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井底之蛙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井底之蛙

本来他们以为自家老祖宗可以完全压制住张若尘,却没想到张若尘竟会强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咕~!” 刚才嘲讽羞辱张若尘的那些木家弟子,不禁都吞咽起口水来,看向张若尘的目光,充满恐惧。 他们刚才竟然出言辱骂一位绝顶圣王,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张若尘向前一步,目光注视木星河,淡淡道:“你应该很久没有在外行走了吧,是不是觉得以你规则大天地的修为,已经可以天下无敌?” “你才修炼多长时间,实力怎么可能变得如此强?”木星河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张若尘轻笑一声:“强吗?其实我的修为还不及你,远未达到规则大天地的巅峰。” 闻言,木星河脸色再度变化,不断摇头道:“不可能,你的气息如此强,怎么可能连规则大天地巅峰都未曾达到?就算是道域境强者,散发出的气息,也无法与你相比。” “唰。” 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闪掠进入大厅中,一身的酒气,正是酒疯子。 酒疯子随意找个位置坐下,像看白痴一样看向木星河,嗤笑道:“木老头,你还真是一只坐井观天的蛙。你可知道,张若尘回到昆仑界这段时间,经历过数场震动天庭界与地狱界的大战,死在他手中的道域境、接天境和临道境强者,多不胜数。” “就在半个月前,张若尘以一己之力,攻破死族建立在北域仙机山的大营,灭掉二十万死族大军,连死族的神子、神女,都死掉好几个。” “还有在一个多月前,张若尘在中域冥王剑冢,灭掉不死血族数十万大军,同样击杀掉数名不死血族神子。” “更早的时候,张若尘从陈家老祖宗手中接过薪火令,成为东域王,击败阵法地师神崖先生。” “以你区区规则大天地的修为实力,居然还想以势压人,你是想笑死我吗?” 酒疯子话音未落,古松子亦是进入到大厅中,以鄙夷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的木家人,哼声道:“说张若尘配不上灵希丫头?不要忘记,我们拜月神教,拜的乃是月神,而张若尘乃是月神的神使,地位何等尊崇?” “即便不说这个,张若尘还是昆仑界东域之王,如此身份,如何配不上灵希丫头?” “我是真佩服你们,只知守着凤凰湖,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以为木家现在很强是吗?天庭界和地狱界随便出动一尊强者,都能轻易将木家灭掉。” 闻言,木星河顿时哑口无言,心中已然是掀起惊涛骇浪。 不止是他,其他木家族人,也都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人灭掉不死血族和死族数十万大军,这是何等辉煌而可怕的战绩?一般人根本是想都不敢想。 还有阵法地师,他们虽然没亲眼见识过,但大概也能想象得到,那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大圣之下几乎可以横着走。 可就是这般强大的存在,仍旧败在张若尘手中。 再联想到酒疯子所说的,不死血族和死族有着不少神子、神女,死在张若尘手中,他们已经是无法想象张若尘究竟有多强。 张若尘没有去管木家人的反应,慢慢转过身去,看向木灵希,笑道:“灵希,我为你准备了两件礼物,差点忘记送给你。” “是什么礼物?”木灵希眼中浮现出希冀之色。 张若尘微微一笑,迈步走向大厅外。 见状,木灵希连跟了上去。 紧随其后,大厅内的木家族人,也跟纷纷跟着走出大厅,他们也想看看张若尘究竟能拿出怎样珍贵的礼物来。 出得大厅,张若尘一挥手,两件礼物便是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第一件礼物,乃是一头凤凰,足有数十丈高,通体散发出瑰丽夺目的光华,其散发出的气息极为强大,不弱于道域境强者。 而第二件礼物,则是一颗直径达到百丈的石球,浑圆无比,悬浮于半空中,沉重无比,几乎要将空间压得坍塌下去。 最为重要的是,石球散发出极其恐怖的气息,压抑的气机弥漫,实力稍弱的木家族人,均是忍不住跪倒在地,犹如在面对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灵。 “怎么会有一头凤凰?昆仑界还有凤凰存在吗?” “那颗石球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这般可怕?” “我受不了了,感觉圣魂都快要破碎。” ………… 木家族人尽皆惊骇无比,一些人并未跪倒在地,却也是在苦苦支撑着。 “十万年古圣药,而且是兽形的,好凶戾的气息,一旦解开封禁,只怕连老夫都会被它轻易撕成碎片。”木星河大口喘息着,眼中浮现浓浓的惊惧之色。 连张若尘拿出的一株十万年古圣药,都比他强大许多,这着实是很打击人。 凤凰湖刚觉醒时,虽然也诞生出了几株十万年古圣药,但却都没有什么攻击力,与张若尘拿出的这株兽形古圣药,可谓是完全不同。 相比之下,炼化这株兽形古圣药,效果必定要比一般的十万年古圣药强很多。 若是交给他炼化,或许就有望将道域凝聚出来。 这株凤凰形态的十万年古圣药,乃是张若尘在洛水中的战神星所得,与那头被钉死的星空巨鳄有关,来历可谓极大。 正因为其形似凤凰,张若尘才特意将之留着送给木灵希。 以他想来,觉醒了冰凰血脉的木灵希,炼化这株古圣药,必定能得到极大好处。 “这是一颗神座星球吗?好家伙,你居然连这种宝贝都能弄到。”酒疯子极为惊讶道。 “什么?神座星球。” 在场所有人脸色均是巨变,就连木灵希也不例外,没想到这颗不是很起眼的石球,竟会是传说中的身着星球。 眼前这颗神座星球,乃是张若尘从亡虚手中夺来,神座星球内原本有着一缕淡淡的神之星魂,不过他已经请月神出手,将之炼化,如今是谁都能够掌控。 任谁都很清楚神座星球的珍贵,这是生灵修炼成神后,显化在宇宙星河中的星辰,可映照天地,而一旦神陨落,神座星球就是黯淡下去,很难在茫茫宇宙中找寻到。 可以说,张若尘取出的这两件宝物,均是稀世奇珍,世所罕见。 张若尘伸手轻捋木灵希额前散乱的青丝,面露和煦笑容,道:“灵希,将它们收起来吧,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但这是我对你的心意。” 闻言,木灵希不由轻轻点头,踮起脚尖,在张若尘脸颊上快速亲了一下,脸上满是幸福甜蜜的笑容。 一挥手,木灵希将兽形古圣药和神座星球一并收了起来。 其实,她并不在乎礼物是否珍贵,只要是张若尘送的,她都会很喜欢。 没有了兽形古圣药和神座星球的压迫,一众木家族人尽皆长舒一口气,那些跪倒在地之人,得以重新站立起来。 而没跪倒之人,也是满头大汗,身上衣服,早已是被汗水浸湿,犹如刚从水里出来一般。 “灵希,带我去见见广寒界诸圣。”张若尘拉起木灵希的玉手,轻声道。 木灵希盈盈一笑,道:“走吧,相信步极他们,见到你都会很高兴。” 当即,二人没有停留,径直离开木家这座大庄园。 酒疯子和古松子看了木星河等人一眼,均是摇了摇头,快步跟上张若尘和木灵希。 此刻,云峥早已是懵掉,他本想好好给张若尘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最后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这不禁让他想起数年前,明知无顶山是龙潭虎穴,可张若尘还是义无反顾赶来,强势登上无顶山,那种自信,令神教无数教徒叹服。 最后若非女皇成神归来,只怕梧桐秋雨当时就会被张若尘活祭,而神教更是不知会出现多大的伤亡。 时隔数年,张若尘仍旧是那般强势,哪怕他们木家老祖宗归来,也依然只能仰视张若尘。 一时间,云峥心中不禁有些苦涩,像他这般三番四次去挑衅张若尘,又是何苦来哉? 如果他不是木灵希的父亲,只怕张若尘早就想碾死一只蚂蚁般,将他碾杀。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们好好经营木家,切不可再去招惹张若尘。”木星河仰望天穹,有些怅然道。 “老祖宗要去何处?” 木擎天连忙问道。 木星河道:“我要去看看如今的昆仑界,究竟已经变成什么模样,风醉生说得对,我就是一只井底之蛙,不去外界看看,或许我永远都不可能凝聚出道域来。” 不待其他人说什么,木星河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眨眼消失无踪。 而眼见老祖宗离开,在场许多木家人,不禁面面相觑,他们这次可真是彻底把脸丢尽,以后遇到张若尘,恐怕都得绕道走。 “不用担心,只要张若尘喜欢灵希,就不会与我们木家为难,只是今后,我们却是再也不能去招惹他。”木擎天十分严肃道。 哪怕张若尘脾气再好,真要将其惹恼,只怕任谁都不会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