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冥王的封禁之地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冥王的封禁之地

嘭的一声,百幻神子的无头尸,重重的倒在地上。 张若尘将青天浮屠塔收回,随后取出生命之泉,分出一滴,滴在史仁头顶。 史仁的身体,被生命之光包裹,伤势快速恢复。 紧接着,张若尘向豹烈和豹星魂的方向走去,道:“星魂的伤势很重,我有生命之泉,或许能够助他迅速恢复。” 豹烈没有拒绝张若尘的好意,道:“一柄沉渊古剑,不足以证明你的身份。” 张若尘明白豹烈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走到豹星魂的身旁,将一滴生命之泉洒在他的身上,随后将八龙伞和九龙辇取出来。 “八龙伞和九龙辇皆是父皇曾经使用过的圣器,只有圣明张家的直系后人,才能驱使它们的器灵。三师兄若是依旧不信,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张若尘道。 看到八龙伞和九龙辇的时候,豹烈已经是信了几分,魁梧的身躯,轻轻颤抖了一下。 但是,已经死去的小师弟,怎么可能又活了过来? 太匪夷所思。 豹烈问道:“什么地方?”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乾坤界的世界之门打开,道:“请。” 豹烈的修为高深,无所畏惧,径直一步走了进去。 进入乾坤界,张若尘首先带豹烈去了皇族墓林和诸皇祠堂,随后,又去见了圣明中央帝国旧臣的后人。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豹烈对他的抵触和排斥在减弱。 来到接天神木的下方,豹烈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小师弟,给我讲一讲,你的故事。这八百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张若尘的脸上,浮现出一道苦笑,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讲述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豹烈眼中的猜疑和敌意完全消失,完全投入进张若尘的故事,怒道:“池瑶公主已经成神?” “是的。”张若尘道。 随即,豹烈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也坐到地上,惆怅的道:“在幽冥地牢,我一直在努力修炼,就是想要杀出去,再和池瑶公主一战,报仇雪恨。妈的,怎想到曾经的池瑶公主,已经成为女皇,还修炼成了神。这还怎么打?” 张若尘站起身来,拍了拍豹烈的肩膀,道:“幽冥地牢的修炼资源贫瘠,师兄能够达到现在的修为,已经相当了不起。” “再说,池瑶掌握有天轮印,拥有三十倍修炼时间。” “如今昆仑界开始复苏,天地规则不再残缺,所有修士的修炼速度都大幅度提升,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不过,当下地狱界大规模入侵,天庭的各大凡界,又在昆仑界四处掠夺资源,处处都在爆发圣级大战,闹得人心惶惶,天下大乱。这又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三师兄,这个时代需要你,随我一起离开幽冥地牢,去征战天下。如何?” 豹烈在张若尘的身上,看到了曾经明帝的影子,微微出神,随后也站起身,道:“说得你师兄我,很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似的。走,现在就走,我倒要看看,地狱界和天庭界都有一些什么样的高手,正好战个痛快。”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我来磔刑狱界还有另一件要紧事,先离开乾坤界,慢慢跟你说。” 豹烈从乾坤界走出,便是听到豹星魂的吼声:“我父亲在什么地方,你们将他怎么了?” “星魂,你嚷嚷什么呢?”豹烈双目严厉的瞪过去。 豹星魂显然是很惧怕豹烈,将战矛收起,低声道:“父亲,你刚才去了什么地方?” “此事,你别问,还不到你该知道的时候。” 豹烈指向张若尘,道:“这位是你的师叔,赶紧过去叩拜行礼。” “师叔?”豹星魂怔住。 张若尘背着双手,含笑对他点头。 豹烈一脚踹在豹星魂的腿上,呵斥道:“磨磨蹭蹭干什么,你师叔辈分比你高,修为比你强,让你过去行个礼,你还觉得委屈了吗?” 豹星魂心中那个无语,好歹他现在也是五步圣王,更是一座狱界的王,怎么还被当成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屁孩? 不过,从小就被豹烈揍怕了,豹星魂心中还是有几分惧意,不敢违抗父意。 “拜见……师叔。”豹星魂双手抱拳,弯腰行礼。 “小豹,不必那么客气。” 张若尘笑着,随即取出一杆七耀万纹圣器级别的黄金战矛,递了过去。 豹星魂一怔,不知道张若尘意欲何为。 “既然行了礼,做为师叔怎么能不给一点见面礼。这杆战矛,是从天庭界一位神子那里夺来,应该比你手中那杆战矛的品级高出不少。” 豹星魂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将黄金战矛接过去,探查了一番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七耀万纹圣器,竟是一件七耀万纹圣器,太好了!” 幽冥地牢中的资源贫瘠,且缺乏厉害的炼器师,豹星魂和豹烈使用的战兵,自然不可能是高级货。 听到“七耀万纹圣器”几个字,就连豹烈都是一愣,随即向豹星魂走过去,一把将黄金战矛夺走,道:“小孩子用这么厉害的战兵干什么,以你五步圣王的境界,也激发不出七耀圆满力量,还是让为父先替你保管,等你修为达到九步圣王境界,再交给你。” 豹烈把玩着黄金战矛,双眼流露出灼热的光芒,兴奋得很。 豹星魂气馁的垂下了头,一件七耀万纹圣器在他手中还没捂热,就被父亲夺走,实在是一件让人欲哭无泪的事。 张若尘笑了笑:“三师兄,你怎么还是这么喜欢抢别人的兵器?以前六师兄被你抢得太少吗?” “怎么能说是抢,只是保管。” 紧接着,豹烈又道:“再说,你六师兄是炼器大行家,不抢他抢谁?我不下手快一点,好东西就落到老大和老二他们手中。” 说道此处,豹烈的眼神内敛,陷入沉默,随即才是问道:“小师弟,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还活着吗?” 张若尘摇头,叹道:“不知道。根据第一中央帝国的史书上面记载,大师兄红崖,与池青中央帝国的第一战神薛王朝一战,死在了阴葬山脉。二师兄陈道谷,被青帝的大弟子火魔潇生,使用天火烧死。三师兄、四师兄他们则是下落不明,不知生死。” “八百年前,发生了太多事,我们必须亲自去追查,才能查出真相。毕竟,第一中央帝国的史书,实际上是在掩盖真相。” 豹烈捏紧了拳头,心中急切,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出去查。若是他们还活着,就将他们揪出来。若是他们已经死了,也要将他们挖出来。至于薛王朝和火魔潇生,杀人就得偿命。” 张若尘道:“来磔刑狱界,我还要找一个人。” “来磔刑狱界找人?这里就连活物都找不出几个,还能有别的修士?”豹烈道。 随即,史乾坤将镇狱古族老族长“史明渊”的身形和容貌,幻化了出来,呈现在豹烈的面前,道:“豹烈前辈在磔刑狱界应该待了很久,不知道有没有见过家父?” 看到那些幻影,豹烈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狰狞恐怖的画面,瞪大一双豹目,道:“是它,怎么可能?” “前辈见过家父?” 张若尘、史乾坤、史仁的脸上,都露出喜色。 豹烈点了点头,道:“你们别高兴得太早,情况可能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好。其实小师弟,你都已经见过了它。” 张若尘心中一动,脸上露出惊色,道:“三师兄说的是……它?” “没错,就是先前那只怪物。” 豹烈又道:“如果他真的是镇狱古族的族长史明渊,那么,根据我的猜测,他应该是中了冥王血毒,或者是被冥王的精神意志控制了心神。” “不,绝对不可能,父亲的精神力强大,冥王怎么可能控制得了他?”史乾坤道。 豹烈道:“如果是在你父亲突破境界的关键时刻,遭到冥王的攻击呢?” “这……”史乾坤无言以对。 张若尘道:“难道冥王没有被封印,在磔刑狱界保持着自由身?” 听到这话,史仁和史乾坤皆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情不自禁向四周看去,生怕冥王突然出现到他们的面前。 “冥王当然是被封印,不过……情况却有些不妙,我带你去封印之地,你就明白了!” 豹烈的目光,向史乾坤、史仁、豹星魂瞪过去,道:“你们的修为和精神意志都太弱,就不要过去了,免得被冥王控制,沦为他的仆奴。” 豹烈和张若尘驾驭金步龙辇,急速前行。 大概行了数万里,张若尘突然感受到,原本活跃在天地间的规则,变得越来越稀少,天地灵气消失,犹如是来到一座禁法之地。 金步龙辇停下来,张若尘和豹烈从龙辇中走出。 这片地域,地面上没有覆盖晶石,只有黑色的泥土和岩石,感受不到任何生机和灵气。与宇宙中的死寂星球,没有什么区别。 张若尘抬头向远处望去,只见,六柄长达万丈的巨大圣剑,排列成一座剑山,立在地平线上,散发出耀眼的光华。 黑暗的天地,被照亮了一角。 可以看见,有密密麻麻的雷电、天火、罡风、冰山……,穿梭在六柄圣剑之间,发出沉混的声音。 豹烈道:“你是镇狱古族六大持剑人之一,但是,你们持的只是子剑而已,六柄母剑都镇压在冥王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