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造谣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造谣

离开无顶山,张若尘穿戴上流光功德铠甲,带上首鼠,爆发出千倍音速,径直赶往距离无顶山最近的第六十六功德分驿站。 在快要抵挡第六十六功德分驿站时,张若尘与首鼠分开,让首鼠先一步赶过去。 估摸着首鼠已经准备好,张若尘这才不慌不忙的进入到第六十六功德分驿站之中。 “张若尘。” 苍龙显出身形,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自他出道以来,从来都是无往不利,没想到这次却栽在了张若尘手中,而且还栽得如此惨,这是他人生中的巨大污点,只能用张若尘的血,才能洗刷掉。 张若尘面带笑容,缓步走了过去,道:“苍龙,我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阮灵呢?”苍龙脸色十分阴沉。 张若尘当然知道,不见到阮灵,苍龙肯定不会拿出五行神物,所以,他十分干脆的开启乾坤界,将阮灵释放出来。 他已经施展秘术,将阮灵的精神力封住,使得阮灵完全失去反抗能力,自然也就无须再使用缚圣索。 “师妹。”苍龙眼中浮现浓浓的关切之色。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按在阮灵香肩上,道:“放心,对待女子,我向来都是怜香惜玉,你师妹一点苦都没有吃,将东西给我,我就将人还给你。” 阮灵并未有任何过激反应,精神力被封,再怎么反抗,也是无济于事。 只是她的心中在猜测,苍龙究竟答应了张若尘什么条件,张若尘竟会愿意放掉她。 “那不是苍龙吗?阮灵怎么和张若尘在一起?” “幽神殿与张若尘好像势同水火,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确实很奇怪,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不成?” ………… 功德分驿站内人来人往,很快便是有人注意到张若尘、苍龙和阮灵三人的存在,顿时引起一些议论声。 听到这些话语,苍龙脸色更加难看,双眼简直要喷出火来。 “全都给我滚一边去。” 苍龙心中怒火滔天,向那些驻足围观之人怒吼。 如果这里不是功德分驿站,他定要将说话之人,全都碎尸万段。 感受到苍龙身上散发出的可怕杀机,围观之人不由纷纷快速散去,生怕给自身招来无妄之灾。 稍稍平复心绪,苍龙取出一个锦盒来,沉声道:“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赶紧放了阮灵。”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探向苍龙手中的锦盒。 苍龙并未阻止,任由张若尘的精神力探入。 下一刻,张若尘收回精神力,眼中浮现一道满意的笑容,道:“很好,东西没问题,现在交换。” 说话间,他与阮灵一同迈步向苍龙走去。 功德分驿站中,不允许争斗厮杀,无须有太多顾虑。 走到近前,张若尘伸手抓向苍龙手中的锦盒,而苍龙则是一把抓住阮灵的手。 几乎同一时刻,张若尘移开放在阮灵香肩上的手,苍龙将锦盒松开。 “唰。” 苍龙拉着阮灵快速倒退,与张若尘拉开距离。 “师妹,你怎么样?”苍龙无比关切的问道。 阮灵目不转睛的盯着张若尘,淡漠道:“我没事,你给了张若尘什么东西?” “自然是好东西,苍龙,多谢你送的厚礼,两位慢慢聊,我先走一步。”张若尘轻轻晃动锦盒,径直离去。 留下这句话,张若尘自原地消失无踪。 “可恶。”苍龙握紧拳头,胸中杀意剧烈涌动。 他很想现在便出手,将张若尘拦截下来,夺回两种五行神物。 但奈何他的伤势未愈,又很忌惮张若尘上次施展的手段,只得按捺下来。 苍龙也曾想过请人相助,暗中伏击张若尘,但那样一来,很可能两种五行神物就会落入他人手中。 且以张若尘的诡计多端,既然敢来,未必就没有准备。 所以,这个想法,也只能作罢。 “你到底给了张若尘什么东西?”阮灵再次问道。 苍龙脸色阴沉道:“天血母金和浑源土。” 闻言,阮灵脸色顿时变了,她怎么也没想到,锦盒中装着的竟会是如此珍贵的宝物。 她知道苍龙拥有一块天血母金,而浑源土,毋庸置疑,定然是幽神赐予。 “一定要除掉张若尘,夺回两件神物。”阮灵心中暗暗想道。 此次幽神必然是十分失望,若不能完成任务,他们俩都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张若尘刚一离开,首鼠便是立刻活跃起来。 “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吗?“首鼠东张西望道。 “难道你知道?”有人好奇问道。 首鼠嘿嘿一笑,露出两颗雪白的鼠牙,极为猥琐道:“我当然知道,不久前,苍龙和阮灵设局,想要对付张若尘,哪知道,反被张若尘将了一军,不但自身重伤逃遁,他的姘头阮灵,还被张若尘擒住。” “姘头被擒,苍龙那肯定是心急如焚,想尽办法要将阮灵给救出。” “你还别说,张若尘这次居然破例,答应与苍龙做个交易,让苍龙准备宝物,交换阮灵。” 一人使劲摇头道:“不可能,以张若尘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放虎归山?尤其他和幽神殿势同水火,仇深似海,注定是不死不休,没理由放掉阮灵。” 首鼠道:“可问题是,张若尘确实放了阮灵,大家亲眼所见,是不是很奇怪?其实原因很简单,阮灵早就被张若尘收服,偏偏苍龙还一无所知,傻乎乎的把宝物去把阮灵给换回去,你们说可笑不?” “阮灵会轻易被收服?怎么可能?”另一人质疑道。 首鼠一瞪眼,道:“有什么不可能?我听说,那阮灵施展幻术,变作凌飞羽的模样,去引诱张若尘,结果却是假戏真做,嘿嘿,啥便宜都被张若尘占了,所以张若尘才不忍心杀她。张若尘毕竟不是一个提裤无情的男子,你们看看,阮灵身上有半点伤痕吗?” 闻言,一群人尽皆将目光投向阮灵,仔细打量起来。 他们虽然不太相信首鼠所说的,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张若尘确实是从苍龙手中取过宝物,便将阮灵给放回去,这都是他们亲眼所见。 “还真的是,阮灵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还红光满面,张若尘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怜香惜玉了?” “怜香惜玉?你是开玩笑吗?张若尘何曾对敌人手软过?” “如此看来,阮灵与张若尘之间,还真的是很有问题。” “这还用说吗?如果阮灵不主动献身,张若尘怎么可能会放过她?要说是为了宝物,打死我也不信。” “可怜啊,苍龙还完全被蒙在鼓里,傻乎乎的拿宝物将阮灵换回来,把阮灵当成冰清玉洁的女神供着。” “谁说不是呢,只能说张若尘太狠,玩剩下的给苍龙,还从苍龙手中拿走宝物,这招实在是太高。” “快别说了,没看苍龙脸都绿了吗?” ………… 尽管他们声音很小,但又岂能瞒过苍龙的耳朵? 此时,苍龙的脸的确是绿了,胸中愤懑,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阮灵精神力被封,并未听到议论声,此刻看到苍龙脸色变化,不禁有些疑惑,道:“苍龙,你怎么了?” “啪。” 苍龙越想越觉得那些修士说得有理,顿时气怒交加,肺都要炸开,当他看向阮灵的时候,脑海中自然浮现出张若尘趴在她身上的画面。 克制不住心情的怒火,苍龙竟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阮灵脸上,怒声道:“贱人,竟然敢联合张若尘来骗我,我要当着你的面,将张若尘踩死在脚下。” 挨了苍龙一巴掌,阮灵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一时间不禁有些发懵,以前苍龙何曾敢如此对她。 “苍龙,你发什么疯?”阮灵愤怒道。 苍龙脸色阴沉,拳头紧握,道:“你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清楚吗?” 说罢,苍龙直接转身走入空间传送阵,再也不想多看阮灵一眼。 这地方他是没脸继续呆下去,要不然非被气得吐血不可。 原本他就很怀疑阮灵与张若尘之间有什么,只是他不愿相信,现在却是不能不去相信。 阮灵心中既愤怒,又充满疑惑,苍龙不惜用两件五行神物将她交换回来,又为何会如此对待她? 当务之急,她需要先破解张若尘设下的封禁,然后才能去了解原委,同时与苍龙算账。 以她的精神力强度,想破解封禁,只是时间问题。 看到这样的结果,首鼠眼中浮现出满意的笑意,当即功成身退。 距离第六十六功德分驿站不远的一条溪流边,首鼠从地底钻出,闪掠到张若尘的身边。 “事情办的如何了?”张若尘问道。 首鼠嘿嘿一笑,自得的道:“尘爷,我办事,你放心,超额完成任务。苍龙现在已经抓狂,尘爷你是没看到苍龙的脸色,啧啧,那叫一个精彩。” “超额完成任务?” 随即,首鼠绘声绘色将刚才散播的谣言,又讲述了一遍。 张若尘最开始还是颇为满意,可是越听脸色越黑,额头上全是线条。他只是让首鼠去散播他收服了阮灵的消息,从而让苍龙,甚至整个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都猜忌阮灵。 谁知道首鼠居然添油加醋,将谣言升级为张若尘强行占有了阮灵,还将她收服为了自己的女人。苍龙还不被气死? 这样的谣言,效果自然是更好。 可是,他张若尘不要名声的吗? “你……哎……“ 张若尘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摇了摇头,道:“算了,你也算是一个鼠才了,做得不错,赏你的。” 张若尘伸手一抛,将一双泛着幽光的拳套抛给首鼠。 首鼠嘿嘿一笑,连忙伸手接住,继而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九耀万纹圣器级别的拳套,多谢尘爷。” 他现在才仅仅六步圣王的修为,使用这双九耀万纹圣器级别的拳套,可谓是足够。 且有了这双九耀万纹圣器级别的拳套,他的实力将大幅提升,加上他本身乃是太古遗种,即便对上八步圣王,也同样拥有一战之力。 张若尘倒是不在乎,他最近灭掉太多地狱界的强者,身上的高阶万纹圣器多得是。 没有在这里做过多停留,张若尘带上首鼠,径直往无顶山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