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神念体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神念体

黑炎大将体内的死亡邪气,疯狂倾泻而出,注入死神之影,使得死神之影越发凝实起来,宛如真正的死神要降临到这座洞窟。 死神之影探出一只手,引动磅礴死亡念力,迎上青天浮屠塔。 青天浮屠塔急速旋转,释放出一道又一道至尊之力,空间隐隐有着被撕裂的迹象。 然而,其却并未摧毁死神之影那只手,竟是生生被抵挡住。 与此同时,死神之影探出另一只手,一条泛着深邃幽光的古怪手串飞出。 这条手串,一共有着十二颗珠子,每颗珠子上都镌刻着一道繁奥纹络,似拥有鬼神莫测之力。 不过,仅仅只有三颗珠子是凝实的,其他都还处于虚幻状态,似乎尚未凝练完成。 此刻,凝实的三颗珠子绽放幽光,其上镌刻的繁奥纹络浮现而出。 “定。” 黑炎大将暴喝,催动手串飞到青天浮屠塔上方。 手串释放出强大秘力,好似能够将一切都禁锢住。 顿时,青天浮屠塔停止旋转,至尊之力难以再迸发出来,竟是生生被克制住。 “嗯?” 张若尘眼中泛起一道异光,颇感意外。 “死亡念力果然非比寻常,在器灵意识沉睡的情况下,青天浮屠塔看来是奈何这黑炎大将不得。”张若尘心中暗暗想道。 接天境的强者,果然是不容小觑。 经过剑冢一战,青天浮屠塔消耗太多本源力量,器灵意识已然陷入沉睡,短时间,无法恢复过来。 没有器灵意识配合,青天浮屠塔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无疑是会大打折扣。 青天浮屠塔被手串镇压住,死神之影顿时俯身,探出双手,抓向张若尘四人。 纪梵心抬起一只手,环绕身周的花瓣飞出,化为一条鲜花河流,抵挡死神之手。 项楚南向前一步,大吼道:“死族,就应该去死,项爷爷赏你一顶帽子戴。” 说话间,他取出金属魔冠,磅礴魔气注入其中,数十万道铭纹浮现而出,彼此交织,衍生出强大的至尊之力。 黑炎大将瞳孔紧缩:“又一件至尊圣器。” 这群人究竟什么来头?至尊圣器何时变得如此常见了? 来不及多想,黑炎大将连忙将更多精气献祭,让死神之影变得更加凝实。 以死神之影为中心,无数死亡规则浮现,构筑成庞大的道域,无数游离于天地间的规则被吸引而来,围绕着道域旋转。 “砰。” 金属魔冠撞击在道域之上,狂暴力量激荡,却并未将道域击溃,反而是被道域吸住,如陷泥沼。 “你们三个立刻去对付裴雨田,取回元会圣药。” 黑炎大将暗中对三位死亡将军传音。 “是。” 三位死亡将军当即行动起来。 现在黑炎大将抵挡住张若尘四人,紫阳圣王与另一位天庭界圣王,也都早早退到一旁,正是夺取元会圣药的最佳时机。 只要元会圣药到手,他们也就不用继续与张若尘等人死磕,可以立刻退走。就算元会圣药已经被裴雨田吞下,他们也有办法将药力熬炼出来。 紫阳圣王和另一位天庭界接天境圣王,此刻正站在一旁观战。 本来他们是说要帮百花仙子,可在看到张若尘祭出青天浮屠塔,他们便立刻退开,避免被波及到。 那位天庭界接天圣王两眼放光,低声道:“竟然有两件至尊圣器,紫阳圣王,这可比元会圣药更加珍贵。” 紫阳圣王亦是眼泛精光,目不转睛盯着青天浮屠塔和金属魔冠,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贪婪之色。 以他的修为实力,若能拥有一件至尊圣器,足以与临道境强者分庭抗礼,大圣之下难遇对手。 “宝物就应该掌握在强者手中。”紫阳圣王沉声道。 “哗啦。” 一道紫气,从紫阳圣王体内飞出,化为一道匹练,席卷向青天浮屠塔。 与此同时,另一位天庭界圣王强者亦是出手,一只赤色龙爪探出,抓向金属魔冠。 二人都有着好算计,想趁着张若尘四人与黑炎大将斗得难分难解之时,将两件至尊圣器夺走。 虽然知道张若尘四人与黑炎大将都不好惹,但富贵险中求,两件至尊圣器,值得他们去冒险。 张若尘眼中泛起寒光,冷声道:“找死。” 翻手一握,沉渊古剑出现,无数时间印记浮现,犹如繁星点点,美丽而神秘。 沉渊古剑后发先至,两道时间剑气斩杀而出。 “咔嚓。” 紫气匹练和赤色龙爪显得十分脆弱,尽皆被斩断。 也就在这个时候,紫阳圣王与另一位天庭界圣王强者,身体一颤,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虚弱感,瞬间传遍全身。 “怎么回事?” 两大强者心中震惊莫名,不知道发生什么。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瞬间出现在两大强者身边。 横剑一斩,一剑将两大强者的身体拦腰斩断,紫色与赤色的鲜血飞洒。 两人到底是接天境的绝顶强者,生命力极其强大,所以这一剑并未能够将他们斩杀。 张若尘飞速上前,沉渊古剑刺向其中一位天庭接天境圣王强者的眉心。 此人本就已经伤得极重,先是被时间印记斩去两百年寿元,接着又被斩断身体,此刻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噗。” 沉渊古剑瞬间将这尊强者的眉心刺穿,剑气绞碎其圣魂。 张若尘眼神冷漠,将沉渊古剑抽出,转而攻向紫阳圣王。 紫阳圣王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大叫道:“你不能杀我,我的师门乃是紫天殿,你若杀我,必有大祸。” “原来是天堂界派系的人。”张若尘道。 紫阳圣王以为会有转机,连忙继续道:“对,我们紫天殿乃是洪阳大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势力,传承于天堂界。我们之间只是有一点误会,没必要拼得你死我活。你应该也不想因此而得罪天堂界吧?” “想用天堂界来压我?看来你并不知道我是谁。”张若尘嗤笑道。 闻言,紫阳圣王心中隐隐生出不祥之感,问道:“你是谁?” “张若尘。”张若尘道。 听到这个名字,紫阳圣王顿时瞳孔紧缩,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 他以前的确是没有见过张若尘,但却早就听说过张若尘的事情,也知道张若尘与天堂界派系之间的各种恩怨纠葛。 他刚才竟然用天堂界去威胁张若尘,这完全就是自己往刀口上撞。 “我……” 紫阳圣王刚想说什么,张若尘已经提起沉渊古剑,将其眉心刺穿。 对待天堂界派系的人,张若尘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更何况,还是在自己与死族强者对战的时候,背后出手的阴险小人。 死有余辜。 从焱神想要杀死张若尘的时候,或者说,从张若尘成为时空传人之时,他与天堂界之间的矛盾,便已经无法调和。 紫阳圣王瞪大眼睛,眼神中充满不甘,直挺挺倒在血泊中。 “轰。” 就在这时,神血池的方向,爆发出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一道血色刀芒,冲天而起。 三位死亡将军本是已经出现到神血池的边缘,蓦地,变了脸色,连忙运用死亡念力,凝聚出一道护罩。 “嘭。” 死亡念力所形成的护罩先是剧烈震动,随即破碎开来。 血色刀芒贯穿护罩,余威不减,斩杀向三位死亡将军。 三位死亡将军均是倒飞而出,喷出大口鲜血,已然是遭受重创。 神血池中,裴雨田的身影浮现,手持已经变成血红色的石刀。 刚才他被打入神血池中,可谓是十分凶险,险些被神血吞噬掉。 幸好石刀及时护主,为他抵挡住神血的力量,且传递给他一些奇异力量,竟是让他的伤势在片刻间恢复大半。 同时,石刀本身宛如一个生命体,吸收大量神血,刀身都因此变成了血红色。 张若尘凭空出现在三位死亡将军身后,施展出“辉月如歌”,轻松将三位死亡将军枭首。 继而,他挥动拳头,一拳一个,将三位死亡将军的头颅击碎,断绝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 三位死亡将军并非帝子、神子,只是普通的道域境修士,无法跨境界战斗,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境界,加上恒古之道的玄妙,杀他们如屠猪狗。 恒古之道,就是无上之道。 张若尘将目光投向裴雨田,道:“你怎么样?” “还好,死不了,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多谢。”裴雨田道。 张若尘点头,道:“用不着谢,我们先不急着叙旧,先将这个黑炎大将解决掉再说。” 裴雨田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右手握紧石刀,道:“好。” “哗。” 裴雨田挥动石刀,竭尽所能,劈砍出一道血色刀芒。 也不知是不是在神血池中吸收了神血,石刀变得有些不一样,散发出来的气息,比裴雨田身上的气息都要强大十倍不止。 血红色的刀身,上面的纹路,与北域的山川地势完全契合,天地之间的力量源源不断汇聚过去,与刀融为一体。 犹如整个北域的力量,都压倒裴雨田的身上。 一刀挥出,整个北域都电闪雷鸣,天象巨变,群星颤动。 “唰。” 与此同时,一道模糊的身影,从张若尘体内飞出,握住沉渊古剑,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斩杀向死神之影。 那是剑魂。 剑魂御剑,施展出任何剑术,威力都能达到极致。 “撕拉。” 死神之影生生被沉渊古剑斩成两半,磅礴死亡念力疯狂宣泄而出。 没有了死神之影庇护,裴雨田劈出的血色刀芒,径直劈砍在黑炎大将身上。 “噗。” 黑炎大将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镇压。” 张若尘低喝,青天浮屠塔当即旋转着,镇压到黑炎大将的头顶。 “不。” 黑炎大将发出不甘的怒吼,却根本无法阻止青天浮屠塔。 哗啦一声,随着一道青光闪烁,青天浮屠塔将黑炎大将收入进塔中,一身力量被禁锢,再也无法反抗。 张若尘一招手,青天浮屠塔快速变小,飞入手中。 顿时,洞窟内变得安静,战斗算是告一段落。 “紫阳圣王既然出现在北域,想来他师兄紫枫圣王,也应该来了!”纪梵心开口提醒道。 “紫枫圣王与紫阳圣王关系很好?”张若尘道。 “两人是孪生兄弟,在洪阳大世界的名气极大。紫枫圣王的修为,远超紫阳圣王,号称洪阳大世界大圣之下的第一人。” “这下麻烦大了!” 虽说没有什么人看到张若尘斩杀紫阳圣王,但是,二人是孪生兄弟,相互之间会有玄妙的感应,感知到谁是凶手,并不是难事。 况且,像紫枫圣王那样的强者,多少精通一些推算秘术,不得不防。 张若尘道:“紫阳圣王本就该死,就算紫枫圣王在此,他也是死路一条。” 闻言,纪梵心不再说什么,只是提一句罢了!她相信,就算紫枫圣王真的找上门来,张若尘也有应对之策。 时间和空间的力量,不是寻常修士可以揣度。 “或许我们应该先收取神石和神血。”罗乙插话道。 不由得,张若尘四人,均是将目光投向神血池上方,那片奇异的“星空”,任谁眼中都有精光闪烁。 “星空”中那些闪烁的星辰,乃是一颗颗神石,数量还不少,一共有十二颗。 张若尘眼中流露出炙热光芒,神石对他的意义,毋庸置疑,拥有神石,就能开启日晷,实力就能够快速提升。 一抖手,沉渊古剑飞出,刺向洞顶。 一颗神石,瞬间被沉渊古剑从洞顶撬下,并未受到任何阻碍。 张若尘当即伸手一抓,那颗神石径直向他飞来。 “轰。” 就在这时,无比恐怖的气息,从洞窟深处涌现而出。 张若尘一把抓住神石,随后,目光紧紧盯向洞窟深处。 隐约间,他看到一道蛇影闪掠而来,张开血盆大口,显得狰狞无比。 更为重要的是,蛇影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极其可怕,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种压力,从他突破到九步圣王以来,还从未感受到过,即便是血屠也没有给他如此巨大的压力。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都有相同的感受,简直要忍不住跪下去。 “快走。” 张若尘脸色惊变,当机立断,取出一张空间传送卷轴。 一道奇异的空间力量出现,包裹住五人,瞬间从洞府传送出去。 “砰。” 蛇影极速扑来,只差一点,便能将张若尘无人留下。 “吼。” 蛇影发出阵阵怒吼,震天动地,将洞窟中大量岩石震落,显露出一块块隐藏在岩石内的晶莹神骨。 眨眼间,洞窟形态发生巨大改变,乃是一颗巨大的白骨蛇头,散发出熠熠神光,将阴煞之气尽皆驱散。 似是因为失去了目标,蛇影很快退入洞窟深处,洞窟再度恢复平静,好似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生死崖上,张若尘五人的身影,凭空出现。 刚一传送出来,他们便听到生死崖下传来的怒吼声,不由很是心惊。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可怕?”项楚南一脸后怕之色。 刚才要是遁走得慢一点,说不得小命就没了。 张若尘表情严肃,道:“如果我没有看错,那应该是一道神念邪体,乃是由神的不灭神念组成,那种力量,不是我们现在的修为能够对抗。” “神念邪体?怎么会出现神念邪体?”项楚南更加疑惑。 张若尘道:“你没看到岩石脱落后,有神骨显露出来吗?还有神石和神血,依我猜测,在极为古老的时代,曾有一位神被葬在生死崖下,神虽死,却有不灭神念遗留下来,神尸不可冒犯。” 当初在月神山,他曾与黑心魔祖的神念分身交过手,所以对神念邪体,有着一些了解。 “有神念邪体在,那我们岂不是没办法去收取神石和神血?”项楚南面露焦急之色。 他也是尝过借助日晷修炼甜头的人,自然也很想弄到神石。 现在是发现神石所在,却无从下手,他岂能不急?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付神念邪体。“纪梵心道。 张若尘当即将目光投向纪梵心,道:“仙子有办法?” “据我所知,有一种宝物能够克制神念邪体,那种宝物,名为五行土,无比罕见。”纪梵心道。 闻言,张若尘心中一动,想起当初在封神台,和真妙小道人曾意外进入一个古老的庄园,乃是天庭界上一个文明的道家圣地----道园。 道园中,便有着大量五行土。 道园外的无数凶灵邪物,不敢踏进一步,当时他们就在猜测,道园内应该有着某种力量,能够克制那些凶灵邪物。 现在听纪梵心这么一说,张若尘立刻反应过来,那些凶灵邪物,所惧怕的正是五行土。 提及道家圣地,张若尘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道身影来,正是道家一脉领袖----镇元。 或许,新的道家圣地“五行观”,也有五行土。 无论如何也要弄到一些,对付神念邪体,洞窟中的十一颗神石,张若尘志在必得。 据说,镇元就是北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