趁着对付天堂界派系强者的时间,张若尘已是将自身所受的伤治愈,实力恢复至巅峰状态。 “兰攸,昆仑,等着我。” 没有再做半刻停留,张若尘当即催动流光功德铠甲,爆发出千倍音速,全力赶往孔雀山庄。 “商子烆带着大批强者前往孔雀山庄,张若尘这个时候赶过去,根本就是找死,毕竟孔雀山庄可不是圣明城,并无帝皇气运加持他身。” “张若尘留下了封古道、紫玲珑、蚩昇和顾天阴,或许能与商子烆谈条件。” “就凭擒住封古道四人,想要商子烆妥协,未免太过天真,看着吧,张若尘此行,绝对讨不了好,别说救人,自身能否全身而退,都很难说。” “想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直接去孔雀山庄看看便知道了。” ………… 当即,圣明城外观战的诸多修士,纷纷动身,紧跟在张若尘身后,向孔雀山庄赶去。 以他们想来,孔雀山庄那边,定然会比圣明城这边更加热闹。 也有不少人没有赶过去,他们已经是被张若尘的手段吓破了胆,不敢再去凑这种热闹。 “孔雀山庄啊,有意思。”罗刹族公主罗乷露出狡黠的笑容,身形从孔乐山凭空消失无踪。 另一个方向,天初仙子、千星天女、屠夫和呆子四人,亦是动身,目标孔雀山庄。 孔雀山庄距离圣明城颇远,商子烆等人乘坐战船,耗费不短时间,也才刚接近。 商子烆立身在船头,眉头微微皱起,不知为何,他莫名感到心绪不宁,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子烆,你怎么了?”大曦王上前问道。 商子烆背负着双手,低声道:“我心绪不宁,圣明城那边,很可能出现问题。” “子烆,你想太多了,有封师兄他们坐镇圣明城,张若尘根本就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你就安心等着他们将张若尘擒来便是。”寺寒大笑道。 商子烆道:“希望如此。” 正当商子烆暗暗思索之时,空间泛起剧烈的涟漪,一道身影如流星般划过天宇,刹那消失无踪。 可其释放出的气息,却让战船上的所有人心神战栗。 不待商子烆等人有所缓解,天空中又有四道流星划过。 准确说,那是四个人,方向与之前那人一样,似乎是在追赶前面那人。 后面这四人的气息亦是极其恐怖,几乎要将天宇压塌。 “刚才都是什么人?” 战船之上,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充满好奇。 商子烆面露异色,目光投向五道身影远去的方向,心中不禁生出一些猜测。 无论是天庭界的强者,还是地狱界的强者,他大多很了解,能够有如此强横气息之人,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 “看前面。” 一名强者忽然开口道。 闻言,战场上的所有人不禁都抬起头来,将目光投向正前方。 战船的正前方,乃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湖心位置,耸立着一座无比陡峭的山峰,形似一柄出鞘的剑,直插天际。 此刻,在那山巅之上,站立着一名男子,身形高大魁梧,身着暗红色战甲,战甲上隐隐有着血迹未干,似刚经历过激烈的大战。 男子面容刚毅,虽然面带疲惫之色,却依旧在悠闲的喝着酒。 在男子的额头上,有着一道奇异的印记,形似一片深邃的星空,如同黑洞一般,能够吞噬世间一切的光和热。 任何光线到达男子的身边,都会被男子额头上的奇异印记吸走。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谁都无法看清男子真切的模样。 战场当即停下,没敢再继续前行。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对方是有意阻挡他们的去路。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为何阻挡我等去路?”商子烆拱手,颇为客气的询问道。 现在还未弄清对方的身份来历,也不知其实力有多强,还是不要将其惹恼为好。 神秘男子并未搭理商子烆,而是将目光投向商子烆身边的池昆仑,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道:“真神之体,加上空间掌控者,倒是一个好苗子。” 池昆仑亦是将目光投向神秘男子,眼神坚毅,并无半点怯弱之色。 经过在功德战场上的历练,池昆仑已经成长了许多,心志坚毅,与当初在真理天域时相比,简直可以算得上是脱胎换骨。 “眼神不错,很对我的胃口,小子,跟我走吧。”神秘男子嘿嘿一笑道。 闻言,商子烆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道:“阁下想要强行将人带走,未免太过霸道了些。” 神秘男子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战船之上。 其速度太快,竟是让战船上的所有人,都未曾反应过来。 神秘男子将目光投向商子烆,淡淡道:“功德神殿这一代的领袖----商子烆,本座听过你的名字,倒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天才,若是你的修为能够达到临道境,本座倒是能够给你一次挑战的机会。” “可惜啊,你现在还太弱了,完全无法让本座提起兴趣。” 说罢,神秘男子转过身去,看向池昆仑。 很显然,相比于商子烆,他还是对池昆仑更有兴趣。 闻言,再看到神秘男子的这种态度,商子烆顿时心生怒意,自他出道以来,还从未被人如此小觑过。 商子烆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掌中凝聚出一团可怕的火焰,猛然向着神秘男子拍击而去。 神秘男子看也不看他,只是仰头喝酒,有酒水洒落下来,其中一滴出现到他的指尖,屈指一弹。 “咻。” 这滴酒,以惊人的速度弹射而出,险些将空间撕裂。 “嘭。” 商子烆的身体被酒滴洞穿,胸口留下一个前后通透的血孔,商子烆整个人更是倒飞而出。 “噗。” 商子烆倒在甲板之上,一口鲜血喷出。 第一时间,商子烆召唤出流光功德铠甲,穿戴在上,防备再次遭到攻击。 而看到商子烆所穿的流光功德铠甲,神秘男子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异色,道:“竟然是最高等级的流光功德铠甲,看来作为功德神殿的领袖,你身上的好东西,倒是不少,这件流光功德铠甲不错,正好能够派得上用场,要躲避那四个家伙的追杀,实在是太累。” 说话间,神秘男子探出一只手来,一股青黑色的气体飞出,包裹住商子烆,竟是瞬间将流光功德铠甲从商子烆的身上剥离下来。 战船上的其他强者,其实很想出手帮商子烆,但他们却都被神秘男子的可怕气场镇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将流光功德铠甲摄取到手中,神秘男子露出满意的笑容,“嗯,得赶紧走了,不然那四个烦人的家伙,又该追回来。” 当即,神秘男子伸手抓住池昆仑,一步迈出,消失无踪,谁也不知道其究竟去了哪个方向。 战船后方不远处,一件梭形宝物处于隐形状态,不紧不慢的跟着战船。 梭形宝物上有一个人,一个娇媚的女子,正是心魔邱怡池。 此刻,邱怡池亦是感到浑身不自在,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忽地,邱怡池心中一动,低语道:“难道是他?” 想到那个人,邱怡池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那等存在,绝不是她所能招惹得起的。 天堂界派系的战船上,过得好一会儿,一众强者才得以恢复行动能力。 大曦王和寺寒出现在商子烆的身边,伸手将商子烆从甲板上扶起,同时喂商子烆吃下一颗疗伤的圣丹。 “子烆,你怎么样?”大曦王关切的问道。 商子烆握紧拳头,眼中充满愤怒之色,对方不但将他重伤,还夺取焱神赐予他的能够爆发出万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铠甲,带走池昆仑,实在是欺人太甚。 “地狱阎罗气,是地狱至高一族----阎罗族的人。”商子烆沉声道。 神秘男子剥夺流光功德铠甲时,所使用的便是地狱阎罗气,唯有阎罗一族才能够掌握。 “好可怕,我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可怕之人。”一名脸上有着狰狞刀疤的四翼猩红天使低声道。 其乃是血战神殿培养出来的老牌猩红天使,名为宸虎,早已达到临道境,实力深刻不测,乃是商子烆身边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能够让一位顶尖的临道境强者感到惧怕,足以看出那人是何等的恐怖。 商子烆心中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那等存在,他暂时还惹不起,隐约间,他已是知晓那人的身份。 这一次,他只能自认倒霉。 距离孔雀山庄不算太远的一处悬崖上,无声无息的,神秘男子带着池昆仑凭空出现。 “赶了这么久的路,有些饿了!小子,你饿了吗?” 神秘男子一挥手,一个火堆出现,既然其取出一只不知是何种圣兽的腿,放在火堆上,开始烧烤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出手救我?”池昆仑大着胆子问道。 神秘男子坐在火堆旁,一边喝酒,一边盯向池昆仑,道:“你觉得我是在救你吗?你要这么想,倒也可以。小子,你是张若尘的儿子吧?” “你胡说什么?张若尘乃是我的大仇人,我父母都是死在他的手中。”池昆仑怒道。 神秘男子哈哈大笑道:“大仇人?小子,你是真傻,还是故意装糊涂?你拥有真神之体,又是空间掌控者,据我所知,你妹妹拥有五行混沌体,且是时间掌控者,昆仑界中,能够生下你们兄妹俩的,只可能是池瑶女皇和张若尘。” 闻言,池昆仑脸色顿时剧变,猛烈摇头,道:“不可能,你休想欺骗我,我怎么可能会是师尊和张若尘的儿子?“ 其实,关于自己的身世,池昆仑并不是没有怀疑过,尤其是在真理天域时,看到张若尘的容貌后,他心中更加怀疑。 但池瑶女皇告诉他,他的父母都已经死在张若尘手中,让他不得不选择相信。 “小子,你未免太过单纯,池家除去池瑶女皇,连一位大圣都没有,如何能够孕育出真神之体和五行混沌体?”神秘男子继续道。 池昆仑脑中轰鸣,想起当初在大罗道场时,张若尘不顾危险,拼死去救他和妹妹,对待仇人,张若尘有必要如此吗? “不。” 池昆仑面露痛苦挣扎之色,一时气血不畅,竟是喷出大一口鲜血来。 神秘男子伸手拍拍池昆仑的肩膀,道:“小子,别这么激动,我还等着你拜我为师呢。” 池昆仑抬起头来,木然道:“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 “因为我是强者,你是不是觉得张若尘很厉害?但我想说,十个张若尘,也不是我的对手。” “别说是十个张若尘,就算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神传弟子一起出手,我也能将他们全部放倒,拜我为师,我可以让你变得比张若尘和真理神殿的十大神传弟子,都更加厉害。” 神秘男子无比张扬道。 池昆仑淡淡道:“我没兴趣。” 哪知,神秘男子并未生气,反而是大笑道:“有性格,既然你不想拜我为师,我却偏要让你拜我为师,小子,你跑不掉的。” 池昆仑显得十分沉默,并未理睬神秘人,脑中一直在想着神秘男子刚才所说的话,张若尘真的会是他的父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