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所向披靡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所向披靡

“不好。” 九目天王脸色猛然一变,心中笼罩上一层阴影。 当即,他将至尊圣器级别的古镜打出,全力激发古镜内部的至尊之力。 “咔。” 由滴血剑和沉渊古剑凝成的阴阳太极图案,锋芒毕露,剑气纵横,轻而易举便是将灭圣战舰劈成两半,如同两座钢铁大山向下坠落。 顷刻间,大批不死血族修士被剑气击碎身体,形神都尽皆被磨灭。 “轰隆。” 两声巨响。 两截灭圣战舰坠落在地面,砸出两个大坑,大地为之震动。 “哗啦。” 古镜绽放璀璨光芒,无数铭纹交织,至尊之力凝成一片波光粼粼的神海,挡在滴血剑和沉渊古剑的前方,似要将它们禁锢住。 但,阴阳太极图案旋转着飞过去,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至尊之力击穿,神海崩碎而开。 滴血剑的剑尖,击在古镜中心,将其震得倒飞。 “噼啪。” 可以清晰看到,古镜上出现了数道裂纹,损伤得更为严重。 不过,趁此机会,九目天王倒是逃得足够远,避开了被阴阳两仪剑阵的攻击。 正当九目天王想将古镜收回之时,张若尘调动空间力量,探出一只手掌,隔空抓去。 随即,一只数十丈长的手掌印,出现在古镜的上空,掌心出现了一个空间漩涡,一把将铭纹黯淡下去的古镜抓住,以空间力量,强行镇压起来。 古镜虽是至尊圣器,但是,损伤颇为严重,又没有器灵存在,镇压并非难事。 眼见古镜被收走,九目天王眼珠子都要从眼眶中爆出,怒吼一声:“将藏山魔镜还给本王。” 白骨圣山已经半毁,如果再失去藏山魔镜,他这次的损失就太大,今后还如何与不死血族乃至地狱界其他族群的天骄妖孽争锋? “好啊,还你。” 天地间的灵气和圣气,向张若尘汇聚过去,冲入藏山魔镜。 古镜表面浮现出海量铭纹,每一道都清晰无比,可怕的至尊之力激荡,汹涌澎湃,远胜过在九目天王手中。 “糟了!” 九目天王瞳孔紧缩,心悸无比。 他已经感觉到,自身与古镜的联系被斩断,眨眼之间,古镜已然易主。 “快退。” 夏问心也察觉到不妙,全力以赴催动灭圣战舰,舰体表面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光点,光点扩散而开,化为满天星斗一般的阵法印记。 无数道雷电,从阵法印记中飞出,使得天空忽明忽暗。 张若尘早料到夏问心会插手,故而第一时间将沉渊古剑和滴血剑召回,左手快速画圆,操控二剑,抵挡夏问心和灭圣战舰打出的攻击力量。 右手打出藏山魔镜,击向九目天王。 与此同时,青天浮屠塔飞出去,攻向血屠神子。 同时对三位神子出手,当真是霸道非凡。 无间炼狱塔连续两次被击飞,力量宣泄一空,短时间无法再激发出太强力量,故而动用青天浮屠塔便足够应付。 “可恶。” 九目天王握紧拳头,心中恼怒无比。 眼见谁都无法依靠,无奈之下,他只得将半截蕴含神骨的白骨圣山取出,撑了起来。 藏山魔镜散发出的气息太过可怕,让他感受到极大威胁,硬扛就算不死,怕也得重伤。 另一边,夏问心亦是脸色凝重,将灭神十字盾打出。 他已经是看出来,滴血剑和沉渊古剑组合成的剑阵无坚不摧,哪怕是灭圣战舰,也抵挡不住它们的斩击。 之前两艘灭圣战舰,便是最好的例子。 “轰。” 藏山魔镜释放出至尊之力,瞬间将白骨圣山淹没。 “咔。” 白骨圣山发出破碎解体之声,许多圣骨瞬间崩碎,化为齑粉。 经此一击,白骨圣山基本上算是毁掉,修复的代价,不亚于重炼一座。 九目天王的心在滴血,整个人已然是要抓狂,恨不得将张若尘碎尸万段。 藏山魔镜本是他的战器,却被张若尘掌控,还被用来对付他,简直可恶至极。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白骨圣山帮他挡住了至尊之力,让他暂时脱险。 第一时间,九目天王向着夏问心所在的灭圣战舰闪掠而去。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落单,否则必死无疑。 灭圣战舰的力量,加上灭神十字盾,与滴血剑和沉渊古剑激烈对碰,短时间竟是相争不下。 “哗。” 由九目天王亲自主持灭圣战舰,成千上万的不死血族修士一起调动圣气,随即战舰的顶部,飞出一百八十根光柱,连接成一座战阵。 战阵的中心,凝聚出一柄巨斧,猛然劈砍而下。 与此同时,又有另外三座战阵凝聚出来,分别钩织出三件战兵,散发出磅礴的力量。 “破。” 张若尘眼神冰冷,双手合在一起,结出剑道指印,滴血剑和沉渊古剑运转得越来越快,阴阳两仪剑阵的威力进一步提升。 这片天地,都化为一阴一阳,两种不同的色彩。 剑阵中,飞出四道剑罡。 四道剑罡如同白虹贯日,轻而易举将灭圣战舰凝聚出的四件巨型战兵击碎。 “唰。” 地面上,上万位不死血族修士排列成方阵,打出上万道圣光,如一道道流星,划破长空,撞击向张若尘。 每一道圣光,都是一件圣器。 万道圣光,便是万件圣器。 如此多圣器同时打出,爆发出圆满力量,足以将一座大陆打得沉陷下去,生机绝灭。 张若尘不急不乱,衣袖一招,将沉渊古剑和滴血剑唤回,在他身前旋转起来,发出哗啦啦的剑啸声。 上万件圣器撞击而来,气势滔天,可在触及到阴阳两仪剑阵后,却全都被席卷了进去。 阴阳两仪剑阵转动,如同灭世磨盘,搅动乾坤阴阳,碾压世间的一切。 “嘭!嘭!嘭……” 剑阵中,所有圣器爆碎,化作一片片破铜烂铁。 “我的天,张若尘是真神附体吗?万件圣器攻出,竟是被尽数破去。” “我的焰裂刀……就这么毁掉了吗?” …… ………… “吼。” 豹烈大吼一声,身躯膨胀起来,化为本体,冲入进那座打出上万件圣器的战阵中。 战阵中的不死血族修士圣器被毁,方寸大乱,被豹烈打得人仰马翻,瞬间便是死了一半。 另一边,纪梵心亦是出手,玉指轻轻一弹,空气颤动了一下,万千花瓣飘落,花香弥漫,将另一座万人战阵笼罩。 花瓣看似美丽,如同冰玉雕琢而成,实则暗藏杀机,每一片都能置人于死地。 眨眼工夫,已是有着许多花瓣染血,透出一股妖异之感。 不知何时,罗乙出现在队伍中,帮着项楚南、慕容月等人一同攻击不死血族大军。 他出手得相当及时,击杀了一位偷袭项楚南的不死血族圣王,又帮慕容月挡住另一位九步圣王境界强者的攻击。 “好兄弟,多谢。” 项楚南以感谢的目光,盯着罗乙。 另一头,史乾坤取出剑墓宫,配合项楚南等人,向其中一座不死血族战阵攻击过去。 剑墓宫不仅仅只是一座宫殿,更是一件强大的圣器,由史乾坤和镇狱古族的修士一起催动,顿时化为一座数十里长的金字塔一般的宫殿。 这一战,因为张若尘的拼死反击,他们逐渐占据上风。镇狱古族的修士,做为剑冢的主人,岂能一直袖手旁观? 他们也要战。 “镇杀。” 史乾坤一边打出剑墓宫,一边将数百张镇血符撒出。 不死血族的战阵本是极为稳固,看不出破绽,可在镇血符和剑墓宫的攻击下,立刻便是土崩瓦解。 最激烈的战场,还是在张若尘那边。 张若尘施展阴阳两仪剑阵,打得仅剩的灭圣战舰不断倒退。 如果没有灭神十字盾阻挡,其早已被打得支离破碎。 而血屠神子这边,情况亦是不太好,青天浮屠塔连续不断轰击,使得他根本无法激发出无间炼狱塔的强大力量,一直都只能被动抵挡。 自他踏上修炼之路以来,还从未经历过如此憋屈的战斗。 “该结束了!” 经过先前的激烈斗法,张若尘已经闯到灭圣战舰的近处,时机成熟,于是,取出一幅空间卷袖,打了出去。 “轰隆。” 随着空间崩塌,灭圣战舰外围的阵法纷纷碎裂。 趁此机会,阴阳两仪剑阵攻向灭圣战舰,轻而易举将战舰劈斩开来。 下一瞬,血衣女子手持滴血剑,冲出剑阵,径直攻向夏问心。 “周天剑法。” 与此同时,张若尘抓住沉渊古剑的剑柄,突兀出现在九目天王近前,剑光一闪。 “我……竟然会死在……” 九目天王眼中满是不甘之色,话还未说完,头颅便掉落而下。 到头来,他还是没能够逃过这一劫。 “嘭。” 张若尘又是两剑挥出,两道剑罡飞出去,将九目天王的体躯和头颅击碎成两团血雾。 即便九目天王的生命力再强大,也都死得不能再死。 滴血剑锁定住夏问心气机,斩出一道血光。 即便是在逃的时候,夏问心依旧身法飘逸,气质出众,直到知道逃不掉,才展开手中竹简,数以万计的文字飞出去,挡在身前。 只是,他的圣术,根本抵挡不住滴血剑,瞬间就被破开。 眼见剑光即将临体,夏问心轻轻一弹,手指点向心口,三十三道神纹以心脏为中心,从其体内浮现出来。 依旧挡不住。 “噗。” 三十三条神纹断裂,夏问心胸前出现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喷涌。 好在神纹将滴血剑大部分力量抵消,否则,这一剑说不得会要了他的命。 “唰。” 夏问心极速倒退,同时将灭神十字盾收回。 就在这个时候,血衣女子再度斩出一剑。 “砰。” 灭神十字盾释放出滔天血气,极力磨灭滴血剑的力量。 “夏问心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打了出去,化为一道黑光,飞向红衣女子。 下一刻,滴血剑与沉渊古剑再度结合在一起,施展出阴阳两仪剑阵,演化阴阳太极图。 哪怕有着灭神十字盾抵挡在前,夏问心仍旧是被震飞出去。 在其胸前新添数道伤口,其中一道更是将其身体贯穿,遭受难以想象的重创。 换做一般临道境强者,遭受如此重创,只怕已然身死。 夏问心逃回不死血族大军的阵营,望着碾压下来的阴阳两仪剑阵,道:“不死血族的修士,随我一起出手。” 夏问心的双手,抓着灭神十字盾,做出一个叩拜天地的动作。 在他身后,站着三座不死血族修士组成的万人战阵,他们的力量相互结合,以灭神十字盾为基础,凝聚出一面高达万丈的十字盾印。 “轰隆隆。” 阴阳太极图不断撞击在盾印上面,消磨盾印的力量。 张若尘闭上双眼,强大剑意弥漫出去,整个人隐隐与剑冢融为一体。 “嗡。” 剑冢内,无数剑器颤动,似受到了某种召唤。 下一刻,十万柄剑从剑冢的地底飞出,出现在张若尘的四周,化作一条剑之洪流。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还有越来越多旳剑汇聚而来。 “这是……万剑朝宗吗?” 不死血族的修士,皆是被这可怕的景象震撼住,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此刻的张若尘,宛如一位绝代剑神,化身剑冢之主,万剑皆受他驱使。 “唰。” 张若尘猛然睁开双眼,凌厉剑意释放。 剑之洪流按照他的心意,瞬间席卷而出。 “轰。” 万丈高的十字盾印崩碎而开,化为密密麻麻的光点。 面对扑面而来的剑光,夏问心将灭神十字盾插入进地底。万剑撞击在十字盾上面,打得十字盾和夏问心一起倒退了千里,在地面上犁出一道千里沟壑。 不过,夏问心倒是,趁此机会退到了剑冢之外。 只是相助他的三座战阵,三万不死血族修士,就没有那般幸运,顷刻间被剑之洪流所淹没,化为一团团血雾,惨叫声不绝。 “嘶。”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不死血族修士的信心彻底被击溃,皆是生出退走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