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九目天王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九目天王

慕容叶枫道:“既然是去冥王剑冢,我们必须得将一个人救出来。” “什么人?” 慕容叶枫道:“豹烈军王。” “豹烈师兄……他还活着?” 张若尘既是诧异,心中也很激动。 豹烈,是明帝的第三弟子,曾经圣明中央帝国的军王。 八百年前,豹烈的修为,便是达到圣王境界。 张若尘查阅过八百年前的史料,上面记载,豹烈与池瑶公主各自率领千万大军,在明帼府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最终,圣明大军大败。 素有军王之称的豹烈,死在了那场战争中。 慕容叶枫道:“据我所知,豹烈军王并没有死,而是被池瑶囚禁到了冥王剑冢的幽冥地牢。当然,已经过去八百年,豹烈军王是不是还活着,还真不好说。” “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去一趟幽冥地牢,若是豹烈师兄还活着,一定要将他救出来。若是,豹烈师兄已经陨落,也要带出他的尸骨,妥善安葬。”张若尘道。 幽冥地牢一共有十八层,自古以来,昆仑界最为凶恶的人类和蛮兽,都会被抓起来,关押进去。 张若尘一行人离开千水王城,去了东域圣城,与项楚南、慕容月等人会合。 他们待在洛水的这段时间,昆仑界发生了很多大事。 第一中央帝国统治的人类五域,都有世界裂缝。 一道世界裂缝,就是一座残酷战场,是地狱界进攻昆仑界的门户,同时也是天庭界建立防御堡垒的位置。 比如: 东域的殒神墓林,北域的仙机山。 中域的世界裂缝,位于阴葬山脉。 就在两天前,地狱界的大军和天庭界的大军,爆发出了惨烈的大战。 地狱界冲破天庭界的防御堡垒,有大批不死血族和冥族的修士,进入昆仑界。 以前,进入昆仑界的,只是零零散散的地狱界修士,比如,血蜂修罗王、阊……,能够造成的破坏力有限,很快就会遭到清杀。 可是此次,却有大量地狱界修士涌入,后果不堪设想。 无论是对昆仑界的生灵而言,还是对天庭各界的修士来说,都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所幸的是,阴葬山脉的防御堡垒,已经被天庭界的大批高手重新堵上,没有彻底溃败。否则,整个中域,都将陷入连绵战火,变成人间地狱。 张若尘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道:“不死血族进入昆仑界,肯定会去营救冥王,我们得立即赶去剑冢。” 就在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慕容叶枫收到一枚传讯光符,随即脸色一变,周围空气骤冷。 “怎么了?”张若尘问道。 慕容叶枫道:“慕容世家遭到强敌袭击,初步推断,敌人很有可能是天使一族。” “天使?是天庭界在报复吗?”张若尘道。 慕容叶枫道:“东域圣城一战,天堂界派系死伤无数,但是,也有一些逃出生天。他们肯定是查出了我的身份,所以才会报复慕容世家。” “我现在就赶回慕容世家,诛杀天堂界的敌人。”慕容月道。 慕容叶枫却摇了摇头,道:“天堂界高手如云,以你现在的修为,未必护得住慕容世家,我得亲自赶回去才行。月儿,你就跟在太子殿下的身边,保护殿下,不能有半分差池。” 慕容叶枫离开后,张若尘等人也跟着离开东域圣城,通过空间虫洞,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冥王剑冢。 与他们同行的,除了项楚南和慕容月,还有那位自称是上元宗修士的罗乙。 对于此人,张若尘还是颇为防范,让真妙小道人时刻盯着他。 抵达中域,张若尘将一直在乾坤界中修炼的史仁接了出来。 史仁,是镇狱古族的少族长,也是张若尘的生死之交。 在乾坤界中,史仁一直都在向接天神木请教和学习,堪称是接天神木的半个弟子,无论是精神力造诣,还是符道上面的造诣,都有巨大进步。 穿过辽阔的荒野,张若尘一行人,进入一片莽荒大山的深处。 渐渐的,山势变得越来越巍峨,天地圣气盈盈充沛,湍急的古河在山间流淌,云雾升腾,给人一种神秘而幽深的感觉。 地面和半空,出现玄奇、复杂、深奥的阵法铭纹,使得天空变成诡异的色彩,任何生灵来到这里,都不得不小心谨慎。 罗乙跟在众人的后方,一边观察那些阵法铭纹,一边问道:“这里的铭纹,古老而玄妙,应该是从中古时期传下来的吧?” “没错。”史仁道。 真妙小道人咧了咧嘴,笑道:“就是残缺得厉害,威力有限,如果能够修复,说不一定能够与东域圣城的上古铭纹相提并论。” “只有阵法地师,才能修复这里的阵法铭纹。”史仁颇为遗憾的说道。 张若尘并不是第一次来到冥王剑冢,与前几次相比,这一次,给他一种不同的感受。 左前方,有一片残破的石林,打开天眼就能看见,石林中,交织着赤红色的铭纹。 张若尘的手指,向石林的方向一点。 一道剑波飞出去。 “轰隆。” 那片石林,犹如被触动的蜂巢,大量赤红色的能量涌动出来,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波动,那股力量能够灭杀圣王。 数个呼吸之后,石林才重新变得平静。 张若尘道:“铭纹剑冢的残纹,威力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史仁道:“以前,昆仑界没有复苏,冥王剑冢的铭纹,是由地底的灵脉催动。而现在,地底孕育出了圣脉。由圣脉的圣气催动铭纹,爆发出来的威力,自然是远胜从前。” “大圣之下的生灵,想要闯入进冥王剑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张若尘没有史仁那么乐观,道:“不死血族或许无法攻破中古留下的阵法残纹,但是,他们精通变化之术,要潜入剑冢,并不是难事。” 史仁点了点头,道:“只希望,父亲已经封闭了冥王剑冢。” 冥王剑冢的外围,一片白色的云朵上方,隐藏有一座白骨大山。一道道血红色的气流,在白骨山的山间穿梭。 白骨大山上,建有一座白骨台。 不死血族的三位神子和七位帝子、帝女,站在白骨台上,望着消失在群山之间的张若尘等人。 “他们居然能够平安无事的闯过那片区域?”武界帝子有些意外的道。 一位长脸帝女,笑道:“很显然,他们是掌握了进入冥王剑冢的方法。应该直接将他们擒拿,我们也不用继续在这里等待。” 三位不死血族的神子,个个都器宇不凡,背上长着银色的肉翼。 其中一位神子,长有九目,其中五目在脸上,两目在胸口,剩下的两目在左右手的掌心。很少有人知晓他的真实名字,不死血族的修士,都尊称他为“九目天王”。 九目天王在不死血族众多神子、神女之中,都是一等一的强者。 他道:“别轻举妄动,那群修士之中,有一个厉害角色,精神力相当强大。若不是白骨山内部的神骨上,有阵法地师刻下的隐匿阵法铭纹,恐怕我们都已经被她发现了踪迹。” 在场的七位帝子帝女,都是道域境界的强者,可是,九目天王开口之后,他们全部都闭上嘴巴,安静的聆听,不敢有一丝不敬。 “这样一个精神力高手,进入冥王剑冢,对我们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百幻神子的伪装,会不会被她识破?” 九目天王摇头,道:“不死血族的伪装,就连大圣都未必能够识破。更何况,百幻神子擅长幻术、蛊惑、伪装,就算她的精神力再高,也不可能看出任何破绽。” “百幻神子已经潜入冥王剑冢一天一夜,为何还没有出来?不会出事了吧?”一位帝女,有些担心的道。 站在九目天王身旁,一位身高七米的神子,笑了一声:“整个冥王剑冢,谁能奈何得了他?我看,他是想要以一人之力,灭掉整个镇狱古族,救出冥王大人,将所有功劳都拦在身上。” 九目天王道:“冥王剑冢一直都是昆仑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十万年前,就连我族的神灵,都不敢乱闯。幽冥地牢更是一处危险之地,关押的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就连冥王大人都只是被关押在第十七层,第十八层关押着神,都是有可能的事。百幻神子若是贪功,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等着?”一位帝子问道。 九目天王的眼神神髓,道:“等,继续等。不过,我们等的不只是百幻神子,还有冥仙。” “冥仙?” “冥族那个变态,竟然也要来这里?” …… 在场的不死血族修士,无不诧异,同时也有一些惊骇。 九目天王心境沉稳,淡然的道:“镇狱古族三大家族之一的沈家,掌握着昆仑界最一流的阵法宝典《星斗图》。冥王剑冢外围的阵法铭纹,都是沈家的先祖布置出来,由此可见,《星斗图》是何等玄妙。” “冥仙的目标,就是《星斗图》,我们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