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红衣滴血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红衣滴血

“剑九。” 张若尘眼神凌厉,竭尽所能施展出一剑。 璀璨剑光与火光迸发,毁灭气机弥漫,似要将一切摧毁。 若非是在剑冢内,只怕方圆数万里都会因这次碰撞而沉陷下去。 大圣级别的战斗,动辄便能够打得星辰陨落。 对于任何一座大世界而言,大圣之间爆发战斗,都会是一场大灾难。 无数炼狱之火飞溅,从天而降,化作炙热的火雨,融化一切。 “怎么样了?” 项楚南等人均是将目光投向张若尘,想知道具体情况。 张若尘身形未动,手持滔天剑,注视血屠神子,他的一截袖子不在,被炼狱之火烧成灰烬。 另一边,血屠神子脸色铁青,一缕发丝飘落,乃是被剑气所斩断。 从表面上看,他是占了一些优势,可他却一点都不满意,他眼中蝼蚁般的存在,竟能将他发丝斩断,如果再近一点,是否就能伤到他? “嘭。” 狂暴的炼狱之火从血屠神子体内涌现,充斥苍穹。 那一缕被斩断的发丝,燃烧起来,瞬间化作灰烬。 无间炼狱塔剧烈震动,无数玄妙铭纹浮现,绽放璀璨光芒,隐约有着淡淡神力弥漫,似要将空间彻底凝固。 若是在域外,只怕已经有星辰被震落下来。 “嘶。” 但凡身在剑冢之人,此刻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头皮发麻。 明明没有风,可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阵清风吹拂而过,带着浓浓血腥气息,似有一座炼狱即将降临人间。 传说之中,无间炼狱塔内便是一座炼狱世界,就算是神,都有可能被生生镇压炼化。 事实上,其曾经的确镇压过一尊神灵,所以才会有淡淡神力残存。 能够弑神的至尊圣器,每一件都拥有不可思议之力,遍寻诸多大世界,都难以寻到几件。 张若尘面色凝重,尽所能从十六位祖师那里借来力量,同时调动真理法则。 虽说剑冢会压制真理之道,可总还能发挥一点作用,哪怕值增幅一倍力量,意义也很巨大。 血屠神子这一击非同小可,他必须得全力以赴,否则,必定会吃大亏。 《真一雷火剑法》施展,天地间处处都被雷与火所充斥。 这门剑法与张若尘可谓是格外契合,首先,张若尘修炼精神力,最擅长雷系法术;其次,张若尘掌握净灭神火,且是达到臣焰级别。 再加上他本身在剑道上的惊人天赋,修炼《真一雷火剑法》,可谓是轻而易举,早就将其中精髓参悟透彻。 也幸好他掌握的净灭神火极强,对炼狱之火才能有极强免疫力,要不然与血屠神子一战,情况会更加不利。 “轰。” 两股绝强的力量碰撞,使得整个剑冢都剧烈震动起来。 蹭蹭蹭,张若尘向后倒退数里远,将冲击而来的力量尽皆化解。 无间炼狱塔火光飞溅,部分铭纹黯淡了下去,散发的威势明显变弱。 血屠神子脸色更加难看,他本以为可以轻松收拾掉张若尘,可现在情况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本神子倒要看看,你借助那些阴灵的力量,能够在我手中坚持几个回合?”血屠神子冷哼,再度发起攻击。 外力即便再强,也不可能持久,只要他继续攻击,张若尘很快就会溃败。 “你很强,但想要在剑冢击败我,那是不可能的事。” 张若尘横手持着滔天剑,弹了弹身上的尘土,紧接着,一座由成千上万道剑罡凝聚而成的剑域,自动呈现出来。 远处,稠密的血雾,涌入进剑冢,一道道气息强大的不死血族身影显现出来。 九目天王双手抱在胸前,冷哼一声:“说我们没用,他遇到张若尘这个难缠的对手,还不是久战不下。” 夏问心长发飘飘,望着远处的战场,面带微笑,道:“无论是血屠,还是十六位剑圣阴灵加身的张若尘,都拥有与大圣叫板的力量。这一战,我们还是不要插手进去为好。” 大圣一击,可不是那么好承受。 这个时候,闯入进他们二人的战圈,与同时遭到两位大圣夹击没有什么区别,只会是死路一条。 身形犹如铁塔一般的望丘神子,道:“若是能够让张若尘分心,或许血屠能够赢得更快一些。” 夏问心的目光,向豹烈、纪梵心等人扫视而去,道:“既然如此,你们挑一个对手吧!” “我先来。” 九目天王憋了一肚子火,早就想要战个天翻地覆。 背上的肉翼,宛如两片巨大的血云展开,身体飞到半空,右手的手掌向前一伸,掌心的那只眼睛中,飞出一道直径三丈粗细的光柱。 光柱还未到达,浩浩荡荡的风劲,已经汹涌而来,使得豹烈、纪梵心等人的身前飞沙走石 “吼。” 豹烈发出一声低吼,全力打出一道拳印。 拳印化作一头星云豹,巨大无比,栩栩如生,所过之处,洒落大片星辉。 “轰隆。” 两人对碰一击,强大的力量震动天地。 附近一座座火山随之崩塌,岩浆从地底涌出,使得方圆数百里都变成了赤红色。 下一刻,九目天王到达豹烈的上空,大笑一声,又是一道光柱从眼中飞出。 纪梵心取出一片晶莹剔透的紫色花瓣,捏在手心,道:“居然敢闯到这里,九目天王你也太自负。” “哗----” 紫色花瓣飞出去,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最后,化为漫天花雨。 这可不是一般的花雨,而是一种精神力攻击。 被任何一片花瓣击中,精神和圣魂都会遭受创伤。 可是,花雨还没有落到九目天王的身上,却是被一股气息的力量吸引,化为一条洪流,飞了过去。 血发飘飘,俊朗神丰的夏问心,使用一卷竹简,将所有花瓣全部都收走。 “大名鼎鼎的百花仙子,果然美艳动人。”夏问心盯着纪梵心,面带欣赏的神色。 “小心啊,就连冥仙都在她的手中吃亏,玫瑰花有刺,小心扎伤了手。”九目天王一边与豹烈交手,一边说话。 下一刻,夏问心和纪梵心几乎同时出手,两人的速度快到极致,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身前。 以望丘神子为首,另外几位帝子、帝女,与不死血族大军,向项楚南等人围攻了过去。 “哗啦。” 真妙小道人将七颗神座星球打出,排列在七个不同的方位,星球表面浮现出大量阵法铭纹,形成一座九品大阵。 凭借九品大阵,与项楚南、大司空、二司空等人的辅助,勉强是将望丘神子等人抵挡住。 现在,唯独只有史乾坤没有参战,他极目远眺,看见一支不死血族,向冷火山的方向奔袭而去。 “不好,冷火山是张若尘为沉渊古剑凝练道体的地方,绝不能让沉渊古剑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 史乾坤取出一张符箓,贴在胸口,随即全身被白光笼罩,急速飞掠了出去。 追上那支不死血族,史乾坤将一张张镇血符,与大量连山符打出,将七百余位不死血族的圣境修士击毙,镇杀在一座座石山下方。 站在冷火山的山顶,史乾坤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微微松了一口气。 “天下间,居然有克制不死血族的符箓,可否借我一观?”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史乾坤的脸色猛然一变。 一缕黑雾,凭空显现出来,凝聚出冥仙的身影。 前一刻,还在山下。 下一刻,已经站在山腰。 史乾坤心知自己绝不是冥仙的对手,转身便是跳入进冷火山的山腹。 “哏哏,看来除了《星斗图》,此次还有意外收获。” 冥仙追击史乾坤,就是为了《星斗图》。 “嗯?这座冷火山,似乎有些古怪。” 冥仙轻轻一跺脚,轰鸣声响起,庞大的山体出现大量裂缝,随即崩塌而开,显现出内部的一切。 山腹中,沉渊古剑悬浮于日晷下方,一个黑衣少年盘坐在剑上,容貌酷似张若尘,正极力凝聚道体。 他的身体,时而凝实,时而变得虚幻。 耗费多年时间,沉渊古剑的剑灵凝聚道体,到了关键时刻,即将大功告成。 史乾坤则是站在日晷的另一头,看着从天而降的冥仙,长长一叹,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敌人太强大,任何反抗都是徒劳。 冥仙身形笔直,背着双手,看着坐落在地面的日晷,倾听日晷中发出的水流声,露出极其感兴趣的神色。 “时间流动如梭,声入溪水,好一件时间宝物。” 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入沉渊古剑上面,眼睛又是一亮:“咦,竟是一柄以造化神铁铸造而成的剑,器灵正在凝聚道体。就算找不到《星斗图》,得了这两件宝物,也算是不虚此行。妙,妙极。” 沉渊剑灵抬起头来,眼中露出忧色,道:“不死血族攻打剑冢,冥族居然也参与进来,剑冢已经被攻破了吗?” 冥仙注视沉渊剑灵,道:“本神子相助不死血族,是各取所需。剑冢被攻破,是迟早的事,这是大势,谁都不可能挡得住。” “有张若尘在,你们想攻破剑冢,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剑灵处变不惊的道。 冥仙抱着双手,嗤笑道:“因为你的主人太弱,所以你也变成了井底之蛙。张若尘的对手是血屠,就算是在剑冢,占尽天时地利,亦是必败无疑。” “良禽择木而栖,跟着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意思?你不如追随本神子,以本神子的实力和能调动的资源,足以让你将来成长为一把绝世神剑。” 剑灵笑了起来,道:“将死之人……嗯……倒也没错。” 沉渊古剑的剑灵太镇定,且笑得很不正常,让冥仙生出不祥的预感。 “你在笑什么?就凭你一柄七耀万纹圣器的剑灵,信不信本神子现在就能抹杀你,大不了今后蕴养新的剑灵。”冥仙的眼神,变得沉冷了几分。 突然,冥仙背心发凉,皮肤上汗毛倒立,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将他笼罩,令得他浑身动弹不得。 “哒哒。” 脚步声响起。 “谁?” 冥仙大惊,连环顾四周。 有人竟能够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他附近,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一位极美的红衣女子,从黑暗阴影中走出,她的身形高挑,头发乌黑柔美,雪颈细长,柳腰纤细,眼神冰冷,红唇晶莹,面容与池瑶有九分相似。 不仅容貌相似,就连气质也极像。 任何生灵站在她的面前,都会情不自禁生出一股压迫感,想要下跪,想要臣服,想要叩拜。 “池瑶女皇。” 史乾坤承受不住那股威压,直接跪在了地上。 “池瑶女皇……怎么可能?” 冥仙屏住呼吸,瞪大双目,不敢相信此女真的是昆仑界的那位神。 “不,你是一道剑灵。” 冥仙倒也不是一般修士,很快识破了红衣女子的真身。 “没错,就是剑灵,名叫滴血。” 红衣女子手持一柄血红色的剑,再次向前跨出一步,顿时有着滔天杀气向冥仙涌了过去。 或许是滴血剑吞噬了太多生灵的鲜血,身上的杀气竟是凝成了实质,在冥仙的眼前,化为一座尸山血海的战场。 红衣女子根本没有出手,杀气已经凝聚出成千上万柄战剑,向冥仙飞了出去。 冥仙的强大圣魂,似乎都要被杀气撕碎。 “冥河阵图。” 冥仙克制住心中的恐惧,咬紧牙齿,将一幅阵图打了出去,演化出一座冥河世界,想要挡住红衣女子。 冥河阵图乃是冥仙最大的底牌,即便是不朽境大圣的攻击,也能抵挡三击。 但…… “噗。” 红衣女子手中的剑,化为一道血光,快如闪电,瞬间穿透《冥河阵图》,落在冥仙的心口。 “砰。” 冥仙被一把滴血剑,冲击得飞了出去,钉在一块岩石之上,鲜血汩汩而涌。 “怎么会……” 冥仙眼睛瞪得很大,不敢相信这一现实。 大圣之下,居然有人能够一剑将他击败。 下一刻,冥仙体内的圣血,尽数被滴血剑吸收而去,化为了一具干尸。 红衣女子没有多看冥仙一眼,所有目光,都落在沉渊古剑的剑灵身上,美眸中的寒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柔情。 滴血沉渊,本就是一对情侣剑。 主人无情,剑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