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灭尽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灭尽

望丘神子和九目天王先后被斩,就连夏问心也被打成重伤,退出剑冢,不死血族的修士哪里还敢恋战? 不过,不死血族的修士,倒是明白,张若尘是在剑冢内,才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因此,他们纷纷以最快速度,退出剑冢。 “给我留下。” 张若尘没有去理会不死血族大军,而是锁定向血屠神子。 以沉渊古剑和滴血剑为核心,由无数战剑,汇聚成的洪流,浩浩荡荡的向血屠神子席卷而去。 “不能力敌。” 血屠神子驾驭无间地狱塔,果断向剑冢外冲去。 他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在空间和时间力量加持之下,剑之洪流的速度却更快,片刻后,便是追上了他。 “张若尘。” 血屠神子咬牙切齿,吼出这三个字。 他的眼中满是怒火在燃烧,简直恨欲狂。 一切只因这是在剑冢,只因有阴灵相助,只因滴血剑突然到来,一次次将他计划打乱,令得他只能退逃。 若是这一战传出去,整个地狱界的修士,只怕都会笑话他。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 任谁都能看出,他们是真的大势已去。 一咬牙,血屠神子划破手腕,使得体内大量精血流出,融入无间炼狱塔。 无间炼狱塔当即快速转动起来,大量炼狱之火喷发而出。 在这个过程中,其不断向后倒退。 “嘭。” 沉渊古剑和滴血剑双剑合璧,斩出一道十字剑光,穿透无间炼狱塔的防御,生生斩杀在血屠神子身上。 血屠神子身上的宝衣当即破裂,肉身防御被瓦解,胸前出现一道十字剑伤,整个身子险些被切割成几块。 血屠神子口中鲜血狂喷,气息变得萎靡不振。 他虽保住性命,却也伤得极重,已经无力再战。 就在张若尘准备补上一击时,无间炼狱塔散发出一股可怕神威,震散剑之洪流。 “唰。” 无间炼狱塔带上血屠神子,瞬间脱离剑冢。 紧接着,一股强大神力迸发,强行撕裂空间,无间炼狱塔一下子遁入其中,就此消失无踪。 “无间炼狱塔中有着一道神之残魂,血屠神子通过血祭,将神之残魂唤醒,以此来催动无间炼狱塔撕裂空间遁走。”滴血剑灵以清冷声音解释道。 “可惜了!” 闻言,张若尘皱起眉头,叹息一声:“血屠的战力,在大圣之下,几乎已经无敌。就算八百年前号称第十帝的燕离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如此大敌逃走,后患无穷。” “那道神之残魂觉醒,即便是我也留不住他,不过,他已经受了重伤,且伤到根本,短时间根本就无法恢复。”滴血剑灵道。 若没有神之残魂,即便血屠神子逃离剑冢,她也一样有把握将其留下。 “那就等下次再斩他。” 张若尘点头,倒也没有太过纠结。 张若尘相信有日晷的辅助,修为境界必然会有快速提升,届时,即便不需借助剑冢的地利优势,还有十六位祖师之力,他也未必不能与血屠神子一较高下。 另一边,趁着张若尘对付血屠神子之际,不死血族的修士尽皆退出剑冢,继而马不停蹄想逃出镇狱古族。 “谢谢诸位祖师。” 向滔天剑历代祖师道了一声谢,张若尘从十六位祖师凝聚成的巨大圣影中飞了出去。 出了剑冢,他无法再继续借用祖师的力量,得靠自身。 好在不死血族已经溃不成军,不足为患。 以夏问心为首,不死血族大军,快速接近先前冥仙破开的出入口,唯有通过那里,他们才能离开镇狱古族。 “真妙,真妙,这里已经无路,你们还想往哪儿逃?”真妙小道人显出身形,一脸得意之色。 先前沉渊古剑和滴血剑出现,它便按照张若尘说的,前来封住不死血族退路。 作为阵法圣师,虽无法完全掌控中古神纹,可再怎么样,也还是能够掌控部分,而这已经足够用来对付不死血族。 它已经收取冥仙用来撕裂中古神纹的三十六杆阵旗,并重新加以布置,暂时将撕裂的中古神纹粘合在一起。 三十六杆阵旗可以布置出九品阵法,堪称至宝,现在都归它所有。 “杀过去。” 有不死血族强者低吼,毫不犹豫向真妙小道人发动攻击。 后面追兵将至,再不打通出路,他们恐怕就别想逃走。 “当贫道是吃素的吗?想要杀过去,你们尽管试试。”真妙小道人双手抱在胸前,一连鄙夷之色。 在他身前,七颗神座星球一直排开,构成一座强大的九品阵法。 “轰。” 各种战兵、圣术轰击而出,绽放出绚丽光芒。 真妙小道人嘿嘿笑着,显得无比轻松,他还真不信这些人能够破开九品阵法。 人多又如何? 七颗神座星球,已经与中古神纹结合,威力无穷无尽。 血屠神子之所以能逃脱,乃是借助神之残魂,运用的是神力,强行撕裂空间,镇狱古族外的残缺神纹,自然是没法将其留下。 而剩下这些不死血族,又能靠什么去撕裂中古神纹? 真妙小道人知道冥仙已死,故而完全是有恃无恐。 片刻后,张若尘带着豹烈、慕容月、项楚南等人追赶上来,将不死血族残余大军包围。 “夏问心,你今天注定走不了!” 张若尘持着沉渊古剑,一步步走去,目光锁定夏问心。 血屠神子逃走,他不可能再让夏问心也逃走。 夏问心亦是看向张若尘,露出一抹笑容:“张若尘,老实说,我以前太了低估你,实在是不该。或许当初在东域,我应该想办法将你除去。这一次,的确是你赢了,赢得很漂亮,我很期待下一次与你交手。” “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 张若尘警惕起来,双臂展开,青天浮屠塔和藏山魔镜同时飞到头顶上方,释放出强横的至尊之力。 红衣女子却更加直接,持着滴血剑出手,立即斩杀向夏问心。 “想不到遁界符最后一次使用的机会,竟会用在这里。”夏问心摇头道。 “砰。” 滴血剑斩出的剑光刹那而至,却被一道夏问心眉心飞出的一道神光抵挡住。 张若尘打出青天浮屠塔和藏山魔镜,结果亦是相同,根本近不得夏问心之身。 红衣女子眼中闪过一道异光,目光盯着夏问心,却是并未再出手,因为她知道继续出手也是徒劳。 下一刻,空间震荡,神光包裹住夏问心,刹那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怎么让那个家伙逃走了?”项楚南道。 刚才眼睁睁看着血屠神子遁走,现在竟然又再度眼睁睁看着夏问心遁走,着实让项楚南很不爽。 纪梵心对盾界符似乎有些了解,道:“夏问心用的似乎是一道古符,就算是大圣亲自出手,也留不住他。” 不死血族的那些神子,皆有保命手段。 九目天王和望丘神子其实也有,只不过,他们的保命手段,没有血屠和夏问心那么强大,所以依旧被斩杀。 “他们二人虽然逃走,但是,这些不死血族的修士,却得一网打尽。只有杀得他们害怕,他们才会知道,昆仑界也有他们不能招惹的人。” 张若尘一抬手,一张空间崩碎卷轴飞出去。 “轰。” 大范围空间在瞬间崩碎开来,将诸多不死血族战士卷入。 面对空间力量,那些不死血族战士没有半点抵抗之力,哪怕是圣王,也同样只能被绞碎。 “哼。” 重重一声冷哼,张若尘再度出手。 空间被强行撕裂开,出现多道巨大裂缝,犹如巨兽张开血盆大口,贪婪吞噬不死血族。 “杀,一个都不要放过。” 豹烈大喝一声,当先冲杀进敌营。 其他人自不会犹豫,尽皆冲杀而出。 有着豹烈、慕容月等人出手,不死血族一方的圣王境强者,很快便陨落殆尽,剩下的也就不再具有什么威胁。 不死血族早已是被杀得胆寒,想结战阵都无法做到,只想逃走,可惜是无路可逃。 结局早已是注定,不可能再有奇迹出现。 经过一番激烈厮杀,镇狱古族修士将所有不死血族尽数剿灭。 对待不死血族,无须有半点仁慈。 “赢了,我们居然赢了。” 很多人喃喃低语,好似在做梦一样。 面对不死血族的疯狂攻势,他们一次次绝望,谁都没想到最后还能有翻盘的机会。 “师妹,你看到了吗?师兄为你报仇了!” “爷爷,我们守住剑冢了,您安息吧!” “父亲,您放心,今后我会肩负起守护剑冢的责任。” 镇狱古族很多人都在哭泣,缅怀亲人和朋友。 虽然他们已经胜利,可却根本无人能够笑得出来,太多族人在这一战中丧生,家园化作废墟,他们的心中充满悲戚。 “赢?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张若尘微微摇头,心中不禁感慨。 昆仑界如今是千疮百孔,时刻都有地狱界强者侵入,战争才刚拉开序幕,未来注定会更加残酷。 或许有一天,整个昆仑界都会被毁灭,到时候,不知能有多少人可以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