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牛坑狱界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牛坑狱界

空老从怀中,摸出一本泛黄的册子。 册子像是用草纸扎成,足有五指厚,翻开后,上面写有一个个名字。 空老的眼神很不好,眼睛都要贴到册子上面,一行一行的查找。 等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空老看完才不到十页,张若尘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主动开口:“空老,可否让晚辈自己查找?” “行,年轻人,你怎么不早说?” 空老揉了揉苍老的眼睛,将厚厚的册子,递给张若尘。 张若尘的观阅速度极快,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册子翻阅了一大半,终于,在其中一页,看到“豹烈”这个名字。 “豹烈,星云豹族的生灵,二步圣王境界修为,关押于幽冥地牢的第十层,牛坑狱界。” “太好了!豹烈师兄果然是被关押在幽冥地牢。” 张若尘将册子合上,眼中带着喜意,难以平复心中的激动情绪。 “年轻人,你那么高兴干什么?难道你想劫狱?”空老道。 飞在半空的金叶狱长,冷冰冰的道:“幽冥地牢关押的都是十恶不赦的凶徒,即便阁下是持剑人,也不能从里面将囚徒带走。” “谁告诉你,我豹烈师兄是十恶不赦的凶徒?是池瑶吗?”张若尘向金叶狱长瞪了过去,一股慑人的气势,散发出来。 “没错,就是池瑶女皇。” 紧接着,金叶狱长又道:“关于豹烈的罪状,都记在你手中的册子上面,你自己看。” 张若尘翻开册子,继续观阅。 半晌后,张若尘将册子合上,道:“豹烈师兄虽然杀过不少生灵,可,那是在战场上。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里有对错?就算有对错,错的也是发起战争的人。那场战争,是由池瑶发动,不是豹烈师兄。” “今天,谁都别想阻拦我去幽冥地牢第十层。阻拦者,死。” 张若尘唤出沉渊古剑,以警告的眼神盯了金叶狱长一眼,随后,走到石壁下方,从空老先前走出的位置,一步跨了过去。 “哗----” 他穿过石山,身形消失不见。 豹烈师兄是为圣明中央帝国而战,才会被关押到幽冥地牢,生死不明。若是他还活着,张若尘怎么忍心看着他继续被关押在牢狱之中,经受无端的折磨? 所谓的对错,都是胜利者书写而成。 战败者,只能被动承受。 “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金叶狱长沉哼一声,想要追击上去,但是,却被一道锋利的青色月牙,逼得退了回来。 青色月牙在半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重新飞到慕容月的手中。她傲然而立,冷视金叶狱长,道:“殿下有令,阻拦者,死。你若是再敢轻举妄动,休怪我出手无情。” 另外两位狱长,婈花狱长和雷瓜狱长,各自释放出强大的圣威,向慕容月靠近过去。 “狱长就了不起,信不信项爷爷将你们全部煮了吃掉?” 项楚南唤出金色魔冠,激发出至尊之力,顿时黑色石山所在的这片地域,变得魔气翻滚,一道道强横的力量,在天地间穿梭。 邪成子、罗乙也取出圣器,与三大狱长争锋相对。 大战,一触即发。 史乾坤和史仁连忙冲过去,将两方分开。 “不死血族在暗处虎视眈眈,我们绝对不能先斗起来,否则只会让他们渔翁得意。”史仁道。 金叶狱长沉声道:“只要有人劫狱,无论他是不死血族,还是昆仑界的修士,做为狱长,我们都要将其击杀。” 空老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缓不急的道:“理论上来说,六大持剑人是有资格进入幽冥地牢。” 史仁的脸上露出喜色,道:“滔天剑一脉的祖师,为了守护幽冥地牢,曾经付出过生命和鲜血。张若尘是滔天剑的持剑人,他要进入幽冥地牢,三位狱长似乎没有权力阻止他。”?三位狱长露出迟疑的神色,虽然没有收起圣气,却也没有先前那么激进。 空老又道:“要从幽冥地牢,将囚徒带出去,倒也不是不能。但是,需要昆仑界掌权者的令旨才行。” 慕容月扬声道:“我家殿下,在不久之前,已经从陈羽化的手中接过薪火令,成为了东域之王,算得上是昆仑界的掌权者之一吧?” “算,当然算。”空老笑道。 …… ………… 与张若尘猜测的一样,黑色石山的石壁上,有一道无形的门。 穿过无形的门,张若尘来到幽冥地牢的第一层。 这里,与他想象中幽冥地牢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大地一望无边,天地间充斥着密集的规则,竟然适合修炼。只不过这里的天空却很低,低得就像飘在他的头顶。 不远处,立有一座巍峨的石碑,上面刻有四个血淋淋的古文----泥犁狱界。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探查泥犁狱界,发现这座世界,竟是生存着不少人类和凶兽。那些人类,甚至还建立起了城池和部落,有的耕种,有的采摘,有的买卖。 不过,他们都是凡人,修为最高也只有黄极境。 “自古以来,昆仑界的凶徒,被源源不断关押到幽冥地牢。那些凶徒,不仅有圣境强者,还有凡人中的大奸大恶之辈。或许这些人类,就是那些奸恶之人的后代。” 张若尘没有在泥犁狱界待多久,便是去了幽冥地牢的第二层,刀山狱界。 紧接着是第三层,沸沙狱界。 …… 每向下一层,狱界中的生灵,都会成倍减少。 第一层至第六层,都只有圣境之下的生灵。 在第七层,终于出现半圣境的生灵。 等到张若尘到达幽冥地牢第十层“牛坑狱界”,终于看清狱界的形态。这座狱界,就像是一座悬浮在黑暗宇宙中的盆地。 张若尘在黑暗中不知飞行了多久,终于接近牛坑狱界,落到狱界的边缘。 前方是一座座黑褐色的山岳,背后是无边的黑暗和虚无,听不到任何声音,感知不到任何生命波动,一片死寂,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哒哒。” 张若尘向前行去,在这寂静之中,每走一步,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轰隆。” 蓦地,空间犹如一层黑布,被一只长满绿毛的大手撕碎,出现到张若尘的头顶上方,拍击了下去。 张若尘向上瞥了一眼,单手拍击出去,与那只绿毛大手对碰在一起。 “噗嗤。” 绿毛大手被张若尘一掌打得粉碎,绿色的血液,宛如雨一般,从半空洒落下来。 “好强……” 一道惊呼声响起。 虚空中,出现一道半透明的绿色影子,像是一片云,急速向远处逃遁。 “还想逃,给我回来?” 张若尘抬起右臂,五指一曲,隔空将那团绿色影子抓住。 半透明的绿色影子爆碎,在影子的中心,一只全身长满绿毛的古怪生灵显现出来。它有人类一般的身体,但是头颅比身体还要巨大,其丑无比。 绿毛生灵的修为,大概达到三步圣王的层次,但是,却被张若尘的掌印,镇压得无法站直身体。 张若尘看清绿毛生灵的容貌,顿时,皱起眉头。 “大人饶命,本王……不……不……小的来牛坑狱界,只是想要采摘一株炎石草,无疑与大人争夺地盘。若是知道有大人这样的强者在牛坑狱界,就算借小的一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前来。” 绿毛生灵比张若尘想象中还要怂,还没有开始审问,它就已经跪在地上。 张若尘问道:“你是多久被关进幽冥地牢?” “大人是什么意思?小的出生在沸山狱界,是最近才来到牛坑狱界。”绿毛生灵道。 “难道它从小就生活在幽冥地牢中?” 张若尘自言自语的念道,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幽冥地牢中的生灵,并不全部都是囚徒,更多的生灵是囚徒的后代。 从绿毛生灵的嘴里,张若尘了解到,生活在幽冥地牢中的生灵,也能修炼。但是,等到他们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被界灵驱赶到下一层狱界。 每一座狱界,都有一位界灵。 界灵没有形态,只是一道意识,但是,却可以调动强大无边的力量,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和界灵抗衡。 张若尘抬起头,看向头顶无边的黑暗,暗道:“幽冥地牢还真是一处古怪之地,就算是神,想要创造出这样一座牢狱,估计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意思。” “绿毛,你来牛坑狱界有多长时间?”张若尘问道。 “这个……” 张若尘释放出圣威,道:“说实话。” 绿毛生灵浑身颤抖了一下,连忙道:“已经有三个月。” “你可知道,一位叫做豹烈的生灵?”张若尘问道。 绿毛生灵立即摇头,道:“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倒是知道,牛坑狱界的第一强者是一只星云豹,修为达到了五步圣王境界。” “星云豹。” 张若尘一喜,道:“它在什么地方?带我去见它。” “不行,不行,星云豹是牛坑狱界的王,若是知道我来到了它的地盘,肯定会杀了我。”绿毛生灵宛如是一个巨大的小孩子,使劲摇头。 张若尘的双手抱在胸前,道:“你若是不带我去,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面对张若尘的威胁,绿毛生灵无可奈何,只得哭丧着脸答应下来,带着他向牛坑狱界的腹地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