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所向无敌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所向无敌

血蜂修罗王尚在数十丈外,便有厚重的气浪,扑面而来,冲击在张若尘身上。 每一层气浪,都堪比一位九步圣王全力一击。 张若尘的脸色一变,体内释放出净灭神火,抵御一重重冲击过来的气浪,大喝一声:“动用紫金八卦镜。” “哗----” 真妙小道人将圣气打入紫金八卦镜,镜面急速旋转,悬浮到它和张若尘的头顶上方,爆发出至尊之力。 张若尘全身窍穴全部打开,圣气从体内疯狂涌出,打入紫金八卦镜。 镜面上,浮现出大量紫纹,爆发出炽热的能量风暴。 一层又一层八卦印记,从镜中飞出,向血蜂修罗王攻击过去。 加入龟甲碎片后,紫金八卦镜的威力,变得更加强大。 血蜂修罗王见张若尘和真妙小道人,竟然拥有一件至尊圣器,微微有些差异。随即,全力以赴催动体内的力量,背上的黑色羽翼中,逸散出大量战气,凝成一尊伟岸的魔影。 那是一道大圣圣魂影。 血蜂修罗王竟是将一尊大圣的圣魂,炼入进体内,转化为受他趋势的战魂。 这还是圣王拥有的手段吗? “轰隆。” 宽阔的重剑,与八卦印记对碰在一起,传出天崩地裂一般的声音。 站在百丈之外的修士,受到力量余波的冲击,站不稳身形,竟是人仰马翻。 紫金八卦镜将血蜂修罗王的战剑撑住,隔着一层八卦印记,张若尘与血蜂修罗王近距离对视,两人的眼神,针尖对麦芒,皆冷锐如剑。 下一刻,剑刃上,爆发出一股庞大的神力,震得张若尘和真妙小道人向后倒滑出去,身形出现到千丈之外。 地面上犁出一道凹痕,延伸到张若尘脚下。 “此人太变态,至尊圣器都挡不住。”真妙小道人道。 张若尘道:“没办法,紫金八卦镜不仅没有器灵,而且残缺不全,发挥不出至尊圣器的真正威力。” “况且……他手中那柄战剑,也不是凡品,应该是一件蕴含神力的神遗古器。” “要不,你化为器灵,我持着紫金八卦镜,去与他斗战一番?” 真妙小道人连连摇头,道:“以贫道现在的修为,化为紫金八卦镜的器灵,相当消耗元气。而且,最多也就只能爆发出一两击。还是冷静一些,贫道觉得,你就算执掌拥有器灵的紫金八卦镜,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那人必是血蜂修罗王无疑,危险指数达到七级,在场那么多高手,何必我们冲锋陷阵?” “说的也是。”张若尘道。 以他现在的境界,去和血蜂修罗王单打独斗,就是愚蠢。 血蜂修罗王深深的盯了远处的张若尘一眼,凭借他多年的战斗经验,再次确定这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不过,他没有再去攻击张若尘,而是向血皇蜂群飞去。 血皇蜂的数量庞大,其中有六只蜂王,拥有堪比道域境强者的实力。 为了培养那六只蜂王,血蜂修罗王斩了十多尊道域境强者,使用修罗族的古老秘法,将他们的圣魂和圣源,炼入进血皇蜂体内。 只有六只融合成功。 可以说,六只蜂王都是血蜂修罗王的宝贝,每一只都炼制得不容易。 天初仙子、帝祖太子等人,当然也不是简单人物,在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内,已经杀死一百多只血皇蜂。 六只蜂王,则是被六位道域境的高手压制。 “敢杀本王的血皇蜂,你们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血蜂修罗王大步走过去,将黑色重剑举过头顶。剑尖处飞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光束,滔天的战气,充斥在天地之间。 一剑横斩出去,拖出一道三十余丈长的剑罡。 天初仙子与天初文明的四大长老,将《红日神河图》打过去。 红日和神河,与剑罡对碰在一起。 “嘭嘭。” 神河被斩断,红日被打碎。 天初仙子和四大长老,皆是向后倒退,利用《红日神河图》的本源力量,才将剑罡化解。 等到他们稳住身形的时候,却发现,血蜂修罗王竟是出现到十四皇子的身前,一剑劈斩下去。 “殿下小心。” 星云宗的白殇,使用的也是重剑,激发出重剑中的铭纹,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与血蜂修罗王对拼了一击。 白殇拥有道域境修为,是星云宗一等一的高手,负责保护十四皇子的安危。 “嘭。” 白殇一连向后倒退十七步,在地面,留下十七个深深的脚印。 要知道,这里的泥土,能够承载一湖的神血,地质结构与外界完全不一样。需要相当强大的力量,才能在地上留下十七个脚印深坑。 “噗。” 白殇的嘴里,吐出圣血。 仅仅只是硬接一剑,他就受了不轻的伤势。 “师兄。” 聂青梨立即向白殇飞掠过去,取出一枚疗伤圣丹,给他服下。 与此同时,十四皇子退到聂青黎和白殇的身旁,取出白玉圣船,合他们三人之力,将圣气打入进白玉圣船。 白玉圣船变得数十丈长,密密麻麻的阵纹,在船体上浮现出来。 另一个方向,《红日神河图》中,再次飞出一条神河和一轮红日。红日散发出来的光芒,比先前更加鲜艳夺目。 十四皇子和天初仙子身边的高手聚在一起,虽是人多势众,且都是强者,但是他们的脸上却带着忌惮之色。 反观血蜂修罗王,依旧一脸从容,身上涌出的杀气、战气、血气,变得更加浓烈。 张若尘看着血蜂修罗王的淡漠眼神,心情有些沉重,道:“血蜂修罗王绝对是经历了无数生死血战,身上才能蕴养出如此厚重的杀气和血气。虽然十四皇子和天初仙子等人都身经百战,并不缺乏战斗经验,可是与他比起来,又显得太过青涩。” “这一战,不容乐观。” 真妙小道人笑道:“别忘了,曲山老母还没出手,血蜂修罗王未必是她的对手。” 曲山老母没有出手,那双苍老的眼睛,时不时向众人身后的血雾望去,像是在防范着什么。 “阵法起,给我镇压。” 狮青神子身边的那位阵法圣师,鹿老,手持一杆乌金圣杖,利用强大的精神力,操控四十九块圣玉阵盘,布置成一座直径千丈的八品大阵,将所有血皇蜂都笼罩进阵法里面。 每一块圣玉阵盘,都是一座小阵,形成直径三丈的圆形阵纹。 阵法完全催动后,阵盘中,飞出成千上万道光束,竟是将所有血皇蜂和六只蜂王都镇压住。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修士,全部露出欣喜之色。 失去血皇蜂的血蜂修罗王,等于是没有了爪子的老虎,战力大打折扣。 狮青神子颇为得意,大笑一声:“血蜂修罗王,你若是有一点自知之明,也该逃走。真以为凭你一己之力,可以对抗我们这么多修士?” 血蜂修罗王的脸上,露出一道不屑的神色:“那位阵法圣师,倒是有点本事。不过,你们若是以为,失去了血皇蜂,本王就会败。只能说明,你们太天真。” “还嘴硬,别说是败,你今天将要死在这里。”帝祖太子心中的怒气很浓,冷声说道。 血蜂修罗王道:“想要杀我,谁先来?” 在场的修士,全部都安静下来。 血蜂修罗王一剑就能重创道域境的高手,谁敢第一个出手? 谁第一个出手,必定第一个遭到血蜂修罗王的攻伐。 但是,大家都不出手,一直这样耗下去,万一出现变数怎么办? 张若尘的目光,向献公明盯过去,唤了一声:“献公明前辈。” 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纷纷落到献公明身上。 狮青神子大笑一声:“本神子差一点忘了,献公明早就放话,围杀血蜂修罗王的时候,将会打头阵。” “献公明,你若是出手,本皇子必定催动白玉古船的力量,助你一臂之力。”十四皇子道。 献公明露出愤怒的神色,眼睛里面像是要喷出火焰,狠狠的瞪着张若尘。 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没有办法逃避,只能硬着头皮应战。 帝祖太子目光冰冷如霜,道:“帝祖神朝的修士听令,我们与献公明一起出手,本太子就不信,血蜂修罗王能够挡得住我们这么多修士的攻击。” “多谢太子殿下。”献公明微微松了一口气。 以帝祖太子、献公明、鹊公公、越公明四大高手为首,十多位圣境修士,同时向血蜂修罗王攻击过去。 血蜂修罗王的目光一沉,身形变得模糊,速度快得,即便是九步圣王都看不清他的身法。 “杀戮剑道,剑出惊鬼神。” 血蜂修罗王手中的重剑,由黑色变成血色。 并且,他的头顶上空,凝结出一片血红色的云,杀气、血气、战气纠缠在一起。 “轰隆。” 一剑劈下,压得献公明手中七曜万纹圣器级别的战锤,直向下沉,反击在自己的肩膀上。 献公明承受不住那股巨力,双腿一曲,重重的跪在地上,膝盖沉入进地底。 紧接着,血蜂修罗王的战剑,横斩出去,在战锤上留下一大片火花。 “噗嗤。” 献公明的头颅,与脖子分离,飞到了半空。 血蜂修罗王看都不看那颗血淋淋的头颅,只是反手挥出一剑,那颗头颅,连同颅中的气海,皆被斩成两半。 杀戮剑道一出,轻轻松松便是斩杀一尊堪比道域境修士的高手。 血蜂修罗王不仅战力强大,而且,神经反应速度、战斗技巧,还有对时机的把握,都达到巅绝的程度。 他是天生的杀戮之神,为战而生,万战不死。 就在所有修士,都还沉浸在震惊之中的时候,血蜂修罗王的战剑,已经向帝祖太子斩去。出剑只为杀人,绝不拖泥带水。