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裴雨田的刀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裴雨田的刀

生死崖底,洞窟无数,浓郁的阴煞之气,源源不断从这些洞窟中弥漫而出,似与阴间相连。 两块奇石间,一座洞窟之外,无数修士汇聚在一起,目光尽皆锁定盘坐在洞口内侧的裴雨田身上。 这座洞窟非比寻常,此前一直隐藏着,不久前才显现出来。 从外面看,洞窟很像是一条大蛇张开嘴巴,毒牙呈现,狰狞无比。 洞窟幽暗,阴气森森,隐约可见幽光闪烁,鬼影重重,谁也不知其有多深,更不知会通向何处。 裴雨田盘坐于洞窟内,石刀平放在双腿之上,呼吸吐纳之间,强大圣气涌现,化为一道道气罩,如梦幻泡影,将他包裹起来。 洞窟外有着古怪场域存在,各方强者虽找了过来,一时间却无法闯进去。 “唰。” 一名灰袍道人穿过古怪场域,出现在裴雨田对面。 “哈哈哈,道爷进来了,裴雨田,劝你乖乖交出元会圣药,省得道爷亲自动手。”灰袍道人大笑道。 裴雨田表情淡漠,伸手握住石刀,极为随意的斩出一刀。 “哗----” 灰袍道人大惊,瞳孔急速收缩,撑起浑厚的圣气,可是,在刀光面前,圣气罩却如纸糊的一般,碎裂而开。 噗嗤一声,灰袍道人的身体被拦腰斩断,倒在血泊中,生机断绝。 不怕死的人,总是很多。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人闯入,祭出一方宝印,向裴雨田砸去。 宝印绽放璀璨金光,无数铭纹浮现,释放出五耀圆满之力。 裴雨田丝毫不显慌乱,将石刀竖直插下。 “轰。” 成千上万道凌厉刀气从地底冲出,形成一座可怕的刀气域场。 宝印被一道道刀气斩中,力量宣泄一空,自半空中掉落而下。 而祭出宝印的强者,身体则是被无数道刀气贯穿,碎裂开来,留下一地碎骨。 无论是灰袍道人,还是手持宝印的老僧,修为都不弱,乃是圣王中的强者,可惜都没挡住裴雨田一刀。 终于,一些顶尖的强者忍不住,准备动手。 裴雨田察觉到危险,抬起头来,只见,一只五彩斑斓的虎爪,在十丈开外呈现出来,伴随着无数残影,让人难以分辨虚实。 虎爪来势汹汹,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裴雨田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之色,连忙提起石刀,迎上斑斓虎爪。 “砰。” 斑斓虎爪结结实实拍击在石刀上,传递出一股十分恐怖的劲力。 裴雨田站起身来,体外圣气护罩破碎,整个人快速向后倒退三步。 “九步圣王,规则小天地。”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威猛男子,裴雨田眼神不由微微一凝。 威猛男子身上散发出无比浓烈的煞气,丝毫不曾掩饰自身的强大气息。在其身后,隐隐有着一头凶虎虚影显现,凶戾气机,令人心悸。 “交出元会圣药,本王可以留你全尸。”威猛男子冷酷道。 裴雨田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将石刀提起,体内圣气源源不断注入。 石刀表面,一道道纹络清晰浮现,一股奇异力量被引动。 “杀。” 裴雨田低喝,挥动石刀,斩杀而出。 绝世刀芒迸发,径直斩向威猛男子。 威猛男子冷哼:“垂死挣扎。” 只见他一只手探出,化作斑斓虎爪。 斑斓虎爪迎风而涨,瞬间化作数十丈大小。 一道道黑色闪电浮现,缠绕斑斓虎爪。 “咔嚓。” 斑斓虎爪抓住刀芒,生生将之捏得碎裂开来。 与此同时,上百道黑色闪电如同毒蛇一般弹射而出。 裴雨田极力抵挡,可还是被三道黑色闪电击中,身上出现三个焦糊的血窟窿。 再度交手,裴雨田仍旧是完全落在下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区区七步圣王,也想与本王抗衡。” 威猛男子嗤笑,眼中满是轻蔑之色。 斑斓虎爪再度变大,向着裴雨田抓去。 这座洞窟的古怪场域正在不断削弱,其他人很快就能闯进来,他得在此之前,先将裴雨田击杀,夺取所有宝物。 至少,那株元会圣药,他志在必得。 大不了等夺取元会圣药后,他就离开昆仑界,找个地方将元会圣药炼化,届时,他的修为实力,将突飞猛进,谁还能奈何得了他? “砰。” 裴雨田向后倒退,嘴角有着鲜血溢出。 七步圣王与九步圣王,差距实在太大,哪怕他天赋异禀,也很难越阶而战。 说到底,他并未拥有张若尘那样的至高圆满体质,修炼到圣王境,能够跨一个层次战斗,便已经十分不易。毕竟,对方也非庸人。 威猛男子连续发动猛攻,完全不给裴雨田喘息的机会。 “砰。” 斑斓虎爪拍中裴雨田,将裴雨田打得倒飞而出,坠入进洞窟深处,重重撞在岩石上。 “噗。” 裴雨田喷出一大口鲜血,其中掺杂着许多内脏碎屑。 洞窟深处,阴冷无比,瞬间就将鲜血冻成红色晶体。 刚才,被撞上的岩石碎裂开来,竟有屡屡神光散发而出。 “轰隆隆。” 洞窟内,有着许多岩石掉落,显现出无比奇异的景象。 阴煞气息瞬间消散,神圣气息弥漫开来,无数神光绽放,相互交织。 可以清晰看到,洞窟顶部有着一粒粒极为璀璨的光芒,似星辰,似明珠,似宝石。 那是神石。 在神光映照下,一方水池显现出来,其内瑞霞升腾,池水呈暗红之色,神性气息弥漫,那竟是一池神血。 “神石,神血。” 威猛男子瞪大眼睛,心中狂喜。 一时间,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都被神石和神血所吸引,也不管洞窟内是不是危险,立即闯了进去。 “死。” 趁此机会,裴雨田猛然冲出,挥动石刀,斩向威猛男子腰部。 威猛男子瞬间反应过来,连忙将双手化作斑斓虎爪,挡在身前。 “噗。” 石刀无刃,却迸发出绝世锋芒,生生斩断斑斓虎爪。 “突破到了八步圣王境界?” 威猛男子露出惊色,感到很不可思议。 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裴雨田应该是才突破到七步圣王不久,怎么会这般快突破? “难道是……元会圣药。“ 顷刻间,威猛男子心生明悟。 裴雨田拼命抢夺元会圣药,又岂能不使用? 隐藏在生死崖下四五天,足够裴雨田炼化部分元会圣药,令修为突破一个层次。 突破到八步圣王境界,裴雨田的实力,无疑是得到实质提升,攻击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威猛男子大意之下,吃了大亏,此刻极速倒退,想要暂避锋芒。 裴雨田哪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步步紧逼,圣气混着精血源源不断注入石刀中。 他已经身受重伤,若不能趁机除掉威猛男子,将会有大麻烦。 石刀吸收裴雨田的精血,表面纹络竟是变成血色,犹如一条条血脉在流动。 一时间,石刀仿佛拥有了生命,律动与裴雨田完全契合。 裴雨田好似与石刀融为一体,斩出平凡无奇的一刀,数百道血色刀气迸发,尽皆斩杀在威猛男子身上。 威猛男子身形一滞,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嘭。“ 道道血光从威猛男子体内迸发,瞬间将威猛男子切割成碎片。 裴雨田身体摇晃,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刚才这一刀,耗费了他太多精气神,若非他意志强大,此刻只怕已经倒下。 可是,杀戮并未结束。 “唰。” “唰。” …… 破风声不断响起,连续十五道身影穿过古怪场域,进入到洞窟内。 这些人眼神均是无比炙热,目不转睛盯着裴雨田身后那片浩瀚星空和神血池。 他们都是冲着裴雨田身上的宝物来的,没曾想,在生死崖下,竟会有意外发现。 无论是神石,还是神血,均是价值连城,没谁不想得到。 只是他们都有些忌惮裴雨田,所以,一时间,无人敢上前。 没办法,裴雨田刚才可是斩杀了一尊九步圣王,谁能不忌惮? “不用怕他,他已经身受重伤,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 “他能这般快突破到八步圣王境界,肯定是炼化了元会圣药,本王要将他镇压进入圣炉中,熬炼出元会圣药的精粹来。” …… 一群强者对裴雨田虎视眈眈,眼中充满贪婪之色。 裴雨田身体挺直,手握石刀,冷声道:“我即便身受重伤,也不是你们这帮宵小之辈能杀得了的,谁想死,就过来。” “裴雨田,事到如今,你还敢虚张声势,大家一起上,杀了他,宝物各凭手段。”一位八步圣王道。 闻言,其他人均是意动,彼此对视。 他们的修为在六步圣王到八步圣王之间,并无九步圣王存在,单打独斗,谁都没有把握能对付得了裴雨田,联手是最明智的选择。 “动手。” 同一时间,十五尊圣王强者尽皆出手。 即便是联手,他们也都显得很谨慎,没谁贸然靠近裴雨田,尽皆祭出圣器或是打出圣术,远距离进行攻击。 裴雨田身上的气势,徒然变得凌厉起来,横刀一斩。 无数刀气从石刀中迸发,形成刀气风暴,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出。 “轰。” 一件件圣器被卷入刀气风暴中,顷刻间便化作一块块碎片。 那些圣术亦是无法抵挡刀气风暴,纷纷瓦解。 “怎么会这么强?他不是才刚突破到八步圣王境界吗?” “他明明受了极重的伤,难道是装出来的吗?” “是那把石刀有古怪,竟然可以引动天地之力。” “此人太疯狂,快退。” …… 眼见裴雨田霸道无比,十五尊圣王强者均是心惊无比,纷纷选择倒退,不敢与裴雨田硬碰硬。 刀气风暴极速推进,席卷八方,并非是想避就能避得开。 “啊。” “啊。” …… 伴随着六道凄厉惨叫声响起,六名六步圣王被刀气风暴绞碎,死于非命。 “啊。” 又一道惨叫声响起,一名七步圣王亦是遭劫。 终于,刀气风暴消散,其他八名强者已经退到足够远。 他们八人虽然活了下来,却都伤得不轻,尤其是有两名七步圣王,半边身体被刀气风暴撕碎,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受到刀气风暴破坏,洞窟内许多岩石破碎,显露出晶莹神骨。 “嗯?” 裴雨田猛然抬起头来,目光注视外界。 四道恐怖的死亡邪气,犹如四轮黑色的太阳,极速飞掠而来,散发出磅礴的气势,令得八位圣王境强者全部都慑慑发抖,灵魂为之颤栗。 “是死族强者赶来,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