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幽冥地牢的狱长和狱卒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幽冥地牢的狱长和狱卒

(前面写错了一个地方,冥王是被关押在第十五层,写成了第十七层,太久了,记错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已经修改了过来。) …… ………… 镇狱古族的修士,目光齐刷刷的盯向张若尘,露出既是紧张而又期待的神色。 更加高级的镇血符,真的存在吗? 若是存在,无疑是对抗不死血族的利器,就算是百幻神子那样的强者,恐怕都得望风而逃,再也不敢踏入镇狱古族的领地。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将“大圣镇血符”的符印取出来,向史乾坤递了过去。 “竟然真的还有更高级的镇血符。” “太好了,有了镇血符,不死血族来再多高手,我们都能将其镇压。” 镇狱古族的修士,全部都激动和欣喜起来。 史乾坤小心翼翼的接过大圣级镇血符的符印,感觉到颇为意外,难道九步圣王境界,甚至大圣境界的不死血族,都能使用一张符箓,将其镇压? 史乾坤全神贯注的观察,最开始,他的脸上还带有一抹喜色,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喜色消失,神情逐渐变得凝重。 大圣级镇血符相当复杂,符纹玄妙。 其中一些纹路,就算是以史乾坤的符法造诣,都感觉是在看天书,有些难以理解,怎么都捉摸不透。 “哗----” 史乾坤以手指为笔,在半空勾画符纹。 一连尝试了十多次,都以失败告终。 史仁见史乾坤的额头上冒出大量汗珠,眼中充斥着血丝,连忙将沉浸在符纹中的史乾坤唤醒:“父亲,不要太过执着,快快醒来。” 史乾坤浑身颤栗了一下,随即长长吐出一口气,视线终于从符印上面移开。 他揉了揉太阳穴,长叹一声:“我的精神力不够强,怕是画不出大圣级镇血符,惭愧,实在是惭愧。” “族长,你的精神力强度,达到五十七阶,还不够强大?”玄风长老道。 史乾坤摇了摇头,将符印交给史仁,道:“仁儿,你的精神力强度,已经超过为父。你试试?” 史仁接过符印,进行尝试,可是依旧以失败告终。 “大圣级镇血符太深奥了!上面的每一条纹路,都如一条数万里长的江河。想要将数万里的江河,勾画在一张小小的符箓上面,已经是难如登天的事。更何况,还要将成千上万条江河,一起画在符箓上面。难,太难,估计只有精神力大圣,才能做到。而且,那位精神力大圣,还必须在符道上面,有极深的造诣才行。”史仁连叹数声。 剑墓宫中的气氛,变得沉重。 史乾坤道:“若是父亲建在,或许能够一试。” 史乾坤的父亲,名叫史明渊,也是镇狱古族的老族长。 两百年前,史明渊进入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层,冲击武道圣王境界。最开始,预计的闭关时间,是三年。 可是,两百年过去,史明渊也没有从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层走出,多半是凶多吉少。 虽然两百年前,史明渊的武道境界,只是半步圣王。 但,他的精神力强度,却深不可测,是能够与武市钱庄的主人武尊一起论道的人物。符法上面的造诣,史明渊就算不是昆仑界的第一人,也绝对能够进去前三。 史仁微微动容,道:“父亲,以前我们的修为太低,不敢去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层寻找爷爷。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或许可以试一试。” 史乾坤的眼神一凝,随即站起身来,在剑墓宫中来回踱步,像是还有什么顾虑。 其实,他早就有前去幽冥地牢第十五层的想法,只不过,第十五层关押着曾经祸乱昆仑界的大凶冥王,所以此事才一直搁浅。 史仁连忙又道:“父亲不要再犹豫,若是爷爷没有死,还被困在第十五层地牢,我们正好可以将他老人家救出来。再说,我们不是孤军奋战,张兄和他的朋友,也会助我们一臂之力。” 张若尘本就有进入幽冥地牢的想法,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豁然站起身来,道:“晚辈正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史前辈能够答应。” “什么不情之请?”史乾坤问道。 张若尘道:“明帝的第三弟子豹烈,是不是被关押在幽冥地牢?” 史乾坤摇头,道:“此事,我不太清楚,你只有去询问幽冥地牢的三大狱长,才能得到答案。镇狱古族虽然是在看守幽冥地牢,但是直接负责人,是狱长和狱卒。” 幽冥地牢,一直是由四大狱长看守。 只不过,青天血帝攻打镇狱古族的时候,击杀了其中一位狱长。现在,也就只剩下三位。 在史乾坤的带领下,张若尘等人向剑冢的深处行去,来到一座龟背形状的石山下方。 石山,通体漆黑,高达百丈,表面光滑如镜。 说它是一座石山,不如说它是一颗埋在地底的黑色巨石。 “这里就是幽冥地牢的入口!”史乾坤道。 “入口?哪里有入口?” 项楚南走到石山下方,手掌在光滑的石壁上面拍击,寻找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 蓦地,石壁上,长出两片金色的叶子,足有蒲扇那么巨大。 两片叶子飞了起来,像是一只金色蝴蝶,出现到项楚南的头顶。 “哇!这是什么鬼东西,哪里冒出来的?” 项楚南怪叫一声,一掌打出去,浑厚的掌力,轰击在两片金叶子上。 “嘭!” 两片金叶子的内部,涌出一层金光,光幕上交织着十数万道圣道规则,抵挡住项楚南的掌力,反将他震得向后“蹬蹬”的倒退。 史乾坤挡到项楚南的身前,抱拳行礼,道:“金叶狱长大人请收起圣术,他不是敌人,是镇狱古族的朋友。” “狱长?” 项楚南瞪大了眼睛,感到难以置信。 两片树叶子,也能做狱长? 张若尘亦是心中一动,仔细观察那两片金色叶子。只见,两片叶子的中心,竟是有一个小小的人,那个人,大概只有拇指大小。 两片叶子,长在他的背上。 “那是一株金叶奇秫,至少已经生长了十万年。”纪梵心向张若尘传音。 那株金叶奇秫张开嘴巴,将满天金光,吸入进腹中,没有继续攻击项楚南。 紧接着,另外两位狱长相继现身,都是植物,分别是一株粉红色的花,和一只青皮的瓜。 看到三位狱长,张若尘直皱眉头,就凭它们,能够看守关押着无数凶人恶兽的幽冥地牢? 真妙小道人飞落到张若尘的肩膀上,低声说道:“怎么有些不靠谱?” 张若尘保持镇定,道:“至少……至少它们的修为,还是很强大,每一个都有堪比道域境强者的实力。” “就凭它们,能够看守冥王?”真妙小道人不停摇头。 “哗----” 石山的石壁上,再次闪烁一下,一个秃顶老者走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灰白的官袍,胸口印有一个古老的“卒”字。 秃顶老者满脸都是老年斑,双眼无神,走路似乎都有些走不稳。 “这位不会是幽冥地牢的狱卒?”项楚南道。 “没错,老……老夫就是幽冥地牢……唯一的狱卒。” 秃顶老者抬起头来,似乎是没有看清项楚南站在什么位置,冲着项楚南右侧的一座小石碓笑了笑。 真妙小道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再次道:“张若尘,你们昆仑界的神和镇狱古族的修士,还真是心大,居然让这么一个老货做狱卒,还是唯一的狱卒。” 秃顶老者似乎是听到了真妙小道人的声音,盯向站在张若尘身旁的慕容月,和蔼的笑道:“主要是幽冥地牢太坚固,里面的囚徒,根本逃不出来,所以是个人都能做狱卒。” 史乾坤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走上前去,躬身向秃顶老者行礼,道:“空老,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秃顶老者对着站在史乾坤身旁的史仁说道:“你是觉得老头子该死了吗?” 史乾坤道:“不,晚辈怎敢。” 眼前这位老者,看似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可是,史乾坤两百年前就见过他,当时他跟现在一般无二。 史乾坤的父亲史明渊曾经说过,在他小时候,也见过空老,当时空老也是现在这个模样。 因此,史乾坤怀疑空老根本不是人类,而是和四大狱长一样,都是植物,所以有十分悠长的寿元。 史乾坤道:“空老,镇狱古族的一位持剑人,想要询问你老人家一件事。” “持剑人?哪位持剑人?”空老问道。 “滔天剑第十八代持剑人张若尘,见过前辈。” 张若尘来到空老的身前,抱拳向他行礼。 空老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若尘旁边的慕容月,伸出一只颤巍巍的手,道:“将滔天剑拿出来,让我看看。” “这个……滔天剑晚辈寄放在别处,没有携带在身上。”张若尘道。 “哦,这样啊!” 空老重新低下了头,有些失望,随即问道:“你想打听什么事?” “大约八百年前,池青中央帝国的池瑶公主,是不是押解了一位叫做豹烈的生灵,关押进幽冥地牢?”张若尘道。 “八百年,那么久了,怎么记得清?老夫帮你查查,或许有记录。” 空老伸手进怀里,摸出一个泥盆,泥盆里面种着一颗银色的仙人球,针芒尖锐,散发出九圈银色光华。 “不对,不对,拿错了!” 空老将泥盆塞回狱袍,又继续摸索。 史乾坤看到那颗仙人球,却是眼皮一跳,将其认出,那是已经死在青天血帝手中的银刺狱长,它竟然被种在泥盆里,显然是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