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十大神器之一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十大神器之一

“回去。” 刚跑没多远,大司空便拉着二司空往回跑。 “回去做什么?”二司空一头雾水。 “笨啊,战利品都还没收取呢。”大司空双眼放光的说道。 闻言,二司空顿时无语,一张黑脸明显变得更黑。 回到刚才战斗的地方,大司空立刻忙碌起来,将一件件战兵、一颗颗圣源收进空间戒指中。 “嘿嘿,都是好东西啊,差点就给忘了。”将一件件宝物收起,大司空那白白胖胖的脸上简直笑开了花。 他的一大爱好,就是收集各种宝物,哪怕用不着,看着也高兴。 以前没走出司空禅院时就这样,过去这么多年,依然没有什么改变。 “大师兄,我们又被包围了。”二司空木讷的说道。 大司空露出愕然之色,抬起头来,道:“什么情况?不是才灭掉一批吗?怎么又冒出一批来?” “秃驴,敢杀我们不死血族的战士,罪不可赦。”一位骑乘在狰狞血兽背上的不死血族统领大喝道。 其修为极高,已经是八步圣王,就连座下血兽,也是圣王级别的,带来的军队中也有多尊圣王存在。 很显然,其地位要比先前二司空杀死的那位不死血族统领更高,手下强者也更多。 磅礴的血煞气息从其身上涌出,凝聚成厚重的血云,遮天蔽日,呈现出一幅灭世景象。 大司空双手合十,面带笑容,道:“施主,你误会了,贫僧是出家人,怎么可能杀生?其实,是我们师兄弟二人发现这里有很多人遇害,就想为他们收尸,同时诵经超度;既然施主赶来,我们也就可以告辞了。” 说罢,他便想招呼二司空离开。 不死血族圣王手提战矛,遥指大司空,冷喝道:“秃驴,你当本王是白痴吗?少在本王面前装疯卖傻,杀我不死血族战士,必须把命留下。” 大司空摇头,叹息道:“施主,你的杀性太重,怎么就不能相信说的话呢?须知……” 轰,正当大司空喋喋不休的时候,一道血色闪电当空劈下。 “哇。”大司空怪叫一声,以极快速度闪避到一旁。 只是那血色闪电犹如拥有生命,竟是如影随形,怎么都避不开。 慌乱之下,血色闪电径直劈在了大司空的大光头上。 血色闪电威力强大,可劈在大司空头上,却并未对大司空造成什么伤害,连块皮都没破。 大司空摸着头,痛呼道:“真疼啊,你们来真的啊。” “嗯?”不死血族圣王面露异色,目光紧紧盯着大司空。 虽说刚才只是随手一击,但以他八步圣王的实力,足以秒杀很多圣王级别的强者,可打在大司空身上,竟然连一点事都没有,足见这个和尚不简单。 如此厉害的和尚出现在冥王剑冢附近,怎么看都不正常,必定有问题。 “秃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此有何目的?”不死血族圣王战矛遥指大司空,冷声喝问道。 大司空摸着头,跳脚道:“哇呀呀,气煞佛爷,当佛爷我是好欺负的吗?二师弟,超度他们。” 二司空摇摇头,一脸冷漠,道:“要去你去,反正都是你惹来的。” “我是师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赶紧上。”大司空瞪眼催促道。 二司空仍然没动,平静道:“师尊说的是出来要听师叔的话,没说要听你的话,而且你惹出的麻烦,本就应该你自己解决,为什么要我出手?” “哎呀,本事见涨啊,居然学会顶嘴了。”大司空气急道。 “秃驴,你玩够没有?既然不愿意老实交代,那也就别怪本王对你们不客气了。”不死血族圣王脸色铁青,身上显露出可怕的杀机。 在他看来,大司空完全就是在耍他,根本没将他放在眼中,这让他无法忍受。 “杀。” 一声暴喝,不死血族圣王强势出击。 其一动,天上血云也随之涌动,好似有着千军万马杀出。 大司空猛地一跺脚,大喝道:“当佛爷怕你啊,今天佛爷要伏魔。” 只见他双手捏成拳印,强盛的佛光爆发而出,凝成一只长达十余丈的白色老虎。 吼,伴随着一道振聋发聩的呼啸声,大司空奇快无比扑出,宛如一只真正的白虎,煞气冲霄。 “你……” 不死血族圣王瞪大眼睛,感到很不可思议。 大司空速度太久,其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反应,就被撕成两半,血染长空。 “快逃。” 其他不死血族兵士见状,立刻便想逃走。 “我刚说了,今天要伏魔,全都别想逃。”大司空肚上肥肉震颤,发出一声大吼。 噗,虎爪临空拍出,那些腾空飞起的不死血族兵士,身体纷纷爆碎,从半空中掉落而下。 一招灭杀所有所有不死血族兵士,大司空收回佛力,哼声道:“非要惹佛爷发火,害得佛爷杀生,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看其模样,好似吃了多大亏一般。 下一刻,他的眼睛再度放光,继续收取起战利品来,毕竟这次可是他亲自出手,更加没有理由浪费。 “大师兄,不能再耽搁了,师叔还在等着我们将滔天剑送过去,耽搁了正事,师尊会怪罪的。”二司空认真说道。 大司空将最后一颗圣源收进空间戒指,有些不耐烦道:“知道了,这不是好了吗?走吧。” 当即,二僧重新上路,径直向冥王剑冢赶去。 他们连续灭掉不死血族两支队伍,弄出的动静不小,想必已经是将不死血族惊动了,继续隐藏也没意义,最好是能够在不死血族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闯入剑冢。 依靠因陀罗赐予的宝物,二僧尽所能隐藏自身气息,以最快的速度前进。 终于,他们来到剑冢之外,却也再度被不死血族军队阻拦住。 冥仙精神力太强大,二僧刚靠近剑冢,便是被其发现,根本就无法悄然潜入。 “两个秃驴有古怪,一般人对付不了他们。”冥仙淡淡道。 “我去解决他们。”武界帝子当即开口道。 说罢,其离开白骨山,落到二僧面前。 其明显是急于证明自身,先前在张若尘手中吃亏,让其很没面子,必须得通过另一场战斗来挽回颜面。 “本帝子最讨厌秃驴,所以,你们都去死吧。”武界帝子眼中迸发出可怕的杀机,手中锁链极速飞出。 与此同时,有着浓密的血气从其体内涌出,弥漫四周,将二僧都给笼罩了进去。 血气极为古怪,粘稠无比,好似要将空间都凝固住,严重束缚行动能力。 砰,二司空一掌拍出,将激射而来的锁链拍飞。 锁链偏转方向,裹带起一座座山峰,使得天地黯然无光,呼啸声连连,恐怖的力量向着二僧轰击下去。 “破。” 二司空双脚分开,大喝一声。 其双手捏出拳印,打出一条黑龙,将轰击而来的山峰尽皆打得粉碎。 “嗯?徒手抵挡本帝子的锁链,金刚不坏之体吗?”武界帝子眼中泛起异光,惊讶于二司空的表现。 要知道,他的锁链,为八耀万纹圣器,威力强绝,道域境修士也难以抵挡住。 “两个秃驴是什么来头?”长脸帝女略微惊讶。 “黒脸僧人施展的是万佛道最富盛名的绝技,摩诃龙爪手,威力之强与张若尘修炼的龙象般若掌,可谓是不分伯仲。有点意思。”夏问心放下竹简,淡淡说道。 “武界帝子,你如果收拾不了他们,本王可以出手帮你。”九目天王伫立在白骨台上,朗声说道。 武界帝子道:“两个野和尚而已,何须天王出手?” 与张若尘一战,丢了不小的面子,如果对付两个和尚,还需要九目天王出手,他在这些帝子、帝女面前,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哗啦啦。” 武界帝子手中的锁链飞舞起来,释放出刺骨的寒气,方圆数百里的气温骤降,一片片鹅毛大的雪花,从天降下。 与此同时,大量的圣道规则,从武界帝子体内冲出,与锁链融为一体。 随即,锁链以惊人速度旋转起来,席卷天地灵气,演化出一个九层漩涡,无数锋利之极的风刃在其中飞舞,仿佛可以撕裂天地。 “二师弟,小心。” 大司空提醒了一句,亦是出手。 两人联手,一条黑龙和一头白虎,显现出来。 黑龙盘缠化为一颗光球,白虎抱团亦是化为一颗光球。 一黑一白两颗光球悬浮在半空,以他们为中心,隐隐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棋盘。 明明只是一道虚影,却呈现出气吞山河的气势,犹如一座天地展现出来,无数黑子和白子点缀在棋盘上面,其中最为醒目的两颗棋子,就是大司空和二司空。 他们处在棋盘最为重要的两个位置。 不死血族大军都望着半空的那座棋盘,感受到让他们窒息的神威。 没错。 就是神威。 向来淡定的夏问心,终是露出了喜悦之色,自言自语的道:“天地棋台的虚影,居然由他们编织了出来。要找到昆仑界十大神器之一的天地棋台,或许他们二人就是突破口。” 中央皇城由太宰王师奇,布置出来的天地棋台,只是一件仿制品而已。 真的天地棋台,是可以以星辰为棋,以众生为棋,以天地规则为棋,玄妙绝伦,非神灵不能解其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